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98

第五章


“我会保护你的……”

冬日的阳光总是显得异常珍贵,金灿灿毛茸茸的光线偷偷从未关紧的窗帘中溜出来,洒在柔软的地毯上,一点一点爬上床脚,被子,以及陷在被窝中的沉睡的人儿。深蓝色的发丝有些凌乱,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洒下半弧形的阴影,可是,当阳光轻柔的抚摸着那人的面庞时,却引不起沉睡人儿的一丝丝血色,白的透明的面色,毫无血气的苍白双唇。一小截手腕露在被子外面,骨节突出,皮肤包着骨头,虽说看起来孱弱无力,但实际上隐藏着多大的能量呢,谁又知道,也许很大吧,只是现在休眠了。

小狐丸端着刚熬好的粥走进房间。卧室的地上铺上了厚厚的毛毯,赤脚走在上面没有声音,圆鼓鼓的粗糙的颗粒陷落在脚趾间,温暖柔和舒适。轻轻地将碗放在一边,小狐丸在床边坐下,干燥温热的双手裹住三日月宗近露在外面的手腕,冰凉的,纤细的,轻轻摩挲着,直到两人的温度相差不大,小狐丸才将被捂热的手放进被窝,掖好被角,不让一点点冷空气侵扰正在休息的三日月。

小狐丸的卧室并没有那么大,只是墙角随意推着几个鼓囊囊的枕头,冬日本就安静,就算有声响也被角落的枕头吃掉,只有睡梦中那人浅浅的呼吸声,悠长绵和。小狐丸在床边静静地听着,他知道,三日月现在很放松,虽然受伤使他元气大损,但赚回了一些宝贵的休息时间。看到三日月睡得如此安宁,不忍打扰,但他一看到三日月沉静的面庞,就移不开眼了,被包裹在洁白光芒下的三日月,小狐丸自己都不舍伸手去碰触,美的像一幅画,一旦碰触就会破碎。

实际上到底是三日月有着一层玻璃罩,还是小狐丸有呢,看不见,说不清,道不明。

冒着丝丝热气的粥花了多长时间变凉的,小狐丸就在房间里呆了多长时间。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仅仅看着,仅仅看着,小狐丸就觉得那是拥有了整个世界。忽然,三日月的睫毛猛烈的颤动了几下,眉头微微蹙起,看起来是做了什么梦,倏然间睁开眼睛,虽然拉着窗帘,但还是有光线躲在房间里,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三日月还不太习惯,嘘着眼睛,睫毛上下扑闪着,企图模糊一下视线,慢慢的才睁开眼睛。像初生的雏鸟,眼瞳带着些水汽,迷茫的望着陌生的房间。

“醒了吗?哦,这里是我的卧室。要喝点粥吗?”小狐丸的声音压得很低,他害怕过高的声音会影响三日月的情绪。像是深夜电台模糊的喃喃低语,萦绕在耳边,包裹着心脏。

三日月呆呆的点了点头,小狐丸把三日月扶着坐起来,在腰部垫了个枕头,然后端着冷掉的粥去了厨房,叮叮咚咚悦耳的声音此起彼伏。

刚才三日月确实做梦了,都说人在做梦时,是在处理大脑内的信息。三日月梦到自己小时候,有个人对自己说会保护自己,但摸不到看不清,声音也很模糊,然后面前又出现了那个一直去的馄饨店,像走马灯一样的,一帧一桢放映着,无一不是橙色的暖光,最后是小时候的自己被别人欺负,小狐丸在自己面前,留给自己宽厚的背影,以及,刚刚受伤那会儿,扶住自己的小狐丸。最近总是那个人,总是那个人,连在睡梦中都是,有些分不清睡梦与现实了。

小狐丸熬得是药膳粥,里面放些胡萝卜玉米粒什么的,应该还有些蔬菜啥的,但不太能认出来,淡淡的,没什么味道,因为三日月是病号,小狐丸就弄的清淡些,盐什么的就更是放的不多,不过粥的回味很足,越喝越有味道,浑身散发着清淡的丝丝暖气。因为三日月肩膀受伤,并不方便,喝粥也是小狐丸代劳。端着一小碗粥,木制的勺子不会烫到三日月,舀了一勺,呼呼的轻轻吹气,送到三日月的嘴边。就着小狐丸的手,三日月慢慢的喝了小半碗。也许受伤的这几天都没有进食,醒来饥饿感袭来,喝到清淡的药膳粥,全身上下的细胞都满足的开始工作。

“要再睡一会吗?”小狐丸边把碗和勺子放在一边,边问三日月。三日月不知道小狐丸是不是在有意回避一些问题。正常人看到受枪伤这种事情,会把人救下来,然后带回家疗养吗?一般不会吧,都吓破胆子了,小狐丸不仅救了自己,还那么淡定,不过问任何事情,怎么想都很蹊跷,从他的出现开始,就带着一种违和感。

小狐丸收拾着,看三日月没有答话,回头发现三日月盯着自己,眼神里有奇怪有怀疑有感谢,还真是复杂。他知道三日月心里在想什么,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手,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笑着。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问我为什么我会在那里对吗?”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是个医生对吧、最近刚在一个诊所工作,放心,不是庸医,不然怎么帮你处理伤口呢。那天,刚好帮城东的一户人家的小孩子看病。你知道的,城东都是些贫穷户,那户人家只有个小孩子和老奶奶,也算是做义工,最近小孩子生病,老太太也不太方便,就直接到他们家去了。也就是从他们家出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后面你都知道了。”

“你的事情我的确很想知道,但那是你的自由,我没办法做出逼你干什么的事情,若是你想告诉我,我会认真听,但如果不想,我不会过问。”

小狐丸直直的望着三日月,眼神中满满的是坚定与信赖。三日月有些惭愧,到头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对方违和,其实更奇怪的是自己吧,当时抱着心中不确定还继续与面前的男人接触,还一步一步侵入他的私人空间,本来可以拒绝,本来可以与他划清界限,但自己没有停止,而是放任自己蚕食着对方的防线与自己的底线。上一次这样不顾一切的接触一个人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楚了。

小狐丸对于三日月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救命恩人?私人厨师?还是朋友?他不想承认那一种感情,他害怕被背叛。这次组织里的事情,田岛宏的背叛,三日月早就料到,一开始就是陪田岛宏演了一场戏而已,只是最后玩脱了。表面上,自己看起来风轻云淡,但多多少少,那种被掏空的感觉,三日月不想再体验。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很多事情已经不用说出来,但决定权在三日月手上,他愿不愿意面对对方,如果愿意,那就清楚的说出来,如果不想,就不不要有任何交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几天,三日月还是在小狐丸家中休息。在出事之前,三日月就已经把组织里的各种事物交给石切丸,短期内还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安心地养伤,每天坐在床上,吃着小狐丸做的饭菜。说真的,小狐丸做菜很有一套,每天不带重样的,考虑到三日月的身体,也是比较清淡,帮助调养的食材。

这样的待遇,没几天,三日月的气色好了很多,为了庆祝,小狐丸拿了两杯米酒,度数不高,带着淡淡的甜味。人在高兴的时候很容易醉,所以尽管只有一杯,尽管只是米酒,三日月还是醉了,面带红晕,眼神有些涣散。小狐丸拿了热毛巾帮三日月擦脸,换洗毛巾时,三日月抓住了小狐丸的衣角,力气并不大,小狐丸只要轻轻走开就可以挣脱。三日月嘴里喃喃着,听不太清,但小狐丸听到了一句。

“不要走……小狐丸……”

小狐丸愣了愣,床上的三日月迷迷糊糊的,但没有醉完全,明早起来应该也会记得自己说了什么话,但这样还真是没见过的表情,小狐丸终于还是没有拒绝,留了下来。这十几天,第一次睡上自己的床,怀中抱着睡着的三日月。小狐丸亲了亲三日月的额头,睡着了。

两人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


TBC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6)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吃过饭之后黑瞎子说带二爷和解语花去个地方。之后自己主动跟棠玖去了停车场,直接让棠

寒山子空
LOFTER@寒山子空 感谢阅读推荐喜欢关注。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