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37

花落人散两阑珊|真遥

整理文库的时候发现写过真遥的 就放在这里好了

                                                                                                                作者|清口菜

                                                                                                         

他们总是保持着若有若无的暧昧关系。

 

平常上学,吃饭,运动,回家都在一起。但被问及:“啊…你们是在一起了吗?”的时候,深蓝头发的那个男子的眼神便会变得回避,而茶色头发的男子便会救场似的回答说:“啊..没有哦,我和遥只是朋友哦。”继而露出他特有的温柔微笑。

 

但他们的的确确是暧昧的。这样的氛围总是出现在两个人独处的时间里。

 

 

 

饭后去海边运动后的两个人,总会在附近的小亭子里坐上一会儿。

 

附近暖黄色灯光打向海的远处,光的亮柱由近及远的变细,见见溶化进黑色的海面上。海风和浪声扑面而来,让疲惫的身躯得到休憩。岩鸢的夜空总能看到星星,紫蓝的夜空中嵌着微白的星光,人声好似被这巨大的滤网过滤掉,只允许纯粹的宁进入。

 

这时候七濑遥和橘真琴彼此沉默着,但周身的气氛又带着一小点的悸动。

 

但七濑遥从来不是那个先开口说话的人,他习惯这样沉默的坐着,面对大海,想着游泳或者其他的事情。

 

然后橘真琴或打破这个局势,用着温柔的口吻和遥说话。

 

“呐…小遥,今天兰和莲一直粘着我,说很想小遥呢。”

 

“不要加‘小’。”

 

“抱歉,抱歉,加‘小’明明更可爱嘛。”

 

…..

 

对话总是三三两两,七濑遥的话很少,但橘真琴能够理解他,然后凝视着他微笑。

 

然后气氛又会变得微妙起来,七濑遥不敢与橘真琴对视。他感觉自己的脸一点一点的窜红。

 

沉默又会趁机覆在这两人的周围。他们看向海面,海浪依旧有规律的拍打在沙滩上,留下浅白的浪沫。

 

有几次七濑遥明显感觉到橘真琴宽大而温暖的手掌覆上自己的手。但仅有那么一瞬,对方像一只惊惶失措的羊,收回了自己不安的手。

 

七濑遥没有回头看对方的脸色,只让它随着海浪飘向远方。

 

 

 

周一泡完澡准备起身的时候,遥意外的发现伸出的双手没有被那双温柔的手掌握住。他呆愣了一小会,直到双手的温度已然褪去,他才回过神来。

 

清晨的不适感一直延续到上课的时间里。一整天七濑遥都在恍惚。

 

“真琴怎么了?为什么没有电话给我?”

 

“是不是病了。”

 

……

 

诸如此类。

 

白昼在这天变得异常漫长,像是有人启动了制冷器,流淌的时间逐渐冷却,结冰,困住有些焦躁的遥。

 

遥在下午去了趟真琴家。不出所料的发现橘真琴病卧在床的样子。

 

真琴看着他,露出他熟悉的笑,这个笑容他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

 

“啊——抱歉遥。今天妈妈向老师请假,但我困的厉害就忘了给遥发短信了。”他的语气里带着自责的成分。

 

笨蛋,这种有什么好自责的。

 

七濑遥看着橘真琴,一天的不安与担心逐渐在心口蒸发干净,但转眼,心疼又如潮水一样涌上来。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感冒有些严重,要在家里呆一周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遥这一周可别泡澡泡的太久然后又迟到哦。”

 

“现在怎么样。按时吃药了吗?”遥不理会真琴下半句开玩笑似的的回答,兀自发问着。

 

“吃啦吃啦。我想很快就会好的。”

 

大概有三秒钟的停顿,真琴说

 

“抱歉遥,让你担心了。”

 

周三傍晚的时候突然下了大雨,浓密的乌云裹挟着雷鸣轰然落下。雨放肆的落在屋檐上,小小的泥坑中。路上的行人顶着书包匆匆奔向家的方向,踩起的水花附在裤脚。

 

真琴以为遥今天不会来了,却没想到门外的敲门声如期而至。

 

“这么大的雨怎么来了。”

 

“没有什么。”

 

“要是遥生病了,我现在可照顾不了你啊。”

 

“只是想吃阿姨做的饭了。”

 

遥真是有够任性的啊。

 

周五的时候,真琴全家都出了趟远门。真琴因为生病便留在了家里。虽然病已经快好的差不多了,但妈妈为了让他再好好休息一会儿,于是还是帮他请了假3,还拜托遥帮忙照顾一下。

 

放学后遥拿了一大堆的笔记说要给真琴补习,真琴也笑眯眯的接受。

 

到了晚饭时间,真琴趴在桌子旁撒娇的说:“遥,肚子好饿啊——。”

 

遥起身。

 

厨房里传来人声,锅碗放置的声音。紧着着传来油锅炸响的声音,是一种温和的轰然。

 

突然,橘真琴从背后抱住了七濑遥。他的动作是那样的温柔,轻轻地环住遥的腰,仿佛他的温柔是他的血液,这样自然的流淌在身体里。

 

橘真琴有力而温热的胸膛贴在自己的背上,七濑遥感受到真琴的心跳,心跳声传入耳膜,遥觉得自己的心跳与真琴的心跳同步了。

 

他的大脑在一秒后短路,手中的稍作跌落在锅中,发出金属撞击的脆响声。

 

他听到橘真琴的一声轻叹,然后离去。

 

他们,无言以对。

 

 

 

周末的时候,真琴在遥家里打游戏。因为玩的太久,等收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已经入夜。

 

于是真琴就住在了遥家。

 

他们睡的很近。不过是条被缝的距离。如果两个人相对而躺,便会不出意料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房间里的灯暗了,黑夜如期的占据着整个房间。模糊的视线像是催化剂,平常压在心底的一些话逐渐像沸腾的开水咕咕的向外冒。

 

终于,有人先开始讲话了。

 

“呐..遥,高中毕业后你会去哪。”

 

“不知道。”

 

“遥的话,大概会接着游泳吧。”

 

“嗯。”

 

“看吧,遥每次都不说,但其实早就想好要怎么做了。”

 

“真琴呢。”

 

“嗯,或许会离开岩鸢。”

 

...

 

“...,呐,遥。”欲言又止的橘真琴。

 

过了许久,七濑遥才说了话。

 

“...真琴?”像是试探般。

 

然后,突然,七濑遥的嘴唇被一股温热的气流包裹,他睁大眼睛,黑暗中的视线意外的清晰。

 

他看见自己的书桌,看见自己的画,还看见真琴闭上的眼睛。

 

他渐渐冷静下来,也闭上眼,感受着来自真琴的温吞。

 

 

 

心所要的,不是足够的多,而是足够的喜欢。

 

他们从牵手到拥抱,最后到接吻,过程总是无言。

 

彼此从未开口说过打破关系的话。

 

以至到最后,橘真琴依旧用着七濑遥最熟悉的语气说

 

“再见了,小遥。以后要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人生啊。”

 

他们最终错过了彼此。

 

  • 举报帖子
喜欢 1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有栖川
杂食主义者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