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729

引子

 

我目前手里有两部在用的手机,一部是专门用于和生意上的伙计或客户联络,另一部则是用于和亲朋好友联络。我现在的亲友可不算多,第二部手机几乎只有我老爹老妈会打来,要不就是胖子小花他们偶尔找我闲扯几句。

考虑到不常用,这部手机我就放在家里了,几天才翻出来瞅一眼有没有来电。所以那天我回到家,发现闷油瓶正拿着我的那部手机,我着实愣了几秒。

 

“闷油瓶”这三个字跟我熟悉的人绝对都不陌生,这是一个人的外号。

关于这个人的故事我可以说上很多,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我曾经把那些故事都记录到我的笔记之中,因为与他初次相识的时候印象并不好,我取的这个外号便成为了笔记开端里他的代号。然而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在笔记中称呼他“闷油瓶”,就不再想去写他的名字,他本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个外号。

 

闷油瓶的名字是张起灵,可这也并不是他的本名,他的家族曾经有一个神秘而庞大的体系,而他作为一族之长,被赋予了这个名字。我曾问过他原本的真实名字,但他已经全然忘记了。

还有一个我不那么想称呼他“张起灵”的原因,正是跟他所在的家族有关。那个家族与我之前十年经历的犹如噩梦一般的事,有着紧密的联系。虽然现在那些谜团和阴谋都已经成为历史,但那个曾经困扰着我和闷油瓶,以及他的家族我的家族的宿命,即使在被解除之后,仍然像是一场大地震过后一样,留有一些余震的冲击波。

 

说回闷油瓶,他在青铜门后睡了整十年,“出狱”后我就把他带回了杭州。本来有计划去另一个地方,但我那边的生意上还有不少事需要我亲自过问,就暂时先回杭州打理。

我没有征求过他的同意,我曾经跟他的一个勉强可以算作亲人的人说过,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可以休息了。而他的那些“亲人”正是来自那个我没多少好感的家族,所以我宁可自己出钱出力,也不想把他再“送入虎口”。

最重要的一点,我估计闷油瓶应该也更愿意跟着我。这小子十年前就说过,他跟这个世界的联系只剩我了,我琢磨着也不至于在门后呆了十年就变成只剩门了。

 

总之闷油瓶调养好了身体,就住到了我家。这里不得不说他的恢复能力真是惊人,我原本以为他会在医院住上一年半载的,连附近的房子我都找人留意着租了,但他其实只打了几天营养针,不出一个月就又可以活蹦乱跳了。当然他倒不会跳,跟我办完了出院手续就又望天,等着我的安排。

我在杭州新买的房子不算大,但也是有一间客房可以给闷油瓶住的。我俩都是男的,平时也没什么好避讳,他又很节能,我倒没觉得哪里不适应。闷油瓶更不会,他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从来都很好,我对他来说,也是熟人。

我俩每天去我从前的铺子,中午也在那边吃,晚上通常是回家吃,我会做一些,闷油瓶偶尔也可以煮煮面。日子安稳得让我觉得不真实。

 

我跟闷油瓶每天这样同吃同住,渐渐引起了我家人和一些伙计们的关注,他们都以为我跟闷油瓶之间有些猫腻。我不作解释,他们却越联想越丰富。之前的日子太凶险,我老爹和老妈都觉得我能平安地过日子就得谢天谢地,对于我和闷油瓶的关系,竟然只有好奇,而没有排斥或反对。比如中秋的时候让我回家,还特意嘱咐带着“小张”。

我心说他是老张才对,比我爷爷生得都早呢。

闷油瓶这个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上他对人际关系的状况很敏感,我估计他也是看得出旁人异样的目光的,但是他丝毫不介意。

我觉得有趣,就变本加厉,跟他穿一样款式的衣服到处晃悠,还给闷油瓶买了一个跟我手机同型号的情侣机,只是他基本不用。

 

我推门看到他拿着我的手机在端详的瞬间,就觉得这个画面很奇怪。他自己的不用,却来看我的,这是查岗吗?哪有必要,我这么乖。

然而事实是,闷油瓶确实有理由拿起我那部手机,因为它响了将近一个下午。

 

我看到手机的来电显示,惊讶了一阵,是我上大学时的一个同学。我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了,但大学那会儿我跟他混得最好,所以后来虽然换了一个又一个号,我都还一直留着他的号,逢年过节我俩也会联系一下。

拨回电话聊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这小子竟然是要结婚了。

我还记得他念书的时候妞一个接一个的换,每次都是被踹,挨完踹了就找我喝酒,说还是兄弟最好。好个屁,第二天丫就又精神抖擞地投入到新的泡妞大业。

 

电话自然是邀我去参加婚礼,时间在一个礼拜后,我也恰好想出去走走,立马就定下了行程。但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婚礼在吉林,我要去几天,那闷油瓶怎么办。

我想了想就直接邀闷油瓶一起去,参加婚礼带个“家属”也挺正常吧。闷油瓶当时想了不到十秒钟,看了看我就点点头。

 

一个礼拜之后我们顺利到了吉林,而吃过婚宴后,在那个遥远北方的山里,发生了一件事。

这件事证明闷油瓶确实是本人,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正是我前面所说的余震之一,再一次改变了我对一些人和事物的认知。

 

同时这又是一个回想起来,多少会让人脊背发凉,有些后怕的故事。


  • 举报帖子
喜欢 34
收藏
评论 13

猜你喜欢

别说鬼话

(12)

第十二章 两个人睡单人床,共用一个枕头,彼此的身体挨得很近。 吴邪不舒服地动了动,差点把张起灵挤下去。 张起灵稍微侧了下身,差点把吴邪挤下去。 吴邪闭着眼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大幅度地向左一滚,把张起灵挤出去——张起灵反应极快,先稳住身子,再化被动为主动,根据武学套路下意识地撞向对方。 吴邪被挤了下去,掉在地上撞出一声闷响。还好床不高,他也没喊疼,站起来又上了床。 张起灵看他不再折腾,应该是可以睡了。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第三章

第三章 (1) 我是谁。 我会这样问自己,是因为对自己的存在本身有所怀疑。 我的记忆,只有短短的两三天。或者说,我的生命,也就只有短短的两三天。 自己的存在虚无缥缈,哪怕只是一点点激烈的感情就会将其冲散。 【你在发抖吗?】坐在桌旁,穿着紫色洋服的少女探过头来。【不用害怕哟,巫女只是去人类的村庄办点事,马上就会回来了。】 (没有,我…没有害怕…)本能的恐惧驱使着我得身体向墙角退缩。 我害怕这位名叫八

[damijay]糾纏

(2)

只有一點肉渣但我覺得會被吞掉... 大哥出場, 有dickkori暗示 ----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53421/chapters/24953805 微博 http://wx2.sinaimg.cn/mw690/006xGz7cly1fgigk7q1b4j30c65994bf.jpg ---- 無關緊要小廢話... 最後這邊我感性覺得他們

熙AKIRA
LOFTER:http://akira02200059.lofter.com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