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1
阅读 196

【云亮】故梦远思 终.故梦远思

首发,未改。
————————

脱离短暂的黑暗,抬头一望,暖阳穿透枝头层叠深浅的绯色,耀的他睁不开眼。

方才尚是枯败的枝叶,如今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焕发盎然生机,夹杂着些许青绿的纁色海棠。

四月的风拂过海棠,吹落一阵带着盛夏气息的花雨,划过晴空,悄然滑落在赵云征征抬起手心。

他触到花后,却又迅速收了回来,反手拿起一旁的酒壶,独自斟了一杯又一杯,酒入愁肠,心中的苦痛却是愈发的难忍。

靠着树干,苦笑一声,任由热泪从眼角滑落。


都说酒能消愁,如今一试,却连泪都止不住。


他垂眸,放弃了最后抵抗,在半醉半醒间,如同呓语般念出了他朝思暮想的名字。


不在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踏花而来,他无力地睁开半只眼,酒醉迷离中,依稀望见了他再熟悉不过的轮廓,望到了那双带着清冷的透蓝眸子。

只见那人轻轻拍去肩上的花瓣,嘴角稍稍扬起,在万千海棠中浅浅一笑。

酒意在这一瞬随花雨飘散了大半,方才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此刻却轻而易举地畜满了眼底,仿佛下一秒便要如泉般淌出。

赵云望着眼前带着几分稚嫩的诸葛亮,仿佛透过他如水的明眸,看到了他对自身才华的自信,那般蓬勃的雄心意气,正如初见时,他一身白衣,握着羽扇,明眸似月,挑眉一笑般的遗世风华。


如此明耀,忍不住想要去触碰,甚至竭尽一生,去用护他一世也不为过。


但当赵云颤抖地伸出手,眼前的人却下意识地向后一退,眼中多了几分不解。


赵云征征地看着他,久久不能移目。


而后笑了起来,带着醉意缓缓说道,


“军师不识得云也罢,

云…认得军师就好。”


似是落花纷飞撩拨起心弦,顺带挑起了冗杂的心绪。

赵云望着他,恍若看到曾并肩作战的短暂年月,经历过的种种,最终定格在他临终前,那灿烂如花的一笑。

低下头咬紧牙关,用力抓住衣袖,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眼中的泪再次滑落,却又忍不住,去看他清丽泛漪的如水眼眸。


等待着你的,是绚烂如同星辰般的岁月


赵云呜咽一声,如鲠在喉,终是没有说出这句话,有些抱歉地对着他笑了笑,强忍着心中,那带着浓重到无法除去的伤悲之痛,伴着海棠飘落,思虑良久,对着眼前束发之年的诸葛亮,缓缓说道,

“好久…不见。”


尚未等到他的回应,热泪便夺眶而出。


“亮从未见过你…”


一切的美好在此刻都碎成残破不堪的余梦,重新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只有他最后的那半句


“何来好久不见?”


久久不散。




31

主帐内。


“前线兵马调配完毕。”


姜维在桌案前稍稍抬眸,倒是有些意外赵云能丝毫不受影响地工作,区区三天,便从悲伤里走了出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又思付起丞相曾拜托自己将相府的钥匙转交给赵云,甚至连日子都定好了,想着这钥匙必然是十分重要。虽然离交付的日期还有几天,但提前交给他,丞相也会安心罢,便开口道,


“赵将军,还有几日便是丞相的第七日,去看看他如何。”


赵云望着姜维,愣了愣。

欲言又止,思虑许久,像是在努力搜寻着什么,未果,缓缓说道


“云,不知丞相姓甚名谁。”


32


姜维绝对不会相信赵云能将丞相忘一干二净,毕竟他亲眼见证过他们的关系是如何的不浅,估摸着是赵云这几日受的打击太大,暂时忘掉了,又想到丞相对自己也是不能再好了,说什么也要让赵云想起来。

但赵云在这件事上却固执的很。

说什么“云为将,务在开疆拓土,不必为了不相识之人,去寻回些什么。”

说的姜维又气又恨,暗自在心里说了他一句枉负情意,随后连哄带骗,才将他带到了一座青山前。

这时,赵云反而没那么抵触了,示意姜维带路。

在上山一路,姜维尽心尽力地为赵云说着诸葛亮的事情,什么火烧博望坡,借东风,平定汉中…

说的兴起时,赵云甚至觉得姜维眼里都快撒出星光来了。

但对于他口中的那个神机妙算的军师,也就是前任的丞相,却是毫无印象。

他们走出树林时,正值斜阳在山。


姜维忽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无比认真地望着赵云,

“丞相姓诸葛,单名一个亮字,又称卧龙先生,在军中二十余年,鞠躬尽瘁,遗命不须器物,因山为坟。”


姜维说完,扯扯袖子,语气中带着不甘,长叹一声,目光一转,最后问了句


“将军,可曾想起什么。”


“云……不知。”


“罢了。”姜维有了几分愠怒,话锋一转,带着些许寒意,

“伯约记得丞相就好,至于这相府的钥匙,就此还给将军了。往后关于丞相,伯约不再提一字!”

姜维说罢,将钥匙递给赵云,拂袖而去,掠起一阵风,拂起群青色的云纹抹额。


赵云望着脚下略显冰冷的青山,向前走了几步,俯瞰田野山河,那一瞬似是见到了谁在帷幄中羽扇轻摇,决胜千里的洒脱自如;灯花黯淡,在天下如棋的对弈中一步三算;又是谁明眸一转,弹拨出一曲空城绝唱。

他一愣,只听心底传来一音琮琤,随后便有一泓泉水融入了心谭,终是化成一汪清泪从眼眶中溢出。

他稍稍垂眸,木纳地点了点脸上温热的泪水,不经意间,说出了“久违”二字。

赵云此时才发觉,自己似是忘掉了一个重要的人。


33

相府。

“嗒”的一声,锁开了。

赵云轻轻推开朱色木门,一阵摩擦地板的“吱哑”声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高高挂起的“静以修身”四个大字,这房间空了几日便堆积了不少灰尘。


“打扰了。”


赵云走上前去,缓缓推开那扇轩窗,一束阳光透过其上的雕花,在地上留下云月的影子。

穿过左花罩,有一个倒在地上插着支海棠的白瓷瓶,以及一盘未下完的棋。


他仔细看了看,眉头微皱,这棋显然是被搅乱了,毫无规律地分布在棋盘上。

赵云扶起那个瓶子,坐在黑方的位置,将一颗颗云子拾入棋笥。

他起身,再次回到正厅,坐在书案前,信手捻起炉中的灰烬嗅了嗅,依稀还能闻见些许的松香,而没有其他的香味,转念一想,姜维口中的这位丞相必然是偏好松香,若是长年累月地在此燃起松木,想必衣料书卷多多少少都会染上些气息罢。

随后小心地拿起摊开在眼前的书卷,侧身让阳光照在泛黄的纸面,研读起文章来。


这似是一篇记梦之文…

他继续读着,目光却在被泪痕晕湿的一处,停了下来。

手却颤了起来,眼睛稍稍睁大,他眼里的那片蔚蓝之中,悄然藏着几分的浑浊,在此刻竟全数褪去。

只见那卷上,提按分明地补了一行


“梦中得见,此生所爱。”



34

“子休,这…”

扁鹊脸上少见地出现了表情,征征地看着瓶中的蓝蝶化作点点星尘,正如它当初的样子,消散在空中。


庄周听见这声呼唤,稍稍抬眸,眼中带着几分氤氲,映出瓶中残留了的些许光亮,指尖轻点,似是在数着天上的星辰,随后又将一只眼睛合上,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不紧不慢地说着,

“记忆与感情本为一体,一旦分离,记忆可以带走,而感情却不能。”

庄周叹了口气,

“他…还是想起来了。”


35


“子龙,”

他的军师披散着浅发,望着不知何处飘落的深浅海棠,轻轻念着。

眉眼如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带着笑意,用着他熟悉无比的语气,缓缓说道,

“待君久矣。”


他终究忘不了,在这场最终的旧梦中,明明灭灭的光阴里,那位将他心灯点亮的绝代军师。

纵使只能在余下的一生里念念而不得见,亦不愿将时光用作空待月明,负他一句“待君久矣”。




——『故梦远思』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韩楚】26

(一)

原著向,想到那些到哪     Anticipatory 楚云秀戴着墨镜,坐在贵宾休息室里,看着手机里的消息。 韩文清说,霸图这边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赶不及来送机,让她注意身体,好好比赛。 “和韩队?”苏沐橙小声地问到。 楚云秀点了点头。 旁边其他几个队员似乎没有听她们在说什么,却时不时有些不认识的人远远地看过来,却又被工作人员拦在门口。 楚云秀有些瞌睡,昨天集训完已经八点多,再加上整理行李躺在床上已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沧海若尘
思古人而不得见,心悦你,太白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