•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5
阅读 3121

【猫鼠】心理犯罪 变态凶手10

“开...开玩笑的吧?”王静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虚,前来上饮品的服务员刚把杯子放稳王静就迫不及待的端起喝了起来,结果没想到喝得太急被呛到了。
“我们只是希望你配合调查,并不会把你关起来。”白玉堂连忙将纸巾递了过去,王静这种羞涩内向的女孩子估计是因为爱慕才会大起胆子起了跟踪的心,虽然白玉堂怎么也不明白向王教授这种死板乏味的学者究竟哪点吸引人了。
“谢谢。”羞涩的接过白玉堂递过来的纸巾,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可王静依旧默不作声,对于承认自己就是个变态跟踪狂,论谁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承认。
于是两方就这样僵持着,都不说话,白玉堂倒是挺轻松,优哉游哉的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饮料,但王静可不轻松了,这种沉默的压力让她感到极其的不适应,紧握的双手都微微的渗出汗来了,低埋着头,感觉大脑嗡嗡直响,那感觉,如同要奔赴刑场一般,备受煎熬。
展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虽然王静看上去很可怜,但是对于展昭这种工作狂来说,案子更加的重要,于是展昭悄无声息的偷偷掐了一把白玉堂,被突然被掐了一把的白玉堂吃痛的险些叫出声来,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展昭,死猫是活腻了么?!你白爷爷都敢掐!
展昭皱了皱眉,递了个眼神给白玉堂——白老鼠赶紧问话,时间就是金钱!
白玉堂翻了个白眼,看来完全领会了展昭的意思——死猫,耐不住性子就自个儿上憋。
“咳咳。”白玉堂清了清嗓子打破了沉默,这时王静才从一片混乱中清醒过来,头晕晕的看向白玉堂,不知道是因为压力的原因还是什么,王静感觉自己头很重脑袋很晕,甚至感觉自己有点耳鸣。
“警方需要你的配合,放心好了,我们会保密的。”但是你犯法了还是会有警察来抓你的,这句话白玉堂没说,目前最要紧的是让王静开口。
王静就这样傻坐在那里,紧闭着嘴巴,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听到白玉堂说的话,其实王静听到了,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但是王静不傻,甚至有点儿危机过头了,她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自己配合警察后自己那点儿见不得人的癖好被所有人知道,等警方破案后她的生活并不会恢复以往的平静,肯定充斥着谩骂和厌恶。王静甩了甩头想强迫自己不要再乱想,但是这一甩没让她清醒半分,反而更加晕眩了起来。
“你还好么?”白玉堂看出了不对劲,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我不是!!!”王静猛的站了起来,尖叫着冲了出去,这突如其来的发展让白玉堂和展昭同时傻了眼,甚至忘记去拉住王静,于是王静就眼睁睁的在他们面前冲进了马路,向破布一般被飞速行驶的汽车给撞飞了出去,由于事发突然,又刚好在繁华地段,王静被撞飞后几乎是无情的被汽车二次碾压,也造成了连环追尾事故。叭叭叭的鸣笛声瞬时在街道上不断的响起。
接受完包局的怒吼回到家后的展白二人接触到沙发的瞬间便摊在沙发上起不来了。
“怎么会搞成这样啊!”白玉堂用力锤了下抱枕,他活到现在都还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故,王静有跟踪倾向,按理来说她的精神不可能那么脆弱的啊,到底是哪儿出问题了。
“算了白老鼠。”展昭把抱枕拿了过去抱在怀里,“你每次都爱用的招这下撞到铁板了吧,下次注意点儿。”
白玉堂一听到展昭对于自己的专业能力的质疑便蹭的一下火大,猛的蹿了起来骑到展昭身上,揪着对方的领口白玉堂便开始为自己辩解,“那王静肯定有问题!!那家变态跟踪犯被问两句就去自杀的啊!那点承受力是躲在家里跟踪蟑螂么?”
面对白玉堂的咆哮展昭也不在意,反倒是嬉皮笑脸了起来。
原本怒气冲冲的白玉堂见展昭笑得莫名其妙便觉得不对劲,冷静下来后便蹭的一下火更大了,“你摸哪儿呢!!!色猫!!!”原来趁白玉堂不注意的时候,某只色猫正一脸坏笑的吃起了豆腐。
“你这个姿势,我条件反射。”展昭连忙高举双手作出投降的样子。
“花心的死猫!小心被雷劈!”
“谁花心了!”展昭微微皱眉。
“你你你!!!”白玉堂指着展昭的鼻子骂道,“跟潘金莲似的!”
展昭不悦,一个翻身将白玉堂压在身下,“那你这花心老鼠就是西门庆!咱俩狼狈为奸!”
夜晚的太平间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负责巡逻的人员永远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就这有这些老人愿意领着微薄的工资在这阴森恐怖的地方举着手电筒不断的来回的游走着,或许是因为上了年纪半条腿都跨进了棺材,又或许是因为实在是没有人愿意来做这一份工作。举着手电筒,身上穿着松松垮垮丝毫不合身制服的老人,正在执行今天晚上第三轮巡视。
“这破地方也不会有人来偷东西啊,干嘛还得每半个钟头巡视一遍。”上了年纪就喜欢自言自语絮絮叨叨,老人一边抱怨着一边尽职守的巡查着每个房间。
手里的手电筒忽然闪个不停,老一辈的人始终秉持着东西不好拍拍就好的原则,于是大力的猛拍了几下,果不其然刚刚还在作妖的手电筒立刻好了起来,老人低声咒骂了几句才继续自己的巡逻。
“102。”老人微微眯眼看了看眼前的门牌号,由于老花眼的缘故,每次巡逻的时候老人都得贴近了看门牌号来确定自己巡逻到哪儿了,也正是托老花眼的缘故,老人家虽然心里也有些怕,但是看不清楚的话感觉莫名的心安了些许。
“还有一会儿就可以收工休息了。”老人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这把年纪就只是举个手电筒都那么累,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啊。
推开房门站在门口用电筒不断的扫射整个房间,安静的房间放着几个前几天才搬进来的新‘住户’,无一例外身上都是盖着白布,老人大致看了看便想退出去了,死人,毕竟是个不详的征兆。就在老人刚想把手放在门把上想要关门的刹那,一阵静电从指间啪的响起,哎哟一声,老人倒吸了一口气,好家伙,这静电可真要人命了。
咯咯,一阵异响,老人连忙全神戒备的将手电筒照向了声源处。
“谁?!”
半天没人反应,老人拍拍胸口安慰自己,这破地方除了自己和尸体,难道还有第二个人么?估计是听错了。
就在老人家还没安慰好自己,那原本睡的好好的尸体猛的坐了起来,白布从头顶落下,惨白毫无血色的女人脸露了出来,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惨叫声在太平间猛的响起,原本大闹一番睡下了的展昭和白玉堂猛的接到了来自警局的电话,睡意朦胧的展昭接完电话便立刻翻身开始穿衣服。
“怎么了?”白玉堂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醒来。
“出事了。”展昭连忙将白玉堂的衣服丢了过去。
“这大半夜的还得加班,操劳过度死亡算工伤么?!”白玉堂抱怨。
“别抱怨了,赶紧的。”
“出什么事了?”白玉堂虽然抱怨但还是听话的开始换衣服。
“诈尸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五律七绝】草木清愁

(8)

八 青愁霜 江湖多世家,有好事者以数字令名之。 有谣曰“天下一阁,四是二非,三门六姓,五律七绝,八帮九派十联盟”,便是以数字将江湖各大势力分别描述了一番。 那“一阁”,指的是天上天下无所不知无处不在而无迹可寻无人能觅的光明阁;四是二非指天下六大高手,三门六姓分指淮上三门中原六姓:淮上三门是淮北颜家、淮中阮家与淮南蔺家的合称,中原六姓则为“一痕烟”南宫世家、凌烟李家、“一脉春秋”邺门萧家、“瞄不得”

【茨鸟儿童绘本向】丑小咕

在很久很久以前 百鬼夜行的京都的一个小角落 有一座小小的 既不非也不欧的阴阳寮 寮里住着阴阳师 和他快乐的式神们 有一天,名震京都的大阴阳师晴明大人 终于凑出了一张宝贵的蓝符 式神们,你们看着! 我将要召唤出京都最强的SSR啦! 茨木童子很高兴 京都最强的妖怪 可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 大家也很期待, 寮里又有新的小伙伴啦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 急急如律令! 轰! 召唤出了什么呀? 一只丑丑的毛绒绒的小

段子(1) 可能没有二系列(闭嘴!

「阿黄,岩城新开了家烧烤店,很受欢迎,你带我去吧」 「真的吗!!走!!烤肉!」            岩城某烧烤店 「老板!把你们这最好吃的都来一遍!!!!」 服务员看了一眼这只胖的快飞不起来的鸟,写着菜单  「您的菜来了」 弥幽拿着烤串看着狂吃的阿黄没有说话 「小弥幽快吃!太好吃了!」 「阿黄……」 「嗷呜快吃!!不吃凉了!」 「……」 「嗷呜小弥幽怎么找到这家店的!!真好吃!!」 「丽娅姐姐告

樱桃汁
你们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下一篇故事《心理犯罪》已经开始进行拟定,因为是破案类,不想用阴阳师ooc太多,于是改为猫鼠同人,还请多多指教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