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622

【米英】祖国先生秘书的自述

文/雨说

*恭喜米英圈建成!来篇蛀牙的!(ni

*原是阿米生贺x

*一句话独伊露中,注意防雷。

*傻白甜大法好!

*请您默念这句话三遍再往下看我求您了!!

*

据我的观察,柯克兰先生的一天过的很不好。

首先当我准时走进他的办公室并递上一份文件时,他并没有用平常温和又清朗的声线对我道声早安,而是整个人窝在椅子里,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见我走过来,皱着眉让我给他冲一杯胃药。

“您的胃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吃惊道。成为柯克兰先生的秘书兼保镖这么久以来,我一直不知道这事,“您需要休息么?”

“不用了。”他朝我摆摆手,“每年都这样。”

敢情还是定期发作的?作为保镖,柯克兰先生的身体健康直接影响到我们下面一干人等的饭碗,于是我紧张起来:“您今天的工作可以很快完成,我想您可以去医生那里看看……”

他打断我,咳嗽了两声:“没什么大问题。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我想了想,说:“独立日。不过这可不关咱们的事。”

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柯克兰先生瞬间瞪大了眼睛,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一白再白,就像一张纸一洗再洗。接着他掏出手帕开始猛烈地咳嗽,我感觉他都快把内脏咳出来了。心惊胆战地一咳后,我战战兢兢地看着柯克兰先生面不改色地把沾了血的手帕丢进了垃圾桶。

噢天哪。我想,这何止关我们的事,这关系大了。

 

整个上午我都活在小心翼翼当中。柯克兰先生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包括偶然进门的保洁小妹,因为她的到来不得不使柯克兰先生撑起一个笑容问好。我在一旁冲着第三杯胃药,柯克兰先生的笑容除了那保洁小妹之外论谁都看得出来苍白无力得不像他。不得不说柯克兰先生是标准的英国绅士,他朝她这么一笑后,那保洁小妹迅速红了脸并低下头去。

我在一边叫苦不迭——当然是在心里。我敢保证,明天我办公桌上要审批的信件里一定会多出一封寄给柯克兰先生的告白信——以他现在对任何女性的友好程度来说。即使他并不喜欢有太多女孩子绕着他转。我给柯克兰先生端上胃药,他用比平常低八度的声音道了谢。

接着他说:“怀特,还有什么文件吗?”

我想了想说:“没有了,除了您桌上的这份文件就都没有了。”听柯克兰先生的话我没由得一阵欣喜,他果然要去看医生了吧。于是我自告奋勇地说:“如果您想休息,我可以跟首相先生说一声。”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谢谢。麻烦了。”

“我的职责。”我笑说。

 

“你说亚瑟有胃病?”首相先生坐在长沙发上,喝着英式伯爵茶,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嗤笑了一声并说,“他可没有胃病,你是怎么时候看见平常的他吃药了?”

我有些尴尬:“可今天柯克兰先生喝了好几杯胃药。”

首相先生微笑起来:“你刚成为他的秘书还不太了解,每年的今天亚瑟身体都不太好。看看日历吧小伙子,今天是独立日。”

我奇怪道:“这和柯克兰先生有什么关系呢?”

首相先生端起茶杯并不正直接回答我,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意外。

“我想你还是自己去发现问题的答案比较好,年轻人。”他说,“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都是他的假期,回去告诉我们的英/国先生吧。”

在走出会客厅之后我还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首相先生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而且还竟然直接就准了柯克兰先生的假——要知道柯克兰先生平时的公务能让他从早忙到晚——这不得不使我感到奇怪。走到柯克兰先生的办公室前我正好看到他走了出来。

“柯克兰先生。”我快步走上去,“您好些了吗?”

他笑着点头:“我很好。”接着他似乎是想了想什么,又对我说:

“怀特,你能不能帮我,嗯,买些面粉回来?”说这话时柯克兰先生做了一个隐蔽又可爱的动作——他用手指挠了挠脸侧。

形容我的顶头上司“可爱”或许有些失礼,只不过我感觉此等形容并不为过,毕竟柯克兰先生看起来极其的年轻,还有些娃娃脸,肤色也是受伦敦天气的影响偏白,而且白得有些病态。只不过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对外宣称仅23岁的柯克兰先生其实是存在了成百上千年的大/英/帝/国。我的思绪缥缈了一会儿就恢复正常,我忙不迭地说:“没问题。那些面粉是送到您的住所里吗?”

柯克兰先生点头并且得体地微笑着。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他笑起来异常的温柔,这和平常他表面温和的微笑大不一样。后者是场面上或多或少的敷衍,前者确实真心实意的、从心底漫出来的笑容。

或许今天真的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等到我买好了面粉来到柯克兰先生住所的房门前,我吓到了——倒不如说是震惊。因为柯克兰先生低调的车库里停着一辆张牙舞爪、漆着一整幅星条旗的车。柯克兰先生平常一提到大西洋另一边某个盛产汉堡的国家时反应都很激烈,以至于这切换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开场着实就先把我吓了一大跳,边心想柯克兰先生什么时候还邀请了客人,边摁响了门铃。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我以为是柯克兰先生,刚想开口打招呼,可来人却用极其高声的语调抢先一步:

“你就是沃特吧?欢迎来到亚瑟家!!”

那人打开门时就用高分贝的音量对我打招呼,可我的名字却被这个无礼的陌生人叫错,我不是很高兴。抬头看向那人时被他灿烂的金色头发、灿烂的笑容和英俊得过分的脸狠狠灿烂了一把。

“不,不是沃特。”我边尴尬地边摆手边往后退了些,他着热情劲儿恐怕下一个瞬间就会冲上来抱住我,“我的名字是怀特。”还好他没有真的冲上来。

“那,我们重新介绍一下怎么样?”他朝我伸出手,那笑容像阳光一般让我晃了眼,“你就是沃特吧?我叫做阿尔弗雷德,世界的英雄!你会记住我的!”

我已经无力去纠正这个美国人的发音和……我被叫错的名字,他好像要向全世界彰显他是美国人的事实。想到那辆应该就是眼前这人的车,突然又觉得他这么热情好像也不是很过分,毕竟他是……美国人嘛。

我跟着他进了门之后,不知为何,“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

 

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我捧着柯克兰先生亲手冲泡的红茶——这质感和香味告诉我是大吉岭红茶——端坐在柯克兰先生会客厅的沙发上,并在几分钟后受邀来到了花园里。柯克兰先生的房子很低调,只有花园里一丛丛的玫瑰花提高了这栋静谧小房子的存在感。在我拿来面粉之前,柯克兰先生似乎刚刚浇了一趟花,和那位——热情的,美/国先生一起。

忘了说了,刚刚,就在刚刚,我才知晓了那位热情过头的美国人,其实是远在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利/坚/合/众国。

要说我为什么想的起来,嗯,是我想起了一次召开在伦敦的世界会议,我有幸得以跟随柯克兰先生出席,并头一次见到了这位美/国先生。那时的美/国先生好端端地坐在座位上,十指交叉撑着下巴。不得不说他真的很英俊,特别是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为此便不难理解为什么柯克兰先生一见到他脸颊便有些泛红。

一见到我们的英/国,美/国先生便突然站起来使劲儿挥他的手:

“HEY!亚瑟!Hero我等你好久啦!”

我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要知道柯克兰先生——我现在还是称他为英/国先生——很注重礼节。我忍不住瞅了瞅英/国先生的反应,只见他皱了皱眉毛,不易觉察地笑了笑,红着脸低声说了句什么,接着快步走到美/国先生身边,坐在他身旁的位子时还颇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笨、笨蛋,你喊什么?”英/国先生低声质问。他的脸红透了。

美/国先生笑得一派天真(后来我听说美/国先生仅十九岁),活力四射得让我在一旁目瞪口呆。毕竟美/国作为世界的超大国,我总会先入为主地产生出他是个严肃的人的印象,但现在眼前的一切有些颠覆我的世界观,我有些不能接受,以致产生出了一段时间的时空错乱感。

我正在一旁错乱的时候,英/国先生已经为在场的其他国家分发了文件,重新坐回了美/国先生的身边。美/国先生一直在用他那标准又标志性的笑容面对着英/国先生,而他的手中一直不断出现汉堡——美/国先生还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吃完了它们,途中吸溜着可乐,以致跟英/国先生说话时口齿不清。英/国先生则皱着眉头,不断提醒他看文件,可手上也没做什么阻止的动作。英/国先生在会议开始到现在至少说了三次“BAKA”,我不太知道什么意思。放眼望去,别的国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看过来,主讲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德/国,一旁的意/大利不断地缠着他让他不得不分心;俄/罗斯一直边人畜无害地微笑着边对美/国先生放杀气,别的国家都不太敢靠近他,只有中/国在他身边仍能安然无恙地吃着点心。

令人不可置信的是,美/国先生一直在吃汉堡——天哪他到底有多少汉堡!——边几乎是手舞足蹈地和英/国先生讲话,一个不留神噎住了。见状英/国先生手忙脚乱地给他递可乐,递到一半觉着不对,换了一瓶水给美/国先生灌。美/国先生咳了两下缓了过来,而此时的英/国先生正想拍拍他的脸(看他死了没有?),可还没拍着左手就被美/国先生握住了。我看到英/国先生几乎是恼羞成怒地想抽出手,可到头也没能抽出来。接着美/国先生笑着对他说了一句什么①,英/国先生一下子僵住了。随后揪住了美/国先生的领子。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柯克兰先生对别人大吼大叫,还是红着一张脸,对别人毫无气势地大吼大叫,模样很是……可爱。说真的,美/国先生也这么觉得,因为美/国先生默默地把手搭在了柯克兰先生的腰上,笑得一脸的春光灿烂。而柯克兰先生完全没发现。

 

综上所述,我对美/国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了大致的了解。

美/国先生现在就坐在我对面,又在啃他的汉堡,即使我们从未说过话,他倒是很自来熟:

“听亚瑟说你是他的秘书兼保镖?”他热情洋溢地问着话。

“嗯没错,我是个特工。”我点点头。自我把面粉交给柯克兰先生后就没见到他人,听美/国先生说是去厨房了。说这话的时候这位超级大国满脸的严肃,收起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正经了一回。他还认真地劝我不要试图去看柯克兰先生在弄些什么,以免造成二次伤害。我问美国先生谁是一次伤害,结果美/国先生一脸愁容地说:“厨房。”

“您看起来很担忧?”我试探着问,我今天正好攒了一肚子疑问没法问出来。

“是啊。亚瑟买面粉只能说明他要做司康了。”美/国先生看起来很不好受地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模样,“就算hero我千百次地说过他做的司康超级难吃,但他还是每年都这么做。”美/国先生叹了口气,表情如临大敌。

呃,我对柯克兰先生的厨艺着实没有信心。倒不是说我吃过柯克兰先生做的司康饼,只是一提起这个,从柯克兰先生的朋友(如果算的话)法/国先生到首相先生,表情都无一例外地惊恐,仿佛那东西是生化武器。现在再从美/国先生的口中得到验证,我不禁有些害怕。可我在美/国先生的话中还是抓住了重点:

“每年?您的意思是说每年的今天柯克兰先生都……”

等等。我呆看着美/国先生的脸,突然福至心灵,一天中所有的疑点都完美地衔接起来。

该死我总忘记独立日是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节日,还是……

“聊得愉快吗?”

柯克兰先生突然出现在花园里,带着温和至极甚至可以说是喜悦的笑容望向我们——准确地说是望向坐在我对面的美/国先生。美/国先生自然热情起来,刚才的严肃正经完全消失。

“很好哟☆”美/国先生笑眯眯地。

“你们或许可以尝尝这个,”柯克兰先生把一盘什么东西放在小圆桌上,我瞄了一眼,实在是分辨不出盘子里黑乎乎焦炭状的东西是可入口的食物。我吓得身子一阵发抖。柯克兰先生面带微笑地说着,“——再继续聊天,我不会打扰你们。”

说完柯克兰先生有种想要逃的意思,因为从我这个角度看,我们经常害羞的英/国先生红透了耳根。

“等等亚瑟!”美/国先生先一步叫住了他,英国先生应声回头,“你去哪儿?”

“剪点……剪点花。”英国先生有些结巴地说着,眼神也不自然地瞟着,“不过绝对不是送给……送给你的。”

“我知道。”美/国先生笑着点头,“我想我可以帮点忙。”

“嘁。”英/国先生可能是默许了,在他快步走开的同时美国先生跟了上去,抛下我面对着桌子上满满一盘的司康饼。我认真思索了一下,发现美/国先生那么急着走多半是因为这些东西……噢,这么说看起来他也没那么笨②。可思索完后我苦了脸,是不是这些饼干不能进美/国先生的肚子,我就要解决掉?

 

我们现在可以先不讨论那些司康的归属问题,我们尽可以在一旁舒服地喝着茶,在这个被玫瑰花包围的花园里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

柯克兰先生的这一天估计也没那么坏,即使美/国先生偶然提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之后,柯克兰先生面色极坏地咳出血……也没那么坏。

“这么多年了,亚瑟你还是一提到独立就吐血啊。”

“所以你以为是谁害的?”柯克兰先生怒气冲冲地把手帕甩到了美/国先生的脸上——当然是干净的,柯克兰先生竟然会随身带着手帕(以防吐血?)——边色厉内荏地喊,“臭小子!”

美/国先生也不恼,下一个瞬间突然把不知从哪来的、削了刺的玫瑰乐呵呵地别到了柯克兰先生的耳后,在柯克兰先生还愣着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成功捏了捏柯克兰先生的脸,吃了把使当事人的脸从内红到外的豆腐。柯克兰先生言不成句,你你你你你了个半天你不出后文,一肚子气在看到美/国先生灿烂得足以匹敌盛夏骄阳的笑容时就跑光了,只得捂着半边脸降温,盯着美/国先生的笑容小声地埋怨着。

“Hero觉得玫瑰花和亚瑟很配唷!”美/国先生端详了一下柯克兰先生的脸,然后嗤地大笑。

柯克兰先生睁大了眼睛,明明很开心被这么说但是嘴上还是要逞强:“什么跟什么啊阿尔弗雷德你个八嘎!”

“所以你刚刚被一个八嘎赞美了哦,”美/国先生摘下眼睛擦了擦眼角,也不知道是笑哭的还是感动哭的,“这样你很可爱,不是吗?”

柯克兰先生饶是有多少气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眼睛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晃了一圈,软下气势和语气嗫嚅着说:

“冲你这句话,”柯克兰先生越说越小声,“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

美/国先生牵起柯克兰先生的手,放到脸边时轻轻地说:“如果礼物是你的话,我接受。”

END

 

①这句话是“嘴上说着不愿意关系hero,可身体还是挺诚实嘛”,王耀先生家得到的真传。可适当理解为调戏。后文柯克兰先生的动作也可适当理解为调情。

②说一个美国人笨也不是我的错,毕竟我是……英国人嘛。

 

  • 举报帖子
喜欢 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萌兽成受》

(5)

【005】   夜里张起灵查了下手机,知道明天需要去一个古董拍卖场后便把手机放回原处准备休息。 张起灵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总是平平淡淡不带情绪,却也成了一种魅力。这一双眼睛是别人人称的“慧眼”,目光那一个犀利的,但凡他说是假的瓷器没有不是假的,而他说真的,那就一定是真的。 所以那些古董商场,拍卖场都喜欢聘请他去鉴定或者过过场,绝对能大大提高自己摊位古董的人气。   吴邪依旧不肯睡笼子也不肯睡在客厅,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雨说说说
-APH战米英-全职战叶蓝- 一些图/文-⁄(⁄ ⁄•⁄ω⁄•⁄ ⁄)⁄-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