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77

罪恶之城 (11)

第十一章 何处患失

四杆长枪将中间的人围起来。

双筒猎枪。三日月不动声色地扫视一周。霰弹的话,打到身上也就是零零碎碎好些个血洞——当然,任几个都能致命。若是装的独子,那威力可以直接崩开肢体。他不由自主地更往身后之人的背上靠了靠,用不卑不亢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男人。那正是先前出现在老妇人身边又离去的男人。

夜灯的黄光将男人矮小的身形在地上拉出一个长影。他并不说话,抬起手掌准备发号施令。除了三日月,几乎所有的人都快要相信,再过大概一分钟,地上躺的就会是两具尸体。

“为什么?”三日月突然开口了,他对着十步开外的男人摆出无奈的神情,双手轻松地一摊。

男人听懂了,有些愕然——这个人竟然问自己为什么?难道他不是前来窃取密件的内鬼吗?Fatemeh给他递来消息,说是会有两个人到莪默陵园来截取手本,他才作了这样的部署,而这两个人也确实在他离开莪默陵墓,前去取密件时跟上了他。

“Fatemeh告诉你的?”三日月看到男人的表情,心里忽然就有了底。他摇起头来,叹气似的:“那个女人啊……”

男人顿住的姿势表明他在等三日月说下去,连抬起的手掌也放松地微蜷了起来。

三日月手肘轻轻往内一拐,碰到小狐丸腰间。小狐丸心领神会,猛地一个侧身倒向旁边的草丛,避开也许会突袭而来的子弹,再一秒就飞扑到了男人身际,身形如电闪一般,枪就已经架在了男人脖子上。

气氛陡然僵住。四杆猎枪八个枪口齐刷刷地瞄向小狐丸,但没一个人敢再多动一下。

“这就好了嘛。”三日月笑起来,“放下枪吧。”他并不冷清的声线在这样的氛围下有着不容抗拒的冷意。

四名枪手迟疑了一会儿,垂下了枪口。

两道寒锋突然在三日月两手间闪过——墨翠匕首——他自己的,和小狐丸的。紧接着,那两道寒光迅疾地飞刺而出,还伴着两声间隔极短的枪响。

金属撞地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惨呼声霎时间搅成一团。三日月按捺下右臂创口崩裂的疼痛,满意地看着四杆重重砸上地面的长枪,向小狐丸点头一笑。只有跟他才能配合到这样天衣无缝的地步,两计飞刀与两发子弹,几乎在一时之间就折掉四个人的手腕。

一圈人全都惊恐地看着三日月缓步向男人走去。

“说吧,东西在哪里。”三日月言语很轻,脸上的笑意几乎是如沐春风,但那压迫力却强大得令人窒息。

“开什么玩笑……”男人不屑地偏过脸。作为伊达当中世代守护莪默手本的那一支家族后裔,他有绝对的责任保护手本不被窃走,即使是以这条命去换。

“放手本的暗室已经打开了吧……”三日月生生打断了男人准备以死相抵的思路:“无论你死不死,东西都会到我手上。”他那笑容轻飘得简直是挑衅:“所以,你可以活着。”

男人惊疑地看着三日月,随后镇定下来:“无论我死不死,你也不会知道手本所在的地方。”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三日月眉梢一扬,佯作惊奇地看向男人:“如果我没记错……这旁边有个小型图书馆吧。”

男人瞳孔倏然放大,一脸不可思议。

“太老套了……把手本藏在图书馆,也只有伊达这种迟早会被我们清剿干净的组织才会做出这种事……”他毫不掩饰地嘲讽道,脸上的笑意更深。

来到这里之前,他当然已经查阅了所有相关地图和短时间内能到手的一切材料,莪默陵园周边的地形和建筑分布本就印刻在了脑海里。那个额角带疤的妇人,正是莪默陵园的设计者——闻名伊朗全境的建筑家Hushang Seyhun之妻,那是先前在陵园相关资料里看到过的照片。那张老照片上的女人虽然年纪尚轻,但额角的伤疤却已经可见,显然是陈年旧伤。

Hushang Seyhun在数十年前设计整修莪默陵园之时,将放置手本的古老密室规划进了图书馆内,又将密室开关设置在了墓地的标志性建筑上。虽然在这样公开的地方,但恐怕知道开启密室方法的人寥寥无几——也许,目下只有这夫妻两人才能打开密室。但Hushang Seyhun已经年过九十,常年卧病,他的妻子也是八十余岁高龄,两人多年前就已不问世事了。

将全部关键放到这样的人手上,又把线索拆分到不同的人手里,伊达做得尚且算是严密。不过,世间总是有百密一疏之事存在。三日月的灵机一动,也只是在男人离开以后。他察觉到了老妇人的眼神——那视线透过幽深夜色,本能地望向了某个方向。

人在不经意间流露的本性往往会暴露出最多的信息。三日月当即心头雪亮地一晃——密室的方向,大约就在妇人视线所追之处。而脑海中浮现出的陵园地图告诉他,那边仅有一座图书馆。所以,他拉着小狐丸打算跟上的并非是离去的男人,而是妇人的那遥遥一瞥。谁知竟然还是追踪到了男人的路径之上,陷进了事先设下的埋伏。

三日月躬身拣了把猎枪,回首对小狐丸道:“离开学校后我再没玩过这东西……”

捱了这么多时候,该解决的人还是必须解决。

“是霰弹呢——”凌乱的枪声回归到寂静,三日月抛开那些已经变成死人、浑身淌血的家伙,端着枪口道。他望一望前方的花园小径,在幽暗的光影里领向那间小而精致的图书馆。虽然还轮不到松口气的程度,但是无论如何,他想,终于离目标这么近了。

虚室之于伊达的对抗意义一直都极为明确——虚室生白,黑白相差如阴阳,间不相容,非得连根拔起,不然便是将十多年的死拼继续下去。三日月心里一直隐隐相信,这一次必能拔掉虚室十多年来艰难抗衡的这根毒刺,把S城这个罪恶之渊薮、全世界藏污纳垢的地方敞亮在天窗下,荡清所有脏东西,让它跟Z国其余城市一样简化为一个美好而正常的地方。当然,这也是打消那些声威赫赫不安好心的大国的借口,把Z国从强大威胁下释放出来,缓一口气。

虽然政治并非那么回事,但能多做一分即多做一分,总是好的努力。三日月虽则不信,但会尽心。所以他用左手将沉重猎枪抗上肩头:“小狐,我们走。”末了还带一个龇牙咧嘴的笑。

小狐丸知道他那是被猎枪猛烈的后座力震到伤口发疼得厉害,看得心里难受,只得上前拿下那杆大枪,将手枪塞给三日月,自己提了猎枪走在前面。

图书馆的正门并不阔敞,而是绘满伊斯兰风格花样的彩色小门,顶部是穹顶式样,细看的话,绕顶那圈花边样的东西是繁杂飞扬的古兰经文句,被小只的射灯照得通明彻亮。门内无灯,高大的书架重重叠立,愈进得深就愈发幽暗,直到渐渐漆黑一团,伸手不得见五指。

小狐丸屏住呼吸,听到身后那人气息微微紊乱,更加担心。

“三日月……你还好?”

三日月“嘘”了一声,停下脚步。

“听——”他依身上前,耳语道。

前方是上到二层的楼梯,现在有细碎动静传出。那种零零碎碎的声音渐渐汇成缓慢沉稳的脚步声,一踏一踏地转过楼梯角往下而来。电筒的强光凝成凛冽一束,也缓缓折过角度,尖锐地射向两人隐在其后的那架书柜。

寂静之中传来老妇人浑浊的咳声,台阶上的脚步也同时停住。

悄无生气的花园里,空气突然有些细微震荡。地上的身躯奋力挣扎了两下,衣袋里的手机跌落出来。一根血淋淋的手指颤颤巍巍地点开那条提前写好的短信,用尽全身力量按下了发送。

三日月将身子紧紧蜷缩在书架之后,尽量不露出任何行迹。一道微弱光亮自电筒光柱的背后忽闪而过——手机屏幕的光亮。没有振动,没有铃声,只有一道微光。但它已经足够让三日月察觉到潜伏的危险。

“哗啦”一声,悬在楼梯间墙壁上厚重的大幅窗帘被人拉开。楼外的亮光一霎间全落了进来。老妇人背对着两人,吃力地推开了那扇玻璃大窗,夜风就像好不容易寻到了空隙一般,自窗外一钻而入。

火药的味道!小狐丸猛然惊觉,转脸看向三日月,只见三日月脸色沉郁,眉间紧皱,眼里映着外面透来的光亮,急思之下只有格外幽邃。

这帮人的最后一招,就是将手本和他们一起掩埋在这座图书馆里。对于伊达而言,失去手本面临的危机是毋庸置疑的——体系的全盘崩溃,无疑要耗费巨力来进行全面洗牌和重建,甚至会导致组织的消亡。但是,相比起让手本落入全力剿杀他们的另一派手里,他们宁愿两败俱伤地选择前者,也必定不会将自身的败亡拱手送给反对他们的力量。

现下,对方在这里的人力几乎告罄,只剩下这玉石俱焚的一手——用先前埋好的火药炸掉整座图书馆。而眼前的执行人就是Hushang Seyhun的妻子——以她的老迈,已经逃不出去。但她似乎从未想过要逃出。也许对于她而言,作为一名守护者,她需要和所守护之物一起葬身在这里,才算是完满。

妇人踽踽转过身来,正对着馆内。借着朦胧的亮光可以看见,她于胸前抱着一部薄薄的羊皮书卷,神情安详,口中依然在念动着什么——是诗句?抑或经文?已经不得而知。那样的姿态就像是宗教祭祀,将自己献给至高神灵一般的喜悦和庄严。

炸药的引发装置就在窗户开关处。她推开窗户的那一瞬间,引线已经燃起。对于她而言,现在要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肉身消弭,灵魂升空的时分。

已经没有时间再思考。几乎就在火光冲天而起的同一时刻,三日月飞也似地冲了出去,将老妇人狠狠撞出窗外。

烟尘轰然腾起,遮蔽了半边天空,整座建筑物在一瞬间土崩瓦解,巨大的爆烈声仿佛炸破了耳膜。气流冲击的剧痛直直打穿胸膛,整个人好像散碎开来一样重重摔在地上,脑中只剩下嗡嗡的余响。

不能……失去知觉……不能……

脑海里反复穿梭着同样的一句话。任务还没有完成,不可以失去知觉。必须,必须把这一步走完!不管愿不愿意,不管能不能!

“咳咳……”嘴唇一张,一口鲜血就立刻呛了出来,胸肺疼得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连睁眼都费力到像是力扛千斤。终于,模糊的余光跳闪着延伸开,飘到不远处的老妇人身上。她还紧紧抱着那部手本,但闭起的眼睛无声无息。

小狐……心里忽然一震。小狐丸在哪里?依稀记得最后自己撞出窗的那瞬间,小狐丸的身影不在近旁。他想翻转身体,使得自己看到周围更多景象,但全身无处不在的疼痛和模糊的意识让他难以动弹。

不能……不能……

心底有声音一直在告诫。

他腾开已经没什么知觉的手掌,按压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掌心立即被划出道道血痕来,好在疼痛并不会因为这点新创而加深几分。用力地按稳地面,死死挣扎着撑起来几分,再咬牙,再多几分——嘭——背部摔在地面,猛地又呛出一口血来,但终于可以仰望天空。整幢房屋还在烈火中熊熊燃烧,天空的颜色是诡谲的猩红。

小狐丸……三日月的嘴唇动了动,喉头密布着腥甜。

他试着调整气息,深呼吸,然后再平复。头脑渐渐清明起来。必须尽快地把那卷羊皮书拿到手,迟则生变,绝不可放过了。

身体的力量像是涓涓细流一样,一点一滴地被努力收集起来。三日月开始有点想笑,什么时候狼狈成这样过?果然是太年轻。好在还没死,还有很多时间。他想起了石切丸那张严峻又体谅的脸——那是他感谢和尊敬的人,小狐、上级,甚至是亲密的兄长、朋友。顺着这思路一转,小狐丸的脸又好像在面前,那是什么?温亮如光、慰藉如水,无与伦比的契合和理解,无言可摹的、愿与之同生共死的……

一滴眼泪忽然顺着扑满灰尘的眼角滚落下来。

这种感觉是……害怕失去?

手指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地上尖碎的石块。

一道阴影缓缓移来,在他身旁蹲下。

“三日月……”

“咳、咳咳……”三日月突然笑了出来,伴随着不停涌咳出来的血沫。刚刚都想了些什么……小狐丸不是还在身边么。

还是那双眼睛,温淳地、带着无可比拟的抚慰人心的力量,还有些浓重的担忧,正看着他。

第十一章完


  • 举报帖子
喜欢 2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楚】河清云庆

(4)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十三  “什么人?”楚云秀皱眉。  这地方她可没有什么熟人,更别提什么朋友。  “属下未曾见过。”传令的将士说道,“那人看上去面生,但是他自称是郡主的朋友,神情严肃应当不是玩笑。”  “可有口信?”  “那人说,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橙受
这个婶婶脑洞有毒。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