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753

【全职 深夜脑洞】夜晚中移动(多cp,Lft150粉贺)

搬运自己lft上的文。

这篇几个月前写的了,文笔稚嫩。

【然而现在我连450Fo的文都欠着】


*在《读者》上看到的梗,随意拿来用下

*张佳乐第一人称视角

*cp主双花与林方,文末有喻黄伞修小番外

*无比奇怪的一个梗

*高甜预警

 

*

 

我是在苏黎士的时候听说了这种餐馆的运作模式的,后来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北京也有类似的餐馆,就打算去一次,顺便拉上退役的老林。

 

老林还说要带上兴欣的方锐,想着夏休期还没结束,也就随意他们了。要是被韩队和张副队知道我们与外队人私聚的话…我还是不做这个设想了。

 

下了火车大孙就来接我们了,路上他表示如果这种运作模式很不错的话他也叫他们队长开起连锁店好了。

 

壕无人性啊,我吐槽他,懂不懂体谅我们这些穷酸的感受啊。

 

我的钱不就是你的么,需要分点给你?大孙握着车这样回。

 

我一时语塞:说什么呢,我既然和你在一起,就是做好了一辈子都不分财产的准备。

 

嗯,都给你。

 

说什么呢,不分。

 

是是,不分。

 

方锐在后座捂着眼:艾玛闪死我了。老林无奈的笑笑。

 

抵达目的地餐馆。餐馆名为“夜”,因为里面的用餐席是拉着窗帘,不开灯的,也就是完全黑暗。我们推门走进时看到一个受不了黑暗的女孩子被服务员劝退,老林就问我们怕么。

 

来都来了,怎么会怕。

 

再说比这更黑的路也不是没见过,不还是走过来了。

 

点了单,服务员领我们走过一条漫长的走廊,光线很微弱,说是要适应环境。隐隐约约看不太清,只能听着服务员的指引。

 

啊,顺带一提这里的服务生都是盲人,他们在黑夜里是能看的最清楚的。

 

走进了大厅,果然是全黑,也就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刚才至少还有一点点光源。所有人晚上都会关灯睡,但那是躺在床上。我现在有点不敢走动,待在原地。

 

我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发抖。

 

黑暗,真正的黑暗。人的五感官之中眼果然是最重要的,就算是对我们这些靠手吃饭的职业选手来说眼力也重要无比。

 

我想起六年前大孙把落花狼籍一摔就转身离开,我跑去追他时经过的那条弄堂,明明是在白天也还是那么黑,那么暗,那么长。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在网游里找回了他,繁花血景最终重现荣耀,之后我出去买零食都敢从那条弄堂走了。

 

我想起两年前我从百花退役后又重新签约霸图,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开始前我一个人踏在入场走廊上,远处发布会的场所的光实在太微弱,然后咚一声门自动关上了。

 

我知道我离开百花可能错了,但这是对别人来说;就我的想法,万事难料,就像我的运气在拿了世邀赛冠军后也不那么差了。在霸图也许能拿到冠军,这是我还有大孙的梦想。

 

不,不是也许,是一定要。

 

我走过去推开了门。

 

——十一赛季,霸图也会一如既往。

 

所以我欣慰的发现,我好像是不怕黑的,于是我随着服务员的指示往前走。

 

然后大孙握住了我的一只手,低声在我耳边说:不怕。

 

我很好奇他怎么准确握住我的手的,另外他绝对低头了吧,这是对我身高红果果的鄙视啊。

 

于是我扬起头,高冷地说:我怎么可能怕,呵。

 

真可惜大孙看不到我这种从叶修那里学来的鄙视的眼神。

 

…好吧,其实我只在他不知道时才敢鄙视他。

 

摸索到了椅子与桌子,入座。小心翼翼地用手攀起桌,总算触碰到刀子与叉子。

 

说起来之前老林要求我们四人分两桌,他与方锐坐一桌,估计是有什么打算。给他加油,顺便意思意思准备点蜡。

 

服务员依次端上之前点的饭菜,看不见之后其他感官更加灵敏,我才明白为什么“黑夜会带来另一双眼睛”;本就比常人灵敏的属于职业选手耳朵捕捉着任何一点细微声响。

 

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食材,我拿起刀叉尝试切割一块肉,一直到入口才发现是蔬菜饼。

 

你没给我点肉?我差点掀桌,质问坐在对面的大孙。

 

多吃肉不好,乐乐。大孙语重心长地说。

 

我呸,你自己难道没吃肉?

 

之后大孙便淳淳教导吃肉如何如何不好,养生多么多么重要,真不知道他去那个土豪战队学了什么,以前一起吃香喝辣的兄弟爱呢?

 

还有方锐你别笑,我听到了。

 

我最终实在忍不住,只得放出杀手锏。我——

 

(假装)屈服了。

 

然后爆手速从大孙的盘子里叉起一块食物。

 

嗯,果然是肉!我美滋滋地想。

 

大孙无奈地叹口气:随便你了,但你还是职业选手,注意身体。

 

卧槽难道你不是么?我向前倾抓住大孙的手,似乎还握着刀叉:明明说好一起拿冠军的!

 

好的,一起。

 

我松了手,默默吃自己的东西。其实我知道,大孙现在手的持久不行,所在的义斩吧,夺冠看上去遥遥无期。而我…

 

我会注意保养自己的。我闷闷地说。

 

方锐在旁边啧了几声。真是的,老林你不管管啊。

 

然后我马上知道老林为什么不管管他家点心大大了。

 

我从大孙的盘子里叉起一块他帮我切好的肉,正放到嘴边时,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你愿意嫁给我吗。

 

老林的声音。

 

卧槽。

 

整个餐厅顿时无比安静,看来所有人的耳朵都变得很灵敏。

 

没有回应,老林只得继续。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愿意嫁给我吗。

 

第四遍,老林的嗓音已经有点沙哑,听着令人心疼。你愿意…嫁给我吗?

 

方锐在干什么啊!

 

我攥紧了拳头,老林该怎…

 

一个微带哭腔的声音响起,一字一句。

 

我,一,直,在,点,头。

 

F.I.N.

 

【番外1.

 

现在林敬言的心情反而无比沉静,他只是一遍一遍地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喜欢你。

 

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从呼啸转队送出唐三打;再退役离开荣耀。他的人生中还剩下什么。

 

除了方锐。

 

第四遍求婚时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他很疼,他知道他失败了,已经…

 

一只熟悉修长的手突然握住他的手。

 

哽咽的声音响起:我,一,直,在,点,头。

 

那只手执起林敬言的手,将一枚戒指轻轻戴到了他的指上。】

 

【番外2.

 

大孙,张佳乐踢踢孙哲平,你看人家多幸福啊,你不给点表示?

 

大孙轻轻地笑了:我去订飞荷兰的机票?

 

非常乐意。

 

张佳乐马上回答。】

 

【番外3.喻黄的场合

 

队长队长队长这里好黑好可怕不过我没有怕黑哦真的不怕哦要是让叶不羞那家伙知道一定会笑我的诶我说这里没人认出我们吧那真好说起来我好在意…唔…

 

少天,安静。

 

其实喻文州只是把自己的手指点在了黄少天的唇上,不过餐厅里的其他人都误会了。】

 

【番外4.伞修的场合

 

叶修叉起一块鱼,然后他听到了苏沐秋的声音。

 

唔,这个菜味道真不错。

 

——黑暗封闭了感官,会令人脑产生一些幻觉。一般来说,是那个人觉得最合理或最想发生的事。】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我生坠入空

(1)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夏熙尧的心从未觉得如此放松过。    推开家门,家里很整洁,很干净,干净的空荡,一台电视,一架电扇,一个木桌,一个双人沙发,几个杯子在桌子上,当然了一定是塑料不易碎的那种,剩下的就是些零零散散的小物件。望了一眼墙上的老式钟表:10:35,夏熙尧走进自己的卧室,把书包放下,说是卧室,其实是一个大的储物间,放了一张床,一个书桌,旁边是堆放整齐的几摞书,另一个墙角是一些杂物,因为

【假面骑士Ex-Aid/永飞】醋

*OOC预警  *懒癌晚期   截止昨天,永梦在外科的实习全部完成,然后便被飞彩打包送回了儿科,理由是:技术太差,会损坏圣都的名声。对于这点,永梦也相当无奈,因为只要是飞彩在旁边的时候,永梦就会情不自禁的走神。不过相比于紧张的外科,永梦更喜欢儿科,因为他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可以使他安定下来。    “贵利矢桑!”这已经是第N次了吧?无论警告过多少次,都会被人通通无视。永梦感觉自己先前的好心情一扫而

不科学的驱魔并没有不对

(1)

http://www.iqing.in/book/46477 轻文征文连载日更中!6W字求点击求收藏!   战斗才开始大约五六分钟,我的内心就已经被莫名其妙和无所适从的战栗所占据。 但这并不是恐惧,不如说是憧憬,不如说是热衷。 请你试着稍稍想象一下。 这是一栋四处都是不知名的仪器林立,电流火花飞舞飘散的高楼大厦。 不远方虽然没有什么激烈的枪林弹雨,但你感受到的声响和震动,气味和色彩,都是不折不扣的

Medusa_Gacha酱好萌
美杜莎,称呼随意。魔都人,准初三的低龄渣。 lft:Medusa今天打雷下雨了么。微博:Medusa_狱都不足中 目前主控鬼彻/全职/狱都。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