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27
阅读 5238

【双花】请你吃云南毒蘑菇

 “哪来的蘑菇?”孙哲平倚在厨房门框上,嘴里蠕动着根刚拆的顾黑鸭鸭脖,看着张佳乐将一盘花花绿绿、他完全不认识的菌类倒入油锅。

呲—— 


‪凌晨1点23分‬,油烟在被百花战队遗忘已久的一楼厨房里升腾、扩散。 


“家里寄来的。”张佳乐很忙,没时间回头,铲子在锅里百花式花哨翻炒,样子十分熟练,“那群兔崽子呢?” 


“早就睡了。” 


“啧,真可惜,那他们就尝不到本大厨的正宗云南料理了。” 


“谁说不是呢。晚睡的人运气一般不会太差,看来张佳乐大大的手艺注定了只能由我一个人品尝了。” 


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菌类香气,使孙哲平愈加觉得手中这添加剂超标的鸭脖食之无味。失了宠的鸭脖被他随手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孙哲平挤进不过两三平米的小厨房,背着手,像老干部巡查似得看了看忙碌的张佳乐,又看了看锅里油光闪闪的不知名菌类。 


“不错不错,至少样子有模有样的。” 


“滚,老子这手艺新东方毕业都赶不上。”说着,张佳乐像是为了向孙哲平证明他所说非虚,一个漂亮的颠锅,锅里五颜六色的菌类和着配料一起被甩高了半米多,然后稳稳落入锅中。 


“厉害啊!” 


“过奖过奖。” 


——然后又陷入到只有“滋滋”声的沉默中。 


对张佳乐来说炒菜如打荣耀,都是严肃的事,只要是严肃的事他就不太爱说话。 


而对于孙哲平来说,两年的搭档,使他万分了解张佳乐,一旦对方的眉头蹙起就证明他认真了,认真了就意味着他此刻不会说太多的话、理太多的事。所以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料理白痴最好的做法就是安静的靠在另一边的橱台上,尽量不去打扰张大厨施展拳脚。 



 
 

香气在厨房里游走,孙哲平的思绪在不知不觉中也随着它开始游离,眼前出现了叠影,以至于他分不清楚此刻他到底是在看锅里的菜,还是做菜的人。 


“大孙。” 


“嗯?怎么了?” 


“我的发带要掉了,帮我扎一下,我没手现在。” 


视线在厨房久不用的昏黄灯光下重新聚焦,孙哲平看到张佳乐的黑色发带已经滑落到了发尾,松松的系着,几缕较短的发丝已经挣脱了束缚,贴拂在他的侧脸上。 


孙哲平起身,从背后靠近张佳乐,食指插进发尾,一勾,发带就掉了下来,发梢从他的指缝中毫无阻碍地滑过,这使他想起了飘柔的广告。 


“你白天靠着椅背肯定又乱蹭了吧。” 


“哪有,只能怪我的发质太好,头发太顺。” 


“嗤。” 


“我从你的语气中听出了深深的嫉妒。” 


“嫉妒你妹。扎高一点还是低一点?” 


“低一点低一点。”

 

小心地将垂落在额前的发丝绕过耳廓,拢到手中,头顶拱起的头发用另一只手塔拉平——孙哲平扎头发的手法娴熟而又温柔,显然在此之前他已经不止一次给眼前人扎过马尾了。 


他常常想如果将来娶了妻,一定要生个女孩,然后让她养一个不长也不短的及肩发,她在前面玩着芭比娃娃,他在后面给她梳着小辫子,至于妈妈,无论孙哲平怎样刻画,他都无法和谐的安入这样一个女性角色,他会下意识的想到张佳乐,然后急急打住,他清楚的知道再这样想下去他会触及那条敏感而又危险的线。 


“好了没?” 


“快了快了,别乱动!” 


张佳乐原本披散在肩头的头发被孙哲平全部撩起、紧握在手里。他盯着张佳乐耳后那颗黑痣出了神。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云南人的皮肤都是这么好,反正张佳乐的脖颈又白又精致,黑痣在一片细腻中特别显眼,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孙哲平无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他像是中世纪的吸血鬼,此刻只渴望能一口咬上张佳乐裸露的肌肤,将那颗黑痣染红,然后慢慢舔舐、吸允。 


会是什么味道呢? 


会是这蘑菇味吗? 


他空出一只手,不受控制地扶上那片他垂涎已久的肌肤。 


然后在下一秒,张佳乐“嗷”地一声叫了出来,“卧槽你他么在干什么?” 


“你耳朵下面有一颗鼻屎。” 


“鼻屎你妹啊!这是痣!‘耳后有痣,福气之兆’懂不懂。快把我头发扎了,我要收锅了。” 


不切实际的幻想到此为止,孙哲平干净麻利地将发带缠绕上头发,连带着遗憾一起困进心里。  





 

撒盐、翻炒、起锅、关火,一连串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秀得孙哲平目瞪口呆,他忍不住叹道:“这么贤惠的张佳乐,谁娶到你是谁的福呦~” 


“滚你妈的,明明是谁嫁给老子是谁的福。” 


“对对对,快让我尝一口!” 


两个馋鬼都等不及把菜端到外面的餐厅,直接在厨房里端着盘子就开吃了。 


孙哲平夹了一小块,一口塞进了嘴里。 


“唔——” 


“怎样?” 


张佳乐凑到他的眼前,眼里闪着求表扬的光。

 

“我得再尝尝。”这次孙哲平夹了满满一筷子。 


“卧槽你他么给我留点,这一筷子下去半边都没了!” 


两个人吃得不亦乐乎。  
 





“你知道吗,”张佳乐一边吧唧吧唧嚼着蘑菇,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这蘑菇叫见手青,不能多吃。” 


“为什么?”孙哲平也含糊不清地问。 


“吃多了会中毒。” 


“中什么毒?” 


“会产生幻觉,胡言乱语,别人问什么他就会回答什么。” 


孙哲平顿住了在夹见手青的手,面色怪异地抬头看着张佳乐。 


“喂喂,你不会被吓到了吧。”

 

孙哲平没有理张佳乐,伸手在对方的头顶一阵乱抓。 


“你干啥呢?” 


“奇怪,你头上怎么长了一朵小花?粉色的,摇啊摇。” 


张佳乐咬着筷子咯咯笑。 


“完了,你中毒了,”他肃了肃表情,配合着孙哲平一本正经道:“现在我来问你问题哈,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孙哲平回答的没有任何迟疑。他期待着张佳乐能继续问下去。 


“噢。”张佳乐楞了一下,却没了追问的欲望,或许再问下去,他会得到一个不想得到却又再正常不过的答案——孙哲平会爱上一个可爱的女孩,可能是长发,他会像给他扎辫子一样替那女孩挽发。


与其这样,不如让所有都维持原状,模模糊糊、什么都不知道的最好,张佳乐想。 


他低头安静地吃着碗里的蘑菇。 


“你不继续问下去吗?” 


“不了,你又没真中毒。” 


“啊我真的中毒了~”孙哲平故意夸张地捂着头往旁边张佳乐的怀里瘫去,“乐乐啊,你能嫁给我吗?” 


“啥?” 


“或者我嫁给你也行。” 


张佳乐眯起眼睛,审视着孙哲平。


孙哲平的表情无比认真,看不出破绽。 那一刻,张佳乐开始分不清楚孙哲平到底有没有中毒——或许是中了或许没中,总之他觉得自己是中了,因为时间空间开始在他身边环绕颠倒。 


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出现了一个突破口,就像是大坝上的裂口,哪怕是一条裂缝,水也会就着一点一点的开始往外冒,怎么止也止不住。他将夹着的见手青塞进了孙哲平的嘴里,说:“啊,怎么办我好像也中毒了。”

 

然后张佳乐对自己说着,就这么一个晚上,‪今晚‬过后,毒清了,他们也醒了,然后一切又会回到原来的轨迹——他是百花战队的队长孙哲平,他是百花战队的副队长张佳乐,他们是也仅是配合默契的队友。 


孙哲平靠着张佳乐的肩膀轻笑,他以为张佳乐是出于队友情陪他一起开这个无聊的玩笑,不至于让他弄得太尴尬,却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听到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声——“好。” 


虽然很轻,但孙哲平还是听到了。  
 





第二天,阳光准时爬进张佳乐与孙哲平共同的房间,照耀到房间中唯一的床上。那时候,联盟穷啊,即使身为正副队长,房间也和普通队员无异,只能容下一张一米八的双人床,若平时张佳乐和孙哲平都会安分守己的各睡一边。 


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不同了。 


孙哲平睁开眼睛,他久久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张佳乐,久到怀中人再也无法装睡下去。 


张佳乐勉勉强强地睁眼,正好对上孙哲平含着笑意的眸子,下一秒他就红了脸,一直红到耳后的黑痣,黑痣旁有两个浅浅的牙印。 


他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放弃了一直以来的挣扎,“怎么办大孙,我觉得我这毒一辈子都解不了了。” 


“那就别解了咯,”孙哲平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反正有我陪着。”

 


  • 举报帖子
喜欢 1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五律七绝】草木清愁

(8)

八 青愁霜 江湖多世家,有好事者以数字令名之。 有谣曰“天下一阁,四是二非,三门六姓,五律七绝,八帮九派十联盟”,便是以数字将江湖各大势力分别描述了一番。 那“一阁”,指的是天上天下无所不知无处不在而无迹可寻无人能觅的光明阁;四是二非指天下六大高手,三门六姓分指淮上三门中原六姓:淮上三门是淮北颜家、淮中阮家与淮南蔺家的合称,中原六姓则为“一痕烟”南宫世家、凌烟李家、“一脉春秋”邺门萧家、“瞄不得”

【酒茨】听说酒吞童子养了只二哈

@微博:扶桑以木    @lofter:世有扶苏不是书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ooc算我的 #崩坏严重 #茨木小天使化身为二哈 #小甜饼~ #就是这么无耻!听说有活动然后就抬着旧文来了✧(≖ ◡ ≖✿) 一 酒吞童子最近很苦恼。 因为他的挚友茨木童子不见了。 因为茨木童子变成一只二哈了。 二 安倍·万事屋·式神都背叛我·晴明 在一个平静的晚上迎来了一位不平静的人物。 彼时晴明正端坐在庭院里那棵长年不

【酒茨】生无可恋

清风朗月,最宜小酌。 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惬意的醉着酒。空山寂无人,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纷纷开且落。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飘落在他额间。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 他的酒依旧没醒,眼皮沉甸甸的坠着,睁也睁不开。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 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吾友,我终于找到

偏分少女古美萌
lof老万是个场面人/搬运为主/全职叶蓝/短篇/甜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