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349

[丐明唐]洞庭湖

*纯友情小故事

*无CP


【丐明唐】洞庭湖

 

夜色拢了上来。芦苇荡里依然喧闹,蛙鸣,虫叫,水鸟飞动的声音混合着依稀的歌声。

 

忽然,那黑糊糊的某一处,芦苇杆晃了一晃,接着向两边歪倒,一条小船从芦苇荡里划了出来。

 

撑船的是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赤裸着上身,胸口肚子上画着可笑的鬼脸。少年大概是习武之人,浑身的肉紧实的很,小小年纪,腹部已经有了些肌肉的影子,而且他撑着对他来说大了不少的船丝毫不显费力。

 

少年的一双眼睛很亮很亮,精明的好像这水上狡猾的鱼鹰。小船在芦苇荡里打了个转,慢悠悠地向一处岸边靠过去。

 

“这里这里。”那岸边也有些稀稀拉拉的芦苇,晃了两晃,从里面又钻出两个少年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穿一身黑蓝色的衣服,挥着手让少年驾船过来,他叫唐鱼儿。另一个小一些,也最漂亮,白色的衣袍金色的发,典型的异域人的模样,汉姓是陆,叫陆芽。

 

那撑船的少年姓郭,叫郭然,他也是他们这个团队的小老大,只是除了陆芽会乖乖地叫他一声然哥,一样有主意的唐鱼儿并不买他的账,从来都只叫他郭子。郭子一开始意思意思抗议一下,后来也不介意了,反正有陆芽叫他哥,够了。

 

岸边水浅,郭然的船不能完全靠着岸,于是他把船停在离两个人不算太远的地方。招呼着两个人先跳上去。

 

“这距离……”陆芽之前一直生活在西域,这次来君山还是师父带他来的,西域干旱酷热,他长到十一二岁,基本是没见过什么大的水域。冷不丁看到这波光粼粼的洞庭湖面又是好奇又有些紧张,郭然离他们不远,但是他不敢贸然尝试。

 

唐鱼儿就不同了,他生于蜀中唐门,本就是依山傍水的地界儿,他又是个淘气好玩的,水性比起郭然只好不差,而且他门派的武学不像明教那般需要精细的技巧,提了口气儿,不说能轻松跳上船,就是越过船跳进湖里都有可能。

 

唐鱼儿拍拍陆芽的肩膀:

 

“我先跳上去,一会儿拉你。”

 

陆芽点点头。

 

唐鱼儿就提了口气,一个跨步,就跳上了船头,他轻功学的不错,跳上船的时候,船只是微微晃了晃,就又稳住了。

 

唐鱼儿转身对陆芽伸出手:“来”

 

只是唐鱼儿想到了他拉着陆芽,却没想到他身材算是三个人之中最娇小的,他伸手过去,陆芽根本够不到他,而陆芽要够到他的手,就要往前凑。湖岸滩涂,很多湿滑圆润的石头被青苔包裹着。陆芽一没注意,就踩中一个,脚下一滑,“啊!”地一声就要坐到水里去。

 

“诶!”

 

“小心!”

 

唐鱼儿和郭然同时惊呼出声,也同时伸手捞住陆芽胡乱挥舞的胳膊,这避免了他因为脚滑摔进水里。

 

两个人齐心协力,把陆芽拉到了船上。

 

“鞋子湿了……”陆芽一上船,就苦着脸抖脚。不只是鞋子湿了,他衣服的下摆也湿了一大片,黏糊糊的贴在腿上,感觉很不好受。

 

郭然又去撑船,听到陆芽说鞋子湿了,就跟他说:

 

“那就把鞋脱了吧,光着脚也舒服。”

 

陆芽有些犹豫。唐鱼儿倒是干脆,三下两下就把自己的鞋子甩进了船舱里,然后又过去扒陆芽的鞋。

 

“脱脱脱,郭子说的没错,鞋脱了凉快,你看像我这样。”他把陆芽的鞋脱下来扔进船舱,然后示范着把脚泡进水里,“这样,很凉快的。”

 

陆芽趴在船边,看着唐鱼儿把一双脚浸在水里,悠然自得的很。他抬头看了看唐鱼儿。

 

“很凉快的!”

 

于是陆芽也学着唐鱼儿坐在船边,把脚伸进水里。

 

脚尖接触到水面的时候,陆芽轻轻抖了一下,确实很凉。他慢慢地把脚沁到水里,等习惯了那凉度之后,还和唐鱼儿一起晃腿,拍水,玩的不要太开心。

 

他们两个人皮肤都很白,年纪又不大,那两双泡在湖里的脚在水里划动着,真就像鱼一样。

 

“我说你们两,玩归玩,当心芦苇叶子划伤了腿,那可是比刀子还锋利呢。”撑船的郭然扬声说,“鱼儿,陆芽这是第一次来君山,你看着他点,划伤了很疼的。”

 

陆芽听了就很害怕地把脚拿上来,不敢玩了。唐鱼儿就嘲笑他胆子小,自己一个人在船边拍水玩。

 

小船在水里荡悠悠的,陆芽没怎么坐过船,这晃荡晃荡,很快就有了困意。

 

“诶,别睡啊。”唐鱼儿拽了拽他的袖子。

 

“……唔?”陆芽眯瞪着俩猫眼含糊地应了一声。

 

“给你看个好玩的。”唐鱼儿从怀里摸出个竹笛,短短的,大概只有一指长度。他把竹笛送到嘴边,呜呜呜地吹了一个小调。

 

陆芽坐直了身子,看唐鱼儿吹小曲。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吹曲儿啊?”郭然从船的另一头钻过来,挨着陆芽蹲着。陆芽听他这么说就一起和郭然看唐鱼儿。

 

“刚学不久。”唐鱼儿吹完一曲,很得意的瞅了那两人一眼。他伸着脖子四处看了看,然后抬眼问郭然:“到了?”

 

“到了,不然我咋过来了。”郭然笑眯眯地说。

 

陆芽第一次来中原玩,显然不同于那轻车熟路的另外两个人,看唐鱼儿钻进船舱里还有点不明白到哪里了,这是要干嘛。

 

“月下——”郭然直起身子,指了指当空的明月,又甩了甩胳膊,做出很浪漫的样子,“垂钓~”

 

这时唐鱼儿已经从船舱里拿出了钓鱼竿和鱼篓,坐在船头。

 

陆芽听说垂钓,就很好奇的看着唐鱼儿。但是郭然不让他看太久,扯着他的兜帽就让他进船仓打下手。

 

这小船是郭然管他邻居尹叔借的,船舱里柴米油盐都有。郭然在船里摸索来去找到几只碗,一小锅。陆芽摸索出了一盏小油灯,管唐鱼儿借了火石点燃了,立在船舱当中。

 

接着郭然又让陆芽去洗碗,他走到船头,拽了拽唐鱼儿的马尾尖:

 

“钓了多少?”

 

唐鱼儿白了他一眼:

 

“你当鱼随便抓吗?”

 

“就问你钓了多少。”

 

“几条小鱼,今天收获不多。”

 

“行了。”郭然用脚丫子踹了踹唐鱼儿的屁股,“上来,哥给你们做好吃的。”

 

郭然和唐鱼儿三下两下把钓上来的鱼收拾干净了,拿到船舱里去。

 

船舱里陆芽抱着膝盖,守着小锅。小锅里煮着水,咕嘟咕嘟的。

 

“瞧哥给你们做吃的。”郭然拎着收拾好的鱼,蹲在了小锅面前鼓捣着。不一会儿,鱼汤的清香就飘了出来。

 

陆芽抽了抽鼻子:“好香。”

 

“那是!必须得嘛!”郭然得意的跟什么似的,全然不顾唐鱼儿一直在用手指捅他腰窝强调是自己钓的鱼好——反正他没有痒痒肉,随便唐鱼儿捅。

 

鱼汤好了。

 

撒上葱花,佐料,郭然把盛出来的第一碗汤给了陆芽:

 

“小心烫,慢点喝。”

 

光喝鱼汤是不够的,郭然又在船舱里摸索了一阵,摸出了一坛子酒来。

 

“你这……”唐鱼儿摇头失笑。

 

“不喝酒算什么丐帮!”郭然眨眨眼,又拿出三只碗,“来来来,你们俩也喝,鱼儿这小子我知道,以前他就没少偷他师父的酒喝,芽儿你能喝吧?”

 

“喝过一点点马奶酒……”

 

“能喝就行来来来!别客气!”郭然毫不介意陆芽只说他喝过一点点马奶酒而不是说他能喝,在他看来,喝过就是能喝。

 

 

月亮还照在当空。晚风飒飒,吹的苇塘犹如涟漪般舞动。

 

“在这儿呢。”

 

芦苇叶子被轻轻地拨开,郭然的师父向另外两个人招了招手。

 

唐门师父和明教师父提了灯笼靠过来,就见那小船靠在岸边晃晃悠悠。三个人围上去,灯笼暖黄的光照进了船舱里。

 

三个少年东倒西歪的躺在一块儿,睡的正香。一边摆着几个小锅小碗,另一边靠近郭然脑袋的地方,还摆着一只酒坛子。

 

淡淡的鱼汤的味道与酒味混合着从船舱里挤出来。

 

丐帮师父抽了抽鼻子:

 

“这三个小崽子,把老尹一坛子酒都喝了。”

 

唐门师父说:

 

“连吃带喝,这仨小子也是会玩儿。”

 

明教师父说:“行了,这三个孩子怕是已经醉了,夜里冷,带他们赶紧回去吧。”

 

三个人面对面点点头,一个个进去把自己徒弟都抱了出来。

 

里面陆芽儿最乖,也最黏糊,师父抱他的时候,非常自觉的伸了胳膊抱住师父脖子。

 

其次是唐鱼儿,只是师父抱他的时候免不了哼哼唧唧,撒娇打滚儿一番,这才貌似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师父抱起来。大概在他感觉师父怀里的感觉远不如抱着陆芽枕着郭然肚皮舒服。

 

最不老实的是郭然,他师父看其他两个师父都是温柔的把自家徒弟抱在怀里带出来,再一想以往自己看到徒弟喝醉了,不是拎就是背,简单粗暴的有些羞愧,于是寻思着也温柔一把,就拍拍郭然脸蛋儿,柔声说:

 

“郭儿啊,起来,嗯?我们回家了。”

 

丐帮师父想的很美好,他以为他徒弟要么像人家陆芽粘粘糊糊说抱就抱,要么像唐鱼儿撒个娇卖个萌。

 

他没想到他睡梦里的徒弟,突然一声暴喝,一拳就锤在了他的眼眶上。

 

“我去你个小兔崽子!你师父都敢打!”丐帮师父当即条件反射一巴掌拍在郭然头上。但是力道不重,郭然没醒。

 

最后郭然还是被他师父背了出来。

 

“小兔崽子……”丐帮师父盯着一只黑眼圈,不满地嘟囔,为了防止徒弟掉下去,他还向上颠了颠。

 

三个少年基本就平分了那一大坛子酒,睡的都很香一个都没醒。

 

一个在师父怀里拱一拱抓住了师父胸前的饰物。

 

一个睡着睡着居然开始念叨起了武学心得,技能手法。

 

一个留着哈喇子嘿嘿傻笑,笑完了不忘喟叹似的念了声:“好酒——”

  • 举报帖子
喜欢 1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魂牵梦引》

(7)

【007】   吴邪从踏进电梯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外面是三月艳阳天,吴邪进大楼前还觉得有些热,这一进电梯就有种如入冰窖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单纯的冷,而是像渗入骨子里似的,从脚底冒出寒意,让浑身毛细孔寒毛直竖。   电梯从1楼到14层,平时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或许是因为气氛太过怪异,吴邪竟觉得有几分钟长。 耳边忽然传来空灵的杂音,似远似近。吴邪心里一紧往后退了退。身后的张起灵似乎也感觉到不妥,也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点炮的狗子
all唐/明唐明互攻/脑洞连接宇宙/冷CP/坑多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