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76

陷阵之士(君王银×将军土,长篇正剧向) (六)

第六章 禁果

  

  王一定是这世上最苦最累的职业了。谁敢说不是孤就拔了他的舌头。

  银时丢开最后一本折子,仰面摊开上肢瘫倒,渴盼着一个黑发蓝眼睛的面瘫少年来安抚他玻璃般的小心脏。

  

  “王上,土方将军来了。”

  银发男人立刻龙精虎猛地坐了起来:“宣。”

  利落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夜幕的昏黑与灯光的暖黄交接处,一只皂靴率先跨入,接着是深青暗纹的和服,最后少年干净的面庞也终于暴露在这团摇曳朦胧的烛火下。

  卸下铁甲后,似乎整个人都跟着柔和了不少。

  土方十四郎当然不会深更半夜来王宫散步,如果没有被某个男人召见的话。

  

  “丰玉。”

  “臣参见王上。”

  银时朝新八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退了出去,并且贴心地带上了门。

  土方也很自觉地直起了身,他不是习惯卑躬屈膝之辈,何况两人独处的时候哪需要什么造作的礼节。

  “过来。”银时拍了拍身侧的位置,递给他一封急件。

  土方走过去坐下,展开信粗略看了看,又细细读了一遍,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我们的十万大军一个月前才开往北疆!”

  “没错,南边那群娘们这是趁人之危。”

  北方的隼人族惯来对他们虎视眈眈,近来更是不安分,上个月才派出十万军队与之对峙。至于南方临海而居的鲛人族,是一个女人为主的国度,百年来一直俯首称臣,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掀起内乱,意图脱离宗主国。

  “大军暂时是调不回来了,各地能抽调的兵力也有限,南疆的子民等不起。”银时继续补充。

  “那就只有出奇制胜了。”土方沉吟片刻,方道。

  

  “我要你连夜带兵奇袭平叛,敢吗?”银发君王目光如炬。

  蓝眸无惧地迎视,桌上的一豆烛火倒映其中,像是迸射开的刀光剑影。

  “必不辱命。”他道。

  

  银时起身,拿下吅身旁架子上一个玉瓶,摸索着抽吅出一个暗格来,从中取出一物,郑重其事地交给土方。

  这是半个令符,由紫金打造,镌着半个“兵”字,显然还有另一半。

  拿它与持有另一半令符的人拼合起来,就可以号令一方军队。

  但这块不是虎符。

  银时从架子上又取下一卷地图,一边铺开一边解释:“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这一点你知道。这是高杉家鬼兵队的兵符,他们在高杉本家秘密训练。”他说着用手指了指地图上一处——高杉本家恰好离南疆很近。

  

  “禁卫军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勤心操练禁卫军,也就为了这种时候。

  “他们安生日子过惯了,执行不了这种任务。”

  “但他们总有一天要上战场,战场虽然残酷,终究是要历练的。”

  “不行……至少这次不行。你也是第一次上战场。”

  银时一直在犹豫,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他想要他的雏鹰早日展翅高飞,就得狠心放手;但他同时又想时时刻刻护他周全,不敢让他履险。

  很矛盾,但必须选择。

  

  他没再理会土方的反驳,提起朱笔在地图上点划,朱吅红的线条如一支染血羽箭,直指鲛人族的王都。

  “鬼兵队虽然身经百战,统共也只有三千人。”

  说完这话后银时久久没有出声,土方疑惑地看向他。

  “你……一定要小心。”惯来沉稳的君王竟带了些颤音。

  “我会的。那我现在就动身吧?”

  “不,还要做些准备,明下午再走。”

  “那我先回去准备了。”土方站起身要走。

  “不准!”

  银时拉住少年的手腕,一用力便将毫无防备的人拽倒在自己怀里,双手圈住他柔韧结实的腰吅肢,将下巴搁在对方头顶轻轻蹭了蹭。

  

  “你、你想干嘛!”少年慌乱地掰着腰吅际的手臂,想要挣脱禁锢。

  “我想要你,丰玉。”他将双臂箍得更紧了,像是怕失去一样。

  土方睁大了眼盯着他,却没再挣扎。

  冷厉的蓝眸在对方灼热眼神的炙烤下化开冰封,含了丝丝吅情意,似冬雪初消的春溪,碧如海,蓝如天,凛冽而缠吅绵。

  男人不自觉吻上了那双眸。

  溺死人的蓝眸……

  

  他将少年打横抱起放在床榻上,动作轻柔,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不,这确是他心头唯一的珍宝。

  “丰玉……”他低喃。

  

  和服缺少了腰带的束缚后凌吅乱地被拨到两边,袒露出的大片肌肤如同一块经过仔细琢磨的水润白玉,偏偏软弹而结实,引得他一次又一次落下粉色或深红的暧昧痕迹,每次都会带出身下人一声尽力掩饰的嘤咛。

  他虔诚地捧着爱人的双足,从足尖向上亲吻。一个个炽吅热的吻像是沿着既定路线蔓延到了大吅腿内侧。这里的软吅肉细腻而敏感,鼻息的搔动都会让土方一阵轻吅颤,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再往上,双吅腿吅间的长物已经坚硬地贴紧了沟壑分明的小腹,他也凑上去恶意地用舌头拨吅弄了一下:“你这里也很秀气呢。”

  土方羞红着脸伸手推开了胯间的那个脑袋,有些恼:“哪、哪里秀气了!你的又能有多大!”

  “哦?想见识一下阿银的利剑?”银时噙着笑解开自己的衣袍,露出精壮有力的胸膛,仔细看还有一些细长的刀疤。随着一件件衣物被丢出纱帐,他口中的“利剑”自然也显露无疑。

  “看,怎么样,还满意吧?”

  土方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话看去,愣了愣,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迅速抬手遮上眼。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啊……

  “你……别废话,要做就快点!”

  

  银时欺身上去,让自己蓄势待发的部分紧贴对方的秘吅处,滚烫的体温彼此传递着。

  他伸手在床头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是乳白色的清香膏体,他用手指挖了一些,并不急着涂。

  “这药膏,王室秘方,活血化瘀最是有效,行军打仗必备。”

  土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解释这个,下一刻下吅身清凉的触感让他立马忘了这个问题。

  紧闭的穴吅口有什么东西要挤进来,他下意识地收紧了肌肉,那根沾了药膏的手指便被绞紧,难以再进分毫。

  银时掐了一把那团紧致臀吅肉,甚至拍了拍,声音在静室里格外响亮:“放松,丰玉。”

  土方僵了一会,听话地放松了附近的肌肉,好让它继续侵入自己。

  

  第一根手指没了根,匀速地抽吅插着,银时安抚地侧首亲了一口大吅腿内侧的敏吅感吅带,接着探入第二根。大概有了经验,甬道很快拓宽了,再是第三根,仔细地探索着,甚至不错过肉吅壁上的任何一个凸起和凹陷。

  在此之前,银时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这样有耐心。要知道,他平日里与女人行吅房的时候,都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简单而直接。

  和男人,是第一次。和爱人,也是第一次。

  胯下的物体热得发烫,直接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猛地抽吅出手指,看见那半张的小口挽留般收缩了一下。

  土方能感到,一个远比手指粗吅长的热物进入了。

  “唔嗯……”细细呻吅吟被一个绵长而富有侵略性的吻堵住了,对方的舌裹着自己的舌,有规律地递送,同一时间,股间小心探入的那根也蓦地齐根没入,突如其来的刺吅激让他差点忘了呼吸,痛感混合着快吅感,让他不由自主地夹得更紧了。

  “乖,放松点。”银时开始进出运动,他的伙计绝对不算小,每一下都像是要撑开内吅壁的褶皱。

  频率渐进着加快,快吅感就快要攀上顶峰。

  土方早已不顾什么羞耻,蓬勃的快吅感已经占据了他的身体,他甚至无意识地叫了句“再快一点”。修长笔直的双吅腿紧张地盘在辛勤耕耘的男人腰上,整齐如玉的脚趾蜷了起来,十指的指甲嵌进了男人宽厚的背部,留下几道血痕,而男人却浑然不觉,九吅浅吅一吅深地顶吅弄着。

  天知道银时脑子里的想法只剩下一个——

  我·要·操·烂·他·的·穴。

  “哈啊……等、太快了!银时——”

  痛感和快吅感都在加倍,但快吅感显然更胜一筹。身体像要分裂成两半,唯一的粘合剂便是那不断进出的硕大,于是他难自禁地摆动着腰迎合,夹着臀吅肉挽留。

  

  “啊啊,你这个小婊吅子,想让阿银一直待在你身体里吗……呼——”银时低吼着缴了械。

  事实上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三次了。

  他怜惜地拨开少年被汗水打湿的刘海,捧着他的脸落下一吻。

  土方眼神迷离着,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真想,就这样一直待下去。

  

  颈间多了什么东西,沁凉沁凉的。

  土方睁眼,先对上的是一双明亮而温柔的红瞳。

  他伸手将颈间的东西捏起来,碧绿色,方而硬,有着木质的敦厚温润,一面光滑,一面粗糙,光滑的那面刻了“平安”二字,被一根红绳子拴着,挂在他赤口裸的胸前。

  “护身符,我亲手做的。不准弄丢了。”

  “嗯。”他应了一声,手里握着那枚竹刻的护身符,眼皮子再也挂不住,沉沉睡去。

  男人轻笑,替他裹了被子,吹灭了帐外红烛,相拥而眠。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番外『渭城篇』

渭城篇⑩

蓝曦臣一人独醒,看着怀中的金光瑶,往事渐入眼帘......... 前世,自己也曾被金光瑶这样照顾......记得那时的他还不是金光瑶,是孟瑶。 那段时光大概是他一生最为难忘的经历了吧..... “父亲.......”躺在思诗轩的塌上之人不断呓语道。 “阿瑶,他是.....?” “蓝家长子蓝曦臣。是我修炼回来途中所救,我见到他时就已经晕倒在路边.....” “蓝曦臣?是前日被岐山温氏所逼烧毁云深不知

绯色

(24)

  027   盖聂低首,天明抬头。 对视的目光在渐渐被阳光染上明亮色调的仓库中静静流淌。 卫庄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猫眼凌冽地一闪。 顷刻间谁都没有言语。 天明有些害怕地躲到了盖聂的身后。 而盖聂,依旧是呆萌的模样,只是紧绷的背脊微微透露出了他的抗拒。 卫庄站在仓库门前,逆着光,在流沙众动物的拥簇下开口道:“聂儿……” 似乎是从那略显低沉的嗓音中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盖聂蓦地一颤,很快地便又恢

执念

(5)

  日子慢慢过着,我和大江山的妖怪们慢慢熟络起来,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了许多关于酒吞和茨木的事情。茨木的手臂断了的时候,酒吞只是皱了皱眉,茨木却为此失落了几天,他以为酒吞嫌弃他了。酒吞好几次在红枫林喝醉都是茨木去把他背回来的,然而茨木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红枫林。茨木默默地帮酒吞处理大江山一切事务,经常通宵,但在酒吞面前永远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茨木为酒吞做过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全被大江山的妖怪

绛河
一个hentai,银时厨,主银土冲神。副CP艾利银高etc 贴吧:关尚隆 LOF:绛河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