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9-09
阅读 75250

为战

荒川之主是很不屑于去参加所谓的什么妖界排行赛啊,或者是去争什么几大妖啊之类的名声。

他很忙。

荒川是一条湍急而又狂暴的河流,每天有数不完的事件会呈到荒川之主的案桌上等他去批阅,还总会有那么几个不知死活的妖怪前来挑衅以期望夺得这条河川的控制权。

“嗯?”他在百忙之中瞟了眼一目连手上的信件,“什么东西?”

“好像是邀请你去平安京参加什么比赛的……”

“没空。”

“那阴阳师大人会为难的啊,”一目连替他拢了拢有些遮住眼睛的头发,“你不去的话,荒川上下没人敢违背你的意愿前去吧?”

“呵”荒川之主冷笑出声,“恐怕那有个耳朵都立起来的小矮子,正巴不得吾不去然后连夜奔到平安京去吧?”

金鱼姬立马从王座下的台阶上站了起来:“你说谁小矮子呢!!!??”

荒川之主头都懒得抬起来:“谁知道是哪个在那大喊大叫的又矮又笨没规矩的小妖怪呢?”

“你你你!!!”

金鱼姬气得扑上去就想打他,结果她那两条小短腿还没迈上台阶就被突然伸到她脚边的一只长腿绊了一下,结结实实摔倒在哪怕是铺了好几层兽皮的王座边上,发出好大的“咚”的一声。

正捧着信的一目连都愣住了,他就一会没管荒川之主和金鱼姬之间的打闹怎么就……

“哇!!一目连大人!!呜哇哇哇!!!!”

金鱼姬哭得一脸凄惨地往一目连的怀里躲,匆匆从王座上面下来抱起她查看伤势的一目连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关切地问道:“疼不疼啊?”

“摔一跤都能疼……”荒川之主冷笑地换了一份折子继续看,“那她别当妖怪了,趁早出去被渔民钓走拿去吃掉,转世投胎吧。”

哭到打嗝的小家伙才不管真的痛不痛,指着荒川之主朝她唯一能依靠的一目连大人控诉道:“他故意伸腿绊我!!”

“不仅长得矮脑子不聪明还眼神有问题啊。”

“大坏蛋!!!唔哇!!!!”

“荒川你怎么老是欺负她啊……”一目连无奈地把她抱上王座哄,“不哭了好不好?”

金鱼姬趴在一目连怀里小声抽噎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又无助地只能时不时要断气一般发出呜咽的声音。比起荒川之主那颗“铁石心肠”,一目连无疑心软得一塌糊涂,简直毫无底线的纵容着像是金鱼姬这样的小妖怪。

“好啦,别哭了,”他亲了亲刚刚金鱼姬根本看不出伤势的额头,“不哭的话我去给你找点心吃?”

“呜……”金鱼姬一脸小可怜的样子趴在一目连怀里,“想吃和果子……”

“那只有京都有啊,”一目连为难地皱了皱眉头,“我看看能麻烦谁……”

“她就是想去京都,”荒川之主截住了风神的话头,“顺便参加一下汝所谓的那个什么比赛,要是能拿个什么名次简直就可以耀武扬威地回来了是吧?小矮子。”

金鱼姬努力伸直了腿想踹他,可惜……

“荒川之主是个大混蛋!”

“哼,”荒川之主都懒得转头来看她一眼,“让汝去也不妨,反正死外面了正好少了许多聒噪。”

“其实可以让她去试一试啊,”一目连突然抓住荒川的手,“我们一起去不就好了吗?”

荒川之主摩挲着那只属于风神细嫩的手,无可奈何地停下正在批阅的东西,放缓了语气低下头来吻了吻一目连的嘴角:“吾哪有时间陪她瞎胡闹啊。”

“正好你也放松一下么,”一目连替他把垂下来的头发别到尖耳后,手掌贴着他的脸颊上下抚摸着,“每天都是这么多事情,很累的啊,出去走走吧荒川大人。”

他长叹了一口气,看着案桌上堆积着的东西眼神深邃得难以描述。不过到底是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伸手揉弄着风神的后颈把他往自己的怀里带。

“好吧,如汝所愿,”他低下头来吻住风神,缱绻缠绵地舔弄着一目连姣好的唇形和柔嫩的软舌,如其所说的那样答应了,“一起去京都吧。”

被夹在他们两中间的金鱼姬一时间有点懵,想说什么愣是不敢开口,好几次张开嘴又闭上了。

反正……不管!!!!

总之就是可以去京都啦!!!!

这是我!金鱼姬!!征服世界的第一步!!!!

长久不出现在京都的荒川之主,难得拖家带口聚集了荒川流域上下的妖怪们浩浩荡荡前往——

“荒川之主……”阴阳师晴明大人摁着青筋暴起的额头竭力忍耐着自己的脾气,“您不是来参加百鬼夜行的好吗?”

“吾自有主张的,阴阳师你不必担心,”摇着扇子的荒川之主似乎心情颇好,拎起金鱼姬的衣服领子就把她往擂台上丢,“自己要参加的比赛,汝就乖乖代表荒川上下在这台子上呆着,吾辈便去四处逛逛了。”

口意!!!说好的不是这样的!!!我的和果子!我的辉夜姬!还有那些漂亮的衣服!!!

打架什么的一点都不可爱的事情!明明是征服世界第一步中最不起眼的安排啊!!!

“还有,”荒川之主准确地截住金鱼姬想向一目连撒娇的话头,拿扇子抵住她的额头警告道,“汝这次可代表的是吾等荒川上下,输了的话,呵呵,小矮子汝就等着吧。”

金鱼姬抱着她的雨女姐姐鲤鱼精姐姐椒图姐姐哭得稀里哗啦,大家只能纷纷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就被京都繁华的街市彻底吸引走了所有注意力。

不同于听到有赛事便兴致勃勃下山的茨木童子,也不同于大天狗带着黑晴明大人的意愿和大义而来,荒川之主比起来和他同一级别的大妖怪来说,行为举止更像是来——

来闲逛的。

“让一个小妖怪上去,莫不是荒川之主怕输了丢脸?”

“哪里,”荒川之主揽过忙着给金鱼姬刻画各种保护咒的一目连,转过头去看着好战的茨木童子,“吾好不容易清闲一日,何必将时间消耗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说起来怕是大江山和饭冈山这样的偏僻地方感受不到堆积如山的公务,只能将蛮横的体力消耗在这等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吧?”

路过什么都还没有说的大天狗,总觉得莫名其妙被针对了一下。

“彰显力量这等事情绝不会毫无意义,”大天狗一板一眼的态度高傲地仿佛屹立在雪山之巅的松林,语气却狂热了起来,“吾等大义可从此中窥见,吾辈的决心也可以就此展现在世人面前,这样就有更多的愚者可以追随吾和黑晴明大人的意愿,以便求得最后一丝解脱之法!”

妖狐生怕事情闹不大,上赶着怂恿大天狗和荒川之主打起来:“大天狗大人啊!荒川大人是说你山里人没事可干才打架呢!揍他揍他!让他感受一下您的大义!”

“妖狐!”晴明大人掐着他的后颈脖子使劲摇他,“你不要再给我惹是生非了!!!”

“汝等可以一起上,”大天狗姿态放得极高,飘在空中俯视着众妖鬼,眼里似乎燃烧着战火“吾一人便可战胜汝等全部!汝等皆会折服于吾辈力量之下,皈依于大义之中!”

“呵呵,”荒川之主冷笑出声,低头吻了吻一目连的耳垂像是要跟他说什么一样,丝毫没把大天狗的话放到心上,“群殴算什么本事,都是闻名的大妖,要和吾打那便单挑!”

…………谁要跟你单挑啊?生怕荒川的水淹不死自己啊?

虽然看见风神一目连就站在你身边,还跟你说群殴这种话也蛮脑子进水的,生怕他不给你一个风符·护吗?

金鱼姬其实并不是什么极为弱小的小妖怪,但是她绝对是荒川流域上下被众妖宠溺得最多的小家伙。大家即便是说着不管她了要去四处逛逛,到了比赛的时候却基本上都来了。

“你都来了倒是……”一目连拽了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袖子里面掏出紧急需要他处理信件的荒川之主,“看一眼啊。”

荒川之主依言抬头打量了一下台上的金鱼姬:“若能差不多追平比分就算是她尽力了。”

“不希望她胜利吗?”

“对于她这样的小矮子来说,”荒川之主低下头去继续处理公务,“儿戏一般的赛事而已,胜利并不是什么了不起或者说是必须的东西,但是对于妖怪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汝等把她宠溺得太过,这样无法无天下去迟早她会死在她的无知无畏之下。”

“所以还是答应让她来参加比试了吗?”

“反正在阴阳师的照看下她至少不会死,”荒川之主顿了顿,低下头来亲了亲坐在他身边的一目连的嘴角,“吾一直觉得良善对于妖怪来说是致命的把柄,甚至于对于汝来说,一目连啊……”

“吾只是选择了善良而已啊荒川。”

“但是争斗从来不会停止,”他揽过曾经的风神,同他絮絮低语,“也不会因为良善而避开伤害,不过幸庆的是,汝还有保全自己的能力。”

“不用太担心啦,”一目连伸手捧着他的脸,主动将亲吻印在了荒川之主的眉间,“不过这些话需要我替你告诉小金鱼吗?”

“呵呵……让她自己领悟去吧,这都不能感受到的话,那她不会死于她的无知无畏,是蠢死的。”

“你倒是真的很讨厌这样的比赛啊,”风神把玩着他的扇子,眉目间笑意盈盈,“宁愿留在荒川里面批阅公文也不愿意来。”

“不知所谓的比赛,不知这样的胜利有何作用有何意义,”荒川之主环顾了场地一眼,眼神里面依然是独属于他对于外物的漠不关心,“不是所有的事物生而为战也不是所有的妖鬼生而好斗。将一切的彰显胜利和威望的东西都归结于一个排位一个胜利,何其可笑。”

尘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有他命定的寻求这漫长或者短暂一生独有的意义,或许是平淡的幸运或许是战场的胜利。不管外人对荒川之主势力的猜测如何,对他的评价如何,只要荒川之水还在流淌的话他依然在那里把控着一条河川的命运。

“你就是单纯讨厌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争斗上是吧?”一目连俯身趴在他的膝盖上抬头去看他,“明明强大却又远避争端,明明温柔却要藏起来……”

“因为温柔于吾毫无用处,只会埋葬整条河川。武力什么的,用在需要的地方就好了。”

“如果温柔于你毫无用处,给我好吗?”

属于荒川之主久违的那种爽朗笑声在看台上肆无忌惮的响起,像是江潮推开阻碍的浮木,日光琳琳而下给予的足够壮阔的景致一般。

他托着一目连的腰背,手掌贴着风神下巴细嫩的皮肉摩挲着,然后就俯下身体吻住了爱人。

就像是他说过的那样,公务虽然枯燥但是是他职责所在,争斗毫无意义所以他不屑于挑衅。

但是他也会厌烦繁重的事务,击溃所有带着恶意的争端。

如果一目连汝要吾所有的温柔的话,那便一并给汝。

鲤鱼精和椒图听到声音回头便看到他们的川主和风神一目连相拥在一起,椒图摊开小扇子同鲤鱼精窃窃私语:“荒川大人似乎心情很好啊?”

“那看来不用担心小金鱼输掉了被收拾地太惨了。”

就像是荒川之主所预料的那般,金鱼姬能追平她的比分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她的对手也是实力强大的两面佛。

回到荒川流域大家好不容易哄得哭成一团的金鱼姬不再抽噎了,她现在正一脸不安地等着“大坏蛋”给她什么惩罚,河童便带着东西来了。

“荒川大人说……”

“哇哇哇!!河童哥哥!!!”

“别哭别哭,”河童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好啦,川主大人没说什么重话啦!”

“真的?!”

“嗯……不过一目连大人要我转告你,说是荒川大人说的,若是今天不是比赛,是生死决斗的话,你就不只是输了比赛那么简单了。”

“哼!!要他假好心!要他管!!”

“所以……”河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荒川大人就知道你要这么说,让我把惩罚带过来。”

“啊啊啊!!大坏蛋!!!”

“好吧,”河童侧过身让身后属于荒川之主的那条水化作的鱼和一目连大人的龙露出来,“他们是来监督你的,本来荒川大人想的是,输了的话让你吃河鱼刺身,不过你已经尽力的话……”

就吃海鱼刺身吧。

“呜呜!!!我讨厌刺身!!太可恶了!!!一目连大人呜呜!!!一目连大人救命啊!!”

她唯一的救星一目连大人正躺在荒川之主的床榻上,在织物中颤抖地露出雪白的肩头,无可奈何地由着荒川之主在皮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绯红的印子。

“说起来,比起暴君来说,吾更像作为一个昏君啊……”

“呃……什么啊……呜唔!”

“就是,”他吻住在他身下难耐呻吟的风神,“这样和汝一直缠绵下去,不再去管任何糟心事了。”

他的糟心事之一——金鱼姬,正一边哭一边应付那一盘子新鲜的海鱼刺身,一边诅咒他呢。


  • 举报帖子
喜欢 5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魂牵梦引》

(9)

【尾声】   “如果你能再醒来,我等你来找我。”   一栋大厦的14楼客房里,床上那个像是沉睡了般的男人睫毛动了动,许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不知情况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带着一丝熟悉感的地方。 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却唯独清晰记着一句话。 有人在等他。 那个人,似乎很悲伤,悲伤到他也随之心疼。     房外传来一阵优哉游哉的脚步声,胖子拎着输液针管和营养液走进房间时看到的正是茫然看着他的张起灵。 “你小

【韩楚】河清云庆

(6)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二十  楚云秀坐在庭院里头,看着副将李华呈上来的战报。  这些都是要交给帝王的,无论如何,她都需亲自过目。  这一场仗,他们虽说是赢了,却醒的着实艰难,她吩咐下人,从府中拨出十万两,购置了成批的口粮和过冬的衣物。

《魂牵梦引》

(3)

【003】   空气中还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安静的病房里四面墙白得有些刺眼。 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般。但他们都清楚就算明日黎明依旧如初破晓降临,这人也不会醒来。   或许会再醒来,却不知何期,也或许这一睡直到真正长埋黄土,然后渐渐在别人的记忆中淡去。   张起灵很好看,这是吴邪打从第一次见他就有的认知。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难懂却易让人失神,稍长细碎的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