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7-03-08
阅读 29948

【非命】虐

(从自己的微博里搬文来这里~)
#一八同人#
——————————————————————


“天罡正式,彼岸乱鸣。佛爷——”齐铁嘴将手中铜钱抛起又接住,掌心向上,笑着直视那令人闻风丧胆而此时便装坐在自己面前的喝茶的人。
“你命里缺我。”


张启山站在死人堆上看着一片荒芜,遍地狼籍卷起黄沙,残骸与尸体互相重叠了不知几层,血腥味飘进空气,枪支武器随处可见,日本旗被鲜血抹杀,最后随着车印子压出的痕迹永远离开这是非之地。终于还是胜利了啊,张启山想。身上枪口子汨汨流血,军装几乎溃烂。他闭上眼睛又睁开,想着应该有些情绪什么的——为这个守护半辈子的事业。喜悦,兴奋,或许他应该嘶吼,如同其他人一样。可是竭力搜刮了脑子里仅有的情绪之后,发现自己除了悲凉也没有什么了。
他望着远方,就这么一直望着,看起来高深莫测,其实他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想不到。
天地苍茫,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
张启山拿出随身携带已经有些磨损的铜镜,想着那小算子把它当命根子似的护着,如今也到了自己手里,不禁嗤笑,不小心牵动了伤口,表情又有些狰狞。
这么多年了,终于自己又是一个人了啊。
转过身,背影有些凄凉,跌跌撞撞的往后方走,也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后来,长沙城张大佛爷的名号,就彻底成为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

三月暖阳,绿品红装。齐铁嘴在地上铺了块布就直接往地上盘腿一坐,戴着圆框墨镜,旁边竖了根写着“神算子”的杆,有过路的,他就朝来人嘿嘿一笑,掐指道出来人生辰。这一来二去,竟也糊住不少来客。到也不是说这齐铁嘴特别缺钱,只是最近太平日子享清福享得发闷,也没几个下斗的,就挂上以前走江湖的招牌来给自己找点乐子。
“哎呦这位姐姐,您看您面相红润,神色较好,最近必有好事儿啊,不是丈夫升官就是儿子中举啊。”齐铁嘴正把一大妈哄的乐呵呵的,突然看见远处集市上一军装男子朝他走过来,齐铁嘴心叫不好,这副官一来定没好事,他依稀记得上次张副官来叫他,他的头就被卖菜的扣了一盆烂菜叶。连忙摆摆手把大妈哄走,准备收拾铺盖走人。
“八爷,佛爷请。”副官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动作。
“哎呀天天找我,就不能让我有点好日子。不去不去。”齐铁嘴直摇头。
“八爷,佛爷说这次的活关乎您生死啊。”副官不依不饶。
“哎呀得了吧,他上次也这么说,结果我就在他家门口摔到了腰。”齐铁嘴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腰。
“八爷。”副官不容置疑的表情让齐铁嘴愣了愣,心说莫非真有大事?就偷偷掐指算了算,眉头一紧,心说不妙,看了看副官,知道也犟不过这个倔的,就上了车让他带他去张启山那。
上了车齐铁嘴开始不安分起来,掏出宝贝铜镜看了又看,掐指算了又算。张副官没看过八爷这般模样,知道佛爷这次可能要搞大名堂,就问齐铁嘴,齐铁嘴那边正烦,吼道开你的车,别多问,这是天机。

“佛爷,这斗你可去不得呀佛爷。”齐铁嘴绕着张启山转圈,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佛爷我知道,你是张家后人武功高强还有宝血护体,但这墓你是真下不得啊,这墓——这墓是专门对付张家人的啊。”齐铁嘴急得满头是汗,旁边副官好心的递了一杯茶,结果把齐铁嘴烫的原地直跳。“老八,我知道这斗凶险,可能有来无回,但是我别无选择。”张启山咳了一下,“我这次来也不是叫你陪我,你陪我去的地方已经很多了,我不能再让你涉险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卜一卦,起码我能有些防范。”张启山定定的看着齐铁嘴,眼中决绝不容置疑。齐铁嘴咬了咬下唇,原地踌躇了一会,皱着眉头几次想说却又停嘴,一副哭丧的表情。“佛爷……您当真要去?”
“当真。”张启山眼神突然软了下来,抬手帮小算子理了理长衫,动作缓慢至极,罢了拍拍那人肩膀,霎时间说不出的柔情。
“那这样吧佛爷,”齐铁嘴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佛爷您把我这铜镜带上,这是我祖辈传下来的东西,通灵。您拿着,肯定有用。”张启山顿了顿,最后还是接过了那铜镜,眼神复杂的看了齐铁嘴一眼,最后沉默着走出了大堂。齐铁嘴就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到没有,嘴角一丝苦笑,有点欣慰,有点悲凉。

张启山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他的小算子。
从此以后,他找遍整个中国,也再没见到齐铁嘴。

那天张启山血迹斑斑的冲进八爷的香堂,面色苍白狰狞,身上大小伤口几十处,无一不流着发黑的血,整个人接近奄奄一息,仿佛只要碰他一下他就会立刻倒地一样。
“八爷呢!”张启山忍着从嗓子里涌上来粘稠的血,口齿不清的抓住一个下人朝他吼,那小厮被吓到了,几乎快哭出来,“八…八…八爷他……他几个星期前就失踪了,我……我们一直在找他,可是一……一直都没下落。”
张启山听到这话像是预知到了一样,推开那小厮就往屋外冲,可没冲几步就一个脚软瘫倒在地,神志不清的吐着血,嘴里不知呢喃着什么,他说一句话就从嘴里喷出一口血,最后终于在齐铁嘴的香堂前面昏倒,怀里那有一处破裂的铜镜应声落地。
张启山在墓中找到了齐家先辈的资料,说那铜镜为齐家世代家传,被齐家像神一样供着,齐家祖先将自己毕生所知都刻在了里面,齐家祖先经常用它卜卦,久而久之,那铜镜就有了灵性,与主人能产生共鸣,从而指引主人脱险。所以齐铁嘴一直好好的护着它。可一旦这铜镜被齐家后人送人,就表明齐家后人脱离了齐家,就不能继续收徒或留有子嗣,那人必须消失在这世上。

张启山正是看了这资料才明白齐铁嘴的目的,他这是要牺牲自己保全张启山。

后来张启山发了疯一样寻找齐铁嘴,命人全国搜索齐铁嘴齐八爷,最终无果。那阶段的张大佛爷似乎变成了一个魔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事的紧况,佛爷终究放弃了寻找,回归原来的军事生活,并从此不再下斗——他终究是个军人。

再后来战争拉近尾声,张启山打了胜仗,整只队伍沉浸在狂欢中,而张启山不知所踪。
和齐铁嘴一样,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从此再也没有张大佛爷这个人。
过了多少年,都没再出现过。

————————————————————————
“佛爷,您命里缺我。”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1)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北腔-
什么都吃。微博@北腔-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