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19

#赤黑职场养成OL题目并没有什么卵用# 

#OOC预警#

#写着消遣各位随意感受一下#



赤司总监身上的味道是薄荷味,不像寻常男士香水刚硬冷冽,那味道是淡淡的、好像有安抚人心的能力,但如果再靠近一些,就像他现在这个距离,还能感受到鼻尖一股难以察觉的辛辣。


“赤司总监?”黑子轻喊了一声。

“怎么了?”赤司朝黑子的耳垂哈了口气。慵懒的声音,带着调侃的笑意,黑子可能有些迟钝,并没有感觉到这个距离有多危险。他觉得好像有猫尾巴缠上了自己的脖颈,毛茸茸的搔着皮肤,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黑子语塞,身体下意识的贴紧了背后的墙,钴玻璃般的眼睛闪躲着赤司有蛊惑意味的目光。他想赤司总监应该是醉了,刚刚赤司在酒会上被那些人猛灌,一杯又一杯。不过这人竟然也不推辞,红的白的通通下肚,不醉才奇怪。


“总监……”


“别这么生疏嘛,以后可是要好好相处的啊。”


“那赤司君?我先送你回去吧。”黑子敷衍着。赤司比他高了5公分,可这会儿黑子为了避免肢体接触,而刻意屈起了膝盖,保持这样的动作让他小腿发麻。


赤司好像看透他心思一样,一只手按住黑子的肩膀向下压,另一只手则拽住了黑子的手腕朝自己的方向拽。


“呃······”黑子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赤司要做什么,就发觉自己的一只腿就已经滑到了赤司的两条腿间,随后脑袋一重,发心处传来一股细微的痛感,鼻尖的薄荷辛辣愈发明显,赤司脖颈处优雅干净的线条展现在他眼前,往下的弧度隐藏在了打着领带的白衬衫下,一股禁欲的味道,黑子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刻意压抑着。


赤司把整个头的重力都压在黑子脑袋上,还时不时的晃一晃,以让下巴可以更好的碾压对方的头皮。他感受到黑子的颤栗,明明无措却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让他越发觉得有趣。


“黑子是不是觉得我醉了?”

“不,总监····赤司君你没醉。”黑子顶着一张扑克脸,内心却狰狞的想朝赤司那张脸上揍一拳。没醉没醉没醉才怪!能体谅一下一天疲惫工作后还要陪上司发酒疯的下属吗,能体谅一下他颤抖的小腿和内心?人与人之间爱呢?平等呢?上层阶级都是吸血鬼!吸血鬼!


“说谎,我醉了。”


嘿,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黑子凭借着自己在赤司手下摸爬打滚几年的经验立马改口,


“对,赤司君醉了。”

“你怎么看出来我醉了?”

“赤司君说醉,就是醉。”黑子面无表情的拍马屁,都快到了无赖的地步。


“那我说明天你不用干了,收拾东西走人吧。”赤司用下巴蹭了蹭黑子柔软的发丝,虽说头盖骨咯着他下巴不舒服,但一想到对方也不怎么好受他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黑子停顿了几秒,立即下定论这人是真醉了,醉的不要不要的说胡话。


“总监,我先送您回去。”


“回去?回哪儿去?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吗?”


“不知道,您给我指一下路。”


“不告诉你。”赤司说着,微微抬起了头,双手像抱小孩一样掐着黑子腋下往上托了托,让黑子终于伸直了腿。


黑子:“······”


僵硬的膝盖突然间伸直又发出了酸痛的感觉,先不说身体上,黑子在心理上被自家上司打击的好像玻璃渣子一样。身为一个男子汉被同龄人像摆弄布娃娃一样对待,黑子保证,下次赤司再这么对他,他就······试着反抗一下下······


 赤司的下巴从他的头顶转移到了他的肩上,赤红色的发丝不是很柔软,蹭着他的脸颊痒痒的还带着轻微的刺痛感,对方修长的双臂则慢慢环上了黑子的腰部。


黑子终于有了危险感,可为时过晚,赤司的手已经开始隔着衬衫在他腰部与小腹间摸索,只要再往下一些就是黑子难以启齿的地方。



“线条不错。”薄薄肌肉摸起来不会太软也不会太刚硬,浅浅的轮廓非常有美少年的感觉,纤细又不失男子汉气概,并且主人稚嫩的反应也很合赤司胃口。


这种言论就不要一本正经的发表了吧!黑子咬牙切齿,配合常年的面瘫,表情显的非常微妙,好像吞了一百只苍蝇一样,吐出来恶心,咽下去更恶心。



“你有磨牙的习惯吗?”


“没有。”


“那你这是要生吞了我?”


我只是生吞了只苍蝇。黑子心想。


“没有。”


赤司显然不相信黑子的话,不过还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哼,给我唱首歌。”


黑子:“······”


这人今天是怎么了?就算喝醉了也不能这么OOC吧?唱歌唱歌给你唱个劳动人民要翻身。


“不唱扣你工资。”赤司冷冷地说,完全没有滥用职权的负罪感。

黑子也是被欺压惯的,心底又一次骂了赤司吸血鬼后连想都不想张口就来,“ABCDEFG HIGKL...”


“明天去财务科把你这个月工资结了。”


黑子听到自己牙齿间摩擦发出的涩涩的声音,牙根恨着痒痒,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我不会唱歌。”


赤司听被欺负到不行的小动物终于发出了反抗,笑了笑,却没有发出声音,一副满足的模样,只可惜黑子看不到,“童谣也可以。”


“哦。”黑子这次思考了一下,轻咳了两下才再次开口,“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天空中,万里无云多明净,如同彩霞如白云,芳香扑鼻多美丽······”①


黑子唱地认真,清澈的声线好像泉水一般静静流淌,舒缓的节奏带着男生特有的低沉听起来好像摇篮曲一样哄着人发困。


简短的儿歌他反复唱了两遍,一开始那人还不老实的骚扰他,到第二遍的时候就没了动作,只有淡淡的呼吸,安静的像惹人喜爱的小孩子。


“总监?赤司总监?”黑子轻喊了两声,对方并没有回应。


睡着了吗?他下意识的偏头想看看对方的动静,嘴里的名字还没念出声,微启的唇已经轻轻擦过了赤司的耳廓。黑子一抖,僵持着这姿势半天没有反应,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的。


赤司的半张脸在黑暗中,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黑子不敢打扰,刚要把脸扭过去,兀地,赤司幽幽开口,就好像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样,说道:“我可能醉了,麻烦你送我回家吧。”


“啊?”黑子被这极度清醒的声音弄的一愣,后又忙不迭地点点头,“好,我送你回去。”



一辆车从附近的道路上驶来,车灯的光线从侧面穿插进来照到赤司的脸上,黑子看到那双微睁的眼眸中带着一片清明,看不出任何感情、感受不到任何欲望,留给他的感受只有空荡荡三个字。汽车快速驶过,光线抽离,赤司的侧脸再次陷入阴影中。眼前刚刚的就好像是昙花一现,连真实度都值得怀疑。


这一夜,黑子哲也觉得莫名其妙的有很多,觉得改变了的,也很多。




*



第二天一早,整个部门的人都晕晕沉沉的,昨天大家除了黑子因为存在感低躲过一劫外都互相灌了不少酒,吵吵闹闹到凌晨才散,一大早又要去上班,每个人眼底都挂着一层厚厚的眼袋,而黑子的眼袋则是托耍酒疯的上司造成的。

“早。”赤司今天来的晚了些,员工都到的差不多了才拎着快餐袋推开门。相比其他人的狼狈,赤司部长简直就是光鲜亮丽的贵公子,明明昨天也喝了不少,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是大。


“赤司总监早!”

赤司面色如常地和下属们打招呼,当然也包括黑子,自然地就像昨晚上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概是醉得太厉害,忘记了吧。黑子想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心情中参杂着的小小失望。


“哦,对了。”赤司正要踏入他的办公室,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退了一步转身走向黑子在角落处的办公桌。


一杯奶昔出现在黑子的桌角,黑子抬起头,对上的是在外人看来非常有亲和力、非常体谅下属的眼神,但黑子却分明读出了戏弄的味道。


赤司勾起唇角,展开一个完美的微笑,“非常感谢昨晚的照顾,谢谢款待···?”


黑子:“······吸血鬼。”



tbc…


①日本童谣《樱花》,中文翻译版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萌兽成受》

(3)

【003】 张起灵不喜欢与人靠近,也极少接触小动物,但对着怀里这只小家伙总会不自觉的放缓表情。   他可以对任何人冷漠无情,那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但对于动物却并不需要如此,因为它们思想单纯,不会有任何心机,你也不需揣摩它的心思。   张起灵的顺毛的力度已经把握的很好,吴邪被揉的很舒服,时不时埋头在张起灵怀里蹭蹭蹭。 晨早的阳光格外暖和舒服,张起灵抱着怀里的小狗走到阳台上坐下,阳光洒照在两人身上,晒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七个里
这里七里里里里里…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