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4-18
阅读 4646

【魏叶】一无所有 (7)

叶修撞开门的时候还是差点反射性地甩出手里的战刀,这伞骨做得十分机巧,手指在里一扳就能直接把化刀为骨的利器给射出去。

不过好在他听见那影子喊了一声“哥”。

他那个半路捡回来的妹妹这日说好的要来给叶修和魏琛送东西,结果等来等去都不见人影,那姑娘也是个厉害的,直接翻墙就进来了。

也是阴差阳错赶了巧,叶修去给魏琛搭手前先回来清过一遍场子,小院儿前前后后的小鬼已经被扫了个干净,那些一不小心把自己命送上来的家伙们这时候早就在隔街的野河里头飘着了。

魏琛从混沌当中挣扎出来,被人抬到床上的时候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

叶修接过了他妹子烧好的热水和干净的手巾,绞干了给魏琛收拾这一身狼狈。伤口的刺激让魏琛半撩了眼皮,一睁眼就看见叶修懒洋洋的脸,一时间竟是有些发愣。

“傻了?”叶修咬着烟,含含糊糊地说着。

魏琛一挑眉毛,虽然说话的声音低了半分,却还是平日里那副模样:“我就是奇怪啊,你说你怎么还回来帮了老夫一把呢?”

他把刀从箱子里翻出来的那一刻,是没有想过叶修这人会在这种时候赶回来的。

虽然这人如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刀客,可在魏琛眼里却终究还是个年轻人。他原本以为自己收拾完那帮杂碎,还得费点功夫去领事馆去把人给捞出来。

所以叶修翻墙而出的时候,魏琛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他费劲地抬起自己的胳膊搭在叶修的手上,轻轻拍了两下,他是感念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

毕竟革命之于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念头,手里沾过的血容不得魏琛自己碌碌无为。

可他知道,这东西之于叶修,之于那些革命会的人们,用他们的话说,叫做信仰。

“老魏啊。”

叶修的声音自远处飘进了耳朵,魏琛还有点迷糊,朦朦胧胧地只随口接了句话。

“啊?”

手巾擦过的地方变得火辣辣的,魏琛龇牙咧嘴地就听见叶修这小子突然蹦了句话出来。

“以后你还是得,知道怕啊。”这个年轻人学着他的语气说道,“老大不小了,就不要学年轻人装模作样了。”

“滚。”魏琛啐了他一句,但转头便知道这人肯定是听见了什么,也就不好再说。

只是他搭在叶修身上的手,稍稍用了些力气捏了一下。

权当做是个不成言语的承诺罢。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2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魏叶】一无所有

(3)

后来叶修凭着他手里的那张图,成功地从魏琛的手里得到了一柄刀。 说是刀其实并不妥当,这玩意平时拿在手里,全然是一把伞的模样。只不过撑开以后才会发现,这伞的伞骨少得可怜,那光面绸布的伞面都只是很勉强地能撑起,但每一根骨抽出来都是十分锋利的战刀。刀刃上是淬了毒的,日头下细瞧能看见刀锋上隐隐泛着的青色。 对于这件事情,蓝溪阁的小伙计很是纳闷,毕竟这铺子立在这儿这么些时日,举着图谱来求的不是一个两个,东家可

【魏叶】一无所有

(6)

等到了来年儿的春天,魏琛蓄了胡子,毛糙地养了整个下巴,和当年那个干练的刀匠全然不是同一个人。他从南边儿的半间房找了点家伙事儿出来,在街西口上支了个面摊子卖起了阳春面。这种小摊最是能捡到消息的好地方,也最是能藏东西的地方。除开偶尔地下革命会的人们会在这里交换情报,更是许多次为了躲开鬼子的临检,灶台下面的小柜塞的全都是拆散了的零件和子弹。 只是这魏老板把面条和包子做得越来越好吃,却依旧不见他把柜子上头

【魏叶】一无所有

(2)

叶修并没有走大路,而是带着包子一路往巷子里面钻。 这个时间出门的人还不多,两个人又刻意避着人,自然走得都是格外偏僻的路。偶尔有缩在墙根儿的乞丐被他们的脚步声惊醒,但一睁眼看见这两个人也不过是粗麻布衣服,瘪了一下嘴歪头就睡过去了。 “老大,今天咱们真的要去领事馆么?”包子跟在他后面手握着拳头,满脸兴奋。 反倒是叶修依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嘴里咬着刚刚从老魏那里淘过来的劣质烟,吧唧吧唧嘬了两口才回道:“

浮生辰殇
三流写手,请多关照XD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