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7-10-13
阅读 6714

【一八】假如佛爷是日军间谍 (20)

小满出现在解府的时候,六神无主的样子把向来淡定的解九爷都吓了一跳,九爷扔下棋子也不管下了一半的棋局,一把搀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满,把他安顿在沙发上,叫管家去倒茶,自己则坐在了他身边。
  小满狠倒了两口气才缓上来,忙站起身,九爷把他当自己人,但是人家毕竟是九门的爷,基本的规矩可不能不顾。
  “小满,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老八出了什么事?”
  小满一揖到地,“九爷,求您去看看我们八爷吧,现在只有您能救他了啊!”
  小满说着眼睛就湿了,九爷忙拍拍他的肩,“不要急,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张副官来了香堂,直接闯进了八爷的卧房,我拦不住他,他进去跟八爷说了什么,然后特别慌张地跑走了,八爷也没出门,等到下午张副官又来了,还带着好多文件,直接扔给了八爷,我怕出事没敢走远,没多久张副官就走了,然后我听见八爷在屋里一边哭一边笑,还骂佛爷是骗子,说什么生生世世再也不会放过他什么的,我在门外劝八爷,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赶紧过来找您。九爷,求您快去看看他吧!”
  九爷听完立刻站起身,“我现在马上过去,小满,你去把二爷和五爷找来。”
  小满点头,行了礼转身跑远。

  “老八!”
  “齐老八!”
  二爷五爷赶到八爷香堂一刻也没耽误直奔了卧房,九爷是早就到了的,他站在房间里,脚边散落着一些纸张,他本人还眉头紧皱着盯着手里的一沓,神情严肃得可怕。
  这并不算什么,给他们最大惊吓的,不是严肃的九爷,也不是趴在床边双眼失神的齐铁嘴,而是齐铁嘴那张雕花大床上裹在一身深绿色军装里的尸骨。
  他们当下就明白了,为什么张府的大火过后没有人找得到张启山的尸体。他们知道火是齐铁嘴放的,是他让张启山这个名字跟着张府的大宅消失在了那片红色的火光里。后来在找不到尸首的时候他们就明白,除了奇门八算,没人有能耐把他带走。
               然而齐铁嘴不说,他们也就没问过。
  “看看吧,”九爷把手里的东西放进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二爷和五爷面前,两个人拿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绝密二字。
  两个人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越看越冒冷汗,然后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惊恐。
  “九爷,”很久之后,二爷才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这……到底怎么回事?”
  五爷也用颤抖的指尖指着手中的纸,“小九,这东西,是真的么?”
  九爷表情肃穆,点了点头,“是真的。”
  仅仅三个字,每个字都是一把刀,刀刀直入心脏。
  “解九!”五爷一步冲上去揪住九爷衣领,声音里都是压抑的疼痛,“你给我想清楚了再说话!!我问你,这东西是真的么?!你想清楚再回答我!!”
  九爷轻轻拉开五爷的手,他比五爷高一些,直视他的时候要微微低头,他和五爷老八从小一起长大,老八可以跟他们插科打诨,但因为窥视天机有损阴德而不敢跟别人过于亲近,当然,后来的张启山是个例外。在九门之中就数他和五爷最要好,五爷的每一个表情,他都明白,他知道五爷不敢相信,他也不敢,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们不信,“是,五爷,这是真的,这上面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听了九爷的回答,五爷颓然地垂下了手,手里的纸掉到了地上,他蹲下身去捡,却一瞬间泪就滴了下来。
  “小九……”五爷哽咽的声音传来,“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九爷镜片后的双眼也变得氤氲,他点头,机械地回答,“是,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五爷再次爆发,“你知道什么?!!如果这上面写的是真的,那么,那么我们……”
  五爷的话终是说不下去了。
  “那么我们就都错了……”接着他的话说下去的是一直沉默的二爷。
  五爷看着二爷,表情从刚刚的愤怒转为深沉的悲切,良久,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你们想过么?这个错误的后果,我们谁都承受不起,其中最受不起的,就是那里的齐铁嘴!”
  五爷指着瘫坐在床边神情依旧木然的齐铁嘴,二爷和九爷顺着他的指尖看去,谁也没有再出声,整个房间仿佛坟墓一样死寂。
  打破了这份死寂的,是齐铁嘴突兀的笑声。
  他的笑声从开始的微不可闻渐渐变得癫狂,“老八…你冷静点…”三个人小心翼翼地唤着他,生怕他在刺激下失了神智。
  他就这样笑了很久,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五爷和九爷,也没见过这样的齐铁嘴,他笑了很久,笑到整个人呼吸都乱了才停下来。他抚着胸口倚靠在床边,面对着那三个一脸担心的人。
  “二哥,老五,小九……”他像是耗尽了体力,声音轻得像一片扫过耳畔的羽毛,他的目光从三个人的脸上依次掠过,明明看着他们,却眼神空洞好像什么都无法再入他的眼。
  他们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劝一劝齐铁嘴,但是他们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还没等他们想出说辞,齐铁嘴反倒先开了口。
  “你们知道么,我和张启山第一次见面,是在我的卦摊。
  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生而不凡,大富大贵的面相,命中的三昧真火神鬼不侵。可是我也只能看出这些,更深的我便看不懂了。
  那是我作为算子,第一次遇见的铁板一样的对手。
  现在想想,可能对他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之后一来二去,接触得多了,莫名地我们就熟识起来。
  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帮过他,他救过我,我们都是不愿亏欠别人的人,就这么欠情还情,渐渐地,就算不清了。
  还不清的人情慢慢变成了感情,那时的我们虽从未言爱,可彼此心知肚明,我爱他,我知道他也一样爱我。
  我助他成为九门之首,我用尽所有帮他,我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直下去,就算有一天战争到来,我们也会并肩保卫着这座城市,就算会战死,我们的手也是牵在一起的。
  可是我没想到,他骗了我!
  从一开始卦摊前的见面就是他算计好的,之后的每一次见面都是他算计好的,  他来到长沙就是算计好的。他骗了我,然后我成为他的帮凶,帮他骗了我所有九门的兄弟!”说到这里,齐铁嘴反手重重地捶了下床。
  “我忘不了那场大火,”他看着九爷,“那晚,从小九你的解语楼开始烧起来的,你还记得么?你的手下折损了多少你还记得么?”
  “……”九爷沉默。
  “不记得了?没关系,我记得,你解家损了一百七十六人,全是你的得力手下。不光是你家,我还记得三娘的亲信们拼死护了她和族里长辈,可是那些人谁也没逃出来。还有六爷,他只有白姨一个牵挂,可是他还是没保住她。还有老五你,不也失了大半狗群?还是三爷最有先见之明,先送了三嫂母子两人出城,才让他们免遭毒手。二哥你孑然一身,差点丢了命都没留住你的梨园。这些都是债,那些人活生生消失在我们眼前的,这些都是拜他张启山所赐!一笔一笔,我全记得!
  全是他张启山!他骗了我们那么多年!他藏得那么好那么深,我们全心信任他,可是他却用一把火告诉我们,他是敌人……”
  “不!不是!你不是也看到了么,这些文件上写的很清楚,佛爷他不是!!”好像终于听不下去了,九爷弯腰抄起被扔了一地的文件,两步冲到齐铁嘴面前,二爷和五爷忙架住他,不然他们真觉得他会把那沓纸扔到齐铁嘴脸上。
  二爷和五爷奋力阻止着九爷,他们都知道,这些年无论财力物力人力,只要张启山开口,九爷倾尽所有没有一次犹豫过。不仅因为他曾经在九爷刚刚继承家业举步维艰的时候大力相助,更是因为九爷对这个满心家国天下的九门之首,是从心底敬佩。
  所以当初对张启山的背叛,除了齐铁嘴,大概就是九爷始终不能释怀了吧。
  而现在,真相被揭开,九爷的悲伤,不会比齐铁嘴少多少。
  九爷被二爷和五爷合力安顿在椅子上坐好,齐铁嘴呆愣地盯着刚刚从九爷手中掉下的文件,白纸黑字,写的是上峰派给张启山绝对机密的长期任务。
  深入进敌人内部,取得充分信任后,再以敌军间谍的身份进驻长沙,综合敌我双方情报,配合上峰的作战计划,摧毁敌方部署。
  短短几行字,齐铁嘴看了很多遍,他艰难地理解着每一个字,他觉得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但是他完全不明白这些字组合在一起的意思。
  他又看了很多遍,突然发狠地把它们揉成一团扔出去,猛地站起身,“我!!不!!信!!!”手指颤抖指着地上的纸团,“这些东西我一个字都不信!!他跟我亲口承认的,他说他是日本人派来的人,他亲口承认过的!他杀了九门那么多兄弟,他出卖情报给敌人,他囚禁我监视我欺辱我!他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姓名是假的,身份是假的,信任是假的,感情也是假的!!
             “老八!!!”刚安顿好九爷的二爷看着齐铁嘴癫狂的样子只觉得身心俱疲。
  齐铁嘴的控诉还在继续,“我恨他!我恨他骗了我骗了所有人!
  那些火海里哀嚎的人们,全是他欠下的债!可是……可是这些债,只是他一个人的么?”齐铁嘴摇摇头,与其说是在问那三人,不如说是在问自己,“不,不是,还有我的!如果我没有把他引进九门,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由我开始的,就由我结束,他用一把火告诉了我们真相,那么我还他一把火,他欠了那么多性命还拉我一起共罪,而我只要他死,这笔账,怎么算都是他张启山赚了不是么?所以我杀了他,不仅杀了他,我还带走了他的尸体,你们不知道吧,我吃了他,我放干了他的血喝掉,然后一寸一寸割下他的皮肉,剖出他的内脏…啊,对了,你们把我从张府救出来之前,我还让他委身于我,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血肉他的身体,这两种感觉是何等美妙~”说罢,齐铁嘴的唇角绽开一丝病态又疯狂的笑容,似乎在回味着,却看的另外三人心惊胆战。
  无视他们的惊恐,齐铁嘴继续说着,“我告诉自己我没做错,我只是杀死了一个敌人,杀死了一个背叛者,就算我曾经那么爱他,但是现在我恨他,我也应该恨他,他!”回身指着床上的尸体,“罪有应得!!但是现在……呵…”齐铁嘴嗤笑,“但是现在,就凭这几张纸,这几个字,你们就告诉我我错了,我恨错了也杀错了,他从来不是敌人,他的背叛是变相的保护,现在告诉我这些,我可能相信么?!我怎么可能相信?!!!”齐铁嘴似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绪里,双眼都失了焦距,那号称一张铁嘴走天下的人,现下也几近胡言乱语,二爷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摇晃,“老八!你清醒一点!!”
  被二爷这么一摇,他像是回过了神,“清醒?!二哥,我还不清醒么?我记得你们每一个人,记得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我还要怎么清醒?!我记得我捅了他一刀又一刀,他的血流到我的手上,染透了我们俩的衣服,可是他一直抱着我,痛到发抖也没反抗分毫。我记得他占有我的样子,委身在我身下的样子,还有他死前最后一个吻。我记得我吃掉他的时候,他的肌肉失了弹性,可是还是我最熟悉的触感,我剖出他的心脏,捧在手上嚼在嘴里仍不解恨,我记得我要恨他!我要给九门的弟兄报仇!!这些我都记得!都记得!!!”
  歇斯底里过后的齐铁嘴好像泄了气一样再次瘫坐回床边,玳瑁眼镜后漂亮的眼睛开始凝聚水汽,刚刚的疯狂不再,只剩轻喃,“我都记得……都记得啊……而我同样记得……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他…”扔掉眼镜把头埋进膝盖,齐铁嘴的泪水终于掉下来,他抽泣着控诉,“为什么……要告诉我啊……”
  “为什么告诉你?呵,因为想要报复你啊,八、爷!”声音从卧房的门口传来,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熟悉的人倚靠在门边。
  张日山。
  他显然在外边听了很久。
  “九门的几位当家,很久不见了啊,”不等他们开口,张日山已经迈步跨进了房间,他并不理其他人,径直走到蜷坐在地的齐铁嘴面前,俯下身,声音很轻语气却残忍,“八爷,我送您的这份礼物,还喜欢么?”
  在场的人都看到,听完张日山的话,齐铁嘴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五爷最先反应过来,开口质问,“张副官,你到底是何居心?”
  “居心?五爷,刚刚我不是说了么,我是来报复的啊……”
  “你想对老八做什么?!”五爷掏出枪直指张日山。
  张日山不以为杵,用手拨开枪口,“五爷,放轻松,我不会做什么的,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用做什么了。我来,只不过想跟各位叙叙旧,顺便,再告诉他一些事情。”
  他随意地挨着齐铁嘴坐下,侧身倚靠在床边,抬手抚着床上包裹着尸骨的军装,入手还是熟悉的触感,他的心脏一直纠疼着,哥,日山终于找到你了……
  及时抽回手,因为他知道不这样他的眼泪就会落下来了。
  “从哪里开始说呢?从我们还在东北开始?有点太远了,不如就从我跟着哥一起来长沙开始吧。”他轻声说着,记忆逆流而上,倒退回那年的长沙。
  “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来长沙扎根之后才入的军队,其实,战争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是军人了。他很优秀也很拼命,不长时间已经深受上峰赏识,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件好事。果不其然,战争开始不久,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上峰直接下达的命令,让他去执行最高级别的机密任务,任务派的很急,潜伏的时间很长也很危险,哥本不想把我搅进来,是我一再的坚持,才能一直陪着他斡旋于这个局中局,直到现在我都在庆幸当时执意陪着他,我才能有一天为他,一证清白。
  长沙是军事要地,九门又掌控着长沙,所以上峰和日本人都在打九门的主意,他成为九门之首,更便利了他的任务。
  那夜几乎覆灭九门的大火其实是个掩护。
  长久的等待终于让日本人失了耐心,他们认为,如果九门不能为己所用,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他没有办法保住那么多人,只能冒着任务失败身份暴露的风险,顶着日本人的怀疑尽力护下了各家当家,否则你们真的以为是自己命大才能活下来么?
  你们一直以受害者自居,理直气壮地声讨他,怨恨他,可是你们想过么,他能恨谁呢?当找不到怨恨的对象,他只能怨恨自己。这些只有我知道,他怎样被自责和愧疚压得夜不能寐,被责任和感情撕扯得生不如死。
  我以为你们能给他些许的信任,但是我没想到,我高估了你们,九门兄弟这么多年,你们终是不了解他。你们难道真的以为,来张府叫嚣还能全身而退,真是自己身手不凡?
  不,是他下了死令,绝不许伤各位分毫,否则也不会让八爷如愿进入张府,那么可能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八爷盗取情报被发现的时候,他想放你走,但是碍于在场那么多双眼睛,他只能把你关进死牢,你在牢里待得舒服,他却寝食难安,他下令不许亏待你,更不准给你用刑,但仍然担心得甚至想去劫狱。看着他那样,我甚至想偷偷解决了你,那样他或许会痛苦一时,但是至少不会有性命之逾。
  但是我还是没有下手杀你,我也在赌,赌你还是爱他的,哪怕只有一分希望,也能撑到真相大白的那天,可我赌输了。齐铁嘴,你辜负了他,他甚至抛弃了一切用那样的方式想留住你,你却还是辜负了他!”
  “别说了……不要再说了……”始终没有抬头的齐铁嘴终于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可是并没有用。
  “不说?为什么不说?你不敢面对了是么?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感觉如何呢?”张日山的脸上再也没有狡黠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扭曲的狰狞,他的声音不大,却字字诛心,“齐铁嘴,我庆幸我擅自做主藏起了这些本该销毁的文件,也庆幸我能活到现在,才有机会还他一个清白,才能亲眼看到你后悔的样子!”
  “住口!!住口!!”
  “齐铁嘴,你痛苦么?是不是痛得快活不下去了呢?不过我告诉你,你喝了我张家人的血,轻易是死不了的,而且你还会很长寿,所以,尽早断了你一死了之的念头,活着吧,长长久久地活着,带着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真相愧疚而痛苦地活着,日复一日地煎熬,再也没有人像他这样爱你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张启山了,齐铁嘴,我曾答应过他,让这真相永远烂在心里,可是我今天毁了约。就因为这是我给你的报复,你永远别想解脱!”
  战后的长沙城很快就恢复了曾经的繁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有一家小小的香堂,主人是位谪仙样貌的算子,他有个奇怪的习惯,就是每逢晴天,他就会让家仆支出卦摊,然后披着一件威风的军绿色大氅从晨光微熹坐到暮色四合,但是并不算卦,他只是坐在那里,也不理人,口中喃喃自语着,如果靠近他,他会抓住过路的人,然后问人家一句听不懂的话,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他是疯的,只有那些老街坊知道,他不疯,他是曾经九门中以奇门八算著称的天算子,只是早已弃了这门绝活。他用尽余生只是在等人,幻想有一天能等到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挺拔俊秀的男人,迎着灿烂的阳光走到他面前。
  “喂,你能帮我找到张启山么?”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魔道祖师—— 恶友组 五更

          人物是墨大的,ooc是我的          恶友组夺舍归来~\(≧▽≦)/~            扩群    魔道剧情语C群    584672578    目前只有两个戏精    随时尬戏      不喜慎入      见到晓星尘的第一眼,魏无羡疑惑的眨了眨眼,这人好生面熟啊!   “清风明月晓星尘,凌霜傲雪宋子琛?”蓝思追眼睛都亮了,一眨不眨的看着并肩的两个人,晓星尘眼

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中国演唱会将于11月25在上海举办

自2007年伴随划时代的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2诞生至今,日本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全球俘获了超过6亿粉丝。十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初音未来在今年迎来了她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十周年。   十年间,粉丝们对初音未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实属不易。为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厚爱,全新的初音未来大型演唱会——“未来有你·初音未来2017演唱会”将于2017年11月25日在上海盛大举办! (图2:“未来有你·初音未来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