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527

人鱼、过去以及谎言(浅野子父,秀峯,业渚) (1)

1,人鱼

“首先,浅野少将,对于您在此次战斗中的贡献表示感谢。”

“谢谢,荒木君。胜利的荣誉归功于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同志。接下来的复兴道路还需要大家一同努力。”

“真是鼓舞人心的说法呢,浅野少将。大家除了关心未来的情况外,还关心一个人,您的父亲,我们椚丘中学的理事长,曾被恐怖组织绑架的浅野学峯先生。”

 

“我只是想见他一下,学秀。”昔日的旧友,曾经的战友潮田渚执拗的说道。

“他现在不方便见人。”

“省省你的官方说辞,”业毫不犹豫的嘲讽道,“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抓着老爹不松手,恋父癖的家伙。”

“你要官方说辞?”学秀反唇相讥,“我作为浅野理事长唯一直系亲属,有义务担任他的监护任务,也就是说,我有权利拒绝无、关、人、等骚扰。”

拦住还想说什么的业,渚知道这两个高智商的人翻着花样从社会学辩论到法理学都无济于事,他说道:“即使ICU患者也有被探视的权利,而理事长被救出时据说神智依旧清晰,他到底怎么了?”

“抱歉,现不方便透露,”学秀本想索性官腔到底,想了想解释道,“拒绝见客也是父亲的想法。还有,虽然我们父子关系不好,渚君你觉得我会害父亲他?”

 

“我可是句句实话,父亲。”学秀压住身下不断挣扎的、汗湿的、半人半鱼怪异的肉体说道,“虽然作为父子我们的关系差劲透了,但是我还是爱护着作为情人的您啊。”

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向人鱼脆弱的体内一顶。

新生的甬道强行接受这粗暴的开拓和侵犯,浅野学峯分不出这斥身体里的是疼痛还是快感,腰肢像砧板上的鱼儿一样猛烈向上一弹,咬住下唇好歹忍住了难堪的叫喊。

“咦?”学秀突然抓住了前端的欲望,熟练的撩开覆盖的鱼鳞,触手是一片粘腻,“你泄了?”

“真像小处男一样。”他恶劣的嘲讽道。

学峯变了脸色,最终转过头选择了漠视。

学秀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漠,爱昵的蹭着长出少许鳞片的耳廓说道:“啊啊,我忘了。你的器官、皮肤、鳞片都是新生的。”

“这么说的话……我很高兴拿走您的第一次哦。”

“父亲大人。”

这淫秽的话语明显刺激到了学峯。浅野先是突然感觉到身下的穴口猛收紧,紧接着鱼尾不停的扭动挣扎着,差点脱出他的怀抱。

“真好,”学秀扯过学峯脖子上的项圈,突降的窒息迫使颈脖后仰,面上浮现起疯狂的笑容,“真他妈太好了,这样拼命逃脱又逃不了的你真是美极了。”

“那群医疗所的混账说什么你刺激过大失去语言能力,一派胡言,等着削经费吧!”

“浅野理事长,你的一言不发,其实是在考虑怎么从这逃跑吧。”

 

“……胜利的荣誉归功于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同志……”

“我的父亲……是的,他受伤了,如同所有被白为首的恐怖组织蛊惑、伤害的人一样,精神和身体上遭受了难以忍受的重创。但他是坚强的人,他会随着这个国家的逐步恢复……”

虽然是重播,浅野少将的访问式演讲还是吸引了咖啡店里不少人的注意。在经历的和白等人恐怖组织战斗后,百废待兴的日本社会,正需要这样一个年轻有为、背负亲人伤痛而不被痛苦打倒的战争楷模。

“假惺惺的家伙。”业不以为然说道。

“但民众需要这样一个精神支柱,嘻嘻。” 电视里的采访者,荒木铁平如此说道。

“听说浅野最近在竞选防卫大臣?”对政治不敏感的渚问道。

“啊啊,这也是可想而知的。楷模可不仅仅只要打扮光鲜树立在广场上,更得任以重位,活跃在大众视线内,才能起到民众的精神支撑作用。当然,我认为以浅野君除了形势所需以外,他的计谋也足够与其他候选人一博高下。现在浅野是最年轻的防卫大臣候选人,如果成功的话就是最年轻的内阁大臣了。当然,我稍微骄傲的说我的媒体宣传也是必须的。”

“啊啊,是的,您的媒体能力媲美白麾下的宣传者。”业可谓损人不带一个脏字,这是有缘故的:起先白的人体试验暴露后,政府的铲除计划一直处于地下状态,但在清缴大半后,白的宣传者突然将其包装宣传为救世济民的医者,使得情势逆转,短时间筹措到人力和资金,这里面有家人患绝症的家属,也有幻想年轻肉体的腐败权贵。很快,便发展到可以和政府抗争的地步,由此从清缴行动扩大为全国战争。业这么说便是在暗讽荒木道德堪忧,随时可能为虎作伥。

荒木听了有点面上挂不住,却忌惮着业不敢发作:“两位究竟想做什么?”

“理事长这么长时间没露面,是不是有点问题,我想请问荒木君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渚问道。

“不知道,理事长据说是学秀君本人带亲军救出的。”

“噢~怎么说没人知道救出的理事长到底是什么情况,甚至救出的是不是理事长都不能肯定吧?”业毫不犹豫的撒下了一把怀疑的火种。

“那又怎么样,”荒木装作无所谓的说道,“我和浅野君合作愉快,我为什么要挖掘这损人不利己的信息?”

“明天就是白的宣传人员处死的日子吧?”业轻飘飘的往荒木心上浇上一把油,“估计里面也有搞不清楚主子在做什么莫名其妙死掉的吧。”

“亲军的口风都很紧,我尽量打探。”荒木喝掉面前的咖啡起身离开。

“啊啊,真不想和这个家伙打交道。”业一下子趴在桌子上叫苦道。

“没办法,悠马最近在访问失踪军人的家庭,帮他们争取福利。”渚盯着面前印着绿色小人鱼logo的咖啡杯,“总觉得很在意理事长的情况呢,不知道荒木和悠马能不能取得进展?”

 

“那是不可能的。”学秀咬上学峯因窒息而暴起的脖颈青筋,留下一排牙印,又安抚的舔了舔。

“你也意识到了吧,这幅样子的你只能被我饲养一辈子。当时那不甘心的眼神,真是棒的让我想想就硬啊。”

学秀在射在了人鱼不停颤抖的身体里。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瓶邪】《和离记》

(11)

11) 相安无事又两日,吴邪今日没去书馆,待在书房整理书稿。他这间书房是张起灵命人新布置的,书架摆满了全国各地搜罗来的各种话本,连同一些记载了各地风俗人情的游记,分门别类归放好。 书稿铺了满满一桌子,他是极喜欢这个故事的,读者反响也好,单看书馆一路飘高的销量便可知晓,只是每每写到关根暗地里对张坤使坏时,总是感觉不舒服,往往一面写一面自己嘀嘀咕咕:你这人真是小心眼,张坤对你那么好还要背信弃义,唯利是

蓝山

番外一

这是很久以后的,一件小事了。          南方的冬天是很容易被轻视的,气温看上去总不会是很低的,但是那股阴冷的气息却是穿多少衣服也抵抗不了的,裹得再多冷气也会从袖口脖颈里嗖嗖嗖地窜进来,又时不时下个小半个月雨,雨水冷冰冰的,带着一片晒不干的衣服和心情。南方不像北方那样有集中供暖,取暖的方式除了裹紧小被子也就只剩开空调了。只不过空调一开,半晌就觉得嘴唇发干,身体里的水汽一阵阵地往外腾出去。  

封锁线

(2)

(2) 魏无羡走后,蓝忘机摩挲着那张有着对方潇洒字迹的纸片,若有所思。他的电话和地址都在上面,是自己有意无意中找寻了很久都不曾得到的信息,而现在,这些就在眼前,在手心,和它的主人一起,走进他的生活。   拿出手机,蓝忘机将号码认认真真地输进去。通话薄的风格如他本人一般正经,无论关系亲疏,名字是什么便存什么,不少一字,不多一符,可是他打出“魏婴”二字后,又在前面加了一个字母A,这样,“魏婴”便跑到了

逆行光年-关注康纳胸围健康成长
多年老腐女,盗墓/欧美/jojo/刺客/暗杀教室/大圣圈,墙头滚动更新中……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