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1-16
阅读 7790

【黄喻】风眼[哨向] (4)

第四章


张佳乐走在花从中。

 

环绕在他周身的,是一望无际的花海。骄傲恣意的芍药,鲜艳娇小的三色堇,高大繁茂的月桂……熟识的花朵、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此时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着旺盛的生命力,寂静却热烈地绽放着,有柔软的花瓣蹭过他的脸颊,落下一个带着香气的亲吻。

 

他弯下腰,拾起一株幼嫩的,将谢未谢的金盏菊。

 

黄少天曾经来过这里,回去后惊异地向众人表示张佳乐的精神图景竟然弥漫着与其气场完全不符的少女气息,并迅速与叶修达成共识一统战线。张佳乐哭笑不得却又无力反驳,只好在这两个人站在同一阵线的时候,自动选择放弃话语权。

 

不过他确实不以为意,向导精神图景的整体环境与自身性格息息相关,同时也反映着向导的真实心理状态,无论呈现出的是浩瀚的海洋,安谧的森林还是繁盛的花海,都是向导最后的避风港。

 

在这个纯粹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领域中,向导自身即是规则,是绝对的造物主。

 

张佳乐沿着唯一的路径向花丛深处走去,他的右手虚握着,像是时间倒流一般,金盏菊失水枯萎的花瓣逐渐恢复饱满,层层叠叠缓慢地向外伸展开,露出往日鲜嫩的色泽。

 

不知道走了多远,张佳乐蓦地停下脚步,连绵的花海在他身后戛然而止,一片莫名空旷的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但脚下浅浅的青草却依旧覆盖不住泥土的颜色,他定定看着眼前非常简陋的木屋,脑海中突兀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别在这抽烟!熏死人了!!”

 

烟?张佳乐愣了一下,下意识把手伸到口袋里翻找起来,盛开的金盏菊被随手放开,落在土壤上。时间的魔法失效了,零落在地的花瓣悄无声息地失去活力,迅速萎缩下去,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钥匙、单片的口香糖、纸巾、身份卡……他左右掏了半天才不耐烦地翻出烟盒,掀开一看才想起来最后一根早就在几天前抽掉了,他烟瘾不大,一直也就没想起来买新的。

 

然而自看到木屋的那一刻起,张佳乐就知道自己心中的积蓄焦躁感急需、必须得有一个宣泄口。他手上用力,像是竭力压抑着什么一般,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而后突然扬起手,恨恨地把攥得变形的烟盒朝着紧扣的门板摔了过去。

 

没什么重量的纸壳啪一声撞在木板上,闷闷地落进草丛里。张佳乐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剧烈地喘息着。

 

天色突然阴了下来,张佳乐惊异地回头看去,来时的路上依旧一派春光明媚,以木屋为中心的上方天空中却翻滚起了厚重的乌云,光与暗的交界边缘惊分明可见,迥然不同的两种天色在此刻并存,反常得让人不安。

 

“……怎么可能……”他不可置信地喃喃道。

 

 

 

喻文州找王杰希交接资料时,正巧碰上对方出差回来,王杰希把长袖衬衫挽到手肘,反季的浅灰色长风衣搭在手臂上,一截领带尾巴从拎着的电脑包侧袋露出来,随着步伐一摆一摆地晃动着,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风尘仆仆的暑气。

 

像个刚出蒸笼的包子。喻文州暗自想到。他向对方点头示意,跟着一起走进办公室,把资料放到桌上,自顾自倒了一杯水,靠在桌子边喝了起来。

 

“卢瀚文?”王杰希挂好风衣,走过来念出了文件袋上的名字。

 

喻文州正被一口冰水呲得牙龈酸疼,只得皱着脸点了点头。首席向导的精神力都具有非常强的引导力,但每人各自的特性依旧有所不同。喻文州自知精神力特性较为强硬,偏向控制型,而相比之下,王杰希作为塔中的专职医生,精神力给人的感觉更加亲和,让人感到信任并想要依赖——虽然与他平时不苟言笑的神情并不符合。

 

因此平日里遇到新生首席觉醒,都是王杰希前去进行引导,这次他出差就暂且由喻文州代劳。喻文州放下杯子,刚想继续说明卢瀚文的情况时,王杰希抬起头,迅速转移了话题:“大夏天的还戴着这个,你不热?”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毕竟是个手残,”他顺着对方的话摘下右手的黑色半指手套,“平时更要多加保护才行。”

 

他伸开手掌,从手心连到手背,一道浅色凸起的疤痕横贯了大半个手掌。这个伤是王杰希亲手处理的,现在他还能记起当时伤口惨烈的样子,掌心被利器狠狠地穿透,临时包扎的绷带浸透了鲜血,拆开后切口处隐隐看得见白森森的手骨……王杰希闭了闭眼睛,制止了记忆深处涌上的不快画面,他掂量了一下措辞,开口道:“还是有办法能消掉这个疤痕的,你如果实在是……”

 

“不需要。”喻文州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打断了他:“不过是看起来不太好看而已,”他补充道:“对一个左撇子的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况且有些事不是去掉手上的疤痕就能解决的啊。这话过于矫情了,他没有说出来,即使说出来对方也没办法理解。但王杰希无视了他结束话题的暗示,继续说道:“我回来的时候听到有人练琴,一开始还以为是你,”他顿了顿,表情十分复杂:“但是立刻发现听起来实在太难受了。”

 

“不可能。”喻文州矢口否认,“是少天,云秀已经跟我投诉好几次了。”他失笑道:“少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把当时毕业典礼的乐谱翻出来了,还总想方设法让我当陪练。”

 

“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不屑地把这句话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他挑挑眉——这个动作让他的右眼显得更大了——说道:“那你真不用去指导一下?”

 

“做不到。”喻文州轻描淡写地回应道,表情中透着细微的不悦:“这个日常生活……不包括练琴。”

 

“……”王杰希适时收回话题,“所以特意选这个时间避开他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我一直感觉有人窥探着我的图景,而前两天可能还偶遇了对方。”喻文州缓下语气,开门见山的说。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王杰希皱起眉头。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三年前,那次任务开始前的那天晚上。”

 

 

 

“虽然我说过很多遍了但是还要再重申一遍!”门被粗鲁地大力推开,黄少天吵吵嚷嚷的声音同时从背后传了过来:“明天的任务吊车尾的你可别拖后腿啊!别到处乱跑乖乖地跟在后面就行!你的精神力这么弱我可没空去救你。”

 

自从魏琛接到塔里的长期任务,调离他们身边后。根据测试显示的精神力匹配程度,排在第一顺位的喻文州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黄少天的新搭档。而对于这个看似合情合理的决定,黄少天却抱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可惜每次提出更换搭档的要求后,都被时任管理者的方世镜一票否决。

 

少年骄傲的自尊心在作祟,黄少天实在无法相信,在每次精神力的测试中,精神力的强度一直都排在首席末流的喻文州能够成为与自己相匹配的搭档,这让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强度瞬间掉下了几个档次。而他决定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于是喻文州首当其冲,几乎每时每刻都饱受着噪音的干扰。

 

“……”喻文州面色不善地扣下书本,转过身面向对方。

 

彼时的喻文州还没有得道,面对垃圾话无法完全泰然自若。于是在黄少天依旧喋喋不休着“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跟向导搭档!这种任务明明我一个人就可以独自完成了,前几次不就是吗。”的时候,他出言打断了对方:“你是说你很强?”

 

黄少天没想到对方会有所回应,梗着脖子应道:“那是当然的!比起你——啊我靠!!”

 

他痛呼一声,捂着太阳穴蹲了下去,喻文州暗中控制着精神力对他的领域来了一下,向导所擅长的、出其不意的精神攻击效果实在拔群,也十分成功地激怒了黄少天。从这一阵头晕目眩中缓过来后,黄少天咣啷一声摔上门,猛地向看着他的强烈反应一脸茫然的喻文州蹿了过去,拎起对方的衣领,冲着脸颊狠狠挥出了一拳。

 

“偷袭算什么!”

 

 

 

“嗯……是段鲜为人知的黑历史。”王杰希听得津津有味。

 

喻文州哭笑不得,“别闹,其实当时我就觉得奇怪,我的本意是想通过精神攻击让少天闭嘴,但是他受到攻击猴真正产生的痛觉,似乎比我想象的要重得多。”

 

“难得你也会有想让他闭嘴的时候。”王杰希忍不住笑了一下,“就是那天晚上你第一次感受到有人窥视你的图景?后来你是觉得有人一直在帮助你控制精神力?”

 

喻文州点点头,“我不定期地会有精神域被人窥视的感觉,但是察觉不出对方的恶意。”

 

“少年时期精神力也会随之成长,偶然脱离控制也是很正常的事,”王杰希回应道,“另一方面,你也不用抱有愧疚感……”

 

“我没有说这个,”喻文州稍微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王杰希识趣地闭上了嘴,“现在我担心的是图景出现漏洞,万一被人趁虚而入……”

 

“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的图景没有问题,根本不需要检测。一个首席如果还察觉不到自己图景的漏洞的话,实在是愧为首席。”王杰希盯着他,话锋一转:“还有,今天你怎么这么暴躁。”

 

喻文州愣了一下。

 

“有烟吗?”他沉默了一会,垂下眼睛低声问道。

 

“没有。”王杰希摊摊手,毫不客气的说:“你也不会抽,别想着借烟消愁了。”

 

“……我可以试试。”

 

王杰希没搭理他,自顾自说了下去,“你担心的是图景失控吧,才突然想起来要检测,不过说起来,”他回忆了一下,“张佳乐倒是很久没有做过检测了。”

 

喻文州看着他推开窗户,一只白隼滑翔而来,落在窗台上梳理起羽毛。

 

“跟黄少天有关?”笃定的语气。

 

喻文州没忍住,“你怎么这么八卦。”

 

“关心同僚是医生的职责。”王杰希正色道。“再给我五分钟,说不定还能猜出原因。”

 

“算了吧。”喻文州摆摆手,“现在我觉得还是自己理一理比较靠谱。”

 

王杰希大概明白他指向什么了,耸肩道:“先习惯把手套摘下来的感觉吧。”

 

“那需要点时间。”喻文州坦白道,他忽然想起那份不知通过什么方式传递到自己桌面的数据资料,眸色沉了下去。“但是这种清闲的日子已经不剩多少了。”

 

他咽下最后一口基本恢复常温的水,捏扁手中的一次性纸杯,准确地投进了一旁的废纸篓。

 

王杰希伸手抹去桌面上纸杯留下的一圈水渍,漫不经心地说:“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确实只有在精神结合、具有精神链接后,哨向的搭档组合才能发挥出该有的力量,同时保持图景——精神状态的稳定。”他抬起头,迎上喻文州的目光:“所谓的一加一大于二。”

 

 

 

叶修刚迈进嘉世大门,就被过分充足的冷气激得连打了三个喷嚏。

 

“怎么回事啊,你这儿弄得也太冷了。”他吸吸鼻子,对闻声而来的陶轩抱怨道。

 

陶轩做了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空调坏了,抢修呢。”

 

“邱非在吗?他的调令下来了,我来提前通报一声。”

 

“调令?”陶轩愣了一下,“邱非说不舒服,应该在房间里休息。”

 

“行吧,那我去看看他。”对方给他指了个方向,叶修顺着走廊走了过去。

 

陶轩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在走廊拐角的背影,眼底一片晦暗不明。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韩楚】26

(二)

Complicated 我叫韩文清,今年三十岁了,我听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为什么有时候那么复杂。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匆忙赶到B市,就因为楚云秀之前发了一句“想你了”,他正在开作战会议,就没有回复。 直到他空闲下来,楚云秀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感觉这丫头,是在赌气吧…… 他无奈,却想着明天也是休息,就算顺带,过去看看。 韩文清到皇风主场的时候,楚云秀一个人坐在体育馆的门口,一个人拿着一根老冰棍,眺望着远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