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0
阅读 41

星际 星际 ⅩⅡ

想起来写个提醒:《沉没》里上官帅的设定改得比较多,例如《沉没》里他在多次和男性女性的性经历后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这个设定在这篇里是没有的,因为我写不出来……加上这设定我就完全摸不准帅的心理了……在星际之前我完全没写过肉,所以这篇里帅的【】技巧是很生疏的……
       上官帅洗了澡回卧室,打开电脑敲邮件,点开第一个常用联系人发送,回到页面,删掉几句话,改几个标点,发给第二个联系人,再如法炮制发给第三个。发完退出,看到收件箱上出现3的角标,心率加速,他点开收件箱,一条条的看发件人,一条广告,剩下两条来自同一个人,第一个常用联系人。他退出邮件,打开桌箱拿了一瓶依非韦伦,坐在床边看瓶身。在拿到疾控中心的两份报告都是阴性,药剂员自然不给开阻断药,这瓶药是离开滨海的前一天付的钱,当时慌不择路搜索了一堆阻断药,在网上却买不到,只有拉米夫定和富马酸替。这瓶药是私下找人买的,出的价不高,里面只有不到十片,昨天收到时心里有些膈应,是别人吃过的又是私下交易,谁都不能保证里面的药片是不是干净卫生,现在知道没事,可以松一口气,便觉得一时心急付的款有些不值,转念想不用吃总比不得不吃好,也就算了,他不想把药留在房间里,时间长了难免不被人发现,决定等另外两种药到了就一同锁起来。
       提示音响起,上官帅下床点开电脑,一绺头发没吹干,落了滴水在键盘上,他不耐烦用指背抹掉水珠,结果周围的键都沾了水,明知这对防水键盘影响不大,心里越来越烦躁,打开新邮件,看完他想直接打过去和对方辩,手机刚从包里翻出来就慢镜头摔落,便懒得打、懒得捡。关灯上床,盖着被在黑暗中和空气对视了一分钟,还是爬起来捡手机,指尖滑过锁屏和一道道裂痕,通知栏提示两分钟前有一封新邮件,于是他把那段话又看了一遍:
       滨海不是我们的重点,会上早强调过了,不知道您还要三番四次地跑去考察什么,事实已经证明那里对我们没价值,只会亏本,投多少亏多少。我不想多说废话,但我得提醒一句,您的父亲还头脑清醒地坐在总裁位置上时,对那里评价就不高,后来他不停地在滨海狂热着,从那时起这家公司就走向了转折。我们不能老想着已经失去的东西,只有不断跟上新世界的脚步,固守旧地只会被市场淘汰,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劝告你,没有下次了,有二心的人巴不得你到处跑,丢下公司他更是双手赞成,我不是这种人。我要提醒你,少爷,在你小时候父亲多半对你说过以“等你成为总裁”为开头的话,我猜你也是这样想的,上官总裁会等你,时间不一定会,有些人更不会,他们不会。周末怎么安排随你,星期一早上一定要到场。
     
     毛小蒙靠在墙上汗流浃背,上官帅似乎以为他比心理医生更懂敏感的病人在想什么,告知了日期,给了块手表,让他有个时间概念,不至于昏头昏脑过糊涂日子。滑稽的是,这块塑料儿童表是机械表,和电子表显示24小时不同,它最大数就只十二,所以毛小蒙对于时间还是昏的,现在到底是晚上十一点还是中午十一点;他走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四十多还是早上九点四十多;他说的五点来还是上午五点还是下午五点;这些上官帅认为他总算可以弄清楚的问题他依旧不清楚。
     用常识来排除不可能的答案,那么他就是明天下午五点来,清晨太早了不现实,那么医生就是今天早上看的病现在中午了……不对,清晨看病也少见,那么假设医生晚上七八点钟看的病,现在已经夜深,照常识来说医院没有晚间门诊,私人请的不一定,不过昨天还是前天他听到上官帅亲口对医生道歉,原话他还记得:这么晚了还要把您请出来,那么晚上是合理的,不过他今天没有道歉,也许是健忘,也许是根本不需要,时间并不晚……预约电话里道过歉了也说不定,那么那么……毛小蒙突然发现,他对前天和昨天的概念也十分模糊,平时他用阳光和手机来判断早晚,最近他用睡眠来判断早晚,没到这个字面意义和实际意义都是见不得人的地方时,他躺在病床上睡又醒,也对阳光毫无印象,也许到这个城市来的三天只是自己以为,实际已经一周,或者实际只有一天……这些都无所谓,但是如此安静,安静到让人心里不安的星期四十一点,更有可能是夜晚。
     上官帅说有事要走,虽然要事不会在晚上,那可能借口,就是想走了而已。昏暗的灯照不到里间,除了他站的地方,周围都是漆黑一片,距他十米的对面有一堵类似墙的东西,木质结构,上半部分被黑暗整个吞噬,地上有两个箱子,其中一个里面锁着医药箱和一个照X片的大袋子,另一个随意地敞着,看样子什么都没装,除了深深浅浅蔓延出来的黑暗。黑色向上便越深,黑色的雾气在天花板下积成厚厚的云层,离毛小蒙的头顶还很远,再过半小时也不见得笼罩下来。光的边缘伸出很多的小手,像沙画的手影,伸向天花板的方向,缓慢向上生长和攀缘。铁环上缠绕的阴影也是手的形状,更加挣不开,叫声让四周格外安静,好像外界对一门之隔的深渊全无所知,这栋高楼里睡着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里是滋养阴邪之物的密室,一切都停下,敲门声击退了拉扯毛小蒙小腿的影子,头顶涌动的空气归于平静,黑暗就是天黑了,光不亮,仅此而已。
     电子舱开启。
     “萨?”
     他醒了,门边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萨是个幻觉。假的。那些手也是假的,除了产生幻觉的他知道以外,没有人知道的、一到正常运转的世界里就退回阴暗角落的东西都是假的。想起一个假的事物而忘了另一个令人恐惧的假事物,他无声地笑起来,身体小幅度痉挛,不管怎样周围的一切不再恐怖了。除了他没人知道的、一到正常运转的世界里退回阴暗角落的东西就像一座见不得光的城市,从前在海上,如今在海下,他已经走了,依然感觉到海浪下面一双双陌生的手要探出来拉他,依然能看到海面上幻觉般的倒影,如果不是被绑在船上,他说不定早就被……要是,毛小蒙睁开眼,要是哪天锁链松了呢?
     铁环晃动,脱离墙壁,毛小蒙推开来人,接着打盹。很快被人拍醒:“去厕所。”他往后躲,舒展勒了一晚的四肢,听到骨节作响的声音,扭动肩部。上官帅按住他的肩膀,扣上手腕拖他去里间,毛小蒙的手腕很难受,昨晚勒出红痕的地方被上官帅的手指死扣着,没怎么反抗。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4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三七林
两周一更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