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01

【仙六】【嬴洛】不在东墙 (25)

》》

嬴旭危觉得自己大概还是到的晚了,错过了一场热闹。

诚然,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不过洛埋名的热闹,他还是很乐意凑一凑的。其实这些都是后话了,得到老二从天晴之海传来的消息立刻赶过来时,他并没有时间想上这么许多。

他一早猜到禹族觊觎热海会有所动作,也清楚以洛埋名的手段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但某些时候,明白清楚与放不放心得下往往是两码事。

很远处他便依稀感觉到两股力量的对峙,手腕上的雾魂钥环明灭不定,显然是柷敔出手了。洛家老宅的方向隐隐传来金色的光芒,隔着夜色和雨幕远远看去,是难得的嚣张与霸道。

不过等他赶到时,这场兔起鹘落的对决已经结束,只余下双方对峙于庭院中。

洛埋名还是彬彬有礼的做派,不过想来禹族并不会买账。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一直紧握的拳头松开了些,那个人依旧是红衣执扇,微笑而从容。他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到来,转过头,轻描淡写又暗藏玄机的哦了一声,笑得玩味,说:“又有买家来了。”

嬴旭危想起他曾经自嘲是商贾出身,这般措辞倒也不奇怪,看着他那副客套疏离的态度,也不点破,同样的作出漠然而戒备的姿态。

大约会有一场好戏。

洛埋名天生一副好皮囊,连带着演技也不差,客套起来,几乎真让他觉得自己与他不过是点头之交一面之缘。只是嬴旭危清楚的记得他们之间的种种,也许烂熟于心的心法秘术会有忘却的一点,但那些,一定不会忘记。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谈不上什么演技,只是冷漠惯了,靠着面瘫的表情生生的掩去许多情绪,居然也就有了不动如山的气度。他顺着他的语气,轻描淡写的介绍了一句:“这位就是禹族的君上柷敔,血缚泉眼雾魂之人。”从柷敔的神色间倒看不出什么,不过看溯漩的样子,大约是在洛埋名手下吃了暗亏。

她们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那头洛埋名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请他们进屋一叙,这场景颇有几分当初他们初见的味道,只是那时他们没隔了那么远,那人身上还是一身女子的装束。

茶还是那时的金坛雀舌,味道也还是那般的清雅。端起茶盏的时候,嬴旭危借着余光看了眼洛埋名,他坐在主座上,看起来漫不经心——显然,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定位,热海在手,奇货可居,当然要做出一派安然。

柷敔自然是不会动那杯茶水的,这只神兽也有自己的防备。

所幸溯漩在场,这种不动声色的沉默很快就被打破。嬴旭危看着她很有几分嚣张的让洛埋名交出钥环,目光自那个青年身上扫过。

洛埋名自然不会在意这般的出言不逊,只淡淡的抛出一句待价而沽。

仿佛真是把这当成交易一般。

嬴旭危品着茶,觉得这味道确实是比老三每日端来的药要好上许多,仔细品品,又觉得与上次有极细微的差别。只是他不精于茶道,一时间也说不上。

柷敔三言两语的点破血缚之事,显然大大触了洛埋名的霉头,嬴旭危听着,终是按捺下不曾说些什么。此时到底不是他该开口的时候。

洛埋名低声笑了起来——柷敔在场,嬴旭危知道自己一旦动用雾魂之力必会被察觉,于是只徐徐放下手中的茶盏——好在他那个名为藏锋的护卫上前,及时安抚。阴戾的情绪沉淀下去后,他依旧是那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

嬴旭危看着他抬头又是一笑,问起柷敔与九泉的联系。柷敔倒是毫不遮掩,径直了当的说出了雾魂钥环乃是鲲鹏鳞片所制之事,连带着还道出了与神农九泉的渊源。嬴旭危不知道他追问这些是为了什么,但既然洛埋名会问,便不会是无的放矢。

洛埋名听罢,竟也全盘托出了自己被血缚一事。

这倒是让嬴旭危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那一瞬间的事,转念间,他已经猜到了个大概,面上却仍是淡淡的,一派冷漠的听着他们的交谈。

果然,洛埋名抛出了问题:“君上机能一眼识破,想必也知晓解除血缚之法?”

柷敔随即转向他:“嬴旭危有。”

“……”

嬴旭危板起脸,他感觉到洛埋名正看向自己,仿佛很有些愠色的样子。

以一句“这是我身为泉眼守护的职责”挡下溯漩的冷嘲热讽,洛埋名终于出声质问——任谁都能听出话中的不满:“看来嬴统领确是知晓解法,那为何之前登门求取热海之时,不愿给我肯定的答复?”

嬴旭危心想他倒是会演,那自己只管着配合好便是,当下也就一本正经的开口:“泉眼关乎六界,我自是要详加考虑。”

无意间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他便明白了那人接下来的意图,索性拉着柷敔一起躺枪:“之前你我约定十五日后再详谈,若非阁下擅自宣扬‘热海’引来禹族,今日便该有结果。”这话也不算是胡说八道,虽然没有约定准确的期限,但他这次来,也确实带上了被复原的解术之法。

洛埋名哼笑一声:“那倒是我鲁莽了。”

嬴旭危注意到他身后的藏锋扭头看向一边,一副“你们两个接着演”的表情。

洛埋名倒是对这场戏乐在其中,自顾自的走到中间,慢条斯理的分析起两边的情况,最后似笑非笑的转身看着他,半真半假的开口:“若是君上与我一同动用九泉之力,不知嬴统领如何应对?”

嬴旭危在心底叹了口气,只觉得洛埋名果然也是看着斯文,偶尔也有刁钻的时候,三言两语就能堵得人无话可说。

本着你开心就好的中心思想,嬴旭危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冷冷发话:“热海尚且不说,时间之流若被扰乱以致脱序,整个时空都将随之湮灭。”

他注意到柷敔的目光无声的偏向了洛埋名,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多说下去。

洛埋名显然很满意他这番说辞,口中却道:“我已是永囚于此,若不能解除血缚,时空崩毁于我反倒是解脱。”说着,他转而看向柷敔,语气暗含蛊惑,“想必君上也无意于此事上纠葛太久吧?”

柷敔显然是被这邀请的暗示说得心动,看向他时语气暗含威胁。

嬴旭危听着她的话,装模作样的低头沉思好一会儿,才勉为其难的表示热海钥环由衡道众保管,至于她是否能接触要视情况而定。

看起来如此大的让步柷敔当然不会拒绝。

他站起身,看着洛埋名,沉声开口:“血缚泉眼,乃是强行违逆天理,唯有以亲族之血催动秘法方可解除。”

有些事情迟早都要告诉他,现在说白了也好。

他注意到洛埋名的目光微微变了,如果他没记错,跟随着祈的那群人中,那个女扮男装的洛昭言确与他有血缘瓜葛。他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研究解除血缚的秘术,便是想找到更好的解决之法,却终是无果。

“详细的秘术都记载于此,你可自取。”嬴旭危将一卷皮纸放在桌上。

他看着洛埋名从他身边走过,摊开皮纸,一目十行的扫过上面的内容。嬴旭危注意到他无声的握紧了扇子,骨节隐隐泛白。

然而这个时候,他并不能及时的握住那只手。

“嬴统领以为,这个秘术有几分可行?”良久,洛埋名终于开口。

嬴旭危错开目光,漠然道:“是否可行,如何进行,都只看洛公子的心意。”

他以为洛埋名会再问些什么,然而那个人终究只是收起皮纸,抿出一个寡淡的笑容:“如此,有劳嬴统领费心了。”说罢,他抬眼看了眼外面的夜色,再次开口,“夜已深了,在下也就不多留三位了,请便。”

送客的意思如此明显,嬴旭危也不再说什么,干脆的走出门口。

“喂,你还没说什么时候……”

溯漩意欲再争辩两句,终是被柷敔以目光无声的阻止,有些不甘的跟在自家君上的身后。

洛埋名好歹没有失了最后的待客之道,送他们走出花厅,平静的补充了一句:“血缚成功解除之日,在下会亲自将钥环交予嬴统领。希望我们能,各得所愿。”他看着嬴旭危的眼睛说出最后那四个字,然后从容的转身,先行离去。

嬴旭危从他的背影收回目光,转向柷敔——雾魂被血缚是他身为守护的失职,现在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有人再动热海。

更不会允许有人动洛埋名。

一番舌战之后依旧是谁都说服不了谁,事实上天晴之海之事早就无法再靠谈判解决。一切都如信上所说,按部就班,不可更改的进行着。

显然是他的质问让柷敔大为不满,三言两语后,柷敔便带着溯漩乘着水泡离开了洛家。

嬴旭危看着自己最大的敌人彻底离去,在庭院内驻足片刻后,没有招来飞行器返回驭界枢,而是转身走进了里屋。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啦啦啦

(1)

C919御风首飞,以时光铭刻你的飞行梦 2017年5月5日14时, 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喷气式大型客机C919在浦东机场的第四跑道扶摇而上, 以79分钟的蓝天翱翔并成功降落的事实宣告着C919首飞的圆满成功! 这承载着国人殷切期盼的一飞冲天,在我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抹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它是飞机从一个无形设想到图纸演示、实物制作再到飞行成功的新型号诞生的里程碑。 C919都是由我国自主设计完成,一

【给我来一杯冬天】同人小说

(13)

【父母发现我们的事情,怎么办?】  相信大家都有搭乘过摩托车的经验吧,方便又快捷!关键在堵路的时候,这是最快的交通工具,晴天鹿坐在师傅后面,而萌尤克坐在最后面,三个人像三明治一样夹坐在一起开始上山。(*゚▽゚*) “妈呀!我的天啊!”萌尤克看着师傅在车子之间穿梭,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却看到摩托车在左摇右摆的行驶在小车与小车之间,你的手臂仿佛要碰到车反光镜,但又瞬间错过它

最佳搭档

卷一(1)

卷一:石破天惊(1) 从底往上,架子六层,满目玉石。在一米多的高度上,摆的是花瓶件,正好与正常人的视线相齐平,色艳,好看,可惜玉的种头不纯。其他高度上的则品相一般,甚至只是粗糙的毛料,但保不准一刀切下会开出宝玉。 中国西南一带的赌石市场规模最为成熟,我走进的这一家位于广西南宁。堂内空无一人,货架上的东西已经一个一个检查过了,我想要的东西并不在其中。之后我在铺子里足足绕了三圈,也没找到掌柜。光天化日

姓南名宫
谜の签名栏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