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432

宛若浮云 Part.1 花叶抄

可能OOC

本篇是文&椛,虐心有,角色崩坏有,死亡有


花叶抄

 

 

天狗首领大天狗终于下达了处死哨戒天狗犬走椛的命令。罪名是私闯天狗禁地。

天狗禁地,顾名思义,是只针对天狗的禁地。

当年文带着轻蔑的口气向椛解释了这个词的意思。而椛一脸好奇地看着文撇嘴的样子呵呵地冷笑。

但是,现在,椛不在了。

仅仅是因为文口中所说的这个——莫名其妙的禁地。

 

没有人知道一直忠于自己职责的椛为什么会突然闯入天狗的禁地,就连当初称赞椛性格协调性很高的大天狗也没有料到。

根据在场的长老的说法,椛在接受审讯的时候,眼里没有恐惧与愧疚——后者就是长老们决定惩罚她的原因之一。椛看着高高在上的大天狗,带着淡淡的微笑跪坐在那里。即使是听到最终审判的结果,也只是微微低下了头,平静地说,我知道了。

——平静的完全不像是刚刚犯了大罪的人——如果那也是大罪的话。

听到椛被处死的消息,文的心里一片茫然,手中灌了红色墨水的钢笔在文花帖上无意识地划动,听着纸片破碎的声音毫不自知。

写新闻吗?可是这有什么好写的!要我写椛被残忍处死然后让幻想乡的居民们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吗?!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天狗内部那些蠢货们!椛怎么可能会不顾禁令私闯禁地?!椛比任何人都要尽忠职守,哪怕是自己犯了错也会毫不留情地斥责,那样优秀的天狗怎么可能!

不好好调查却匆匆忙忙找个人去替死,这不是蠢货是什么!

文狠狠地将文花帖摔在地上。

 

“当最后那个十三代巫女开宴会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也喜欢喝茶。”在很久以前的妖怪之山上,椛紧挨着文坐了下来,没心没肺地笑着。

文所了解的椛,是个喜欢喝茶的奇怪天狗。

当然,这件事极少有人知道,毕竟天狗有人类一样的喝茶习惯是很少见的事。不过文觉得椛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个习惯。每次看着椛非常认真的端着茶杯抿一小口,揩一下,换个位置再抿一口……文便会有一种那个巫女就坐在自己旁边傻傻地……一种无力感。

“茶有什么好喝吗?如果有那种机会我宁可去喝酒。”

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文,椛笑得很大声,她将茶杯推到文的面前:“你倒是尝尝看?”

文抿了一小口,杯沿上有椛嘴唇的温度……苦味是有一点,香味则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看着文复杂的表情椛一副“你看吧”地摊手表示无奈。

“大家都说喝茶苦中带香,但是真正品出香味的还真没有几个,很大一部分都是别人说茶香,然后下意识地觉得确实很香,这是心里暗示——”椛用食指在杯沿划了一个圈,“真正的爱茶者,才能感受到茶的味道。”

“可是你不是说你只是有喝茶习惯么……”文撇撇嘴。

“我是天狗。”椛看着文的眼神仿佛在看冰湖上的那个笨蛋。

文这才想起,椛是天狗,还是天狗中嗅觉和味觉达到顶峰的年轻的白狼天狗。

“所以,把我和博丽巫女相比什么的,实在是太抬举我了。”

文默然,不过白狼天狗之中也没有人比椛更喜欢喝茶,因此找不到更好的反驳。

爱喝茶的天狗……本身就是稀有的存在。

 

文走到了一处峭壁边上。从这里向下看可以看到下面的一个平台上有一些划痕,文突然发现她已经走到了昔日椛和那个河童下大将棋的地方。虽然椛经常性地把四处乱晃的某鸦天狗抓来当裁判,但用文的话来说,对于完全不懂将棋这门高深学问的她来说,完全是看着她们在浪费时间——尤其是这种耗时的大将棋。虽然天狗的生命相对于人类而言实在长得令人发指,但是用这种消磨时间的方法,文觉得她宁可去找个裙子掀。

“我要报复你!犬走椛!报复你!”每次文想用天狗团扇狠狠拍打椛的头的时候,椛都会举着大刀挡下,然后就是一场没营养的弹幕战,直到双方都累到趴在地上,同时露出一副深思熟虑老婆婆一般的口吻: “文文,你还很年轻,你要走的路还很漫长……”饶是乐天派的文也忍不住气结。

于是,快乐的日子,就在这个地方飞逝。

然后,现在,椛,不在了。

文向那块广阔的空地走去,脑子里一片混乱,偶而溢出来的全部都是犬走椛喝茶时候的笑颜。

 

“射命丸……!”

 

文停住了脚步。声音很耳熟,来自不知何时就在那里的河城荷取。荷取紧紧盯着文的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与愤怒,若仔细看还可以瞥见颊上两道水痕……

文茫然地看着河童,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对自己怒目相向。毕竟自己好像太久没有见到这个技术宅了。久到她有一瞬间忘记了,这个地方也曾经是這個河童喜欢待着的地方。

“你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

对面的河童突然开始咆哮,手中的草叶被捏得粉碎,然后没有等到文的回答,她迅速发动了符卡。

“河童「スピン·ザ·セファリックプレート」!!”

原本只是用来游戏的弹幕此刻被当作炮弹一般朝文攻击过来。文脑海一片空白,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可以轻易躲过的蓝色弹幕在眼前不断放大,不断放大,然后她就什么也听不到了。被击中的她狠狠砸在山壁上,点点殷红洒落石阶,红艳得仿佛椛盾牌上的枫叶。

 

……

 

许久之后,文才站了起来,河童早已不知去向,只有被捏碎的草叶还留在地上,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事。

……离开这里。

文茫然地想着,这个曾经是椛和荷取下将棋的地方,曾经是自己最好的取材之地,曾经是……自己和椛一起玩耍过的地方。

这里有太多回忆,多到让人窒息。

 

“文大人,”一个幼小的天狗恭恭敬敬将花名册递到文的面前,“大天狗大人说,由于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警戒人员,所以请您暂时担任哨戒的任务。”

我看上去像是能看到千里之外的天狗吗。文无力地在心中吐槽,不过风又怎样?千里又怎样,妖怪山已经很久就不需要守卫了,无论是鬼还是仙人,还是当年擅闯妖怪山最后被打回去的巫女和魔法使。

只是,那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文叹了口气,接过了花名册,她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哪怕她是一只活了很久的天狗,却似乎总有怎么也想不起来的事。但是看到米色的封面上歪歪扭扭写着“名前”两个字还是忍不住沉默。

 

“单个看不像字像蜘蛛爬,整页看过去,就像被风刮过的蜘蛛网!”

文是这么毫不留情地这么评价过椛的字。比起天天为了写新闻而练习速记的文来说,椛的“蜘蛛体”显然让文很不满意——与其说是不满意,不如说是恨铁不成钢。

“只要自己看的懂。”椛毫不犹豫地回瞪回去,这个看似老实的天狗可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三天之后你自己也看不懂了!”

“呵呵。”

“呵呵。”

接着又是一阵没营养的弹幕战。

 

文停止了回忆,她发现花名册上的名字一个个仿佛有生命般舞动,呆立了许久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眼睛开始模糊。接着那些铅笔字一个个全部都化成了一句句质问,每一句都是犬走椛犬走椛犬走椛犬走椛犬走椛犬走椛……

文大凄厉地惨叫一声,花名册“啪”地摔在了地上。

这里到处残留着椛的气息,不管是屋子里的摆设,还是摆设上的用具,无一不标志着它们曾经的主人犬走椛居住的习惯,甚至连空气中满满充斥着的都是她的味道,文眼前幻影浮动,椛喝茶的样子一遍又一遍播放着。

文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不顾年幼的天狗恐惧的眼神,文重重推开最后一间屋子,角落中的枫叶盾牌带着少许灰尘躺在那里。盾牌上暗红色的枫叶重重刺痛了文的眼睛。

“为什么它还在这里……为什么它还在这里!……”

文痛苦地抓着衣领。年幼的天狗几乎快被文吓哭了,带着哭腔小声解释:“我……我也不知道,按理来说犬走大人的东西在处死当天就全部烧——”

“闭嘴!!!”

听到死这个字,文瞬间崩溃,她发现自己根本忘不了椛,不管在哪里都有椛的痕迹,每一道痕都是一把剑刃,锋利的一如椛手中的砍刀,在自己的心上越砍越深。

“不是我……不是我的错……不是我!”

文趴在桌上干呕着,大滴泪珠砸在平滑的桌面上溅起一道水花。枫叶盾牌静静躺在那里,仿佛能看到犬走椛在众目睽睽之下,平静地面对大天狗的审问的样子,然后,椛用云淡风轻的漠然口吻说道:

 

——我知道了。

 

“不是我——!!”

文冲出了屋子,喊叫淹没在了黑夜的深沉之中。

 

 

“你知道,禁地里是什么样子吗?”

文坐在石阶上慢慢开口。

“你想干什么。”椛警觉地看着这个经常闯祸嘴上油滑不着调的家伙,瞬间保持了三丈距离。

“我想去维护禁地附近的治安!”文自豪地拍拍胸脯,只是看到椛面無表情的脸,顿时又痿了下去。“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去看看……椛椛我和你说啊~~”文讨好地朝椛走近两步,得到的只是椛手一抬的锋利大刀顶鼻尖。

“好吧……我服了你了呀。”文无奈地揉揉脑袋,掏出了文花帖,照着笔记说道,“我最近总觉得想起了什么事,然后去专门查了一下资料。虽然十几年前的资料大部分都已经被那场地震抹消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能看到一点蛛丝马迹噢”文抬头看了看椛的表情,见并没有什么变化,便继续说下去。

“……这个禁地以前其实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当然也包括天狗。以前那里住着两个神明和一个人类,神明似乎还在被妖怪山的头领侍奉着。而那个人类就更加了不起了,居然可以使用神明的力量,你说这发现是不是很大?”文得意地摇头晃脑朗读她不知从哪盗版来的资料,“虽然资料上没有记录是什么时候的事,但是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几十年前。几十年前我们应该还在这里才对,但是我们却什么也不知道。你说上面那些大人物们瞒着我们偷偷信奉来历不明的神明,这是多刺激的事!”

对于文滔滔不绝,椛只是用冷漠的脸看着她。

文有些小失望,如果是以前的话,椛一定早就好奇地尾巴都竖起来了。文打起精神继续说道:“而那场地震之后,那个人类似乎就死掉了——人类真是一如既往脆弱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总之在那次地震之后,无论是死掉的人类还是活着的神明,都消失了。一点不剩都消失了!然后那个地方就被划为禁地,任何人都不能上去。”

椛依然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沉默到文有些不自在。许久椛才淡淡地开口:“那么,你这是想做什么?”

“嘛……我觉得,既然有这么大的新闻可挖,如果不满足好奇心的话我会生不如死的!”

“呵。”

椛终于开了口,只是却是一副嘲讽般的面孔,“我啊,其实建议你收回这个想法,无法满足好奇心还能活着,要是你去了,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说着,椛看也不看文,径自飞走了。

 

 

——这大概就是始末了。

文不想去回忆,自己违背了椛的警告,在黑夜独自一个人去了禁地的事;文也不想去回忆,在自己触发了禁地警报后,椛突然出现在禁地,一刀背打碎了警报,然后将自己丢去了闻讯赶来的长老们看不到的角落;文甚至不想去回忆,椛在面对大天狗冷酷的诘问时淡然地说“我知道了”的漠然。

文没有被发现,但文已经不想去思考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文唯一知道的是椛不在了,永远不在了!再也没有那个可以和她坐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光了!

文紧紧握着手中小小的胶卷,那是椛最后丢过来的东西。

……禁地的秘密……有多重要?

和椛比呢……

文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我的错……”

 

当天夜里,代理哨戒天狗射命丸文失踪了,连同那面枫叶的盾牌。

 

当天狗们找到文的尸体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在浓密的枫叶林里,遍地的枫叶遮掉了文大半个身子,刺目的红色烧灼着每个人的眼睛。文的脸很安详,标志着鸦天狗身份的黑色羽毛散落一地。

只是那面枫叶盾牌却无故失踪了,天狗们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不过那並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博丽神社的十五代巫女参加了文的葬礼,凭借着她前几代和妖怪山的妖怪们的交情才没有被阻拦。这一代的巫女力量和她的前任十三代巫女相差很远,这是每一个妖怪们的想法。

令人意外的是妖怪贤者居然也派了式神过来,这位美丽的九尾天狐来到葬礼上,与博丽的巫女似乎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沉默。

躺在馆中的鸦天狗睡得很安详,手中紧紧握着她的文花帖。

文花帖上有一点小小的红色,红艳得宛若枫叶。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kaze
若梦境循环往复,愿此生永不入眠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