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4-05
阅读 881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7)

此文连载中,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一版已售完,二版四月中旬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79-185】

哎,上铺那个。【179-185】


179.

好多人建议孙哲平不如玩个战士

孙哲平嗤之以鼻

张佳乐嗤之以鼻

孙哲平嗤之以鼻的原因是觉得玩的爽就好,哪那么多讲究

张佳乐嗤之以鼻的原因是觉得

“匕首和单手剑都能打出盾牌的气势,你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你是夸我吗?”孙哲平半信半疑的问

“我是,我真是。”张佳乐信誓旦旦的答

 

180.

当然,也有打不过的时候

服务器里喜欢pk的人特别多,经常会有别人去主城门口找孙哲平插旗。

正所谓野路子杠上正统子

张佳乐就看到过好多次孙哲平被揍到一滴血跪地上的时候

“盗贼真不能这么玩,打怪还行,pk这样真不行。”一个盗贼大哥好言相劝

“你要是真喜欢这么打,你不如练个战士。”盗贼大哥继续好言相劝。

当时张佳乐是开着个小号站旁边的

一个治疗

专门给孙哲平pk结束后加血用的。

 

181.

后来孙哲平耐心的等那个东北大哥打完了字,回满了血。

“你休息好了吗?”孙哲平问那个盗贼大哥

“啊?”盗贼大哥一愣一愣的答

“再来一把。”孙哲平一脸平静的继续打字。

 

182.

其实张佳乐挺喜欢跟孙哲平一起在游戏里打打怪杀杀人的

“杀人很爽,同阵营PK不喜欢。”张佳乐实话实说

“为什么?”孙哲平纳闷的问

“因为每次我风筝的时候总会一不留神跑很远。”张佳乐郁闷的说

“然后我就会发现系统提示我已经远离了战斗区域……”张佳乐郁闷的继续说

“然后我在倒计时结束前还没能跑回战斗区域……”张佳乐郁闷的继续继续说

[注:风筝,一种操作手法,一般情况是指凭借自身比敌人更快的移动速度拉开和对方的距离(可以靠提高自己速度或者给敌人减速),然后慢慢使用远程或者魔法攻击慢慢耗掉敌人血量来达到目的。以上出自百度百科]

 

183.

所以有时候公会打本的时候团长也会很头疼

“张佳乐!你就负责遛一会儿刷新的那个小怪!一直风筝就成”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张佳乐认真的说

于是战斗开始之后大概语音的一大半内容都是

“张佳乐!过来!”

“张佳乐!过去!”

“张佳乐!过来!”

“张佳乐!过去!”

不过后来张佳乐就不乐意了

“我遛小怪你们遛我是吧!”张佳乐愤怒的说

“来,张佳乐,伸个手。”孙哲平假装逗狗的说

“滚你大爷!”张佳乐咬牙切齿的说

 

184.

猎人有个技能叫误导

盗贼有个技能叫嫁祸

背黑锅的专用技能,简单来说就是技能给谁怪看谁,瞪谁谁怀孕。

“我一会儿倒数三二一开怪啊。”团长在语音里说

“猎人主坦克误导,盗贼给副坦克嫁祸。”团长在语音里继续说

然后团长就看到了张佳乐的猎人身上中了个盗贼的BUFF

叫嫁祸

再然后团长就看到了孙哲平的盗贼身上中了个猎人的BUFF

叫误导

 

185.

“……他俩的矛盾属于不可化解的那种”东北大哥和团长聊天时候尴尬的说

“有多不可化解?”团长嗤之以鼻的问

觉得都是一宿舍的,都一起玩游戏,能多大点事……真是…

“前天,我们这下大雨,出不去门。”东北大哥说

“然后张佳乐抢了孙哲平最后一包方便面。”东北大哥继续说

“然后孙哲平把调料包拿走了。”东北大哥继续继续说

“行了行了,懂了,该死朝上,俩都该死朝上。”团长欣然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念》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致。只见那麒麟双目圆瞪,须发毕现,四肢腾云踏雾,口吐熊熊烈火,精神气派,好不威风。 似是对长篇

《魂牵梦引》

(7)

【007】   吴邪从踏进电梯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外面是三月艳阳天,吴邪进大楼前还觉得有些热,这一进电梯就有种如入冰窖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单纯的冷,而是像渗入骨子里似的,从脚底冒出寒意,让浑身毛细孔寒毛直竖。   电梯从1楼到14层,平时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或许是因为气氛太过怪异,吴邪竟觉得有几分钟长。 耳边忽然传来空灵的杂音,似远似近。吴邪心里一紧往后退了退。身后的张起灵似乎也感觉到不妥,也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