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4005

[UUUU]果蔬四天鹅

·UUUU,有点小黄

·原梗左大思


“演出前你们就住在这个房间,你们的要求,两张双人床。”

“谢谢。”“麻烦了!”和平时一样,应声的只有两个人。


礼貌送走经纪公司的人,游斗回头看向房内,另外三个已经开始收拾。

说是收拾,每个人做的事却都不一样,真正能被称为“收拾”的也没几个。

游矢刚把箱子放在一张床边,游吾就迅速打开自己的箱子,把里面的衣服统统扯出来丢在床上,眼疾手快地打开了游矢的,同样散了一床,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游矢。这样他就不能换床了,至少游吾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还站在门口提着箱子的游斗和坐在另一张床上笑容优雅的游里同时见证了游矢头发竖起火速把游吾衣物丢回他的箱子、连人带箱一同扔到游里床上的景象,面对目瞪口呆还没回神的游吾,游斗无奈地摇摇头,这家伙怎么学不乖,走到游矢身边放好自己的箱子,伸手拍拍游矢头开始帮游矢叠衣服。

先前叠好的早就在游吾的动作下弄得乱七八糟。

而幸亏游斗的体贴帮助,愤怒的游矢冷静了下来,轻蔑地瞥了眼游吾后转身和游斗一起收拾自己的衣服。如果不是游吾,他现在只要把叠好的衣物拿出来放到柜子里就可以休息了,长途飞行累得他只想早点休息。一旁的游里幸灾乐祸地看着被嫌弃的游吾不得不打开自己的箱子整理被游矢胡乱塞进去的衣服,当然他是不会插手的。

有游斗的帮忙游矢的衣服很快收拾完了,游吾虽然只有一人但他在这方面向来不在意,把衣服凑合丢进柜子有什么都能看见也就够了。

待三人气喘吁吁终于能休息时,游里正坐在床沿翘着腿:“要叫酒店服务吗?还是出去吃?”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是餐点了。


“都怪游吾,都没能好好休息!”走在街上,游矢气冲冲埋怨,游吾还想反驳看见游斗狠狠剜过来的一眼自觉闭嘴。游里搭上游斗肩膀笑得开心:“别计较~至少我没让他和你睡一床不是嘛♪”游斗面无表情甩掉游里的胳膊,淡淡道:“你倒是很开心。”“无所谓咯~反正这家伙要是睡姿不好,我就把他踹下去~♪”每一个字都透着恶意,对游吾而言。“你这家伙……!”“啊那家店看起来不错诶~去尝尝看吧!”这么说的游里抢在游吾前挽起游矢游斗手臂,不由分说踏了进去。“……该死啊啊啊啊啊啊!!!”被丢下的游吾仰天长啸,恨恨地跟了进去。

“要是被经纪人知道我们在演出前来吃炸猪排一定会被训斥。”看着凑在一起兴致勃勃研究菜单的游矢游吾,游斗无奈。“有什么所谓,反正也吃不胖~至于赤马,哼,谁管那家伙。”眯着眼倚着卡座,游里回答。每次顶头上司赤马零王出现第一个倒戈的就是你,游斗腹诽。“游斗游斗,我们点好了!你和游里快看看吃什么!”坐在对面的游矢眼睛闪着光,把菜单推给一旁的游里,游斗旁边的游吾则把菜单递给游斗。虽然无奈但看着菜单的配图,游斗也不自觉选了猪排套餐,伸手招来侍者,分别点餐后游斗看向早就看好的两人。然后,游矢和游吾异口同声:“儿童套餐一份!”游斗眉毛跳了跳,看着悠闲自得完全不管的游里和毫无自觉的大型儿童,突然觉得自己作为这个组合里唯一的常识人实在太痛苦。

虽然这个道理很早以前他就明白了。

儿童套餐一小份炸猪排,没有浓厚的酱汁,一些米饭一点配菜,还有一个水果和一小杯果汁,看着游矢游吾吃得津津有味,游斗不由怀疑这真的是两个小孩,就是体型稍微大了点、和其他四五岁的比。

游里吃着自己那份餐,不时瞄眼游矢,据游斗观察他好像很喜欢那种配菜,游斗真担心游里会突然抢走游矢的配菜。而瞄着游斗不断看向对面的游吾偷偷动手。“游吾!”游斗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游吾偷喝了他的味增汤还抢走了一块炸猪排,游斗怒吼时游吾正叼着那块无辜的猪排,被他声音中的愤怒吓得噎了下,游吾一边伸手拼命捶打胸膛一边以灭火的架势迅速吞吃整块猪排,游斗气得手抖,却也只能恶狠狠瞪着,没有丁点办法。“无耻!”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游斗愤恨地转过头却听到游矢短促的惊叫,抬头正看到游里火速消灭了游矢的配菜,末了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对得意地笑。游斗觉得自己的理智彻底崩线。

““对不起!””一人头顶一个包,游吾游里老老实实低头用餐。对面的游矢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游斗发送崇拜光波,游斗不好意思地咳嗽两声低头吃饭。托游斗铁腕的福,这顿饭总算能平安结束。为了感谢游斗伸张正义,游矢还把自己的水果分了一半给他。游斗道谢后接过,虽然有种被当成小孩子的复杂感但既然是游矢给的他还是很开心。


回到酒店时已经黄昏,游里自顾自坐回床沿,游吾那家伙一时兴起跑到露台看晚霞,游斗怀疑这家伙的文艺细胞和他的智商一样,时有时没有,神出鬼没。虽然要了两张双人床的大房,但浴室只有一个,游斗替游矢准备好毛巾让他先去洗,离开房间给经纪人打联络电话。

游矢走进浴室三两下脱光衣服,打开喷头闭眼冲洗身体,哼唱着不知名的轻快歌曲,游矢喜欢冲澡,没有泡澡那样享受却很愉快,也许是他平凡出身享受不来泡澡的悠闲。“嗯啊!”游矢猛地睁眼,却不想水流进入眼中更看不清,游矢立刻低头,拼命揉着眼睛企图尽快恢复视力。背后的温热躯体却更加过分地贴紧磨蹭游矢身体,从后面探过来的手抚摸软塌塌的小游矢,恶意搓弄。“游里!”虽然被撩拨得很有感觉却更加难堪,游矢狼狈地回头瞪视身后的人。光裸的紫发少年露出愉快的笑容,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只是摸一摸嘛~游矢不也很舒服~♪”上扬的尾音让游矢想痛揍他一顿。显然游里也从他的眼中读到了怒火,坏心眼地用手机刮弄小游矢,游矢腿一软差点跌到地板上。“哦哦!你们在做什么有趣的呢!”游吾高昂的声音插了进来,几乎同时一阵风刮进浴室,游吾迅速脱光衣服凑到游矢和游里一旁。被游吾看着游矢羞耻得要命,拼命拨开游里的手偏偏对方纹丝不动,“想阻止我的话光这点可不够啊。”还发出这样戏谑的话,太过分了!游矢正想用上另一只手却被游吾抓住,继而握起,拽到他那边亲吻游矢手背。游矢呆住了,游里趁机加大力度,招架不住的游矢腿一软向后靠去,正好倒在游里怀中。游吾一脚踏进游矢游里中间,硬生生揽住半个游矢,舔弄他耳垂的同时游吾的手也摸向了小游矢,极有默契地和游里同时动作。太糟糕了,游矢想,那两人弄得太舒服,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你们在做什么!”炸裂般的怒吼,气急败坏地游斗冲进浴室,正赶上游矢被那两人弄得泄出来,倒在游吾和游里怀里的游矢后仰,尚未完全回神的看着游斗眨眨眼,游斗突然消了气,只是头疼。“算了……你们俩赶紧洗!”自暴自弃地呵斥游吾游里,游斗上前轻轻拥住游矢,不在意自己的衣服被弄湿,摘下喷头小心翼翼清理游矢身体,游吾呆站在一边没反应过来,游里见状耸肩后踏入浴缸、他始终坚持泡澡才符合他高贵的身份,自然也要有香氛。

“好了。”擦干后用大毛巾包裹游矢身体将他扶坐在床上,游斗扯了把湿淋淋黏在身上的衬衫,正准备去浴室接替游吾冲澡,衣角却被游矢扯住。“游矢?”游斗回头,不明所以。游矢湿漉漉的眼看着他,仿佛在传递话语。游斗眨眨眼,不确定地弯下腰,继而唇上一热。“最喜欢游斗了~!”游矢的笑容那样灿烂,直到他松手,游斗进入浴室冲澡,游斗都没能回过神。不愧是游矢,游斗脑海里只有这一句话。快点洗完,回去和游矢一起睡觉。

游斗出浴室时游里正坐在床沿缓缓擦拭自己的发,游吾拿着吹风机拼命拗造型,游矢捧着块毛巾,看到游斗出来后赶忙招呼他坐到床沿,帮游斗擦起头发。“我刚给游吾擦,他说我擦得很棒!”游矢炫耀着,游斗瞥了眼那个还在拗造型没救了的家伙。“嗯,明天还有演出,今天早点睡吧。”最终游斗只说了这么一句。


游矢,游斗,游吾,游里,出身各不相同却有着奇异相似面容的四名少年组成的芭蕾舞团,以LEO公司为媒介对外公开表演,每次表演门票售价高昂,却让观众们甘之如饴。今天他们的舞台即将拉开帷幕,年轻的天鹅们将要奉献怎样的舞蹈,敬请期待。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贺岁系列】《跃龙门》

利涉(五)

  利涉05. 我被胖子的话弄得一激灵,以为自己身上沾了什么见鬼的东西,下意识就去拍手背。 “你这怎么搞得花花绿绿的?”胖子伸手拉住我,“莫非刚才在水里抹花了哪个禁婆妹子的彩妆?” 我停下动作看自己的手,指甲周围一片红绿,跟刚从染缸蘸出来似的。不由暗骂胖子又嘴欠,这水底就算有妹子,破鬼地方哪儿买胭脂去,你狗日的送的定情信物么。 “什么玩意儿,”我狠劲儿搓了搓,又瞅瞅胖子,“你手上怎么没有?” “你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4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