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63

【银土】时间暂停

*时间暂停篇捏他



活得好好的啊,没缺胳膊少腿。


坂田银时一只手指勾住钱包带,斜斜拉拉靠在真选组屯所门口。视线中的土方从尽头出现,到向他走来,再到站定在他跟前,逐步加深的眉头皱让他感觉非常好。


而这个念头就在直勾勾盯着土方看——一个如此良好的状况下突兀的蹦了出来,坂田银时甚至感觉自己换了口气,莫名其妙又似乎理所当然,就好像......他应该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应该......缺个胳膊之类的?


土方走近了也不说话,叼着根点燃的烟上下抖啊抖,见他没好气的样子坂田银时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反正就是“少来屯所找我”这一档子的话。


“你别瞪我啊,”坂田银时摆摆手,挂着的钱包就跟着在土方眼前摇摆摇摆,“我可是来专程来给你们家猩猩送买香蕉的钱的。来,副长大人,眼神再感激一点,感激懂吗?”


土方直想啐他一句狗屁模样,可惜一看那钱包长得还挺眼熟,大概又是自家局长跑出去跟踪那个女人的时候落下的。叹一口气土方伸手去抓,眼前的人却跟着手一挥,抓了个空。


“......你干嘛。”


“眼神。”


土方好性子的弯了弯眼睛,再去够。还是没够着。


“......你干嘛。”


“再感激一点啊。”


土方就琢磨着是拔刀切断钱包带子方便,还是直接把那只晃得他头疼的手切下来更方便。但坂田银时不给他机会,趁他调整青筋的功夫咧嘴一笑,趔过身子,就着还在空中的手按住那人的脸,拇指在耳垂一蹭。


好啦好啦,坂田银时就说,你知道,万事屋又不白干活,让我留下来蹭点吃喝就当做跑腿费了。


是,我知道。土方拍掉他的手,斜斜看了眼坂田银时却没有开口,他很明白坂田银时的意思,也很肯定坂田银时一定明白他的意思。你知道的,不过是借口。


他看着坂田银时一摇一摆笔直走向自己屋子的模样,忍不住又开始想,也许腰斩才是最方便的。


进了房关了门,在土方桌上熟练的四处找甜食,无果,最后顺手抓了个苹果来啃的坂田银时也不忘再次对土方的饮食方面发出感叹。


土方懒得搭理他,端正拿了笔就在先前没看完的报告书上圈圈点点。他警告一旁的大型卷毛,留下来可以,自己一边玩去。可惜坂田银时不吃他这套,跟着就趁土方专心在纸笔上的劲头,猛地从背后抱住土方就势坐下,圈紧怀里人的腰。


“喂!”


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土方一抖撞上坂田银时坚实的胸膛,隔着衣服的炽热让他愣了片刻, 搁下笔不耐烦的掰腰间缠紧的手:“你又干什么?”


“吃完苹果了擦个手~”坂田银时“嘿嘿”笑着躲过土方直接撞过来的后脑勺。抢在土方气急败坏之前,他又接着表示:“我就抱一下,你接着写你的,保证不会有下一步的安心啦。”


……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你记得结果吗?!土方简直要被他呛到。注意到他的不相信,坂田银时一脸无辜的呼气吹了吹自己的卷毛。


“你总是这套!”土方咬咬牙,挣不开他反倒像是自己整个人在坂田银时怀里磨蹭了几下。拼蛮力他拼不过他,又觉得这人是没有松手的意思,僵持半响只好暗自气恼地往桌子上贴以此来隔开一些距离。


他这个小举动坂田银时看在眼里,手上的力气悄悄放走了一点。


房间又安静下来。


土方在文件上圈圈点点,坂田银时就把下巴从后面轻轻勾住他的肩膀,看他怎么一笔一画。


跟他不一样,土方每一笔看上去都很有力度,握着笔的右手在纸上来来回回……右手……等等……握着的右手……我想起来了!坂田银时激动得一拍大腿!


不过预期的酸爽并没有落在自己腿上,坂田银时只用了不到一秒就想到了原因——他似乎正好抱着一个人。咦......我是不是......手滑了......


土方正专心勾勾画画,被他这么猛的一拍,勾坏了。恼怒的一扥肩,把坂田银时的脑袋从肩上甩下来。


真的不能忍了,土方十四郎紧急拔刀!


“”不不不不停停停,土方你冷静一下听我解释!其实吧!今天一见你就有股违和感,刚才我终于想起哪来的了!”


“去你妈的,老子一见你还炸裂感你信不信?!”


好说歹说让人眯着眼睛把刀收了回去,不去看盯着他牙痒痒的土方的眼睛,坂田银时若有所思的清了清嗓子,一副正经模样:“我前阵子做了个梦......”


土方打断他:“等一下,听好了,如果是春梦就杀了你,如果是废话照样打你半死,如果是灵异类的噩梦......算了,这个量你也不敢讲。”


“小混蛋你听不听!”坂田银时作势就又要扑在土方身上去,比划比划让他安静。


“因为一些原因,梦里我得到了一个能掌控全宇宙的时间的钟,但是因为……手滑——就和刚才一样嗯——阿银我一不小心就把那钟摔了,结果除了当时在我身边的神乐和新八,其他所有人都静止了,不能动。”


天然卷的脑袋做出来的梦果然也是天然卷风格的。土方抽了抽嘴角,把吐槽憋在嘴里,在坂田银时与他对视的时候挑挑眉,示意自己有在听。


“那样下去不是办法,虽然只有我们能动的确是有很多好处啦,比如你不能动我是可以随便上下其手啦,比如先揉你○○五百年什么的,再……好好好!我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们开始想办法让时间的走动恢复原样,也就是说要修好被我摔了的时钟。”


“说是修啦,其实是电池没电了,换个电池就能好,没想到的是最关键的电池却被你握在了右手心里。窝巢当时你握的力气那叫一个大啊,我和神乐都没把你手给掰开。没办法,只有拨动那个时钟的指针来跳时间段,直接跳到你松手的时候。”


土方这时候就很想问他是怎么掰的,他总觉得坂田银时说的“掰”和自己理解的“掰”不是同一个动词,抬眼,猝不及防的对上了坂田银时突然的认真——


“指针被我一直拨,一直拨,转了好多圈,好多年都过去了,每次暂停的时间里的你却一直握紧了右手不放。电池没被取出来,我却看到了很多从来没见到过的你的样子。”


“跟大猩猩在一起时候的,作为副长在组员面前时的,一个人奋战时的,一个人睡觉时的,一个人在居酒屋时的......”


坂田银时几乎是无意识的看着眼前的人在说。他以前一直想,自己已经看了足够多的外人从未见过的土方十四郎,像是在人前一丝不苟却在他面前迷乱起来的模样,虽然没有说出来过,但他很高兴他拥有真选组所不知道的土方十四郎。可是,总有一个可是,他在经历这个梦的时候却好像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很多他没见过的样子。


被他看得别开眼去,土方意味不明的咂了咂舌,在这时候打断坂田银时。


“废话真多啊。讲结局。”




“……最后我们把你整个右手臂卸下来了,换了个松居棒当做替代。啊,土方你不知道!我发现松居棒很棒啊!梦里面你穿着粉色的围裙,眨眼就用松居棒把房间打扫得锃光瓦亮!像是煤气灶的北门和水槽的角落……”


“......”


“......”


土方心很累,非常累,他相信坂田银时有种特殊的技能可以让他的情绪起伏不。竟然会认真听他讲故事,土方只觉得自己蠢。


他再次转向桌上的纸张,撑着额头看剩下的部分。坂田银时在那端还接着在嚷嚷粉红围裙的故事,吸一口气不理会。


“......土方?土方君?多串?”独自吵了一会儿坂田银时消停了,他也不在意,过去又盘腿坐在了土方边上。发呆。


那个梦的真实性很高,他到现在也这么觉得,想到的时候就好像亲身经历过而记忆被擦掉了一样,可惜擦得并不赶紧,否则之前在屯所门口见到土方他也不会产生那个右手应该是松居棒的错觉。


有一件事坂田银时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他恍恍惚惚地想也没必要说出来了,反正这一次他有机会跟着时间和土方一起慢慢走。


——他看到了,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和所有人一样逐渐垂老,头发花白,正常老去的土方十四郎。




-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花毒BL〗菜地帮哪来什么有趣的日常

89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给我一条命的,就是乌蒙贵。     我成为了他女儿玛索的徒弟,还有了一个名字,卡洛。     玛索说她从没有见过比我还聪明的小孩。我拥有极强的语言天赋,半个月就完全学会了苗语,说话已经不那么磕磕绊绊了,她还教我说中原话,学汉字,虽然过程极为艰难,但一年后我倒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按乌蒙贵的吩咐,同时我还学习武学,补天毒经双修,甚至连中原其他门派的招式也要了解。  

【宵星传说(朱尤)】魔法使与狼伯爵

(118)

丽塔下意识地一愣:“嗯?”继而无奈地回头看向弗林,以一副“真受不了你”的表情说道,“哎呦~所以说你这个人呀,谢谢说太多……” 但不等她抱怨完毕,弗林便做出了解释:“这次是为了爱斯蒂莉赛殿下的事道谢哦。就让我以她朋友的身份多说一句吧。 看来通过和你们大家一起进行的这场旅行,真的让她收获了很多。说来惭愧,虽然我认识她的时间最长,但身为朋友,我却并没能为她做什么。以前,在我还是下级骑士的时候,爱斯迪莉赛

【明唐】瞎寫的段子系列

419

今天419,没有文,来个段子送给大家吧。 ---------- 唐门拿到了新发的雪河校服,见是包得密不透风的款式,胸前更有软甲护着,当即回房换上。 这下可不怕那人乱来了。他喜上眉梢地想到。 今日战约,乃是一周前定下,为的是雪上回任务中被夺走目标、还给调戏一番的耻辱,而这身衣装用在此战,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战必有赌,他们应允要是一方输了,就必须答应胜者的一项要求。 时辰已近,唐门忙负上千机匣,前往约

十四减一
想摸遍土方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