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1874

水仙

//瞎几把写



水仙

那天我又去死了,这次没用多么复杂的方法,就是割腕,浸在热水里割。我看着红色在水里漂浮,逆时针转着掉下下水道,而她果然来了。
她站在我身后,我是从镜子里看见她的,她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你怎么又这样?”
她一直很正常,我有的时候很好奇我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这么热爱未来的一面。
我对着镜子笑:“麻烦你了呀。反正,她们也更喜欢你不是吗?”
她把我的手腕拎出来,沉默着拿纱布给我按上。
“没用的,该死还是会死。”我翻了个白眼,“而且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真正死去,你不要自作多情。”
她用力按了下去。我吸了一口气,没有叫出来。
“我就是想亲身尝试一下,就是这么中二,怎么了?”
我是偶然发现还有她这个存在的,她肯定也是。我猜那是因为原来的那个人性格过于两极分化以至于出现了我和她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个体。
我们在外人面前共处一个身体,共同控制它的运作,但在独处时,就是两个人。
她大概是放弃了,准备替我去面对外界。
我无所谓看着她的背影,想如果我真的可以死去该多好。她比我更适合当一个人,她适合拥有这个身体拥有的一切,而不是和我共享。
可是我死了我又舍不得她。我并不厌世,我有时候只是……中二发作,是的,很可笑。毕竟我凭空多了一倍生命,我可以尽情挥霍别人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一个人怎么可以对自己产生依恋呢?
我用完好的左手把她一把扯回来。“我操!”她还是跟我有相似处的,比如在面对可以放心的人的时候爆粗口,我们对父母从来不说。
我把她摁在洗手台上,小刀抵着她的脖子。
“我不要和你一起去死。”她说,表情冷漠地看我。
我知道她不喜欢血,所以我把右手背在身后,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咬上她的唇。
她稍稍后仰以避开刀锋:“这么鬼畜的心理你居然从来没跟我共享过?”她挣脱了的钳制,把小刀从我手中取下——我也没想过要一直拿着。
她直起身:“你对你自己有性幻想?”
我笑着点头,补充:“从锁骨开始。”
她把我拉进浴室:“反正也不亏。”
我唰地把衣服脱了,扔在地上。她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我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内心也是个老司机,我还和她一起写过r18同人。
我今天穿了那件黑色的衬衫,所以她也是。我们都特别喜欢这件衣服,因为我们穿起来都有一种斯文败类、衣冠禽兽的感觉。她斯文衣冠,我败类禽兽。
她解下第二颗纽扣,我们都不喜欢系最上面一个,勒脖子。我把她领子扯开,舔着她的锁骨,一路向上。她的手指陷进我的头发。
我的虎牙轻咬在她的喉咙处,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
我说:“操【。】我啊。
“不然要来不及啦,我马上就死了。”
我的手搁在她脖子后面,血黏糊糊地流进她领子里,看着她的眼睛,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身下。
我颤栗着环住她的肩膀,下巴顶着她的锁骨窝,后背是瓷砖,冰冷光滑的触感令我有些恍惚。
因为失血我也看不太清她的神情了,她的眼神缠绕着我,攀爬着我,像要将我绞杀,和那些温柔聪敏的植物一样,她的手也要将我绞杀了,从内部的更为锋利突出的方式,冰凉的像是藤蔓,攥撷住了树心慢慢侵蚀。
“我要死啦。”
我呢喃,客观上的,也是主观上的。
我更紧地抱住她。
她和我共用一条脊骨,可是很明显我是那个寄生者。
手腕疼。
她的头发湿了。
我是一个对于“人有过多的权力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很好的诠释。
“我操……”
谢谢她,她允许我肆意妄为。
我抓着她的衣领,用力地好像再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永夜之前的最后一场狂欢,濒死的人的最后一次喘息,这些差不多都是事实了。
我胡乱地喊着我的名字,我给她起的名字,我对她的各种称呼,“纳喀索斯,”我乱七八糟地叫着,将脸埋在她的肩膀,那里湿透了,可能是血或者别的什么,我下意识地抠着我的手腕,反正知道有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来呢?”
她的手退出来。
我现在是真的要去死了,红色,天蓝色,黑色,万花筒一样在我眼前旋转,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睁开了眼。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3)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