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3692

那年苗彊同人場

 讓我先上圖說明腦洞來源,其實是曾經在微博內發段子時得到轉發回應而生:

 

苗彊經年累月的內鬥頻繁,令苗王室過去長達數十年只著重習武練兵,直到近年蒼越孤鳴登基成龍才立心一改以往疏於內政的弊病。為整頓民風,蒼狼甫登位不久便下令鐵軍衛派員巡查各處山頭,除調查潛在的反動勢力外,亦順道搜查民間有否存在一些反苗彊政權的文學。

 

一去已十天,是日早朝上的苗王府上便傳來了捷報振奮了君心,

 

〝王上,早前派人查訪民間是否存在禍害苗彊的文學,今早有千里馬送來消息了。〞

 

〝啊,辛苦你了軍長!〞

 

〝只是……〞

 

〝軍長,有何難言之隱?〞

 

〝這…!有這麼多?全都是不滿苗彊政權的書籍?〞

 

鐵驌求衣回望後方一馬車拖拉著的臨時書庫,面有難色的緊握手中幾頁書信,蒼狼雖是即位不久,但長久以來在父親口中,這位現今苗彊第一人乃是一名鐵錚錚的漢子,沙場上的刀光劍影、槍來戟舞也毫無懼色,而今偏偏在厚厚的征袍下瑟瑟發抖,讓蒼狼也緊張得裹足於馬車前。

 

〝那軍長手中的又是……?〞

 

蒼狼猛然記起鐵驌求衣緊握成摺扇般的密函,或許跟馬車中的異樣有所關連,為求安全起見先閱畢信函以策安全。

 

〝這是探子…即是窮千秋將打探得來的情形一一寫在信上。〞

 

〝原來執行命令者正是小尉長,他的辦事能力孤王亦有所聞,這次辛苦他了,對了,小尉長他人呢?〞

 

〝這……他似乎受了點打擊,目前申請休假中。〞

 

〝嗯,看來這次任務是一場硬仗,孤王更要認真檢視負尉長的豐碩成果!〞

 

鐵驌求衣實在想不出良策應對,只得命苗兵將拖拉庫留下在王府,並讓他們先行撤離王宮範圍,方交出手中的密函,手紙一翻開時入眼的筆跡歪七扭八的,似是在萬分惶恐的情況下動筆:

 

『昨晨於天允山一帶聚集起人群,長長的隊伍似龍一樣盤纏於山腰,觀察所得,整支隊伍皆為婦女,有老有嫩,當我查問是為何組起人龍時,人人也竊竊私語、不肯正面回答,於是我便起疑了。

 

為了能混入人群中調查,我迫於無奈之下打扮成女人,在我排隊之時前面幾位少女似是起疑,狐疑的看了我幾眼便對我查探:

 

〝咦?這位姑娘很陌生耶~〞

 

〝看姑娘有點成熟,應該是遲了入坑?你站哪幾個?雷哪幾個?〞

 

接連問了我幾個奇怪問題,我猜是一些暗號之類的對答,我怕聲線會露餡,故而未有即時回答,然而對方亦似乎未有把我排除在外或是動武:

 

〝不用害羞啊,我們都吃得很開,你說出來不怕雷到我們一臉血啊。〞

 

〝哎呀!你還猜不到?她都一直不作聲的……我看是萌夙憾!姑娘是老饕呀!〞

 

〝我看也是啦!不然就是憾夙逆可吧?姑娘兩手空空的還沒拿場刊嗎?我這裡多出一本,不嫌棄的話拿去吧!〞

 

似乎偽裝成功,混入了成為一份子,而且獲得共謀者的名冊,於是我便順勢打探更進一步的情報:

 

〝啊…多謝幾位姑娘,這是…嗯…『全神一推』?這個是甚麼組織?〞

 

〝原來姑娘不知道本屆有東瀛參攤者嗎?這是東瀛大手『東來客』的攤呀。〞

 

〝東瀛…東來客?〞

 

〝原來你是新手呀,就是解作『紫氣東來』呀!大大的神田受本子平時經虎穴才訂到,這次參攤她就帶了赤神本過來,不過聽說預售時已經搶翻天了,場販本聽說只餘十本左右,我想我們排這麼後應該無緣了。〞

 

〝呃、神田…這名字好耳熟…那麼、這個『紫蝶幻想曲』又是…?〞

 

〝唉,紫蝶大大的心機真重,之前一直猛刷溫赤熱西皮混臉熟,想當年她的成名作《天下第一賤》問世便賣個滿堂紅也是多得溫赤,甚至後來賣到三刷的《島國新娘》、《自古紅藍出撕逼》賺翻了都是溫赤的,現在紅起來了就露出本性猛推冷西皮!〞

 

〝我倒覺得她推的競鐵和蒼鐵也不壞嘛!雖然劍任和雪碧真是冷了點,而且她後來也有推過溫中心本《無毒不丈夫》,我看來她也不算忘本……呀!隊伍向前移了,應該是開放入場了!〞

 

隨著隊伍前移強制結束了一堆不明所以的代號對話,我也蒙混過關成功進場,只是先前給我解說的幾位姑娘甫進入四方山便一股勁兒往內衝,身法之快瞬間已不見人影,我就只好自個兒展開偵查。

 

〝舞台廣播~舞台廣播~相信台下各位情緒經已十分高漲,我們還要把氣氛再炒得更火熱﹗要燒盡九重天﹗今次我們請來地門的笛子演奏家作神秘嘉賓,將於活動中段上台演奏一曲及進行問答環節,提醒大家一下,問答環節是嚴禁筆記啊!接下來為大家暖場演奏的苗彊地下樂隊:樓主的呱太﹗他們打頭陣為大家演奏〈運籌帷握〉、〈秋水浮萍〉以及〈涅槃〉, 熱烈掌聲有請樓主的呱太﹗〞

 

就像平日執行任務一般先找制高點監察地形,會場的中上方有一臨時搭建的舞台,足以容納十多人的樂團演奏,而舞台前方擺放了四行的攤位,不同的組織所佔的位置大小不一,有些佔位特別多相信是組織勢力大小相關,而共通點則是……全數均由女性看守,環顧場內就只有我一個男人!

 

回到場中,就先前幾位姑娘的指點,我成功找到了『東來客』的攤位,而攤上只有一本本用黑布包裝好的書籍,似乎是兩地言語不通的關係,旁邊一塊牌子只標明價錢而沒有多餘的描寫,而看守的人由於是蒙面的未能確認身份,只記得是束有一頭紫黑色頭髮的女性,另一位更是戴上面罩作雙重保險,但戴面罩的那位上圍似乎比較胸猛……啊這不是重點,總之我先行買下書籍以便進一步調查。

 

場內的女性似乎頗為熱心,在我苦惱該如何鎖定下一調查目標時還會上前關心我是否迷路,或是要找特定的攤販,正好在場刊上我仍有諸多不明白的地方,於是我便把握機會請教:

 

〝啊…姑娘,實不相暪我是新人,所以有多方面也想請姑娘賜教,這本刊物上所指的『迷色/后攻俱樂部』到底所指甚麼?〞

 

〝就是併攤的意思啦,因為『迷色』的日朋從來都是把顧攤的事推給親妹泡菜姑娘,索性就把兩攤合而為一,不過大多數人都是為了衝日朋的本子去排隊而已,說實話后攻的瑪麗蘇本子在這邊市場不大啊。〞

 

〝日朋…泡菜姑娘…后攻…瑪麗蘇?〞

 

〝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啊?日朋大大是苗彊燉肉第一人,她的入門級作品《九脈峰一夜》也沒看過的話就真是太嫩了!別指望能打開恥度更高的《純陽灌弟》!你還是先看泡菜姑娘的《病弱總裁愛上我》、《錯愛放浪總裁》、《你是總裁你全家都是總裁》或者《雪山上的總裁》吧……〞

 

燉肉…?難道日朋寫的是食譜?至於後面提及那一堆總裁總裁總裁總裁我想就是教人如何創業置富的書籍了吧?

 

姑娘在我跟前席地而坐,似乎知道我不是個很著道的同好後便專注手上幾本書籍,我也抓緊機會嘗試窺探一二,黑布底下亮出以線釘裝的書皮,書名有點長,要是沒看錯應是《那些年,我們一起婊過的屁孩》、《東瀛愛的故事》、《溫水煮魚》,也許是我的動作太明顯,惹起了姑娘的警戒心,姑娘放下書本向我說手上的都是在同一攤販買到,為免引起猜疑我只好走開一下、順道找尋她所指的組織。

 

〝嗚啊啊啊軍兵本真是超良心的肉量!〞

 

〝唉唉剛才遲了發現雙鑄的春宮圖結果賣光了,我內心是崩潰的……〞

 

〝我也好不了多少,無雙x鳳凰刃的無料本已經派光了,我還超想看鳳凰刃被推倒的畫面啦!傳聞下一本會有溫赤無鳳兩對同時燉肉的場面,但未開催已經想到是天價了……〞

 

〝紫蝶有出突發劍受本,還好進場時間早立即入手了,打算讀書會就帶這本去!〞

 

以四方山為會場的女子聚會感覺就似是某些宗教一樣,教眾時不時會說著一些奇怪詞彙,或是拿著書本集體尖叫,〝攻受〞之聲此起彼落,依觀察所見除了書籍外似乎有販賣少量畫像,入手畫像的女子更會受到其他教眾膜拜,我更發現當中幾位是苗彊一些部落的村婦,她們平日絕不會流露如此飢餓、貪婪甚至具攻擊性的神情,這一連串的畫面在場內不時上演,不禁令我心生恐懼……

 

在肩摩轂擊的環境下走著走著,終於找到目標組織,名為『梅花不比菊花豔』的攤子,可能是我學識不高吧,完全不能理解是哪門子的取名哲學。

 

〝這位貴客,想要買本嗎?沒有在印調時預訂的話不能幫你呢。〞

 

〝意思是…已經賣光了嗎?〞

 

〝對呀,我們在中原遠道而來,帶二十本來現場已經是極限了,但不消一刻鐘就被昨晚夜排的太太們買光了!現在才進場你大概只能空手而回了。〞

 

眼前疑是攤主的女性同是以紗巾蒙面,看上去是有點年紀的女性,正以俐落的速度收拾好墊桌用的紅布,身旁兩位較為嬌小的女生也幫忙收好價錢牌到身後的行李中。

 

單從她身前空空如也的桌面判斷,我大概猜到她的書籍早已完售,既然未能購入調查我便轉移陣地到其他攤販,但收穫不豐只草草買到幾本,似乎如剛才的攤主所言是我進場時間太晚,以致大多數的書籍已經完售,正當我遊走至一處攤位時,發現仍有少量書籍販賣,抬頭一看,正是『迷色/后攻俱樂部』!

 

〝這就是併攤的那個嗎……?〞

 

〝請隨便看吧,右邊的是迷色的本,左邊是后攻的,現在買后攻的特典版本《禁宮危情》還會送桂花蜜啊。〞

 

攤主姑娘的髮型雖是奇怪,頭上頂著一個大交叉的……不過聲音聽起來溫柔婉約、舉止也比場中的人嫻雅恬靜多了,不像是教眾口中提及有如魔王般的存在,我猜想她並非教眾又敬又畏的那個日朋,而且只有她一人顧攤,或許她正是泡菜姑娘?

 

我向她道出自己是新入教的人,她還熱心的向我介紹了好幾本作品,那道殷切盼望我全部買下的目光,我實在無法直視,正想掏出錢包之時,忽聞攤位後方的帳幔傳來一把妖冶的女聲制止:

 

〝又想和我搶人嗎?小妹真是居心叵測呢。〞

 

〝呃、姐姐,我沒有這個意思的。〞

 

帳幔下坐著一道若隱若現的婀娜身影,似乎引起那位溫柔的姑娘無限恐慌,也許是想息事寧人,她快手把幾本總裁系列塞進布袋裡頭便推給我,趕忙示意要我快逃,我才剛接到布袋還在狀況外便被姑娘一手推開,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差點站不住腳要跌坐地上時感覺到背中有兩團柔軟之物作緩衝……

 

〝姑娘感謝你、呃……〞

 

一轉身鞠躬感謝時,我的臉正正落在那兩團緩衝物上……

 

〝你知道世上有幾種人嗎?〞

 

〝下?姑娘?〞

 

〝第一種,是萌百合的;第二種,萌耽美的;第三種,是兩邊安利都吃的,至於第四種……〞

 

〝啊呵呵呵,那邊的妖女住嘴。〞

 

就在我再次墮入另一個術語地獄的時候,背後那一把妖冶的女聲再次響起、鞋跟的敲地聲也急速拉近!

 

〝敢跟我搶人?吃我的安利!看我的《九脈峰一夜》!〞

 

〝呵,《九脈峰一夜》明明就是舊文了,要看就看我的《琉璃樹禁果》和《狼朝後宮錄》!〞

 

〝老文不看還有《純陽灌弟》!〞

 

〝還是舊刊嗎?我還有新刊《分桃敬師》!〞

 

〝誰說沒貨的?老娘跟你拼了!手稿版的《三傑夜話》!〞

 

〝只有手稿嗎?我還有系列的《師兄太無良》、《師兄我不嫁!》、《傲嬌師尊壞師兄》﹗姑娘,我們倆都施展渾身解數了,你別站著看便宜的,該表態了吧?〞

 

〝表、表態甚麼?這位!這位不就是女暴……!〞

 

〝你的聲音……?莫非是第四種人,只吃正常向安利的直男?嗯哼……〞

 

〝嗯呵呵呵,原來是同鄉的小兄弟,我敬你是一條漢子,書送你可以,代價嘛……〞

 

我正不斷被一本又一本的書刊糊臉,腦內混作一團的,才將二人塞到我臉上的書籍拿下來便發現不得了得事,嚇得我驚叫出聲,也因而敗露了身份,但軍長請放心,我並沒有透露一絲關於行動的線索,因為對方兩位也沒問……

 

只是不斷的……』

 

〝王上,信的內容就寫到這裡便斷了……〞

 

鐵驌求衣艱苦的將信中一字一句全數讀畢,以敬小尉長窮千秋的盡忠執勤,隨著讀畢信件內容,他的心情也愈發沉重、婉惜下屬,緊緊握著一雙拳頭誓要為他雪恥。

 

〝這堆書……不得了啊……〞

 

〝王上?呃!等等、這本王上別看!〞

 

鐵驌求衣看到蒼狼專注於沒收得來的一堆書籍中,包裹著紅黑繡花布的一本,這布帛的花色、封面上那化了灰也能認出的筆跡寫著《苗王的男人》,肯定是出自同門那位萬綠叢中一點紅之手筆。想當然的,書在交上皇宮前他已細閱過,還記得昨晚抽樣檢查時見到書中提及自己名字,理所當然的追看下去,身為九算之一的同門文筆功力當然有保證,行文流暢之餘更見詞藻華美,看得他欲罷不能,而且還認得蒼狼看到的那一頁,正是一個讓自己羞恥章節的開端……

 

〝王上!別看了吧!這一拖拉車的都是禁書,明天我便立即下令全數銷毀並捉拿著作者歸案!〞

 

〝這本不看沒關係,還有別的未看。嗯?這本《純情國君俏王妃》…主角是俏如來還有……孤王?另外這一本是…孤王與海境皇太子?這一本是孤王跟祖王叔?想不到孤王這麼受歡迎,這本是…夙撼夙?筆跡帶點祖王叔的影子呢……。〞

 

〝王上!〞

 

〝呃!孤王其實是在點算牽涉的勢力和人數而已,軍長請勿誤會。〞

 

蒼狼跳上拖拉車上抽出一本又一本的書冊翻看,轉眼便拿了六、七本在手不肯放下,最後更索性坐在書本堆成的椅子上閱書,看得鐵驌求衣的表情都皺成一團。

 

〝鐵驌求衣昨晚清點過,書中提及的人物遍及各界,除了中、苗、東瀛以外,連帶魔世、海境及一些未知的地界亦有提及,似乎作者亦真的如窮千秋情的報所說來自不同地域,而且就算來自不同地方的作者也有描寫別國人物,當中更有不少是衝著王上而來、以王上為主角描寫。〞

 

〝啊……?那麼,這堆書籍的銷路如何?〞

 

〝普遍也不俗,例如王上右手邊這本,因為作者『隨風而去』所寫的書價格相宜,還隨書附送紫微斗數占卜小冊,開場不久已被搶購一空。〞

 

〝《你不知道的修真院二三事》?孤王剛才略略看過,似乎有提及兵長和無情葬月,還有他們的舊識荻花題葉,看了前半部貌似是純樸無垢的學院故事。〞

 

〝前半部是,後半部的話……咳咳,因為不少作者就像這位『隨風而去』一樣不屬苗彊人,難以緝拿歸案,而且他們都會用化名掩飾身份,例如這本有提及魔世人物的《放開那頭牛讓我來‧熾蕩篇》、《牛郎與熾女》作者也是化名為『魔鈴娘』,而且根據小尉長的形容聚眾活動時還會帶上罩布遮面,一時三刻難以確定全數人士的身份……王上、王上!你有聽臣說話嗎?〞

 

〝喔、當然!只是正在找尋牽涉及孤王的書籍而已,的確是海量的數目,但當中……〞

 

蒼越孤鳴翻出書山中的十幾本硬皮書排列於眼前,鐵驌求衣打開每一本的作者簡介,正是信中寫到苗彊婦女教眾提及的『日朋』,下方不約而同也寫上『專注史藏十五年』,而系列作品也清一色是以史豔文及藏鏡人為主角。

 

〝……日朋,將二字拆解再拼合便是明月,正好他們已婚已達十五年,當中故事描寫深入生活一些小細節,手法細膩,甚至連一些貼身的形象例如……尺寸……亦有相當具體的形容,除了女暴君難有人更清楚。〞

 

〝臣所料同樣是女暴君,立即下令鐵軍衛將其緝拿歸案,然而其他作者全數有描述王上,比起沒有提及王上的女暴君更是罪加一等!應當……〞

 

〝咳嗯!軍長稍安勿躁,畢竟捉賊要拿贓,其他的人未有線索萬勿打草驚蛇,先捉拿女暴君姚明月以儆效尤,其他人暫且按下。〞

 

〝王上!臣認為執法不能偏頗……〞

 

〝孤王不欲效法秦皇焚書坑儒或是大興文字獄壓抑苗彊內的文風,而且孤王即位時間尚短,要建立仁德形象非一時三刻之事,而女暴君曾多番勾結不同勢力,如能以她達殺一警百之效、打擊過激的文學風氣,便能以最少的傷亡達到目的。〞

 

〝這……王上明察,臣領旨!〞

 

蒼越孤鳴遙望鐵兵衛百勝戰營調動上百精兵展開追捕女暴君的行動,即使遠在苗王府的城樓上亦能望見沙塵滾滾、隱約入耳的鐵蹄聲,費了一番唇舌讓鐵驌求衣出陣的蒼狼長嘆一口氣,抖擻精神過後便重回那拖拉庫的書庫前,轉身命令內侍:

 

〝人來,將這堆書籍中的蒼俏、蒼鐵、蒼競、蒼觴……蒼字為首的本子都搜出來,如發現有任何作者未有孤王為主的寫作、或是孤王的名字排在後頭……一律記下。〞


  • 举报帖子
喜欢 19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龙和龙的番外

成年龙应该做什么? 一目连其实并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只脚刚刚跨进成年的龙,身上鳞片的粉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每日间做的事情和幼龙时期并没有什么不同。 毕竟成年这个定义似乎是凌晨的钟声敲响,而成年的过程就像身上的鳞片颜色的缓慢变化,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发生改变的路程。 “荒川桑,”小龙捧着从人类手中流转出来的书本,满眼好奇地盯着成年已久的巨龙,“他们说成年的巨龙回去搜刮国王的金库来丰富自己的宝藏,是真的

蕪園園丁_西劍流臀部部長
一日不作死,一日不吃飯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