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936

【吞雪】吞佛童子的幸福养莲生活 (1)

       从东瀛卧底抗日……啊不,从东瀛自驾游回来的吞佛童子,再踏上北域黑土地已经是百年之后的事情了,人邪剑邪的江湖传说早已成为了真正的传说,即使是吞佛童子,也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只当那是故事里的人物,传说里的终点。  

       吞佛原本很少来九峰莲潃,有的也只是路过一下,从未进去,因为他觉得黑莲凋谢轮回,故人早已不在,重游旧地徒留伤心。当然这种理由都是瞎编的,主要就是战神任性而已,是个人都知道吞佛童子回北域之后的根据点变成了十里梅花坞。  

       而在他某日心血来潮进九峰莲潃避风雪的时候,赫然发现,池中,长出了一支隽立的玄色荷苞。  

       那一刻,吞佛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被,一步莲华,驴了。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幸好为时不晚,黑莲还未出世。于是吞佛童子把朱厌就地一插,伸手抚摸两下剑柄,回梅花坞打包了行李就搬到九峰莲潃常住了。  

       一住就是十年。  

      “该是汝出生的时候了,剑雪。”这一日,吞佛童子照常念了如同催命魔咒一般的固定台词,如果做成网游的话,来九峰莲潃挂机的朋友一定会发现,这句台词出现率真是太高了,毕竟这象征了吞佛这个童子对于初恋再降临的美好期盼与等待,魔之长情,绝非人类可以想象。  

       黑莲似是在回应他一般,闪过了金光,山洞内清圣佛气更浓。  

       十年,足以将一个养莲菜鸟磨成养莲大神,吞佛看尽了九峰莲潃莲谢莲开,春夏交迭,日月周转,根据他魔界战神的犀利眼光看来,剑雪的黑莲,终于要开了。  

       主人,上次你也是这样说的。朱厌红光一闪,毫不客气的吐槽了。而就在他吐槽完毕的下一秒,此地盈盈游荡的佛气骤然回转向黑莲聚集,吞佛心神一晃,耳畔隐有梵音回响,暮鼓晨钟,音声不绝,震的他几乎站不稳身子。  

       黑莲一抖,层叠花瓣缓缓绽放了。  

       圣光大作,似天地为之动摇,金瞳倒映黑莲盛开,竟是颤抖不停。事后朱厌表示只是主人你太激动造成的错觉,而此刻的吞佛僵着张脸,直至强光刺到他几近流泪。  

       莲池水花泛起,朱厌激动的闪个不停,而吞佛并未听到朱厌请求化形的声音,抹掉一把心酸泪,眼中只有不着寸缕自莲滫中缓缓坐起来的人影。  

       少年身形似有些未长开,不过长开了也此吞佛矮不少,平静的面容,发型依旧如前世一般奇特,池水顺着他的肌肤滴落,他静静坐在池子里,和表情略显复杂的吞佛童子对视了片刻。  

       正当吞佛纠结是先给他套衣服,该是自己先一键换装野人套来解释解释人格分裂病治好了,对方突然开口了,声音依旧:“你,是什么?”  

       问题问的微妙至极,不是你是谁,也不是你是什么人,而是,你是什么。  

       少年记得,他意识还未完全清醒的时候,经常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气息,还有这个人的声音,有佛气,有魔气,还有立在旁边的那把兵刃,冷冽的嗜血杀戮之气,是常年征兆沙场的代表。  

    “吾,吞佛童子。”吞佛童子没想到剑雪不记得他了,一时间心情更加复杂。不过没关系,忘记的并不代表不存在,北域双邪的故事仍存,而忘记,也更方便重新开始,剑雪还是剑雪,一剑封禅也还是一剑封禅:“是赠你入世之名,包容你存在的天。”  

    “天?”少年好似有些困惑,抬手指天,看看吞佛,对方颔首应声。于是少年继续发问了:“那,我是谁?”  

    “汝是剑雪,剑雪无名。”吞佛旋身扯下披风,回答着,挥手裹起剑雪赤裸的躯体,一把从池水中捞上来,横抱进怀里。水湿了披风贴在身上,吞佛抱着他,一向无有太过强烈情绪的心,突然生出许多感慨,却又松了口气,唇畔浮现的笑意,是释然,更是怀抱世间挚爱的珍惜与欣慰。  

       元功微提,炙热之气蒸发了剑雪身上的水,使得莲香更浓。  

    “既名剑雪,又怎无名?”剑雪好似并未察觉到此刻姿势不妥,安然躺在吞佛怀里,除了这个问题之外别无任何想法。  

       憋的内伤的朱厌颤个不停,当年他跟着剑雪同行江湖百年有余,虽然不能喝血,但剑雪对他,吞佛这个上了战场当跳跳板,下了厨房切西瓜,想喝暮雪还奴役剑灵泡茶的主人好太多了。朱厌还是很喜欢剑雪的,很可惜他拼命营造的存在感被吞佛轻描淡写的背过身无视了,而视线被吞佛挡住的剑雪,也没有注意到。  

       察觉到吞佛淡定的切断了心灵感应,朱厌愤恨,此时有主不如无!  

    “汝本无名,吾送你剑雪之名,便是剑雪无名了。”其实吞佛也不知道为什么剑雪要叫剑雪无名,不过按照他说话四个字往外蹦的习惯,或许是某种程度上的强迫症吧。仔细想想,他世界里仅有的三个名字,一莲托生,一剑封禅,吞佛童子,确实都是四个字。  

    “那为什么……”剑雪还要发问,便被吞佛童子无奈的打断了:“小朋友,你的问题,仍然一如既往得多。”  

       见吞佛抱着剑雪就往洞外走,朱厌机智的凝身成一线红光闪到剑雪怀里,剑身已经变成了弯刀模样,吞佛童子瞥了他一眼,并未开口。  

       于是,吞佛童子的养成生活就这么波澜不惊的开始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18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萌兽成受》

(3)

【003】 张起灵不喜欢与人靠近,也极少接触小动物,但对着怀里这只小家伙总会不自觉的放缓表情。   他可以对任何人冷漠无情,那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但对于动物却并不需要如此,因为它们思想单纯,不会有任何心机,你也不需揣摩它的心思。   张起灵的顺毛的力度已经把握的很好,吴邪被揉的很舒服,时不时埋头在张起灵怀里蹭蹭蹭。 晨早的阳光格外暖和舒服,张起灵抱着怀里的小狗走到阳台上坐下,阳光洒照在两人身上,晒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萌兽成受》

(6)

【006】   吴邪蹲在洗手池上,毛茸茸的毛发因为湿水而乖顺的贴着身体,原本蓬松松的毛毛一条条粘在一起,吴邪垂着脑袋闷闷不乐的,模样甚是有趣。   “嗷!”张起灵用毛巾给吴邪擦干水后便拿着吹风机给它吹毛,一时没调好温度,对着小家伙的脑袋停留时间太久导致吴邪烫的大叫,瞬间躲得远远的。   ……原谅大张哥第一次给他家小家伙洗澡,先前几次他都是让宠物店的人代劳。 毕竟吴邪过去一直过着人类的生活,所以它很

剑雪无名
不问顶峰又为何,俯瞰天穹不是高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