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11-12
阅读 2605

[忘羡]片段练习 (1)

❀关键词:一见钟情(伪)

————————————



前方面对着的人还在喋喋不休跟他理论着,手中晃荡的圆酒罐已经仅剩一个,方才打斗间不幸跌落墙下的另一只已经在一声脆响后粉身碎骨。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沁人的醇香,蓝忘机还是平生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起初有些辛辣刺鼻,适应了后竟产生了微微的醺意,头有点发热,连运功平息都无法调解。


“你看你看,多可惜,堂堂的姑苏名酿,就这么毁了,暴殄天物啊!”眼前的人夸张地长吁短叹,状似痛心疾首,露出的下半张脸上却明晃晃带着笑,手腕上用绳子绕上去的酒罐子随着他的动作圆滚滚打着转。


“云深不知处禁酒,山前规训石第三条便是。”蓝忘机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神色凛然,手已不自觉放在了剑柄上,停了停又收了回来。


面前的人闻言依旧不紧不慢,叹了叹气,扶了扶脸上遮住眼睛的木质面具,脑后红色缨绳束成的结左右晃了晃。那面具并不如何精致,大抵只是一块黝黑的木头被粗糙削出了点形状,挖了两个眼睛洞,上涂着些鲜艳的颜色,像是街坊里的孩童经常买来的玩物。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那个……你是蓝家的人吧?蓝兄?恕在下直言,贵府上究竟还有什么不禁的?而且你们家门口那个啥石头,密密麻麻三千条,谁看得完啊?”


“休得无礼!”蓝忘机从未遭逢过如此境况,血气一阵上涌。此人不仅行径荒唐至极,还肆意出言侮辱家训家规,实乃可恶。但看他身量嗓音像与自己一般年纪,身上也有通行玉牌,估计正是哪家来求学的公子,顾及到来者是客,不久前又已经过了几招,蓝忘机这才忍住没有直接将他拿下。


“罢了罢了。”那人摆摆手,反而朝前走了几步,一个反手就将晃悠着的酒罐托于掌心,就这么当着蓝忘机的面悠闲从容地撕开了封口。


一阵夜风吹过,墙下的草木婆娑作响,将面前人的长发撩起。伴随着迎面而来的又是一阵清冽的酒香。


“既然里面禁酒,那我就不进去了,站在墙上喝,不算破你们家禁了吧?”少年笑着,面具后的眼眸似乎闪烁了一下,随即拿起酒罐仰头便倒向嘴里,依稀可以听见大口灌下玉液的畅快吞咽声,即使看不见神色也不难让人想象是何等的痛快餍足,深色衣领里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凸出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缕从嘴里溢出的水色沿着颈部的线条滑过,又添一份晶亮,滑入了衣襟里。


蓝忘机一瞬间怔在原地,说不清是震惊还是愤怒或是其他,连上去阻止都忘了。


直到面前的人将一整罐酒都饮尽,抖了抖手腕连最后一滴都入了口,舒坦地放下酒罐长长呼了一口气,用袖子随意地抹了抹嘴角,蓝忘机才看得回过神来,一时只觉怒不可遏,再无先前的体面计较,在墙檐上一阵疾冲,上前直拿此人面门。


面前之人却一点也不慌,反而见他在狭窄墙檐踩着青瓦也如履平地、且气势半分不曾削弱,鼓了鼓掌连连赞赏道:“好身手!”随后微一退步,不躲也不逃,摆好架势准备用手臂硬接下蓝忘机一着。


两方实力旗鼓相当难分高低,蓝忘机本没想过这么一下就能让他屈服,一掌被挡住也不撤手。倒是此人虽看似高佻纤细,受了一掌之力却仍站得四平八稳,脚底沉着如有千钧,竟连片刻闪动都没有,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咔哒。”忽然,一个清脆的碎裂声。

“哎呀!”面前的人小小一声惊呼,想要把手拿开,但无奈被蓝忘机抵得太紧抽不开身,只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仍由意外事态继续发展。


那只木质面具本就一平平无奇的物件,此时似乎是受不了蓝忘机掌风带起的冲击,系于脑后缨绳散开了,鼻梁的脆弱处也出现了一条显而易见的裂痕,并且还在不断向两头爬行延伸,最终龟裂贯穿了整只面具,再也承受不住,生生碎为两半,各自向着一边跌了下去。


像是一阵慢动作,面具碎片缓缓从那张脸上剥落,落进了高大的墙根里,那对原本藏在鲜艳油彩后的眉目终于在深夜里的月光下渐渐地,第一次展露出了全貌。先是一双锋芒毕露的剑眉,隆起的山根,而后是眉峰下一双还大大睁着的眼睛,眼尾有些长,眸子不似蓝忘机的浅色,而是圆润幽深的,还在浓密的上睫毛下鼓溜溜地转了转。


蓝忘机的呼吸慢了一拍,浅浅一窒,不自觉收了手,带着些许踉跄的意味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面容非常年轻,也正是与他差不多的年岁,但全然是陌生的。在最初因始料未及而来的那阵惊讶过去后,面前的人又恢复了从容甚至散漫的样子,看了看墙根,摸了摸高挺的鼻梁,惋惜地叹道:“啊就坏了,我好喜欢这个的呀!”

随即他转过头,看向了蓝忘机,面对这个跟他对峙了一晚上的人眼里却满是笑意:“你看,你也打坏了我一罐好酒和我喜欢的面具,今晚的事咱俩就一笔勾销行不行?”


当然不行。蓝忘机理智里这样清醒地告诫自己,但又忍不住想这个人的眼睛为什么会这么亮,笑起来的时候变得弯弯的,就像今晚的上弦月。嘴唇因为才喝过酒还带着湿气,泛着润泽的红色,衬得那缕搭在下颌边的碎发黑得如墨如檀。


那双眼睛仍然在看着自己,嘴唇依旧开开合合,时而露出皓白的牙。但蓝忘机却再也听不清那副好嗓音在说着什么,耳畔响起的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古琴声,在原本的静默里因为拨动了琴弦而发出泠泠清响。丝弦震颤,琴鸣不止,如在空无一物的旷野里突然盛放的野花,在无波无澜的水面上霎那惊起的涟漪。


那一刻里他恍惚意识到,这个人对他而言是未知,是结束,亦同样可能会是开始。



  • 举报帖子
喜欢 21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酒茨】牵丝入戏(虐+HE)

(4)

军阀吞×伪戏子茨 没法在双十一掉落更新,那咱们就在十一十二掉落吧 各种私设,民国考据党轻拍。 很感谢各位小宝贝们的催更,我也快被自己的速度坑哭了,终于考完大学的最后一科试卷啦 【预警:本章微甜,但一如既往没有民国风,为了埋伏笔,茨木怕是完全OOC了,卑微又多愁善感嘤嘤嘤】 【之后的几章会进入微甜状态,刀子前的糖你们要嘛?_(:з」∠)_】 === 转眼已经到了深秋。 枯萎的落叶纷纷扬扬,迷离了大江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KeiY_ToMaco
LOFTER@ToMacoの見世屋✨||微博@长在树上的ToMaco || 暂时只是搬运势力。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