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290

[霹雳·箫朱]天邈咖啡屋 5

5

“你剛才是不是在想,為什麼又是紅莧菜?”

聽見這句話,認真吃著晚飯的簫中劍猛然抬起頭,用餐習慣良好的他雖然急著想說話,還是慢慢的咀嚼嘴裡的飯菜吞下后,才放下筷子對上那雙含著調笑的金眸。

“並沒有。”

“無人,不可以跟老闆說謊哦,跟老闆說謊會被扣工資哦~”

“你為什麼會發現?”

朱聞蒼日笑的賊兮兮的,“我一直在看著你啊,你的眼睛完全不會掩飾情緒,很容易懂的。”

簫中劍幾乎歎了口氣,“我早就想問了,你為什麼總要盯著看我吃飯?”

“好看唄。”朱聞蒼日眨眨眼,“無人你被教的真好,吃飯的時候安安靜靜的,動作又文雅,配上這張臉這雙眼睛實在美的跟畫一樣。而且,你吃飯的樣子看上去很香,跟黥兒一樣,我這個做飯的看了會很有滿足感啊。”

這個人……明知道自己喜歡他,卻從來裝瘋賣傻的沒點破過,成天又拿這樣那樣的話調戲自己。偏偏調戲完了,又喜歡說些澆冷水的話。就像這句,夸自己好看,卻又補一句跟黥武一樣。

這種個性,簡直可恨可惱。

然而,自己還是喜歡他。

所以無可救藥的到底是朱聞蒼日還是自己?簫中劍也不能分辨。

他想,大約師父讓自己來幫忙的時候,是預料不到這些的,若能預料,肯定也不會這樣坑徒弟。

但最要不得的,可能是簫中劍一想到莫長鋏當時有可能找別的師兄弟來幫手,而不是自己,就會覺得一陣後怕。

越想越覺得頭疼,這人狡猾的跟只狐狸一樣,就算明知道被欺負戲弄了,也沒法有效的還擊。

還擊了也沒用,只會換來對方假惺惺的委屈表情,結局還是自己被戲弄的越加變本加厲。

所以簫中劍已經放棄抵抗很久了,反正被口頭調戲一下也不會有損失,而且……朱聞調戲人時候的壞笑,實在也……很可愛。

“那我可以知道,為什麼最近天天吃紅莧菜么?我知道最近是紅莧菜的好季節,但天天都吃,也有點反常。”除了草莓之外,簫中劍還是第一次看到朱聞蒼日對其他食物這樣執著。總的來說,朱聞蒼日是個貪心的人,他什麼都想要,什麼都喜歡。所以除了他執著不已的草莓之外,其他東西他都翻著花樣在吃,每天都不吃重樣的菜。

但他們已經連續吃了二十三天紅莧菜了,從莧菜上市的那天開始至今,他每天都會買一把紅莧菜回來炒。

簫中劍也不是說吃厭吃煩,他只是有點關心,忍不住想要知道是什麼理由讓朱聞蒼日這樣反常。因為這人平時壓根不喜歡吃蔬菜,別看他為了黥武的營養均衡每頓都做素菜,其實啊自己很少動筷子。

一點都不以身作則的大人,任性的不行,但黥武和自己都不會戳穿他。

朱聞蒼日身上有種氣質,讓人忍不住就想縱容他,由他任性胡鬧。

聽見簫中劍的問題后,朱聞蒼日露出有些懷念的表情,最後竟然忍不住笑了出來,而且越笑越誇張,幾乎要笑出眼淚。

所以現在怎樣?紅莧菜的故事如此搞笑么?

等他終於笑完了,正了正臉色,不過眼中還是帶著明顯的笑意。

“其實只是養成了習慣,這件事,說來……算是兒時趣聞。”

簫中劍露出認真的表情看著他,仿佛很是期待這個故事的神色。

他這種樣子,恰好是最讓朱聞蒼日喜歡的,簫中劍聽人講話的時候總是很認真,認真的令人心中溫暖。

“那時候我剛過五歲,有天看見我表姨抱著我表弟,喂他芝麻糊。我表弟好像不太喜歡芝麻糊,表姨就哄他,說吃了芝麻糊他的頭髮就會又黑又亮一直那麼漂亮。我聽她這樣講,就看看自己的頭髮,我就疑問起來,如果吃了芝麻糊,表弟的黑頭髮能又黑又亮。那我怎麼辦?所以我就去問同我十分親近的一位族叔,對我來說,我同他的關係,比同自己的親生父親還要親近的多。我想當時他對我這個問題也沒什麼頭緒,又看我仿佛問的很認真,當時正好是紅莧菜上市的季節,於是他便隨口說……你多吃紅莧菜,頭髮就會一直紅的很明亮很鮮艷。”

簫中劍綠色的眼中染上明媚溫暖的笑意,仿佛他的眼前出現了那個天真好騙的五歲的朱聞蒼日,“所以你就開始吃紅莧菜?”

“是啊,只要是紅莧菜的季節,我就每天都吃。後來等我長大,縱然知道這不過是叔父隨口哄我的,還是習慣了。雖然是個謊話,但是……卻帶著懷念溫暖的感情,無法割捨。”

“你太多情。”

朱聞蒼日很慢的眨了下眼睛,“哦?不好麼?”

“並未。”

話說完,簫中劍重新開始吃飯。

等他吃的差不多了,舀了碗湯喝起來的時候,一直看著他吃飯的朱聞蒼日才又開口。

“無人,明天停止營業一天。”

簫中劍放下勺子和湯碗,用餐巾抹了抹嘴,“為什麼?”

“後天是學校家長日,所以不營業好好休息一晚,才有精神去學校陪黥兒他們。”

“你去就好了,我可以繼續營業。”

“不行,你也得去。”

簫中劍眼中滿是困惑,“為什麼?”

“你要充當小白的家長。”

“小白登記的暫時監護人不是你么?你一個人不行?”

“但是學校發的項目表上下午是體育活動項目,而且說明會有親子兩人三腳友誼賽,你忍心讓小白一個人孤零零站在旁邊看別的同學參賽,自己卻不能參與么?”

簫中劍當然不可能忍心,他對小孩子最是不忍心,“可是宵一個人在家……”

“宵跟我們一起去就行了呀。”

“好吧。”

簫中劍把湯喝乾淨,最後說了一句,“隔壁鄰居回來得向我道謝,如果他不是人販子沒潛逃,還會回來接小白的話。”

“好的,如果他回來就讓他鄭重同你道謝。”

——————————————

家長日的上午,除了各家的媽媽們都充滿愛心的把帶著的零食和便當硬要分給宵,熱情的讓他幾乎躲到簫中劍背後之外,一切都很祥和安寧。除了英語課年輕的女教師授課稍有分心,老控制不住眼睛黏在簫中劍身上之外,基本授課過程也很完美。

朱聞蒼日更是在黥武完美的用動聽的英音和美音分別朗誦同一段課文時感動的幾乎流下淚水,在黥武解開複雜的數學方程式時,簫中劍歎了口氣從兜里掏出了紙巾遞給他。至於黥武正確的背誦出“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時候,朱聞蒼日激動的近乎要哭暈在簫中劍肩頭這種事,只能算一個稍顯波瀾的小插曲。

午餐時,朱聞蒼日分發給各位小朋友的空谷大師手作焦糖布丁讓教室裡小小轟動了一下,結果導致隔壁班的某個小朋友砸吧著嘴扒在門框上不肯回教室吃飯這種事,其實大家都不希望發生的。於是只好把車里還剩沒幾張的代金券送給小朋友的家長,請他有空帶孩子來咖啡屋吃布丁。不過淚汪汪的一步三回頭跟著家長回去隔壁吃午飯的小朋友,還是讓朱聞蒼日覺得挺可憐的,於是他狠狠心,將自留糧的草莓馬卡龍偷偷分了一個給他。然後名叫嘯日猋的小朋友終於止住了淚水,被他的家長,一個也有著漂亮綠眼睛的淡金髮文雅年輕人抱走了。

和平安寧的上午和午餐時光匆匆而過,很快到了下午,也是這個家長日的重頭戲。

孩子們都換上了運動服,家長里最積極的大概就算朱聞蒼日了,他也換了一套運動服,紅白相間的,非常顯眼。簫中劍面無表情的站在他旁邊,接受他碎碎唸的教育。譬如“無人,牛仔褲不行的啦,萬一步子太大扯著X怎麼辦,你要為自己一生的幸福考慮。”譬如“至少去換雙運動鞋嘛,萬一扭傷沒法開工,要你負責經營損失哦。”又譬如“無人啊,不如換件背心,緊身的,一定很好看的。”

簫中劍心裡刷著一排排彈幕,諸如只是個小學生友誼賽要不要這麼認真?是要多拼命才會扯著X?換什麼緊身背心,他還不想讓那些年輕的女教師都撲上來替他擦不存在的汗水。另外朱聞蒼日你能不能不要在我身邊做拉伸運動,其他家長都在看過來簡直太羞恥了。

然而……即使這樣羞恥……

簫中劍瞥了眼正不停左右開弓壓腿的人,認命的想,即使如此還是覺得……很可愛。

沒救了,自己已經沒救了。

年輕有為的空谷大師開始考慮,得抽空給老家掛電話,給他父親做一下心理建設。告訴他老人家,他從沒談過戀愛,年輕優秀的兒子喜歡上了一個有十歲大兒子的……男人。

不知道他父親會不會因為一步到位可以有個孫子,而感到稍稍欣慰……

想想也不可能欣慰吧,簫中劍忍不住扶額。

“無人你不舒服么?”

“不,沒有。”

“不舒服要講哦,如果跑到一半摔倒的話,丟人也就算了,連累小白受傷就麻煩了……我們沒法跟隔壁鄰居交代的。”

簫中劍咬了咬牙,“不會的,而且,隔壁鄰居沒潛逃回得來再說吧。”

最後,認真積極自然會有回報。在圍觀的宵毫無起伏但卻真誠的加油聲里,朱聞父子默契和諧的第一組衝過了終點線。然後回過頭,父子倆看見第三組衝線的簫中劍和白雪飄,雖然衝線的最後十來米幾乎是簫中劍扛著白雪飄在跑。不過這種小學家長日的餘興節目,不管是老師還是其他家長都沒有太介意規則,只要小朋友們都開心就好。後頭有幾組的小同學們甚至嘻嘻哈哈的嚷著要自家爸爸也把他們扛起來,倒是這個要求讓幾位父親都無奈的瞪了簫中劍幾眼。

夾在他們中間的第二名是殊十二小朋友和他一臉淡定的父親,他們衝線后解開腿上的綢帶,然後回頭靜靜等著殊十二小朋友的雙胞胎弟弟。

然而並沒有等到。

因為母親是女強人無法前來家長日的緣故,槐破夢小朋友今日的組隊對象是他的舅姥爺,由於默契太差他們互相絆腳摔成了一團,最終中途退賽,沒能跑到終點。

這次比賽的最後一名,在所有小朋友和家長鼓勵的目光里抽抽噎噎一步一拐走過終點的是幽溟小朋友,他冷著一張臉的在讀大學生二哥仿佛非常支持母獅子養小獅子的思維。鐵血的沒有安慰也沒有擦眼淚,任由他哭,順便還要罵幾句沒出息不像男子漢。

因為兄弟二人默契不夠,幽溟一路上摔了十二跤,他二哥沒伸手扶他一下,也對他提出的退賽提議充耳不聞,只是配合他放慢了腳步慢慢的走到了終點。

幽溟過了終點,一等到他二哥剛解開腳上綁著的綢帶,就撲向了經常給他免費甜點的朱聞蒼日。

“朱聞叔叔嚶嚶嚶嚶嚶……”

幽溟住在咖啡屋後頭那條街,因為家裡兩個哥哥回家的時間不定,經常跟黥武還有小白一起先回咖啡屋等哥哥接,所以跟咖啡屋的眾人都很熟。其實他本來想撲跟他大哥一樣白長直的簫中劍,但是由於簫中劍外冷內熱的性格,看著他冷峻的臉,幽溟最後還是沒敢亂撲。急需安慰的他,立刻找準此刻最有利的懷抱,撲了進去。

銀鍠黥武皺了皺眉,看他挺可憐的,忍住沒把他扯開扔回給他教育方式很嚴厲的二哥。

“不哭不哭,幽溟最乖啦,一會兒回去叔叔給你蛋糕吃。”

“嗯。”幽溟乖乖的蹭蹭。

朱聞蒼日摸摸他卷卷的頭毛,有些想笑。說實話,第一次見到幽溟的時候他被嚇了一跳。還偷偷拍了幽溟的照片,傳給某位跟他十分親近的叔父看,并附言一句疑問。

老不死有私生子?

然後他的叔父回了一句。

你阿嬤咧,有你頂心頂肺他連你二弟都懶得管,哪有精神去搞那麼小的私生子。

思路扯回來,揉著幽溟的頭,朱聞蒼日由衷的希望這孩子長大後不要長的太像某個老鬼,不然他真會忍不住掐哭這小傢伙的。

而這次友誼賽里,最失落的大概是沒開始參加比賽就因為錯過時間導致退賽的小免小朋友,小姑娘睜著大大的眼睛,咬著嘴唇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看著她一身粉的爸爸。

“都是爸爸不好,為什麼不給我和阿叔一起參加比賽?”

“淑女是不能隨便讓陌生男人觸碰身體的!”

“阿叔才不是陌生人!”

“他那麼懶,不出三十米一定會退賽!”

“總之都是爸爸不好啦!”

“嗯……好想睡。”一身紫的男人伸了個懶腰。

嘖嘖嘖,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朱聞蒼日把已經不哭的幽溟從懷裡扯出來,交還給他二哥。兄弟倆都繃著臉,活像對方欠了自己幾百萬。

他們大哥一定很辛苦,朱聞蒼日搖搖頭這樣想。

然後露出笑容,走向捧著金色的小獎杯在等他的黥武。

————————————

朱聞蒼日把照片放進相簿里,露出一個覺得趣味的笑容。

照片上,黥武和小白一人捧著一個亮亮的小獎杯,一左一右的坐在宵的身邊,三個孩子都笑的天真可愛。

他們背後,是自己和簫中劍,微笑的看著鏡頭。

真是一張奇怪的“全家福”。

合上相簿,放進書桌抽屜裡。然後離開臥房,準備下樓開店。

樓上的客廳里黥武和小白乖巧的在一起做功課,樓下明亮的大廚房里,簫中劍在教宵打鮮奶油。

雖然奇怪,卻滿滿都是溫暖和幸福。

這樣的生活很不錯,不是么?

也許該好好感謝莫長鋏,給了他這樣一個機會。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安慰时光

情感篇:08

《相遇太美,流年易碎》 花千骨放弃了天下与江山, 把爱情给了白子画。 杀阡陌为了她, 宁可杀尽天下人。 东方彧卿为她负尽青春韶华, 世世轮回不得好死。 孟玄郎为她天涯相思、念念不忘。 朔风把他的一生驻足在她一刹那的回眸里, 而她,所能给的, 也只能是某一时的眷顾而已。 这世间, 太少的相濡以沫, 太多的相忘于江湖。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若有情老得早。 此情可待成追忆,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们错过了泰

【柳澄】直男的友谊

(6)我是打飞机大大

一路颠簸,终于进入了苍穹山的境地。十二峰相连,延绵不绝,山清水秀,确实是个风水宝地。 魏无羡向来是个爱玩儿的,止不住地向外张望,却见了一小队素衣小弟子正绕着山脚跑步。 “诶,那边的小兄弟们,你们在做甚呢?” “师尊叫我们跑步呢!”脆生生的、回答的是个小姑娘,正是宁婴婴。 “你们跑步的样子真是活力非凡…”,落红满面还没说出口,四处撩妹的魏无羡就被蓝忘机拉了回来。 “跑步?”柳清歌心下一惊。 别管他这

苍策年下 伍

苍策年下 伍 然而赶走了燕临,李惟深睡得也并不好。 他再次从梦中挣扎脱出,捏了捏眉心,下床点灯,披了外衣,静静靠在书案上。 李惟深幼时痛失双亲,兄长接过父亲的长枪,头七未过便拨马北征,留他一人守着偌大的李府,身边无一个活人,无人能体会他那时有多害怕,只有蜷在灵堂,借着父亲的依稀残存威严,度过一个又一个会有亡灵夜游的晚上。似乎从那时就染上了失眠的毛病,治也治不好,索性就由它去了,李惟念凯旋归来时,李

球球慢慢滚
南极冷逆科考站常驻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