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21
阅读 431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97)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876-881】

哎,上铺那个。【876-881】


876

雨是一直下到了晚上七点多才停

指导员看了一眼情况,知道训练肯定是泡汤了。

“各班组织进行周围环境卫生打扫!把周围的积水清扫干净!”指导员举着大喇叭喊

满世界的巡逻。

很多学生不理解,张佳乐也不例外。

“这有什么可扫的,第二天一出太阳全搞定了。”张佳乐嫌麻烦的说

然后拿着个扫帚吭哧吭哧的扫来扫去。

“比划两下完了,黑灯瞎火的他又不检查。你还真认真。”孙哲平站在一边无所谓的说

“蛋,谁给他好好扫了。”张佳乐鄙夷的看了孙哲平一眼

“过来瞧好了,哥这是搞艺术创作。”张佳乐自豪的举着扫帚说

然后孙哲平就跟旁边站着,

看着张佳乐拿扫帚在地上连水带烂叶子带泥的蹭蹭蹭。

 

877.

然后十分钟就过去了。

“看懂了没?”张佳乐问

“看懂了。”孙哲平答

“看出什么来了?”张佳乐一脸高深莫测的问

“按照你的生活喜好,你刚才应该是在练习摊煎饼。”孙哲平一脸高深莫测的答

 

878.

“孙哲平,你小时候有没有童年?看没看过艺术创想?”张佳乐满脸鄙夷的问

“艺术创想,就小神龙俱乐部那个?”孙哲平纳闷的说

“对啊,就那个,叫你拿报纸攥球弄东西,然后跟地上画画,或者拿东西摆,摆出特别大一幅图,特好看那个!”张佳乐手舞足蹈的说

然后孙哲平看了看张佳乐

然后孙哲平看了看地上那堆烂叶子

 

878.

“张佳乐。”

“哎?”

“人那主持人老爷子也不小了,饶了人家吧。”

“……滚你大爷的。”

“那你到底要不要电话?”

“……滚!”

 

879.

后来张佳乐据理力争,坚持自己的鬼画符是有意义的。

毕竟,好歹是军训一次,总要留下点回忆。

“你到底想怎么着。”孙哲平绝望的问,彻底妥协了。

“你给我拿着扫帚,我去照一张。”张佳乐兴冲冲的说

然后刮风了

把那点烂叶子全刮跑了。

“所以你就回宿舍呆着,挺好。”孙哲平语重心长的说

“利国,利民,环保,省心。”孙哲平语重心长的继续说

张佳乐泪流满面。

 

880.

后来张佳乐想赶着9点半宿舍熄灯前再搞一次艺术创作

“还有时间。真的。”张佳乐据理力争的说

“我就不明白了,你不给自己折腾个感冒你闹心是怎么的?”孙哲平不耐烦的问

然后张佳乐就被孙哲平拎着脖领子带回了宿舍

老老实实的。

 

881.

下了雨之后的天就明显要杀人了。

前几天只是热,好多人其实还能忍

结果到了第五天基本就是暴晒。

中间休息的时候所有人都累得半死,感觉只剩下一口气了

“……怎么样,我今天早晨起来跟你说要涂防晒霜,涂对了吧。”张佳乐晒的打蔫的说

“嗯,这种事信你靠谱。”孙哲平赞成点点头,累的也是不行。

“对了,那俩没跟咱一宿舍,你跟他们说防晒霜的事没?”孙哲平冷不丁的问了句

“哦哦,我跟他俩说了,不知道忘了没,他俩跟哪呢?瞅一眼。”张佳乐说

然后两个人四处张望了一下

看到了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两个超大号冰激凌。

还在融化的那种。


  • 举报帖子
喜欢 3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喻黄】 雨落下的声音

第二句 (上)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觉得自己的灵魂缓缓飘回身体,眼皮像被人拉扯着。 他猛地睁开眼。 一片白晃晃的光刺进他的瞳孔。 黄少天眯起了眼,头一阵眩晕。 “哪……?”他自言自语道,喉咙里一片干涩,沙哑的声音立刻飘散在空气里。 鼻饲管的缝隙中,病房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挤进了他的鼻孔。 “啊……在……”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难听声音,“咦……额、易燕……。” 黄少天愣了一愣。 医院。两个简单的字,

瓶邪微微微剧场

闷油瓶-生病

是个人总会生病,张起灵也不例外.虽然真的把吴邪下了一跳.    “小哥怎么样?好点了吗?嗯...烧好像还没退的样子.”吴邪在张起灵额头摸了一把测测温度,顺便在他滑嫩的脸上蹭了两下.张起灵没有阻止吴邪骚扰性的行为,反而微凉的手让他感到惬意.    “小哥你再躺躺吧,我去熬药,待会叫你起来.”把张起灵这种变态体质的人养生病了吴邪哪敢怠慢,担心普通的药对他没什么用,还特地跑去开了几包中药回来.    忍

【瓶邪】《和离记》

(2)

2) 浑浑噩噩在喜娘指挥下行完礼,在不知凡几的宾客见证下结尾夫妻后,吴邪被单独领去了卧房。自然了,他们是要洞房花烛的。 张家的少主人,也是他今后的夫君,留在外厅招待客人,恐怕要被灌上好一阵的酒,而吴邪只能无所事事地等在房间里,连盖头也不能揭。 连盖头也不能揭! 说好的平等互爱呢?刚念完的词喂狗去了吗? 然而房间里并不只他一个,吴邪肚子饿得咕咕叫,喜娘也不愿把桌上当摆设的喜饼拿给他咬一口,屋子里还有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