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2018

﹝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冰×花×夢/格雷(灰)視角

﹝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冰×花×夢/格雷(灰)視角

  就像是還小的時候烏璐跟他說的那個床邊故事,北風與太陽的故事。

  烏璐說,只是一味地加諸冰冷上去是沒有用的,即便他們使用的是冰的造型魔法也是可以給予溫暖的。

  那時候他懵懵懂懂地懂了,就像是烏璐教給他的不只是冰魔法一樣。

  可是,到頭來他們不是還是名帶來冰冷的冰魔導士嗎?


  又不像那個火龍,所以他一直跟他不對盤。


  但也不得不說,雖然只是個不顧旁人往前衝的笨蛋,有時候、真的只是有時候也還算滿有用的。

  他們妖精尾巴的確不能少了那個噴火笨蛋。

  「怎麼啦格雷,你這次怎麼沒跟納茲吵起來衝第一了呢?」

  燦金的髮絲順著她湊近自己的動作輕輕搔過了他的臉龐,帶來的稍微癢意打斷了他原先的思緒。

  是露西。

  霎時在自己眼前極近地放大的露西令他一瞬間緊張到停下了呼吸,淺淺的紅暈悄悄地爬上了面頰,他連忙將視線轉向露西手指所指的方向而不去看露西的臉龐。

  頂著一頭鮮豔的髮色的身影在花叢間竄動,張大了嘴噴著火焰對向底下的花朵們,而在旁邊張著翅膀的貓咪則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留著一頭緋紅色長髮的女生在旁側嗅著花香,身穿著綴滿蕾絲緞帶的華麗澎裙還頂著小洋傘,故作優雅的樣子跟平常盔甲戰服的剛烈樣子格格不入,看來又是什麼奇怪的認知給影響才打扮成這樣的吧!

  比較正常的就只剩下在稍遠處抱著她的艾克希特觀賞花團錦簇的嬌小少女了。

  「也不是每一次都會跟那個白癡吵起來啊,再說冰魔法會對花有害的吧。」

  冰的造型魔法他是再了解不過的,要是凍氣破壞了花朵反而不好了。

  「不會啦,格雷你這麼溫柔絕對不會傷害花的不是嗎?」

  這段話像是水一般,溶進了風傳遞到他的身邊,淋下了溫暖。

  他轉過頭來望向露西臉上過於燦爛的笑容,在這陣笑容裡他瞧見了露西對自己的了解與信任。

  有點太過耀眼了,所以他閉上了眼。

  這就是他所身處的妖精尾巴。


  等再度張開雙眸,眼前什麼也沒有剩下了。

  下著雨的小村落,解散了的妖精尾巴,殘缺了一大塊的心是原先妖精尾巴的位置。

  他一次又一次地做著像這樣懷念的夢,一遍又一遍的從夢裡醒來什麼都沒有了。

  大家也就這麼離開了馬格諾利亞,也包括了他自己,這一走就是好幾個月。

  但是他,還有事情要去做!

  「我會接下那個潛入計畫的,我燃燒起來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喻黄】 雨落下的声音

第二句 (上)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觉得自己的灵魂缓缓飘回身体,眼皮像被人拉扯着。 他猛地睁开眼。 一片白晃晃的光刺进他的瞳孔。 黄少天眯起了眼,头一阵眩晕。 “哪……?”他自言自语道,喉咙里一片干涩,沙哑的声音立刻飘散在空气里。 鼻饲管的缝隙中,病房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挤进了他的鼻孔。 “啊……在……”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难听声音,“咦……额、易燕……。” 黄少天愣了一愣。 医院。两个简单的字,

鬼の传

(3)

好不容易到乱葬,我和师兄就按照师父吩咐的: 将灯笼里的蜡烛吹灭换上鬼蜡,蜡烛上的鬼火能遮掉我们身上的阳气。拿出纸钱用鬼火点燃向前方扔去,乱葬岗有很多鬼,它们无人供养,我们要想从它们嘴里问出东西,必须要用钱贿赂它们。 子时未到,那些鬼不会出现,我和师兄便坐在旁边打坐。 我现在在盛夏时期的乱葬岗打坐,周围阴凉一片。 乱葬岗有无数鬼魂,常年阴气纵横。 三更半夜,我和师兄坐在乱葬岗打坐。 乱葬岗那似乎并未

杂谈

书籍与影视是盛放的器皿,或者包裹利刃的布帛。文字与话语则作为刀柄。 媒介与传播内容的关系在于如此。 可最终人类选择打开它,握紧它,抽尽心头血以冶锋芒。带有召唤的仪式感。 用其锉骨。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