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23
阅读 508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51)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381-1388】

哎,上铺那个。【1381-1388】


1381.

不过说到底大家也都是公会里的

打个一两回磨合磨合也就习惯了。

所以有时候孙哲平和张佳乐还是挺不放心完美的

毕竟新人团嘛,哪个团去的人都有

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

完美一个人带,多少还是有点吃力。

“这可不行,好歹咱们得给他找个靠谱点的副团长帮着他点。”张佳乐一脸忧国忧民的说

 

1382.

后来孙哲平就跟会长聊天

然后把宿舍里另外俩人调去了五团。

当时会长其实还有点感动

觉得完美带了新团还能这么受照顾

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也算是情深意重了啊……

“毕竟原来是一个团的。”孙哲平淡定的说

“是啊是啊,总不能说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对不对。”张佳乐淡定的说

然后语音里沉默了一下

 

1383.

“……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吧?”孙哲平纳闷的说

“……你领会一下精神。”张佳乐尴尬的说

“……我是男的。”刚进语音的完美尴尬的跟着说。

 

1384.

后来东北大哥和北京的哥们成了嫁妆这事就跟公会里传开了

毕竟,一个团长带着俩副团长,会长都没这待遇。

后来又有很多人感慨

觉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怎么个意思?怎么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东北大哥有点不得要领的问了句

然后张佳乐想了想,从抽屉里拽出张草稿纸

“你等我给你当场演算一下。”张佳乐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说

然后宿舍另外俩人一头雾水

“……几个意思?”北京的哥们好奇的问

“你一会儿能看见祖冲之。”孙哲平淡定的答

 

1385.

后来五分钟之后张佳乐就洋洋洒洒的把观点写好了

已知:

当时东北大哥进入公会。

所带彩礼如下

北京的哥们x1,孙哲平x1,我x1

获得收益:和自己的女朋友一个团。

又已知:

完美调遣五团。

所带彩礼如下

北京的哥们x1,东北大哥x1

获得收益:一个五团。

 

1386.

北京的哥们看着有点晕

东北大哥看着也有点晕

孙哲平光听着也有点晕

“没明白?”张佳乐纳闷的问

其他三个人摇摇头

“你俩人就值一个团呢!说明你俩涨价了啊。”张佳乐看着宿舍另外俩人,一锤定音。

 

1387.

后来这个理论成立了大概一分钟

然后就被其他人推翻了。

孙哲平觉得很不爽

因为他觉得按照这个理论来说,自己属于掉价的

张佳乐觉得很不爽

因为他觉得要是按照孙哲平这个说法,那自己当初也属于掉价的。

东北大哥很不爽

因为他觉得要是按照他俩这个说法,其实北京的哥们也没准是掉价的,只有自己是涨价的。

北京的哥们很不爽

因为他觉得,在这么一堆群魔乱舞的神经病面前。

 

1388.

凭什么当初他么的高数只有自己挂了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3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念》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致。只见那麒麟双目圆瞪,须发毕现,四肢腾云踏雾,口吐熊熊烈火,精神气派,好不威风。 似是对长篇

《他的王》(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30)

《他的王》通贩: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5013548791 第三十章   站在门口的太鼓钟贞宗屏住了呼吸,一路狂奔而来的气喘吁吁像是被掐掉了一般。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呈现的景象令他难以置信。身体在急切地需求着空气,他终于大口地呼吸了起来,头脑里却一阵阵地漫过了空白。 鹤丸国永手里的刀刃正在砍向三日月宗近,鲜血在他的肩膀上染红了一大片,伤口很深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