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101

如果吴邪死了…… 哑姐,大白狗腿

【哑姐】道上的人都知道吴小佛爷死了。
哑姐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就说了句“我知道了”。
打发了前来通知的伙计,哑姐翻了下柜子,里面有一个烟盒,烟盒只剩下最后一根烟。
哑姐不在意地笑了笑,用打火机点燃,烟的味道很刺激,哑姐猛烈地咳起来,接着她感觉到自己被烟呛出了眼泪。
其实她一向是不喜欢烟味的,在道上摸爬滚打的女人基本上都得学会抽烟,她也会在应付大佬的重要场合抽烟,可不管抽多少根,她都不习惯烟的味道。
她经常劝吴三省不要抽烟,不过她也清楚,烟对于男人,特别是道上的男人来说压根就是戒不掉的,久而久之她就形成了在抽屉里准备一包烟的习惯,虽然她自己从来不抽。
在吴三省消失以后她也还是会放一包烟在抽屉里,只不过抽那包烟的人变成了她现在的男人。
就像是一首很喜欢听的歌,单曲循环了很久,在熟悉了每一句歌词每一个音调之后被删掉,换成另外一首。
不是不能习惯,只是有些东西很难被替代。
哑姐嫁的人对她不冷不热,有了孩子以后也不放在心上,不过哑姐倒不觉得难过,一来她和普通女人不一样,二来嫁给一个没什么感情基础的男人有这样的结果也很正常。
烟燃尽的时候哑姐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她打算去看下吴邪葬在什么地方。
她没费多大劲儿就找到了吴邪的墓园,墓碑上吴邪那张带着灿烂笑容的照片让她恍了恍神。
她记得吴三省以前和她提过吴邪的事,那时候吴邪带上人皮面具伪装吴三省的时候,她起了疑。
不是哪个细节出了问题,吴邪很紧张,可他还算是一个过得去的演员。
但多年来的陪伴让她觉得“吴三省”隐约有些不对。
她知道吴三省除了潘子谁都不会完全相信,可她还是待在吴三省身边这么多年。
她不是为了让自己爬的更高才待在吴三省身边,她虽然有几分姿色,可她也不会单纯地做一个情人。她学习吴三省教给她的手段,靠着自己的真本事往上爬。
她想帮上吴三省的忙。
哑姐不知道这算什么,她觉得这算不上爱。
吴三省消失,然后重新出现,再到她嫁了人,有了一个三岁的孩子。
她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才会想起吴三省。
后来吴邪经历了不少事情,渐渐成长,变的能独当一面,她看吴邪的眼神总是和看其他人不一样,她不想否认,她从吴邪身上看到了吴三省的影子。
她更不在乎身边的人究竟是吴三省还是解连环,反正她在意的只是陪着的这个人,姓甚名谁都无所谓。
吴三省彻底失踪之后,她能做到的就是尽力帮吴邪。
不管怎么样,始终还是寄托着一份莫名的感情。
哑姐碰了碰墓碑上的照片,她不知道这张遗照选的是好还是不好。
“小三爷,”
她摇了摇头,
“我还是没给你守好这唯一的侄子,看来我真是帮不上你的忙啊。”
说完她没有一丝眷恋的走出墓园。
这个女人的背影充满了孤独。
哑姐,这个吴三省的女人,
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

【大白狗腿】这是一把很锋利的短刀。
刀刃很干净,看不出曾经沾染过无数鲜血的样子。
现在这把短刀封存在刀鞘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这把刀一直被放在某个地方,没有人去动过。
这把刀的主人已经死了。
被封存在刀鞘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它试着去想一些以前的事情。
它回想起那个叫作吴邪,化名为关根的人是它的主人。在遇到敌人时,会毫不犹豫地把它拔出来,用狠厉的手法杀掉身边的威胁,在实施计划的时候,每失败一次就会在手臂上划一刀。
它记得吴邪一开始拿到它的时候,刀法并不熟练,会的也不是杀人的招数。后来经过训练,吴邪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用起这把短刀也更加得心应手。
它自己都没有发觉,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了吴邪用的顺手而存在。
它记得吴邪握住它时那种冰冷的神色,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还有从不掩盖的杀意。
真正的刀刀致命。
第一次计划失败的时候,吴邪握着刀柄,在手臂上划了一刀,鲜血慢慢地流出来,这种纯属自虐的方式让它有那么一瞬间希望自己并没有那么锋利。
到了后来,手臂上的那一刀渐渐地不再疼痛,吴邪变的麻木,它也一样。
留下的,只是十七道可能永远都不会淡去的疤痕。
它不希望染上吴邪的血。
最后去墨脱的那次,吴邪没有带上它。
仔细想来,吴邪从一个不会用刀的菜鸟到一个刀法很不错的人不过是花了几年,它却有种自己已经在吴邪身边待了很久的错觉。
刀有时候,代表了主人。
主人的性格,主人的思想,主人的存亡。
现在它知道它的主人出事了。
可它无能为力。
它只不过是一把短刀,连自己的去留都无法决定,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转手卖掉。
就算没有被卖掉,它也只能接受尘封。
有人说刀是无情的,沾染了无数鲜血,也会把拿着刀的人割伤。
可再锐利的事物也会有柔软的地方,对于刀来说,握着它的那个人,还有那个人的一切,都是独特的。
大白狗腿觉得有些遗憾。
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一个,在危机时刻把它翻出来作为武器,它也不能再保护那个人。
可能以后还会有很多人成为它的主人,把它当成贴身的武器。
可大白狗腿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叫作吴邪的人掌心独特的温度。
那个人温热的鲜血,再也不会触碰到它冰冷的刀刃。
它始终只是一把刀而已。
谁都知道。
同时谁都不知道。
  • 举报帖子
喜欢 9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超蝙】特等席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说起来,他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很好!我想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这件事的了。” 艹,有人来了。 他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机械运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陈年的老古董,发出糟糕的岁月洗礼下苦痛的呻吟。 以及极其阴森暗哑的,由远及近的说话声,只有单方的。 很好,他大概知道这是哪里了。 也许他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作为一个36世纪的超能力罪犯,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瓶邪520
谜の签名栏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