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26

【影日】人生戏谑 (10)

*「排球少年」相关

* 影日向

* 应该算架空paro



10

走进店里,一眼就可以看清所有的摆设,七七八八的杂乱东西见缝插针的躺着。一张老旧的没有任何花纹雕饰的桌子占了极大的地儿,在它后面,坐了个老爷爷,手里拿了个放大镜,头低低的几乎要垂到桌上。


日向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你这个镜子,挺旧的啊……”


日向紧张地看着老爷子的动作,头上冒着汗儿,僵硬得似乎如等待宣判的犯人。


“不过没关系,可以修。”


“真的吗!!”


一瞬间迸发出的巨大惊喊让老爷子拿着放大镜的手抖了抖。日向顾不上这些,双手扒着桌沿,身子一个劲向前倾,几乎要凑到老爷子鼻尖前:“什么时候能修好!”


“年轻人,这镜子对你很重要吧。也好,正好我手上没事,就帮你修吧。很快就能好了。”


“谢谢您!”


日向激动的都坐不住了,心儿也稍稍安稳了。刚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饥饿感和困倦感在此时同时极有默契地浓重袭来,他完全招架不住,只来得及含含糊糊地喊一声“老爷爷我在这儿等”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日向再次醒来之时是被老爷爷摇醒的,眼睛才半睁,已经伸手牢牢把老爷爷递过来的镜子锁在怀里。付了钱,意识也差不多清醒了,他急急忙忙地打量镜子。


伸手抚上镜面,日向有些恍惚。已经算是很大程度的复原了,这样的话,它又能重新连接起两个人了吧?他能再次看见影山了吧?


日向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很高兴,很雀跃。但他的右手拿着镜子,指尖却还是冰凉,贪图在另只手的手腕上汲取热度。那份恐惧,只要没有得到验证,就依旧无法消除。
日向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被区区一面镜子所折磨。


日向赶在晚饭前回了家,急匆匆将晚饭塞进了肚里又一溜烟躲进房中,任谁都拦不住。


在日向飞速离开的背影后,母亲的目光深沉。


日向将镜子放在桌上,指尖不住地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内心的波涛起伏,眼死死盯住了镜子,内心在不停歇地祈祷。


拜托了,拜托了。


——再一次与影山相见!


眼睛长时间的费力睁大以致酸涩,眨眼时带上了微微的刺痛感,泪水被刺激的涌出。日向却顾不上拭去,只是一心专注。


时间仿佛过去了好几个世纪。终于日向再也支撑不住,认命地闭上了双眼,浑身瘫软靠在椅子上,力气全被抽空,泪水却在此时争先恐后地涌出。


他已经分不清了,到底是生理的泪水,还是空洞无力痛苦的泪水,心中掀起的轩然大波,在这个春天未至的日子里,将他浑身上下浇了个透骨心凉。


伪装是无力的。即使再怎么想要装的不在乎,怎样乐观以对,那层笑容依旧是假面,剥开它会看见血淋淋的真实。曾经维持的零丁的冷静也全部烟消云散。日向想起母亲和妹妹的安慰,只有那一瞬,心底受到了温柔的抚摸——可伤痛仍在继续。不除去它,就会一直肆虐。


他真的一点也不像自己了,日向这样想,他讨厌现在这样的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无法停止乱如麻的思绪,整个人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是从未看见过的如此颓丧的自己。


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


——只有这一个念头在如潮涌动的思绪中安稳不动。


——怎样才能再见到影山?


突然一个大胆的猜测掠过心头。日向身形微顿,自己都对这个念头感到不可思议。


这样有可能成功吗?这种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做法?


日向嘴角的笑容苦涩,自己告诉自己,可是我只有这个办法了啊。


他拿了镜子,打了招呼,跑出了家门。


目的地是那片湖。


现在的时间可以称得上是晚上的范畴,但天黑的还是有点早,将景物都掩上一层黑雾。独自在树林中穿行,树叶划过脸庞触感微妙,日向全凭着一股毅力支撑着自己行走,他是真的怕黑,会不停的给自己加糟糕的联想,即使是这条走过好多次的路。


他终于看见了湖。它还是那么好看。


日向快步走到了湖边,蹲下,伸手,将镜子整个浸泡在了湖水中。


湖水有着微刺骨的冰冷,顺着手指上的伤口钻入体内。日向咬着牙,身体轻轻打着颤儿,手却僵直着不敢动。


日向不知过了多久,只是等到手都失去了知觉,他才将镜子拿了出来。他用袖子擦掉镜面上的水珠,手指僵硬几乎握不住。他鼓起勇气,睁大了眼,调动最后的力气紧盯着镜子。


——没有任何变化。


镜子自手中掉在了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日向将头深深埋进臂弯之中,通体发冷,大脑一片空白。恐惧感从四面八方将他重新包围。


这次真的永远都见不到面了,和影山。不会再有人疾言厉色地指导他, 用生动形象的拟声词说一堆他不懂的话,也不会有人气愤地大声骂他呆子,光明正大地对他嘲笑,更不会有人与他做下约定,一同站在世界的顶峰——


“日向?怎么了吗?”


日向觉得大概是自己执念过深才出现了幻听。


“日向?喂,日向呆子!”


依旧是熟悉的语气,那声熟悉的呼唤。


日向努力挪动着脖颈将沉重的头抬起了一点,光线进入他的眼睛,可是即使是如此微小的光亮,如此狭隘的视界,他也看见了——在他脚旁的镜子中,有一张熟悉的面庞,臭着一张脸,姿势很倨傲,却都是他最了解的那副样子,是他想象了无数次的那副样子。


是影山。


是影山啊。


日向看着镜子,泪水又哗哗地从红肿的双眼中流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绝对很傻,也看得到影山显然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可是他停不下哭泣,又痛苦又快乐。一直让他困惑着的那情感,在现在似乎终于找到了机会,不顾一切地发酵膨胀,挤压胸腔。


恍惚间,他的耳边又响起了那天那群女生聊的那些话,关于陷入恋爱的表现。不自觉地,他一条条对过去,心却在一点点下沉。


搞什么啊,他这时应该享受久别重逢的喜悦啊。


对啊。日向破涕为笑,笑容很灿烂。或许应该大笑吧?表达无比的兴奋之情!


然后他就这样做了,嘴角奋力上扬,鼻涕眼泪相互交织糊了满脸。


完蛋了。


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名为“喜欢”的感情中。无药可救。




 TBC

* 其实这段摔破镜子再修复的剧情原定是1章我会说吗(^-^)不要管我我只是特别特别拖沓而已(^-^)

* 想要表达的是这样的翔阳:在镜子摔破的过程中很难受却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想要努力打起精神不让亲人朋友担心,所以要装作乐观,某种意义上也是挺累人的( ̄◇ ̄;)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被遗忘的那些年》

第三十七章

“你不问我是谁?” 远处突然传来的一句话让吴邪觉得自己的视野之中不再是无尽的黑暗,而是增加了许多斑斓的色块,不过凭他此时的想象力并不能猜测出自己到底是被困在哪一段场景中,只觉得这声音挺熟悉。 “你不就是我。”吴邪踩灭烟头,又重新点上一支。“这里是我物质化出来的世界,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刚我想给自己找个伴来着,这你不就出现了。” 黑暗里的声音笑了下,接着在吴邪面前出现了一个不是很清晰的人形轮廓。 “

玄晶战争

第二十话 万人吾往矣

“是人就会有不想提起的过去,这些都可以被称之‘黑历史’,但是神之代码之所以会选中我们,是因为对于我们而言,主观的黑历史也好,客观的黑历史也好,已经多多少少的成为了一种心魔。”黄之宁缓缓站起来,走到复健室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许久没有说话。 过了大约五分钟,她转过身来看着三人,“你们应该知道剑网3在95年代左右开始大量出现的心魔概念,对于一个武侠网游,出现了心魔概念,很多人感觉这是超现实的,但是

R18

(4)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擦着幢幢摩天大楼的轮廓往地球另一端沉去,褪去了满身的光辉,层层叠叠堆积在积雪似得云层上,反射出瑰丽得惊心动魄的绯红浅黄。   未开灯的房间内逐渐弥漫上了潮水似得黑暗,衬得顺平的双眼越发灯塔一般的明亮,一路亮到了道明寺心里,在他的胸腔点了一把火,周身的血液顿时变做了酒精,轰地一声熊熊燃烧了起来。   烧着了他的理智。   “嗤——”被压低的嗤笑被碾得细碎,伴随着顺平抖动的双肩一点一

夏日烛晃
Lofter@夏日烛晃 微博@NAkarii =夏烛 不停地想换圈名 BE无限爱好者,时不时陷入高产期和难产期,欢迎监督XD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