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86

如果吴邪死了…… 二叔,秀秀

【吴二白】西湖的雨前龙井总是带着一种独特的醇香。
那是吴二白最爱的茶。
在杭州的一家茶馆里,吴家的一个伙计走到了老板身边。
这位老板,就是吴二白。
“我说过,不是有万分紧急的事不要上这儿找我。”吴二白端着一盏茶,慢悠悠地说道。
“二爷,吴小佛爷……走了。”
拿着茶杯盖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旁人无法察觉。
“知道了。你出去吧。”
吴二白话音刚落,伙计就像如获大赦搬跑了出去。
吴二白轻轻吹了吹茶,然后慢慢喝完。
此时的吴二白看上去和平时一点差别都没有,但他的心里,却是带着一份苦涩。
终究还是把吴邪赔了进去。
从他进入这个局开始,他就深刻地明白,这个命局会牺牲太多的人。
然而或许是出自一份私心,他希望吴邪永远不要掺和进来。
即使知道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他
也尽力去保护着吴邪。
平日里他吝啬言语,一本正经,但只有看着吴邪的时候,他才会吴邪笑笑。
如果把这个局比做一盘棋,那么吴二白作为局中人,是一个少有的不被当做棋子使的人。甚至从某些角度来说,他相当于一个下棋的人。
对于“它”,和二十年前西沙那件事,他都有着远远多于其他人的了解。
他爱下棋,但他享受的是下棋的过程,而不是结果。这个局的势力数不胜数,他并不关心最后谁会获胜。
可再怎么步步为营的人,都会有软肋。
在他第一次看到吴邪的时候,那个孩子的笑容就让他有了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在那之前,吴二白一直觉得温暖就是件虚幻的事。
虽然吴邪只是他的侄子并非亲生,但吴二白对这个孩子是打心底喜欢。
只不过多年来工于心计的他习惯掩饰面上的情绪,才会让他人以为,他对谁都是一个样儿。
他想到了那个命局,他知道吴家的宿命不可能到此结束,便想着在暗地里保护这个孩子,能保护一日就是一日。
这一来二去,愣是护了这个侄子二十七年的天真无邪。
在巴乃那次,知道吴邪会出事,吴三省又不在,只好自己带着伙计去救。看见吴邪的时候,吴邪还拖着那两个兄弟,差点就把自己弄死了。
一把火烧了张起灵的故居,吴二白想着留下也是祸害。
最后张起灵来和吴邪道别,那傻乎乎的孩子竟然跟着人家跑上雪山。那张起灵哪是那孩子可以留住的人物,最后还是他派伙计把吴邪带了回来。
他知道自己在吴邪心中素来都是阴沉精明,城府极深的形象,他也清楚自己那些关心也不会被吴邪知道。可这毕竟是他侄子,不管怎样,都没有不疼的道理。
后来该来的还是来了,吴邪终于接触到了这个牺牲了几代人的命局的中心,接收费洛蒙,进行清剿汪家人的计划,在墨脱差点被汪家人弄死。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小邪长大了,由不得我去管了。”
想管,也管不了了。
然而吴二白怎么都不会想到,吴邪会丢了性命。就在那个计划成功之后,吴邪还是把命搭了进去。
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吴家唯一的血脉断了。
对于吴二白来说,他对吴邪的那份关爱,不缘于家族,不缘于使命,仅仅只是因为亲人之间的感情。
其实没有人看到,在他精于算计的外表下,是一位很好的长辈。
对吴邪那份无言的守护,唯一想要的,只是那声“二叔。”
他爱雨前龙井,不仅是因为茶的醇香,也是因为他第一次教吴邪品茶时,那个孩子满足的神色。
眼角略微有些湿润了,用看似随意的抬手的举动拭去。
客人见着问声怎么了,回了句茶水热气熏着了,又变回平时吴二白应有的状态。
谁又知道,比起那个不明着在道上混却颇有威望的二爷,吴二白,其实更想做吴邪的二叔。
像吴三省那样,陪着吴邪玩乐,做一个可以让吴邪亲近而不是敬畏的长辈。
仅此而已。
不过是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而已。
后来该来的还是来了,吴邪终于接触到了这个牺牲了几代人的命局的中心,接收费洛蒙,进行清剿汪家人的计划,在墨脱差点被汪家人弄死。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小邪长大了,由不得我去管了。”
想管,也管不了了。
然而吴二白怎么都不会想到,吴邪会丢了性命。就在那个计划成功之后,吴邪还是把命搭了进去。
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吴家唯一的血脉断了。
对于吴二白来说,他对吴邪的那份关爱,不缘于家族,不缘于使命,仅仅只是因为亲人之间的感情。
其实没有人看到,在他精于算计的外表下,是一位很好的长辈。
对吴邪那份无言的守护,唯一想要的,只是那声“二叔。”
他爱雨前龙井,不仅是因为茶的醇香,也是因为他第一次教吴邪品茶时,那个孩子满足的神色。
眼角略微有些湿润了,用看似随意的抬手的举动拭去。
客人见着问声怎么了,回了句茶水热气熏着了,又变回平时吴二白应有的状态。
谁又知道,比起那个不明着在道上混却颇有威望的二爷,吴二白,其实更想做吴邪的二叔。
像吴三省那样,陪着吴邪玩乐,做一个可以让吴邪亲近而不是敬畏的长辈。
仅此而已。
不过是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而已。
人人都说霍家的女人厉害,可谁又知道,霍秀秀更愿意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可以哭,可以有胆小的时候,可以依靠别人。
只是生活逼她改变了自己。
她闭上眼睛,眼角是湿润的。
那双媚得惊人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这副模样,是绝对不能让道上的人看见的。
明明就很难过,却哭不出来。
或许是习惯了坚强。
“奶奶走了,吴邪哥哥也走了。我又少了一个亲人。你们都走了……”
十年前,霍秀秀送走了霍仙姑,
现在,她又送走了吴邪。
甚至,把原来的那个霍秀秀也彻底埋葬。
换来一个霍家。
霍家唯一的当家。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荒唐可笑。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520
谜の签名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