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21
阅读 582

The game is over



cp:阿尔弗雷德X亚瑟

        有娘塔出没


-----------------------------正文开始-------------------------------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阴暗逼仄的boss间。

 

当布满骷髅的可怖铁门缓缓打开扬起一阵灰尘之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细小的尘埃阻挡了视线、眯在了眼睛里,火辣辣的疼痛,却没有一个人敢眨动一下。

 

寂静与恐惧卷席着黑暗扑面而来,如流水一般滔天覆盖。打头阵的路德小心翼翼地踏出了脚,鞋面的碰撞声被粗糙的墙壁狠狠弹回,伴着躁动的心脏在耳畔炸响。

 

我死死盯住路德的身影,紧张感几乎使我动弹不得。

 

然而我们等了许久也未见有任何动静,前方就像是永恒的寂静一般吞噬了一切声响。

 

我吞了吞口水,轻轻叫了一声路德,他突然抬起手而后又放下,转过来对我们摇了摇头。

 

全身的戒备在那一刹那全部卸下,但同时巨大的失望从心底涌上将我们包围。

 

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才打通的副本啊,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居然告诉我这里没有boss?!然而这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是这个世界出现了bug吗?

 

一切疑问集中在脑海无法解释,我瞧了瞧其他人,也在同伴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疑惑。

 

不论如何,这一场恶战是不可能会发生了。我有些失望地放下魔法书,跟着路德走进了房间。

 

我燃起一团火焰向墙上各个方位袭去,本来乱窜的火团瞬间沿着轨迹纷纷窜上火把泛起了蓝色的火光。幽幽蓝焰照亮了本来黑暗的房间,却更添了一丝诡异,跳跃的火光照射着墙边成堆的骷髅,即使BOSS间一般都是如此恶趣味但看了还是令人浑身打个冷颤。

 

在所有光线聚集的地方,我看到那个平台上躺着一个金发男子,这一发现使我们稍稍戒备起来,谁知道他是不是BOSS伪装呢?只见路德握着武器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顿了顿依旧未见那男子有任何动静,于是俯身探了探他的鼻息,直起身来对我们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好吧且先不论为什么这个房间里没有BOSS……这个人难道一直都睡在这里吗?这到底发生过什么?

 

“不过能避免一场恶战真的是很好呢,是不是啊罗莎?”正疑惑着,身后软糯糯的声音突然响起,惊地我一颤,微微转过头去看着安娜满面笑意却又寒冷的面颊,我有些不寒而栗:“啊……是……是呢。”

 

不,谁都能看得出来她此刻想要杀了我的冲动。

 

这个副本本来他们无意挑战,都是我的固执才勉强拉着他们来到这里。因为这是曾经亚瑟·柯克兰来过的地方。

 

亚瑟·柯克兰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被人们口口相传的一代顶尖魔法师,他行走于黑暗携光明而去,打通了许多人从未敢尝试过的副本,他所在的队伍也无一例外都是实力高强的高手。

 

我所憧憬的是亚瑟·柯克兰这个人。我的梦想就是走过他所有走过的路,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法师。

 

这个副本的难度系数很高,除了亚瑟以外再无人来过,而我硬拉着他们勉勉强强打到了BOSS间,却没有那最令人期待与振奋的挑战,这难免不让人感到失望。

 

我随意在房间里到处转了转,也没有看到任何可以搜刮的珠宝,除了那墙角延绵不断的枯骨,也唯有细碎的粉尘覆盖飘散。我摸着墙壁而走,却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坑洼,回过头来擦干净了灰尘细看,却发现那上面刻着的是用难看的字体组成的单词,这个单词是我无法忘却的名字,记忆深处的崇拜——亚瑟·柯克兰。

 

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他的名字,或许是他只是做一个“到此一游”的标志?不对,据我所知他还不是那么无聊的人。

 

这个聚集了许许多多的疑团的房间实在是诡异,我不免开始有些担心。

 

我回过头来走到了那个沉睡中的男子身边,细细观察了一下他的服饰,那牛仔风格的衣服与别在腰上的枪套,无一不在显示着他的枪手职业。我透过他那层薄薄的镜片看着那似乎并不安分甚至有些眨动的眼皮,莫名地从心底生出一种想要看看他的眼睛的冲动。

 

为这种奇怪的想法而感到吃惊,我猛地直起身来想要将这个奇怪的念头从脑中甩去。

 

安娜走到我的身边低下头来看了一会儿,道:“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能留着这个人。”

 

这个人还不知是敌是友,有一些防备总是好的,只是这种残忍的想法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了。

 

虽然我不得不认同。

 

“好吧好吧。”我叹了口气,“那么还是如往常一样,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正好我顺便连这个房间也炸了好了。”以泄我心中的愤慨。

 

他们点了点头都走到了门外去。我拿出魔法书站在他的身边,看了看他不安稳的睡容心下也不免有些愧疚,但也只是默念一句“抱歉了”,便做出架势,口中开始吟唱。

 

火的精灵集结于我的手下化作炙热的炎,随着缠绕于周身的咒语不断吸噬着空间所有的能量渐渐强大。

 

随着光的不断闪烁,我在一层苍白之中突然看到了一抹蓝,那是我的魔法中从未出现过的色彩,此刻却在我的手下显现,深深印入我的眼。

 

那一刻我甚至忘记了吟唱,然而中断吟唱的后果就是魔力损耗,一切归回为原位。

 

我呆愣了很久才突然反应过来,匆匆收回视线停止了这并不礼貌的盯视,再次转过头去时却发现那抹蓝其实是那男子的眼睛,不含任何瑕疵,美得令人窒息。

 

我,罗莎,从来没有在任务中犯过任何错误,此刻,就被这样吸引住了。

 

 

 

----------------------

 

 

 

“所以说……罗莎这都是你的错啊,我们为什么要带回来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且还要提供他吃穿住行?”

 

“行了,这也是出于仁义,毕竟他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我总不能放着他不管是吧。”

 

我看了看他在桌上的狼吞虎咽,叹了口气。

 

那天我也的确不知为何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将他带了出来并且乞求队友们收留一下他。其实我也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但有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读不懂自己的心思。我想那一会儿恐怕自己是被迷惑住了吧。被他的眼睛。

 

那的确是我从未见过的清澈的眼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似乎眼中闪现过了一丝参杂着疑惑的喜悦。

 

本以为能从他口中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结果他倒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最终我们也只能让他留在这里了,毕竟帮人帮到底,这点道理大家还是懂的。

 

我看了看他的装备,这些若是在从前恐怕算得上是极品吧,可惜了在各种行业发达的现在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带着他来到了经常光顾的装备店,说是店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爱清净的人为了打发闲余的时间罢了,否则也不会开在这样一个偏僻的角落,除了我们以外几乎无人光顾。

 

我来到店主面前敲了敲柜台,王耀正抽着烟斗半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被我这样一打扰有些不耐烦地睁开了眼睛瞥了我一眼随即又闭上:“没看见我在休息吗阿鲁。”

 

“这次有个新人,我想为他重新置办一下装备。”我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悠闲,直接开门见山。

 

“哦?”他这下倒像是来了兴趣,坐起身来。当看到站在我身边的人的第一眼时竟猛地站起了身。

 

我被他吓了一跳,却见他目光中透露着惊讶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沉默了许久,王耀才终于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轻叹道:“你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们两个认识?”我好奇地问道,但从他的话语中这一疑问其实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了。

 

但王耀还是又似是非是地轻叹了一口:“啊……谁知道呢。”

 

所以说我才讨厌这些上了年纪爱故弄玄虚的人。

 

“那里有一箱装备,当做免费送你们好了阿鲁,你可以在这里试一试。”

 

“啊……这样总还是不好……”我本还想客套客套,而他竟然就这么直接抓起了手枪举了起来。我慌忙想要扑上前去夺过手枪,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枪声一响,一阵疾风从而边刮过。我惊恐地转过了头,却见子弹正中靶心,但要知道这一切只发生在那么一瞬!他甚至几乎没有瞄准的时间!

 

“天哪!你的枪技几乎可以和那个阿尔弗雷德相媲美!”

 

我激动地大喊着,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却没有见到一边的王耀黯淡下来的眼眸。

 

“……阿尔弗雷德?”他疑惑地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我。我也不知怎么和他解释,因为总不能在这里给他讲述一个冗长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就是一个混小子阿鲁,你和他一样。”王耀的话总是那么不中听,至少他对我所崇拜的人的评价永远都是那么的低。不过他的伶牙俐齿也是我所畏惧的,于是只是瞪了他一眼便不想与他争辩。

 

“对了,既然现在你连你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就先叫你阿尔弗雷德吧。”我建议道,却听王耀轻声长叹一口气,便再没了声音。

 

在离开的时候,阿尔对我说:“这里感觉好熟悉。”

 

“那以后就多来吧,有助于恢复记忆。”

 

 

-----------------------------

 

 

事后同伴们都开始赞扬我当初幸好将阿尔弗雷德带了回来,他的实力之高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凭借他那超乎其神绝佳的枪技,我们的队伍声名鹊起,不仅多了许多委托,甚至过了很多当初想都不敢想的S级副本。

 

只是当夜幕降临时,透过玻璃窗,我常常能看见他独自一人躺在洒满银光的草地上。那时候,我总觉得他不属于我们,不属于这儿。 

他在阴暗的迷宫中将我护在身后,在逃出生天时对着我们自豪的笑容,认真的时候那坚定而又严肃的眼眸。这一切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哦,不,我才不在意这些。

 

不知为何,开始变得越发抵触陪他去王耀那里,稍稍地有些私心不想让他记起从前的事情。我有种预感,若是他想起了从前的一切,他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

 

我不想让他离开。

 

偶尔在对话的时候他会盯着我的眼睛突然沉默起来。我挥了挥手打断他在发呆中的思绪,问他在想什么。他总是会回答一句莫名其妙的语句。

 

——你的眼睛,和一个人很像。

 

第一次,我问“他”是谁。他沉默。我无言。

 

次数多了,这句话语总会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在他的眼中我只是一个人的替身罢了。“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不知为何,我开始有些嫉妒“那个眼睛和我很像”的人。

 

我绝望地捂上了双眼。

 

罗莎,你越来越无可救药了。

 

 

-----------------------

 

 

“有一个和亚瑟·柯克兰有关的副本,你要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

 

“……亚瑟·柯克兰?”阿尔疑惑不解地看着我们,我这才突然想起我一直都没有和他说过有关亚瑟的故事。

 

正当开口不知该如何解释时,安娜在一旁揶揄道:“他可是罗莎最崇拜的偶像,曾经最优秀的法师,她一直梦想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我记得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他只是攥紧了心口的衣服喃喃道:“总感觉我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他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不论是对任务,还是对自己。

 

这让我没来由地感到烦躁。

 

深夜树林扎营,我躺在帐篷里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于是便想出来散散心。

 

我拉开了拉链走出来,夜空繁星笼罩,明亮无比。在这苍穹之下,是阿尔悠闲地躺在草地上。那点点星光似乎落入了他的眼里,点缀着本来就清澈的眼眸。

 

夜间的草地满布露水,湿漉漉的。

 

我披着一件衣服坐在了他的身边,他转头见是我,起身嗔怪道:“怎么还不去睡。”

 

“你不也没睡?”

 

他语塞,不再与我狡辩,重新躺下身去。

 

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他一定是透过夜空看到了我所触及不到的东西。

 

银河闪烁,我们之间无言。

 

许久,他幽幽道:“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很耳熟。”

 

“那是自然,他可是最伟大的法师!你总该听说过!”我颇为得意地洋洋道,虽然明明是在夸奖着别人。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辩解。 

“罗莎。” 

“恩? ”

“你真的和一个人好像。” 

“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可是我依旧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他没有忙着去回答我,只是静静地透过银河看着似乎不存在于世上的某一点。 

许久,久到我甚至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时,却突然开了口。 

“我……也不记得了。” 

一转头看见他纯净的蓝眸中泛起了涟漪。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原本明亮的繁星现在已经被乌云遮挡住了。 

 

 

由于依旧沉浸在昨天莫名就悲伤起来的气氛中,此刻的我几乎无心去抵御前方一波一波涌来的怪物。

 

随意地挥着法杖放出魔法,是否打中了也不清楚,只是机械般地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枯燥的动作。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惊呼,我惊醒,慌乱之中转过头去,却见到一只怪物直直扑面而来,看着已到眼前,我却无力还手。

 

这么短暂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吟唱。

 

我绝望地闭上双眼,等待着hp值降零,回到初始城镇。

 

然而在黑暗之中,我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有力的臂膀环绕住了我,狠狠一拖将我拽离了原先的位置。一阵枪声响起,我看见弹如雨下纷纷落在那个怪物身上,发出“噗”的闷响随即炸裂,被系统清除。

 

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令我反应不及便跌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听到身下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我慌忙爬起来看着他躺在碎石之上纠结的面容,心生愧疚之感。而他却只是挥了挥手,便自行挣扎着想要坐起。

 

我急忙想要拉起他,突然感到手下的砖头一松。我心下大惊,慌忙拉住他的手想要逃离,然而为时已晚。随着石壁的摩擦声,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我吃痛地坐起身来,周身所缠绕的是如流水一般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摸索着拿出法杖,施展出魔法照亮一方,呈现在眼前的是庄严肃穆的大殿一角。

 

这是哪儿?阿尔呢?

 

四处兜转却不见人影,举目所及的只是刻着黑色单调纹理的墙壁。脚步声扩散在空洞的大厅被放大了数倍,恐惧感随着骨脊攀升蔓延,如小针扎在后背一般酥酥麻麻。

 

肩膀上突然传来的重量令我心下大惊,猛地转过头去却见到那熟悉的金色短发,不禁心安了许多。

 

我惊魂未定地看着他问道:“这是哪儿?”

 

他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感觉很熟悉。”

 

他四处张望着。我并不知道他在这黑暗中能看到什么,但他的确突然停住了动作,直直盯着某一处不再移开视线。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所及之处只是一片虚无的黑暗。

 

“在那儿……”

 

“什么……?”他的喃喃自语被我的双耳所捕捉,然而我并没听懂他的话中的语意。

 

他没有理睬我,话音一落便自顾自地向那里跑去。

 

“喂!阿尔弗雷德!”我惊慌失措地慌忙跟着他,似乎通过了一个长长的甬道,前方也渐渐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

 

“阿尔?”我心虚地喊出了声,却没听到任何回响,只得小心翼翼地迈出步伐。

 

我来到了一个房间,这里不似身后一般黑暗,明亮如白昼,和大厅的陈设无异只是中央旋转着一块巨大的水晶。光便来自于这里。阿尔立足于水晶前呆呆地盯着它看。

 

我走上前去,感受到了一丝魔法的气息。

 

我看着他慢慢地伸出了手,而在还没有碰触到的时候,那光线却突然变得强烈了起来,渐渐地刺入眼目令人睁不开双眼。

 

明明想要去制止他却只能呆在原地无法动弹,屏住呼吸只能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白光所笼罩。陷入了苍白之中。

 

 

 

 

我猛地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天花板。勉强坐起身来,身下熟悉的布料摩擦散发出熟悉的气味。

 

这里是……客栈。

 

我刚才不是还在副本里吗?!怎么现在会在这里?!

 

我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经验值和获得的道具,发现一件都没有消失,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下却又不免惊讶。


我是怎么回来的?

 

“啊,罗莎,你醒了。”正沉浸在疑惑之中,房门突然被打开。路德端着一碗热汤走入,“真的是好险啊,在我们已经到达了出口却依旧找不到你们的时候,阿尔背着你从一个暗道走了出来,不过后来他也晕倒了,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是阿尔带我出来的?

 

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记忆在那个巨大的水晶发出强烈的光时戛然而止。


轻轻地推开阿尔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床边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睡颜,失去了平时活力的他安静地让人感到不习惯,硬朗的线条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柔和。


明明就躺在这里,却让人感到不真实,好像随时就会融入阳光在面前消失不见。

那个水晶到底是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围绕在他身上的谜团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正发呆的时候我低下头却看见他睁开了双眼盯着我。

 

我有些尴尬道:“你醒了?”


“……嗯。罗莎,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们。”


望着他的眼眸,我莫名地感到恐惧。


“……我记起来了从前的所有事。

 

我的名字就叫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F·琼斯。”

 

接下来他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住了。一切似乎都停留在这这一刻,他的话语不断在我脑海中回响,挥之不去。

 

他不是阿尔弗雷德。他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他不是那个属于我们的阿尔弗雷德。他是属于亘古的流言中亚瑟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

 

他曾经说过总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从来都不属于这里。那么现在他想起来了,他该走了。他说,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找回那个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反正在他背着一些为数不多的道具向大家告别时,我冲下楼坚定地看着他说:“我和你一起去。”


他们惊讶地望着我,我转过头去解释道:“我会回来的。”


他们也知道我脾气倔强,见到我坚定的眼神犹豫了一会儿,却也只是叹了一口气:“好吧,就算我们并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自己注意安全。”


我转头看向阿尔,他疑惑不解的看着我,那该死的眼眸让我胸口某处吵闹的厉害。


“……如果你执意要和我一起的话,好吧。”

 

------------------------------

 

和他在一起的几天,我明显看见他的眼中少了从前的迷茫,多了几分犀利和坚定不移。


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传闻,我想我知道的还是蛮多的,毕竟他是亚瑟柯克兰的长期伴侣。


那似乎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他们两个人的队伍创下了最为辉煌的成绩,在大陆上广为流传。


只是后来,阿尔和亚瑟都不见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们的队伍也分崩离析,各自开始了各自新的生活。现在认识他们两个人的也已残留不多,要么是年岁已到,要么隐居于市,过着满足的生活。


或许想要亲眼目睹一眼亚瑟的真容也是我所渴望的之一,但是果然我更想看的,是能够拥有这温暖如天空般的眸子的人。


“阿尔,我想你可以给我讲一下你们之间的故事。”在迷宫中游荡时,我突然这么提出。

 

他带我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似乎并不是副本。只是一个塔状的建筑物。但里面情势极为复杂,我甚至看到了早已失传的古文字。


“其实讲给你听也没什么啦。但是我不知道从何讲起呢。”


“那就慢慢讲好了。”

 

他想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其实以前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横冲直撞的毛头小子罢了凭着天生的力气和天赋独自一人打拼。


但是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十分有限度的啊,那时候有一个奇怪的法师,他穿着一身黑——‘简直俗气透了’——我当时这么想。他提出想要和我进行短暂的合作。那时候或许就是被他那一双翠绿如森林般深邃的眼眸所吸引的吧。”他停顿了一下望向我,“和你很像,罗莎。”

 

我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此刻的心情。我知道他是在夸我,但这种像是别人的替身一般的夸奖实在是令人高兴不起来。

 

“后来我们的队伍开始壮大,王耀就是其中一员。别看他童颜,其实他比我年龄还大。


“亚瑟他真的是一个伪绅士啊,明明自己以前是一个不良,做饭还那么难吃,酒品也特别差。


“但是我就是莫名的觉得他……好像挺可爱。这么和他说的时候他居然打我!好过分的!”

看着他激动起来的面容,我突然感到有些好笑。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应该每天都不会觉得腻吧?

 

“向他告白是在那个有着巨大水晶的房间中。那个水晶之所以发光就是因为他向里面灌注了魔力。那时候我们被困在那里了,原本以为再也出不去了——如果能死出去接受死亡惩罚我们也愿意,但是那里似乎只是一个密闭的房间——于是我就在那个水晶前向他告了白。”他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毕竟当时感觉有些话不说出来就真的错过了,反正当时想的是已经出不去了。


“现在想想他当时脸红的表情还是感觉很可爱啊,他向我大喊着‘白痴!',然后跑到黑暗的大殿中。天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克服着怕黑的恐惧在一处阴暗的角落里找到的他,要知道当时发现墙角有一块不明物体差点向他开枪!虽然伤不到自己队友就是了。

 

“不过无论怎么说他最后还是别扭着答应了。不过那时候真的感觉实在是太晚了。告完白了以后我又想和他干好多好多事情。但那时我们已经出不去了。

 

“我们两个就这么相互依偎着过了好些日子,突然亚瑟在水晶上发现了些什么。当然我是看不懂啦,那种是法师才能看得懂的一些咒语特定文字,那时候好感激身边有个法师。


“我按照他说的去做,虽然无法理解,反正出来了就行呗。见到阳光的那一瞬间我内心盛着满满的感激和幸福。但是亚瑟他只是骂我白痴诶。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但是并不顺利。亚瑟他极度没有安全感,据说是因为小时候家庭的原因。”他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周边的墙,对我说道:“罗莎,拿出你的武器,要准备战斗了。”

 

我拿出法杖,默不作声继续听他讲述往事。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发现他居然疑神疑鬼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墙壁突然打开,石壁急速上升,从黑暗中涌现出来的是大波的怪物向我们袭来。阿尔以快速先解决了一个速度值较高的,掩护我吟唱。

 

“我是世界的hero嘛!而且和他的组合也算是有几分名气,偶尔也会有几个女孩子缠着我要带她们去刷一些道具什么的。”

 

吟唱结束,高魔攻高消耗的大范围性魔法让我有点体力不支,眼看补充不及就要被一个残余的小怪攻击到,他及时挡在了我的面前用枪托做武器狠狠敲晕了它。迅速拿出药水为我回复。

 

“亚瑟爱嫉妒的端倪就在那时候显现了出来。那时候我只是感觉亚瑟太小气了,不就是和女孩子说几句话略显亲昵了吗?值得吗?”

 

再次放出高阶魔法时阿尔已将怪物清理的差不多,算上我的这次大范围性攻击,已经所剩无几。

 

“明明向他告白的时候想要弥补他性格上的残缺,为他带来更多的幸福,但总是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他吵起来。但是现在一想,也的确是我太过分了。”

 

他重新为手枪装上了几发子弹,伸手扶起消耗略大有些不支的我。


看了看被这个世界清理过的场景,这里看起来似乎其实并没有发生一场厮杀,枪弹的痕迹已被自动清除。他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快走。


“现在我只是觉得愧疚。他其实只是不安而已。我现在后悔没有在他没有安全感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这是我作为亚瑟的英雄的失职。

 

“从前我想做世界的英雄,但是自从遇到了他以后,我就只想做亚瑟的英雄。”

他带着我来到了一扇巨大恢宏的门前,停了下来。

 

“最不可挽回的一次争吵,也是最后一次,那时候我因为太过气急,居然摔门而出。

 

“等到冷静下来以后,回来发现亚瑟已经不见了。


“原本以为他也只是赌气离家出走,所以便也放置不管。但一连几天他居然都没有回来。那时候我已经急疯了。


“我找遍了所有他可能在的以及曾经去过的地方,但没有一处有他的身影。


“最后一次,我冒险回到了那个拥有巨大水晶的房间,他就站在水晶前。当时生气也好不满也好,全都被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淡了。

 

“但没想到他居然冷淡地命令我不准靠近他。


“他抬起了头,脸上残破的笑容令我心碎。

 

“他说,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他让我沉睡在一个只有我们到过的副本,如果有其他人到达我就会苏醒,但是会失去所有的记忆。如果我能恢复记忆且依旧爱他的话,就可以到这里找到他。

 

“我当然不愿意,这种无趣又没有任何意义的游戏我才不感兴趣!


“但毕竟亚瑟他是法师啊,我最终还是抵御不过他的魔法被强行送到了你们找到我的那个BOSS间里。诡异的是里面没有魔物涌出,也没有骇人的BOSS。


“随即我感到身体极度疲乏,估计就是亚瑟的法术起作用了,勉强撑着最后的一点清醒在墙上刻下了他的名字。之后就是你们到了那里的事了。”

 

难怪墙上会有亚瑟·柯克兰的名字。如我所想,亚瑟的确没有那么无聊。


我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在第一时间就让他看看那个墙壁上的字,那是他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丝线索。若是在那时候他就已经想起来了,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也就不会在我心中埋下这令人难过的感情了。

 

我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既然你还喜欢他就大胆的推门进去吧,像往常一样给他一个温暖的微笑和怀抱。他也是……渴望这些的吧。”


我冲他明媚地一笑,努力压制住心中的苦涩。

 

我想他现在也是需要一个温暖的微笑吧?

 

他望着我,愣了愣,点了点头。他犹豫地伸出双手覆在门上,鼓足了勇气一把推开。

 

门内是一个的金发男子,他垂着头双眼空洞地坐靠在墙边,当一丝光亮涌入的时候不适应地用胳膊挡住了面颊。

 

“亚瑟……”

 

我看到他的身体一僵,缓缓放下手臂,惊讶地看着阿尔。那眼神中是什么感情呢?愧疚,喜悦,自责?恐怕都有吧。

 

说白了大家都只是闹别扭的孩子。

 

阿尔呜咽了一声,冲上前去将他狠狠揉进怀里。

 

“……阿,阿尔?”似乎是不相信这真实感,他有些惊慌地反复确认着。


“嗯,我在这里。亚瑟。”他似乎笑了,“游戏结束了,我赢了。”


“……白痴。”他一定是哭了。但那泪光中是泛着幸福的光彩的。

 

我看着他们喜极而泣地拥抱在一起,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咙,无法发声。


他的眸子,真的如森林般美丽,但阿尔错了,那不是深邃,那只是没有遇到他的时候暗淡的光芒。


我也想,溺死在这温柔的天空中啊。

 

 

------------------

 

 

回来以后,我不顾他们的阻拦不停给自己灌着酒。我疯了似得在心中不停描摹勾勒着他的眼眸,他的笑容。

 

啊……可恶……


凭什么你就可以随意打扰别人的生活之后又随意离去,我又凭什么不能干脆利落地斩断这段感情重新开始我新的生活或者回到过去一般一尘不变的生活?!


“再来一瓶酒!”我把酒瓶狠狠砸到台子上,旁边的人投以我惊讶的目光纷纷远离。


我当然也不甘示弱地回瞪了过去,耳边响起了小孩子恐惧的哭声。

 

哈,都他妈滚吧,反正本来也没有几个人重视我。

这么想着,又抬头猛地一灌,瞬间酒便下去了大半。

 

我撂下酒瓶粗暴地抹了一下从口中漏出来的酒水。正在心中默默咒骂时,突然感到肩上一沉,随即自大狂妄的话语响起传入我的耳中。

 

“你就是那个罗莎?来和我切磋一下怎么样?”


是谁在我烦恼的时候打扰我?不想活了吗?我不悦地转过头去瞪着那个人。


然后,我又他妈撞进了一双纯净如天空般的蓝眸中。


-----FIN----


发文的都是我喜欢的太太们qwqqqq我有点小紧张qwqqqq渣文一篇,还请大家吃好qwqqq

  • 举报帖子
喜欢 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中国演唱会将于11月25在上海举办

自2007年伴随划时代的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2诞生至今,日本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全球俘获了超过6亿粉丝。十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初音未来在今年迎来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十周年。   十年间,粉丝们对初音未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实属不易。为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厚爱,全新的初音未来大型演唱会——“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演唱会”将于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盛大举办! (图2:“未来有你·初音未来

【超蝙】绯闻男友Ⅱ

(5)

“布鲁斯,你醒了?”   克拉克或者说是超人卷着一阵风冲进了偏厅,飞舞的披风在他的眼前扬作铺天盖地的猩红。   布鲁斯揉了揉眼角,这愚蠢的配色近看比隔着屏幕更刺目一些。如果他是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么个噩梦级别审美的家伙。   虽然大两号的廉价西装和黑框眼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还在这儿?”布鲁斯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过,“阿尔弗雷德呢?”   早餐已经摆在桌上,他喝了口杯子里的牛奶,

vain_岭山
谜の签名栏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