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2057

【霹雳·书素】 送别 完结


进,不进。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入口一头青丝夹杂着几缕白发,手持鲜红的念珠,慈悲的佛者在推松岩外徘徊已有半日。天佛原乡,这一去也不知多久能再回来………一念生,转身踏入推松岩。

 

吾该怎样面对?

 

一句自问,让佛者硬生生的转回脚步。轻叹一声,摇摇头,继续来回踱步。

 

一缕清风夹杂着熟悉的香味,闭目盘坐于莲台之上的人缓缓睁开眼,轻声喃喃“前辈……”。眼前恍若闪过一个金色的身影,法相庄严。不久前佛首特来相告前辈魔化已解,应当前往天佛原乡修补破损之佛元,怎会……

 

“好友,准备茶水……不……准备好茶和水,一页书前辈来了。”“嗯?一页书?他不是去天佛原乡了么?”屈世途放下手中的活计,面露疑惑。“”但前辈确实来了,还请好友布置下,吾去请前辈。”“哦,好好,吾马上去准备。”摊开手心举起,感受吹来风向,一步步缓缓走出推松岩。

 

一出推松岩,便感到那熟悉气息。低垂眉目,缓缓的靠近有些焦躁的佛者。“……前辈?”轻声试问。“嗯?”黑发的佛者僵直了身子,而后缓缓转身“素还真?”眼前的白莲不复往日。莲冠已褪,道服已去,长发飘散,一派闲人模样。这……上回见素还真这般是引灵山一役重伤之后……难道……“素还真,汝无恙乎?”语调不变,人却是一下子靠近白莲,仔细的观察起来。看似是没什么大碍……人却是像没听见一般呆立原地,“嗯……”暗自沉吟。

 

“素还真,无恙乎?”微微皱眉,再高声问了一遍。一身休闲的人才像是初次听见一般,回答道:“素某无碍,请问前辈今日是……”“……吾不日便将前往天佛原乡,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素还真,不请吾入推松岩么?”微微挑眉。这回素还真回答的很快,微微抬起头:“是素某疏忽了,请前辈随吾来。”

 

跟在素还真身后,行动如常,步子却是慢了许多。一步跨出,在空中略顿一下再落脚,目光下移,只见地上有一串微微重合的脚印。放轻脚步越过素还真,只见一排脚印,而素还真的每一步基本都落在脚印之上。“素还真……”语调下沉,站在人身前。“前辈?”疑惑的抬头望着,双眼茫然无神。一页书眉头紧蹙,而后轻叹:“一页书……让汝操心了……”入魔之时,一页书做过什么,历历在目。许多事情当时想不真切的,现在也都想明白了。当日末世圣传之中,那断交的一掌,愧疚万分。曾经许诺:素还真所选之路,就是一页书的决定!如今回想起来,却是这般的刺耳。“……吾入魔时所为种种,历历在目……辛苦你了。”

 

素还真愣了愣,淡淡微笑道:“前辈不必挂怀,这是素某应当做的。”正要往前继续前行,一只手突然被另一只大手握住,那般的温暖。“吾扶你走。”“前辈这……”“汝已然不能视物,还想欺瞒吾到何时?”带了些怒气,素还真仍是茫然的望着前方。“素还真!”又唤了一声,素还真才疑惑的转头道:“前辈?”“……”素还真……你……看不见了么……

 

手,微微紧握。“走吧。”“前辈这……”“吾扶你。”“是……前辈。”白莲最终妥协,一页书站在人的身侧,稳稳的扶住人,一步,一步。黑发的佛者身上魔气散得大半,手中的温暖让人放不下……前辈回来了……不……前辈从未离开…………想着,微翘嘴角。没有察觉到白莲异样,一页书忽然问道:“叶小钗呢?你这般,叶小钗在何处?”

 

素还真突然停下脚步,神色一凛,而后恢复平时的模样,缓缓道:“小钗他受伤了,伤的很重,要疗养一段时间才好。前辈不必担心。”“嗯……既然受重伤,应当好好疗养才是。你已经如此……你之伤势……能医否?”转过头,面带微笑“前辈不必担心,此伤素某早有预料……因而准备此处用于疗伤。相信过不久便能痊愈了。”挑眉看着微笑的人:“最好如此。”听人语气不对,白莲略微苦笑:“前辈如此不相信素某?”“有前科。”“这……”

 

正当白莲尴尬之时,两人已到平日修养之处。小桌上已经备好茶叶,茶具。屈世途正在一边忙着烧水,“屈世途,久见了~”万年的屈管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回头“啊!真的是你啊!一页书!”屈世途激动的拎着水壶,小步的跑了过来。听到水声晃动,白莲不由莞尔一笑“好友,小心那。”屈世途眼尖的发现交叠在一起的两只手,立刻止住奔向一页书的步伐,转身将水壶放在桌面上,对两人道;“我老人家还有事,你们慢慢聊,慢慢聊。”便不知跑哪里去了。

 

“嗯?屈世途这是……怎么了?”疑惑的低头看着淡笑的人。察觉到熟悉的目光,白莲微微转头轻声道:“应该是好友想起什么吾请他做的事情还未做,因此先行离去,前辈不必在意。”“嗯~即是如此,吾也不多问。”将人慢慢扶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而后坐在人的对面。素还真将茶叶用器皿取出,放入茶壶中,伸手欲取水壶被人挡住。“吾来。”“前辈……”“嗯?”“……那就麻烦前辈了。”

 

缓缓倒入温度恰好的水,便有一股茶香溢出。放下水壶,静静的看着对面白莲熟练的动作,就像以前还在云渡山两人聊天一般。可惜……云渡山也……世事如棋,乾坤莫测……恍神之间,素还真已将茶双手奉上。“前辈,请。”接过茶,细细一品。感叹不论怎样,素还真的手艺却是不减。两人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待在一起。

 

一杯茶饮尽,一页书先开口:“素还真……这段时间你辛苦了……”“这是素某当为之事。”一页书看着温和而又坚定的人,微微叹气:“……吾这段时日所为……吾自会承担……倒是你……”“素某一直相信前辈。”低头喝茶的人抬起头,望着一页书所在的方向。“素某一直相信前辈。”再一次的重复,两人一时沉默。素还真端起茶壶,续茶。

 

第二杯,两人品的异常之慢。这次是素还真先道:“前辈前往天佛原乡修补佛元,路途遥远,还望前辈小心。”“嗯。吾走之后,苦境局势也全赖你了……若有需要可向云鼓雷峰求助,吾相信帝如来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白莲微微点头“素某明白。”又是一阵沉默、

 

第三杯,两人都没有喝。一页书静静的看着素还真,而后起身。“吾走了,好好养伤,素还真你……保重。”素还真也起身,双手作揖“愿前辈一路顺风,素某伤势,前辈不必担心。”“嗯?”挑眉。“……前辈……素某会好好养伤。”走到素还真跟前,轻拍素还真的肩头。“这天下,暂时落在你之肩头,等吾回来。”

 

白莲微微一愣,而后淡笑开。“素某会等着前辈回来,一同担起天下之任。”“保重。”“前辈保重。”黑发的佛者渐行渐远,素还真默默的望着一页书离开的方向,直到再也察觉不到佛者的气息才慢慢坐下,端起茶杯,抿一口茶,嘴角微翘。

 

一切都会好的,不是么?


  • 举报帖子
喜欢 21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4

——94——   两个月以来,我第一次出门。   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抗拒出门的,阳光好像会灼伤我的皮肤一样让我恐惧,它会让我的丑陋和肮脏无处遁形。我不想离开我的床,我也不想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我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感受,也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就算是医生也不行。   但我也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救的能力,我需要帮助。   我妈原本并不认为我需要去医院,但她从来没

【瓶邪 HE】两耳之间

95

——95——   炎热的夏天漫长得好像没有尽头。在没完没了的耳鸣声中,九月悄然而至,新的学年开始了。我的同学们都升上了高二,踏上了新的征程,闷油瓶也结束了兼职回到学校上课了,而我却拒绝回去上学。   我父母生气、愤怒、焦虑、失望、难过,但是毫无办法。他们以为我是因为视频的事情害怕面对同学。这当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无力感。   我耳鸣,我会听不清老师讲课;我出现阅读障碍,明明书本上的每个字

【韩楚】云淡风轻

(18)

53 楚云秀一个人待在韩文清的房间里,看着那些年他拿到过的荣誉,一个个奖牌立在书架上,依旧是那么陌生,却也在熟悉不过。 那一年,她还在他的身边,为他开心,却也因他,受到质疑。 那又能怎么办? 职业圈这个东西就是很奇怪,只要站在不同的战队里头,总有人会多说几句。 可是就想老韩曾经跟她说的一样,不去听不去想,就不会多在乎了。 可是毕竟他是男人,可她是女人。 女人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如若真的可以什么都

魔导帝国
书素(非父子党,偶尔吃一点正常的素书) 佛缘 温蝶(非父女向) 目前追九轮,金光新剧=0 挖坑党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