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113

如果吴邪死了…… 王盟,黎簇,瞎子

【王盟】王盟坐在一家古董店前的阶梯上。
古董店上了锁,锁落上了几层厚厚的灰,昭示着主人的离去。
王盟望着天空发呆,他没有钥匙,进不了铺子。几个月前,他辞去了在这家铺子里做小伙计的工作。几个月后,他就收到了老板吴邪的死讯。
他辞去这份工作是害怕了和老板一起赌上生死,危险至极的生活,也厌倦了铺子的老板几年都不在,只有他一个人守着铺子,闷得发慌的日子。
他终究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渴望着平淡安宁的生活。这是人之常情。
吴邪并没有拦着他,王盟还记得,他辞职的那天下午,吴邪拍了拍他的肩膀,“王盟,这么多年你一直当我店里的伙计,辛苦你了。辞职以后娶个好姑娘,过点舒心的日子吧。”说完便塞给他一沓厚厚的钱。听着老板这段话,手里拿着老板给的钱,他忽然感到鼻子一阵酸涩。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情谊,分别之时,终究是舍不得。
王盟把铺子的钥匙递给吴邪,“老板,我结婚的时候你来喝喜酒好吗?”
吴邪接过钥匙时笑了笑,“好啊。”
转身便上了车离去。
然而王盟怎么也想不到,那竟然是他和吴邪见的最后一面。
虽然吴邪会克扣他的工资,会几年都不回来,但王盟知道,吴邪一直对他很好。
到最后,吴邪都希望他安定下来,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伙计,但他一直希望,他能帮到老板一些事。
王盟发呆的时候,想到了很多吴邪以前说过的话,那些他以为早已模糊的记忆,此刻却清楚地一一浮现。
王盟总觉得自己记性不好,但这时,他才发现,关于吴邪的事,他一直都记得。甚至是每一个细节,都没有忘记。
他恍惚想起吴邪很久以前对他说,
“王盟,你是个老实人,会幸福的。”
王盟忽然想回到在铺子里当一个小伙计,整天打瞌睡的日子,也想在打瞌睡时再说一句,
“老板,你回来了!”
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故人已去。

【黎簇】吴邪死了。
黎簇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次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一件事。
死了?不会吧。他生命力不是很顽强的吗?
黎簇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过了一会儿他想,哦,原来他死了啊。似乎很平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对于吴邪,黎簇一直不知道自己对他应该是怎样的感觉。吴邪把他牵扯进这个局,让他去完成那个该死的计划,他吃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头。
狠吗?答案明显是否定的。
吴邪的行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异于帮他实现了他的愿望,他摆脱了那种平淡无趣,令人厌倦的学习生活。黎簇一直向往的,就是永远猜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的生活。他达成了他的目的,虽然现在的生活比他想象中危险苦逼得多,但他从未想过逃避和挣脱。
那么,是利益关系吗?
也不是。
他们之间没有达成过协议,吴邪一心想完成自己的计划,而他渴望去冒险。他们并没有从对方身上取得利益,黎簇更是不明不白地就被卷进这个迷局。
他对吴邪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呢?黎簇从来没有那么用心去想一个问题。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也不曾那么仔细地去思考。
黎簇在原地想了很久,然后他得出了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他想起吴邪开枪的姿势,想起他手臂上那十七道被他自己亲手划上去的伤疤,想起他说话的语气,想起他运筹帷幄时的神态。
关于吴邪的事情,黎簇一直记得很清楚。
黎簇也忘了,是什么时候留意这个男人的,或许是在他说就当去旅游吧,我三叔就是那么骗我的的时候,或许是在他说他想要的东西已经没有了的时候,或许是他轻描淡写地说计划每失败一次就在手臂上划一次的时候,或许是他整个人都憔悴不堪,头发乱七八糟,却还是淡然问自己要不要选择相信他的时候。又或许,是在他开枪杀人的时候。
他捉摸不透这个男人。
因此他选择了追逐,吴邪握着短刀,那股狠劲,那种不容置疑的神态,那样令人胆寒的气息,都是他内心深处最向往的。
他对这个男人不是敬佩,更不是感激,而是一种渴望达到那样高度的心情。
黎簇否定自己以前是吴邪口中的傻逼,但他不否定他想成为像吴邪一样的疯子。
在以前,他只想彻底摆脱乏味的生活,但后来,即使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即使他已经应付不了,但想起吴邪,他还是咬着牙撑住不让计划失败。
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都会有的热血和拼劲,同时还有一份不可能放下的好胜心。黎簇也不例外。
他想证明,他疯起来同样可以像吴邪一样无所畏惧,他有能力完成这件事,这是他选择了扛着这件事的第一天就做好的准备。
那是一种骨子里的倔强。但现在,这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吴邪死了,这件事情就失去了原本的价值。
就像你一心想做件事给一个人看,结果那个人却不在了一样。整件事情都脱离了原本的轨迹。
黎簇,这个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第一次感到迷惘。
黎簇那时候并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吴邪有着一种莫名的执着,那时的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待他真正明白时,他已经变成了像吴邪一样的人,一个被逼疯的疯子。
后来,已经消失在众人眼中的,连自己亲人都没有去祭拜过的黎簇,在一个雨夜去吴邪的墓碑前献了一束花,这个少年轻轻念道“吴老板,再见。”
再也不见。
【瞎子】黑瞎子活得最长的一个徒弟死了。
换作以前,黑瞎子是绝对不会在意的,他大概只会记得这个徒弟活了多久。他一向觉得,生死有命,活着是福分,死了也就是倒霉。存在已经是够牛逼的事了,除了存在以外的事情,都是没必要的渣。
可这次有些许不一样。
这个徒弟,是吴邪。
其实并不是很特别的人,至少对于黑瞎子来说,他的生命中已经不会再有能称得上特别的人。
但吴邪这个徒弟,始终是个不一样的存在。
开始的时候,黑瞎子只是受人所托保护吴邪,后来又当上了吴邪的师傅,尽力训练他。为了帮他完成计划,他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到后来,黑瞎子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为吴邪做那么多。
真的是想学雷锋多做点好事?
骗鬼吧。
他以前对吴邪说过“别把自己搞死了!不然我没法交代!”
而现在,他抽着一根烟坐在吴邪的墓碑前,“这次真的没法交待了啊。”
是向谁交代呢?
黑瞎子也不知道。
黑瞎子自己都觉得不正常,谁死了他都没去墓前看过,吴邪倒是让他破了这个例。
他记起他曾经对吴邪说过,吴邪怂的天赋勇冠三军。但在后来的训练中,黑瞎子发现这个徒弟其实很勇敢,对自己也够狠,在女厕所待了一个月没被发现,被他丢在孤岛上他也没死。那时黑瞎子才发现,吴邪身上也有一种疯起来什么都不怕的劲,这点比他先前那些看起来厉害实际上却软弱无能的徒弟好的多。
就是那时开始真正留意吴邪,这个可能会是他活得最长的徒弟。
后来吴邪经历了种种常人无法承受的灾难,最终变成了一个牛逼的人。有时候装逼起来偶尔还能把黑瞎子帅到。黑瞎子知道,吴邪终究会成长,这件事情所有人都无能为力,这个局里每个人都身不由己,即使是不得已让双手染上血腥,也得自己把它舔干净,然后继续弄脏。
“啧,麻烦。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破局,”黑瞎子叼着烟,如果不是为了某些人,以黑瞎子的性格,无论如何不会牵扯进这个局,更不要说为了一个计划牺牲什么。
他最怕麻烦,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最好。活着的时候自在,死了也轻松。结果最后他还是把自己搭了进去。
他是当局者,不迷。他才是把一切都看的明白真切的人,他理解吴邪的成长,并为此感到惋惜。但他依然可以笑着调侃“小三爷没有以前那么好玩了”。
他的心思,其实比张起灵更厚重。张起灵不管怎么强大,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但黑瞎子脆弱的一面,其实无人了解。一副墨镜,一份半真半假的笑容,掩饰所以情绪。
黑瞎子曾对吴邪说,“他不管怎样,都是会痛一痛的。”



“张起灵不管怎么强大,也会有脆弱的时候,但黑瞎子脆弱的一面,其实无人了解。一副墨镜,一份半真半假的笑容,掩饰所以情绪。”瞎子是盗笔里最没有感情的人,让人觉得云里雾里捉摸不透,所以这点情感才显得格外悲伤。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瓶邪520
谜の签名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