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250

【仙六】【嬴洛】不在东墙 (27)

》》

洛埋名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好人是无法凌驾于苍生之上操纵大局的,因为最后真正决定胜负的,往往是那些为人所不齿的卑鄙手段。他对所谓的大义嗤之以鼻,更不在乎什么守护九泉的职责,一切所求,都只是为了解除血缚而已,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牺牲再多性命也无关痛痒。

而嬴旭危不一样。

他执着,他隐忍,他心怀大义,他知晓权衡。他牺牲一部分人的性命,为的是有更多人能安然无事,每一步计划都滴水不露,努力把损失降到最小。他肩负的责任太重,心中的顾忌也太多,在情义两难间走得如履薄冰却还义无反顾。

嬴旭危不知舍弃,不懂放下,没关系,他会帮他。

这个阵法他已经很久没有开启过了,上一次兴师动众的使用,还是为了昭言修改记忆。洛埋名自己也不曾想过,第二次出手,却是为了嬴旭危。

漆黑的符文活了一般纠缠轮转,将那个白发男人牢牢锁在阵中,洛埋名俯身抱着他,目光平静而深刻。

“你要抹去我的记忆?”嬴旭危直到此刻依旧很镇定,口吻冷定。

洛埋名伸手抚过这张略显苍白的脸,笑得眉眼微弯:“当然不是,只是修改罢了。将多余的,错误的地方抹平矫正,对大局,不会有任何影响。”

嬴旭危沉默片刻,仿佛是有些讥讽的笑了,冷漠的口吻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我还不知道洛公子是如此顾全大局的人。”

洛埋名听他这么说,仍是笑:“我不是顾全大局,我只是顾全你。”

嬴旭危一直漠然的神色终于露出一丝破绽,冻结的情绪起了波澜。洛埋名在那一瞬间彻底启动法阵,趁虚而入,看着那个人挣扎着反抗法阵吞噬记忆的力量却只能以失败告终——这是操控记忆的阵法,如果受术者心如止水不动如山,任他有通天手腕也是徒劳,然而这个男人,这个本该毫无破绽的衡道众领袖,还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心有所动。

幽暗的雾气起伏如浪,一幕幕回忆潮水般涌来,乍一看去,居然也曾算得上花前月下一晌贪欢。

就着嬴旭危的记忆,他清楚的看见他们初见时的那一幕,那个人就那么直截了当的揭下他的面纱,于是开始了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洛埋名轻声笑了,指尖蕴起金色的光芒,向着那一幕毫无留恋的伸出手。

手腕却被一把扣住了。

洛埋名有些愕然的转头。嬴旭危一手拭去唇角溢出的血迹,一手死死的扣住他的手腕不放,冷静的目光里暗含猛兽般的凶狠:“你敢。”

“恩,我敢。”洛埋名知道他强行动用内息冲破药性,不过是强弩之末,手中折扇一展,将他震开。嬴旭危到底是被糟糕的身体拖累了行动,刚才那一拽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在这样庞大压抑的阵法里,毫无还手之力。

他咳出一口血,闭上眼,苍白的雾气不知从何处弥散开来。

洛埋名惊觉他在强行催动雾魂之力时,整个阵法的运转已经被迫变得缓慢。

“为了不让我继续下去,甚至不惜动用雾魂。”洛埋名终究还是收回手,看着他,“你以为,你的身体还能承受多少反噬?”

嬴旭危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无声的目光里有一种让他都觉得想要退让的凛冽。

洛埋名笑出了声:“那就只有,抱歉了。”

一片黑与白的交错中,金光乍起,热海之力蓦地冲破遏制法阵的雾魂之力,这一次嬴旭危再也抵挡不住,重重倒了下去,却犹自不死心的抓住洛埋名的袖口,牙关紧咬咽下喉头间的鲜血。

洛埋名不去看他,微微抬起下颌,笑得风轻云淡。

指尖重新亮起金光,他并指如刀,没有丝毫犹疑的在那些记忆上一抹而过。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名字,是在三年前,那封信上说,我会和一个叫洛埋名的人结盟,定下诛杀柷敔的计划。我很好奇,这个洛埋名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手段。直到三年后,那个晚上,我看见了你。”

嬴旭危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在反抗下去了,突然低声开口,絮絮的说起很早的事情。记忆里他不是那么一个喜欢多话,剖白内心的人。事实上,无论他再说些什么,洛埋名都知道,自己绝不会收手。

他按捺下翻涌的气血,抬手抹去又一段记忆。

洛埋名想,原来再怎么舍不得,最后也总是要舍得的。一朵花开的时候就该想到凋谢的那一天,一段缘起,便有缘灭。

“你那个时候是女装,好看,也觉得古怪。但我只觉得棋逢对手,你是男是女都无需介意。再后来……”嬴旭危平静而冷漠的述说着,明明应该是温情的话语,他也没有丝毫起伏,像是在讲起别人的故事,只是目光一点点黯淡,血丝溢出唇角,手上渐渐脱力。他当然说不下去了,他已经没办法说下去了,洛埋名已经一寸寸的抹去了他们之间为数不多的记忆,然后将修改得了无痕迹。

一切宛如昙花开了又谢,谁也不曾来过。

只余下那些客套与谋算,干脆利落,生硬疏离。

最后一笔写罢,金色的符文乍分又合,缓缓散去,漆黑的法阵渐渐平息下来。洛埋名原地站了片刻,踉跄一步栽倒在地,嬴旭危就倒在他的身边,唇角带血。他转头看着这个男人,抬手擦去他唇边的血迹,手指抚过那雪白的长发,眼底带笑:“我会替你记住的。”

他说着,掰开了嬴旭危拉着自己衣袖的手。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极乐净土》(三日鹤,三条家/伊达组亲情向)

(32)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4671964628 微博链接 ← 戳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姓南名宫
谜の签名栏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