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2-14
阅读 800

【黄喻】罪恶之城 14

14.

 

    工作日的下午,图书馆里人并不多。

    占地两万平米的白色圆顶建筑远看是一座巨型堡垒,靠近了才发现横向拉开的屋顶分成三层,犹如巨大的三桅船展开白帆。内里的装修都走简约现代风,长方形的玻璃灯用细铁索悬空挂在每排书架的中央,保证读者无论走在何处,都能享受到充足的采光。

    喻文州一进门就栽进了书的海洋里。虽然他一句话也没说,却难以抑制内心振奋的情绪。他围着文史区的书架绕了整整五圈,这才爬上取书的梯子,抱了一本厚厚的世界史下来。

    黄少天使用的雷霆身份证明只能用于临时出入,不可外借书籍,他叮嘱了喻文州两句不许弄坏书本,便随便摸了本时尚杂志在一旁找了个休息凳坐下来。

    喻文州把书摊平在腿上,直接靠着书架席地而坐。这本世界史说的是嘉世之外的国家,是在漫漫荒漠之外,广袤无垠的大地上真实存在的历史,是他们这些治外区居民一生都不可能接触的世界。

    嘉世离其他地方太远了。治内区的有钱人可以通过机场和航空艇去外地,还有一些老练的货运司机会定期往来较近的雷霆;治外区也有人尝试徒步走出荒漠,然而外出的人几乎都音讯全无,是弃尸荒野还是到了新天地后便彻底抛弃了家园则不得而知。

    喻文州的手指轻轻划在文字上,逐行细细品读。这本书他原来在垃圾场里捡到过残缺不齐的后半本,反复读过十来遍——现在居然有机会能读到全本,他真感慨命运弄人。

    “这么复杂的书,又是战争又是经济,”黄少天不知何时凑在一旁看,“你看得懂?”

    “有些部分也不明白,”喻文州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但我能背下来回头慢慢理解。”

    “背、下、来?”黄少天目瞪口呆,本来就觉得这孩子聪明,但这过目不忘的本领是不是也太异于常人?

    “一个人的时候闲着没事就背背书,”喻文州笑笑,“阅读是我父亲——亲生父亲留给我的不多的宝藏了。”

    “哦。”黄少天挠挠头,表情不太自然。

    “你怎么了?”喻文州抬头问。

    “唔……”黄少天眉头微蹙。“不太好,”他的目光在远处的书架上打转,又低头从书架的空隙中向后排座位瞄了两眼,“得撤退。”他做结论。

    “嗯?”喻文州本想细问,但他发现黄少天的手此时摁在腰间——那是他放枪的位置。他转头四下看看,对面长凳上一个拿着报纸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笑正嘻嘻地对他挥手。

    确实不太好。喻文州想。

    “别紧张,”黄少天说,“像平时那样就行了,跟着我走。”

    喻文州立刻合上书站起来:“我记得地图,从这里到A1出口是最快的。”他的思路清晰,面色镇定。

    这孩子确实不需要自己担心。黄少天舒了口气,少有地主动搭上喻文州的肩膀:“我们不走A1,去B2。”

    

    穿过文史区的层层书架,他们拐弯径直下楼。

    刚刚在三楼楼梯旁坐着的几个男人站起身,沉默地尾随上来。

    哒、哒、哒……

    凌乱的脚步声如挥之不去的鬼影,压在喻文州心头。

    不、别跟上来。

    孩子的心紧了起来。405室的鲜血如幕布一样挂在眼前。心跳终于是有些乱了——他记得这样的脚步声,记得这撕碎人心的压迫感,记得瀚文在梦中的呓语,快逃,快逃……

    但身旁的人步伐稳健有力,不缓不急,如同定音锤一般稳定了节奏。不要慌,我不能慌,黄少天是有办法的。他抱紧怀中的历史书,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注意着身旁的一举一动。

    黄少天拉着他走向二楼柜台。

    “妹子,你这有《时尚周刊》的38期吗?我刚看到37期末尾有预告,下期是猛男专刊?我觉得我特别需要啊,你看我有肌肉有线条就差点服装搭配对不对,雷霆那不讲究这个……”

    这一通莫名其妙的唠嗑让柜台的服务员愣了一下神,又确认了一次他要的书名,才在电脑上搜索起来。

    “请去一楼当期杂志处取。”

    “OK,谢啦!”黄少天抛了个媚眼。

    这是做什么?喻文州疑惑地看着黄少天从桌上摸了个小物件塞进口袋里。

    后者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带着小孩缓步走下二楼的楼梯,才打了个响指道:“你知道如果身后有人跟踪,首先要做什么吗?”

    “逃跑?”

    “那多丢人。”

    “那……向后开枪?”

    “不,你记着啊,永远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敌人,这样容易被人背后一枪,我习惯的做法是——”名为妖刀的杀手,漫不经心地旋过身,“Hi,两位先生,步伐匆匆有何贵干?”

    喻文州大脑血压骤然上升——哪有这样自报家门的?面前的两个男人站姿规整、面无表情,显然是经过训练的特殊人员,绝非善类。对于黄少天的问话他们毫无反应,无声地站定不动。

    咚、咚、咚。

    大厅的钟声响起,室内广播里传出优美的女声:“尊敬的读者您好,我们很抱歉地通知,今天因设施维护,图书馆临时闭馆,请在十五分钟内离场,我们将会关闭大门,谢谢合作。”

    “怎么回事?”

    人群交头接耳,图书馆内一时脚步声杂乱,连远处柜台的工作人员都收拾好东西跑了出去。

    瓮中捉鳖?逃不掉了吗。

    怎么办?喻文州拉了拉黄少天的上衣角。

    “怎么了,不说话?你们不说我可要说了,”黄少天笑着摊手,“几位是有货运委托我呢?还是有私事找我呢?莫非是你们家小姐看上我了,想带我回去做压寨的女婿?这可不行,我是个流浪惯了的卡车司机,你们有钱人规矩太多,不做不做。”

    “妖刀先生,我们就不要打什么马虎眼了。”

    两个男人向两侧退开,先前在三楼的那个黑衣男子走了出来。

    “妖刀?这是嘉世的什么新鲜词语吗?还是你们是在拍电视剧,需要我配合你们做群众演员?”黄少天依旧嬉皮笑脸,护着喻文州向后退了两步。

    身后就是B2应急出口的小门,没有灯,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喻文州并不确定这个出口会不会对他们开放,但眼下这是唯一的出路。他眼角的余光看见通道上有个岔路口,这个小路地图上并未标识——或许,还有别的机会?

    远处的书架晃过黑色身影。不止三人!喻文州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怀里的硬皮书尖角磕得他手臂疼,他的手掌心里浸满了汗水。

    “我就明白点告诉你吧。我们前几天封锁了虚空情报网,你那保护伞系统已经崩盘,双鬼死了,换言之——你亲爱的上家已经栽了。”男人慢慢说道。

    黄少天眼皮都不动一下:“小说剧情?听起来还挺刺激的。”

    “杀手朋友,我可不是来跟你废话的,识相点,叶秋的东西呢?交出来。”

    “叶秋?哦,你说你们那闻名天下的嘉世执行部斗神叶秋,那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你们这行的,”黄少天表情无辜,“我说了我只是卡车司机,要给你看看我的证件吗?照片真还挺帅气的哦。”他真的掏出身份证来晃了晃。

    “哈哈哈,妖刀的伶牙俐齿果然不负虚名,”男人笑道,“只可惜我们没多少工夫陪你磨嘴皮子。”他拍了拍手,身后的两人掏出枪来,枪眼准确无误地对准了黄少天,“爽快点,东西交出来,我们留你和你家小朋友一个全尸,保证你们死得不痛不痒;倘若你要反抗,我只得让你们见识见识执行部的手段了。”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大笑,“手段?我一个小毛贼何德何能能让你们执行部摆这么大的架势?还真是看得起我呵?”

    “您可是虚空系统中排名前几的人,普通毛贼哪能在千公里外击杀我们的财务部长呢?”男人啧啧称赞,“这案子好死不死正好是我负责,我们部长的小闺女可是吓得至今没法说话呢。”

    “是吗,”黄少天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那也是对不起她了。没办法,客户委托,使命必达,我可是有职业素养的。”

    “职业素养,我说——哎!糟糕,这一不留神又着了你的道,”男人摇头,“跟你扯这些做什么,你还是好好交代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是嘛,”黄少天沉思,“看样子图书馆都里外都封锁了?是不是还要给我下个通知单,我现在说的一切都是呈堂证供什么的?啊抱歉,忘了,你们没打算开庭审我吧?反正我都没有活路,怎么去死好歹让我有个自由选择权?”

    “死人可没有权利,你要么交出来去死,要么死了由我们搜。”

    “是吗?这个东西真这么要紧?”黄少天拎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摆了摆,喻文州知道那是他刚刚从柜台桌上偷来的便携式数据卡。

    “动手。”

    男人的话音还没落,喻文州已经被黄少天推开,子弹在孩子的手臂边划过,击打瓷砖地面,溅起火花。

    “快走!”

    开枪的不止嘉世的人,黄少天的枪更快——名为妖刀的男人出手向来紧扣时机,不给人留任何余地。

    哐!

    这一排书柜的灯光骤然暗了下来。

    头顶两米长的玻璃灯径直砸下,压在正中那人的肩上,碎玻璃炸开,扰乱了嘉世执行部的攻击。

    黄少天瞄准的不是人,而是固定顶灯的铁丝!

    枪声仅仅是停止了五秒,却也足够让黄少天和喻文州闪进应急通道的黑暗里。

    

    “呼……呼……”

    喻文州喘着气。

    应急出口果然已经被锁死,门外还有执行部的车辆闪着警灯在等候。他们粗粗看了门口一眼,便转头跑进岔路,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了一段路,才找到这个杂物间。

    黄少天把房门扣死,再用物品架堵严。

    喻文州发现他的额角挂着汗,呼吸的节拍也急促起来,这才察觉到他的外套上有一片血迹。

    “你怎么……”孩子急忙伸手去扯黄少天的衣服。

    “流弹,在肩膀上,不碍事,”黄少天拂去喻文州的手,笑了笑,“还好还好,是左肩,”他玩笑一样活动了一下拿枪的右手,“不影响,还灵活得很。”

    那恐怕就是最开始保护自己时中的。喻文州攥紧拳头,问道:“我们怎么办,恐怕出路都被封死了。”

    黄少天在房间里转了转,血顺着他的胳膊滴在地上。他走到一侧的墙边,靠在墙上敲了敲墙壁,又搬了几个箱子过来,推开了天花板上的通风口。

    “这应该能连通其他出口。你从这里上去,”他把喻文州扯到箱子边上来,又把喻文州一路带来史书强行塞在孩子手里,“带好你的书,自己机灵点,看情况走。你很聪明,应该不用我教。”

    “那你怎么办?!”

    “我啊?你看这通风口的尺寸也是塞不下我这么大一个人的吧,”杀手的嘴角勾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我会会他们。”

    “开什么玩笑!你是去送死!”喻文州死死抓住黄少天的袖子。

    “别闹,”黄少天用力敲了一下喻文州的头,“给我听话,我带着你更麻烦,你能干什么,碍手碍脚,快滚!”

    最后这个“滚”字宛若贯穿心脏。喻文州愣在原地。

    外面的脚步声近了,留给他们的时间戛然而止。

    “去吧,”黄少天转过身,“我很高兴……终于能甩掉你了。”

    我确实什么都做不了。喻文州把嘴唇咬出血来,用颤抖的手爬进了通风口。

    “活下去。”他最后听见黄少天的低语。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渝晓思
剑与诅咒剑在前。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这里不会及时更新,请到LOF:渝晓思 找我。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