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10

Hope[五年后设定] Chapter 3

*慎

——————————————

Chapter 3_相融

五年前银时曾问过土方,如果自己有一天死了的话他会怎么办。得到的却只是一句“你这样蟑螂命的厚脸皮家伙 就算被拦腰截成两半也能自动重组吧?”

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能发现不少反常的地方,但当时的土方却没有去在意那个莫名其妙开始好好穿和服 甚至在hotel关上灯做的时候才脱下衣服的家伙哪里的不对劲。或许该说,他从未想过那人有一天会人间蒸发。

当晚一连战了三回,直到土方精疲力竭地进入睡眠后,床边的人默默穿好衣服盯着他看了许久 却是握紧了袖中的一把小刀后离开了hotel。

——那是土方最后一次见到银时。

  

「你依然在微笑着…满溢出温柔。」


银时就这样始终保持着坐的姿势把来由简单说了一遍,土方也就这么站着听他说完。直到嘴边没吸一口的烟几乎要燃尽时恍然回神,啐掉香烟抬脚要往前踏一步的时候却被叫住。

“土方君。你想让那头惹人妒忌的黑发也变成这样的白色吗?”

还是这么让人不爽的家伙。

“早晚也是要消失在时间的漩涡之中的吧,一旦历史改写。”

这种态度的事情而已。

银时低低地笑他都这个年纪了还这样任性,一边任由着对方离自己更近。土方也不反驳 半蹲下来与他平视。四目相对的瞬间一时愣神,心底里压抑着多年的那份感觉仿佛被唤醒一般。

不知是谁先伸出的手,只是紧紧地相拥试图去感受彼此的温度。但那身魇魅的装束似乎隔绝一切,连体温也没有穿透分毫。

土方不由得去想这个人五年来的生活是怎样的。这样的糖分痴狂者没有草莓牛奶和巴菲的日子,没法看总是戒不掉的JUMP的日子,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他试图去想却又不愿在脑海中还原那样的情形,撤回手后去解对方衣服时被阻止。土方没有妥协,像是要解开这样的束缚,而映入眼帘的却是满身的绷带。忽然之间明白了刚才被阻止的原因,指尖碰到肩头的绷带时银时再次拥住他说已经够了。

的确是活生生的、人类的体温。


五年的流逝,五年的空虚。

五年都不曾放下的、执念……

————————————————————

“嗯…这种时候还能有兴致,你这家伙果然是变态吧?”

身上的风衣被丢在一边 衬衣也门户大开着,土方保持着屈膝跪在坐着的人面前的姿势直起身子,禁欲五年也不是开玩笑的 下体只是被抚摸着就已半勃。

“只是检查一下五年来某人有没有不甘寂寞出轨啊。”将手上碍事的绷带解开,银时伸手将土方抱近自己 手指伸进对方温热的口腔湿润后在后穴摁了摁便戳了进去。

闷哼着努力去适应异物进入的不适感 然而许久未被碰触的甬道紧紧地绞着手指没有任何进展,简直像第一次一样。

土方看着对方胸膛之间溢着血的伤口不语,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去好好地作准备工作了。一边咬着牙隐忍着后方努力进出的手指一边解开银时肩膀上的绷带缠到伤口处尽可能地抑制出血量。

“那家伙到头来只是捅烂了核心啊 明明该彻底一点,”土方听到对方在耳边这样说着,带着低低的笑,“嘛,那样的话也就看不到你这样风骚的样子了吧?”

只是变了刘海和衣服就给人完全不同的成熟感,银时明白土方不仅仅只是这些地方变化 而眉宇间隐约透出的沧桑也能感受的到。

不由分说地吻住那片有些干涩的唇 带着些急切挑起对方的舌肆意纠缠在一起,眯着眼看着那对轻颤的睫毛,就想以前接吻时一样。

抚过僵硬着的腰侧轻轻揉捏促使放松,另一只手不忘继续在后方扩张。随即如愿以偿的听着土方细小的呻吟,感觉到自己的卷发被温暖的手掌抚摸。

对于土方十四郎来说 接吻是最易动情的,尽管他从来不会去承认。

银时把握好时机自然地将对方压在地上,放开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瓣看着他嘴角带着唾液半眯眼喘气的样子扬起嘴角低头在喉结轻轻啃咬。

“呃—”

“比以前又敏感了呐土方君。”

果不其然换来对方的怒视,准备再进行捉弄时却被拽到一旁反压在地,紧接着腰带已解开。

他看着土方每做一个动作就会注视一次自己胸膛处伤口的样子,看着土方犹豫了一下后起腰自己坐下去的样子,看着土方紧咬着下唇努力去适应的样子。

“啊…你别……动。”

对银时情不自禁的动作有些猝不及防。土方下意识将手凑近唇边调整着呼吸稍稍抬腰再坐下,每一下对两人都是一种难耐。他明白银时的伤口致命性,银时在赌,他陪他一起赌——在这场坂田银时精神力的限时赌局里 两人都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啊嗯…哈啊……”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下羞耻心这种东西,土方尽可能的主宰着从未有这么大压力的情事。想撑在对方胸膛却担心伤口进一步恶化,控制在轻抵着的力度凭空攥拳 承受着两方面的煎熬。

——从未这样顾忌过这么多。

土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也没有心思去管那种控制不住的事情,但对于看得到的那个人而言,已是忍耐到了极限。

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怎么样的银时最为清楚,即便如此 却还是想拼一次。


几秒的功夫位置对调,土方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突然的一顶刺激到最敏感的区域。

拔高的呻吟来不及克制在空荡的建筑里产生回音听得自己霎时扭过头抿紧唇不吭声,身上的人却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反复顶弄同一片地方,浸透了绷带的血液与汗水一同滴下落到身下人的腹部。

“怎么样…银桑记的很准吧?”

——蔷薇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你…别动了!已啊……嗯…嗯……!别……”

这样破碎的话语没有阻止对方分毫,打落在腹部的温热液体顺着肌肉纹理滑落。就像他想的那样,银时自己也感到了力不从心,他卸去支撑着身体的力道转移到下半身 俯下身子直接趴在了土方身上。

“你也动一动…别压着声音。”

从未有过的配合,一向吝惜去发出的呻吟失了克制后如水闸开启一般在气若游丝的那人耳边响起,回荡在空气中。银时满足的牵起嘴角露出无言的笑容,抬了头看着那个明明感到羞耻却听话地照办的家伙要人命的表情 伸出手来拨下了被推上去的刘海。

——土方。

——土方。

——土方、土方、土方……

……

——————————————————————

“我说你可以出去了吧?”

“不——要——人家想待在土方君身体里嘛,小银时是这么…说的。”

“人家个头啊?!快给我出去!!”

“……”

“听到没啊你这家伙?!”

“……”

“……”

“……”

“嘁……就这样睡着的混蛋真是欠揍啊。”

“……”

“明早醒了等着领惩罚吧喂。”

“……”

“…Ke……”

紧紧拥住身上擅自睡着的家伙,将脸埋进那头天然卷中,五年前的呜咽在时间的齿轮里旋转至今日才从唇缝间溢出。

——岂..可修……果然还是、丢人的死法。

「你的  那道  光辉  已经……」

——————————想看虐一点的到这里就结束了m(_ _)m想看HE的请等待下一章——————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酒茨】难逃劫数

第三章 第二个梦境

       酒吞使用妖力直接回了寝殿,盘腿坐在寝殿前的台阶上,等着茨木找过来。      星熊童子拿着一打文件匆匆跑过去,看到酒吞急急地刹住脚:“大人。”        酒吞挥挥手让星熊继续,星熊继续向正殿跑去。      [如果本大爷算得不错的话……]      “星熊童子!汝看没看见吾友?”      [为什么这家伙每次都这样]酒吞看见一抹白色出现在殿角,接着熟悉的一声大吼打断了他的思考。

[也青]命

对于自己喜欢王也这件事,诸葛青是很清楚的。 平时撩妹的事干了不少,真有浓郁的感情到心上来了,他反倒没什么行动。 事实上诸葛青不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不仅是因为对方是个男人,也因为这个人是王也。于是他反转了角色,无声地体会着一般人面对暗恋迷茫的心境。 这天王也找到他,上来就说老青你帮我算个事。陈述句,诸葛青撇了撇嘴,问他什么事。王也不说,要求先进了内景再告诉他。诸葛青觉得奇怪,可没有什么信息,也猜

《Ⅹ》

Ⅵ——第六天,PM

“你可真想好要这么做了?”霍仙姑正对着镜子梳理自己的头发,拿皮筋扎好后,她的手指徘徊在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中,最后选中了一款爽肤水,倒了一些在掌心,两指轻轻拍匀后,她闭上眼睛,手掌轻轻抹在了脸上。 “有什么想好不想好的?做就是做,不做就是不做。”狗五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在她闭上眼睛后走到一边,拿起了放在一堆化妆品中的一个小小的玻璃瓶,若是不明白的人看见了估计都会以为是口服液。他举起那个玻璃瓶,把它对准了

懒狐狸阿思
唯一本命土方十四郎 银土LOVE 头像by坂田Ag时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