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7-08
阅读 4755

【周张/叶王】ABO宝贝儿,你妈贵姓? 11-20

11

“王杰希有主了。”

叶秋这句话,砸得叶修一愣一愣的,一句话不由自主冒出来:“我怎么不知道?”

“哎?有内情啊!”叶秋两眼放光,“怎么,你对人家有想法?”

“你是不是看谁都像你嫂子?”叶修接着翻,忽然叫起来,“卢瀚文还没成年,把他放进来是不是太禽兽了!”

 

“不要转移话题!”叶秋对老哥的话术显然有所了解,“王杰希是微草队长,微草离联盟大楼就隔着三条街。你快点想想,去年元旦是不是跟他在一起!”

叶修茫然:“去年元旦?我不是复习得昏天黑地么?”

“……好像是?”叶秋想起来了,“对对,你要自考来着……”

“所以我根本没作案时间。”

“真没劲。”叶秋泄气。

 

叶修接着翻看:“……哟,高英杰是个A,那我们兴欣的小乔怎么办,AA恋太难了……诶呦这里头也没有肖时钦,他也有主了?大新闻呐……”

看着自家哥哥叼着烟兴致勃勃离题千里,叶秋强行把话题拉回来:“真不是王杰希?你对有主的人保证没别的想法?”

“你哥绝对不会干挖人墙角的缺德事儿!”叶修信誓旦旦,“不过,红包是一定得找他要的——话说回来,这是谁弄的资料,怎么连隐婚都能查出来?”

叶秋回答:“老爸老妈的朋友圈。”

 

“这还有朋友圈?不是相亲角?”叶修惊讶。

“相亲只是朋友圈功能之一。”叶秋淡定,“小到菜场菜价,大到国家局势,爸妈的朋友圈无所不能。”

其实道理很简单,谁都有朋友圈,领导的朋友圈里,基本也都是领导,大家聊着天就把正经大事解决了,更何况搜集这些资料。

想当年,叶修得以在退役后执掌国家队领队之任。他自己斗争了十年都没实现的事,他爹战友一个电话,给他实现了,这些老年人的能量坚决不容小觑。

 

送走叶秋,叶修叼着烟回到电脑前。这个时候都凌晨了,职业选手没他那么生活不规律,大部分都下线休息。

周泽楷发来照片,拍的是小小周襁褓的信,随后道了声再见,也下了线。

叶修盯着小小周的出生日期发呆。

这跟小小叶同一天生日,里面有什么玄机?

突破口……牧师?会不会跟张新杰有关?

是故布疑阵,还是百密一疏?

张新杰,小心谨慎,不是个做事留把柄的人物。

叶修手指在鼠标滚轮上面随意滑动,往名单列表里扒拉扒拉,看着灰掉的王杰希头像,静静把烟吸完。

私聊的窗口里面,没有这个人。

 

第二天,叶修是被霸王连拳敲起来的。

叶妈一边扶着小小叶,一边乐:“十三叫爸爸起床,上班赚奶粉钱喽!”

小小叶咿咿呀呀,咯咯直笑。

“妈……这也太早了……”

“还早?我都遛弯回来啦,赶紧起来吃饭。”

“知道了……”叶修伸手帮忙扶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小叶。这家伙胳膊腿儿嫩的仿佛就要掐出水,他不仅不能开防御,不能发嘲讽,还得小心翼翼供着,任凭小家伙的口水滴滴答答把自己脸弄湿一片。

“赶紧去洗脸。”叶妈嫌弃,把小小叶从叶修身上撕下来。

“谢谢妈。”叶修如蒙大赦。

“我是让你洗完脸好好刮刮胡子,扎疼十三怎么办。”

“是是是,我马上马上。”

 

12

有句俗话。

——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作为叶家将近三十年来,重新出现的精力充沛的小婴儿,叶妈真是疼到骨子里。

不仅叶妈,叶爸虽然表面不显,私底下也跟个老小孩儿一样,抱着大孙子不撒手:“抱孙不抱子,这是规矩,这是传统,我抱一抱又怎样!”

叶修扶额:“我觉得,您二位魔怔了。”

“你才魔怔了,赶紧把孩子妈找出来。”叶爸吩咐,“你自己要是搞不定,我就自己动手。”

“别别,可别都弄B市来,马上就季后赛了,大家时间宝贵。”

“你以为我就那点脑子?统筹二十个战队集合难,让你妈统筹个医疗小组容易得很。”叶爸说,“关爱选手健康,做一次巡回医疗检查,什么都有了。满打满算一个月也完事。”

叶修试图讲道理:“爸,人家明摆着不想泄露身份,不然为什么不直接抱着孩子上门。”

“我叶家人怎么能没名没分!”叶爸怒。

“小点声!”叶妈也怒。

“哦哦,宝宝别怕啊……嘿,这小子没吓着,瞪我呢!胆大,是我叶家后人!”叶爸一刻变脸,笑眯眯。

二老都被叶十三迷花了眼,叶修觉得简直没法往下谈。

 

“大叶子,你刚才好像说人家不想泄露身份?意思就是你猜到是谁了?”叶爸眯着眼问。

“……我说爸,您别再诈我了,我是真不知道……”

正说着话,“叮咚”门铃响。

“这么早哪个邻居登门?”叶修倒不诧异,乐得换了话题。

叶家住的地方,等闲人进不来,能不经通报直接上门的,都是住一块儿的老邻居。

“哦,这是王婶儿……哦,现在得叫王奶奶啦。”

“哦哦,王奶奶好。”叶修连忙站起来招呼,“王奶奶您坐这儿。妈您这耳力够好的,没见面就知道是谁。”

“遛弯时遇上,约来帮忙的。”叶妈站起来,“大叶子,赶快帮人接东西啊。”

 

“叶奶奶,恭喜恭喜。”王婶儿个儿不高,挺精神,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她年纪和叶妈差不多,保养得也好,看去远远没有社会上该称为“奶奶”的年纪,但是老一辈儿比较守旧,称呼随着孩子走。有了第三代,叶妈自动自发,荣升为叶奶奶。这位王婶儿,当然也是这个原因,升为王奶奶。

——不是叶十三,而是她自己家里也多了个小婴儿。

“早晨还说小孩儿的事儿,我这不赶紧过来看看叶奶奶的大孙子嘛!”王婶儿哈哈笑,“昨天晚上老王就跟我说啦,今儿早晨一见老姐妹推着婴儿车,必然要登门拜访,讨个红鸡蛋沾沾喜气,再给小孩子发个利是压压岁!”

“有呢有呢!”叶妈还没支使,叶修主动跑厨房拿鸡蛋去了。

等他回来,就听两位老姐妹讨论育儿经,宝宝怎么睡,怎么喂,怎么带……

不仅如此,王婶儿还带了好多婴儿用品过来,跟叶妈挨个推荐,有尿不湿,有奶嘴儿奶瓶,有围兜兜,促进发育的小玩具,帮助睡眠的挂件,小毯子小衣服……

她们这些人都不差钱,这一堆东西竟然都是家里买多的,没拆过封。

叶修离家十年,回来以后也没在家常住,而是住联盟员工宿舍,因此对这位邻居并没有太深印象。不过既然母亲谈得来,他也就不打扰了:“王奶奶您慢聊,爸妈我去上班。”

“还十三呢?”叶妈反应迅速,“跟你儿子告个别。”

“是是是……”叶修一面答应着,一面伸手去接叶十三。

——啪!

落花掌。

叶妈指着叶修,冲王婶儿炫耀:“怎么样,我们家孙子厉害不!”

“真是胆子大啊,在爷爷怀里不害怕,又敢跟爸爸对着干,这孩子有前途!”王婶儿连声夸赞。

为了显摆孙子,就不顾儿子脸面了吗。叶修连连摇头,他们家等级压制也太显著了,这叫人情何以堪啊!

 

13

叶修起床的时候,周泽楷早就起床了。

鉴于周泽楷同志没有推卸责任,敢于担当,承担起奶爸的义务,传达室王大爷对他的印象总算恢复到平常,笑眯眯挥手打招呼,并且得以欣赏到轮回队长负重慢跑的英姿。

负重,慢跑。

——负重物:周回。

——负重物附加品:笑歌自若手枕。

周泽楷将小小周固定在胸前,一边慢跑,一边逗宝宝开心。

并且为宝宝箱子里发现的运动背带腰凳点了个赞。

这款背带腰凳现在被他装备到身上,轻盈透气,完全符合人体工力学原理,并且适合婴儿身体构造。

使用这个腰凳,不仅能解放他的双手,还让他随时随地和宝宝面对面,交流父子感情。

周回在腰凳里咯咯笑,显然对这样的位置不陌生。

能这么仔细考虑到他的习惯,孩子的妈妈应该也是个细心人。

不仅如此,小小周完全没有网上母婴论坛里面说的,那些熊孩子的臭毛病,生活习惯健康的不得了!整晚不哭不闹,清早立刻开始哼唧哼唧。周泽楷给换尿不湿,喂奶拍奶嗝,都特别乖顺,简直叫人疼爱到骨子里。一看就是妈妈调理的好……

——一定是昨晚叶神提到孩子妈妈的事,他才会想起这方面。

再想想叶神说单亲家庭不利于宝宝成长,周泽楷有点方。

如果有一个只负责宝宝的妈妈,而不是对他指手画脚的妻子的话……

周泽楷有点动摇。

 

手机传来企鹅短信提示音。

周泽楷一看,来自霸图分组,张新杰。

“周队,什么事?”

周泽楷盯着屏幕犹豫了一阵。

人在夜间和白天时状态有所不同,精神不一样,情绪不一样。大半夜的,往往感性大于理性,而早上往往是清醒时间。

周泽楷想起自己竟然私戳一位作息规律、性格严谨的前辈,还是因为索取石不转周边,这种跟正经事完全搭不上关系的琐事,忍不住小小尴尬了一把。

 

“噗”,周回吐了个口水泡泡,抱着手枕冲他笑。

——尴尬就尴尬吧,男人敢作敢当!

 

被宝宝全面等级压制,智力几乎归零的周泽楷,立刻爆手速敲敲打打,写写删删,回复:“打扰前辈,请问,石不转周边神秘版抱枕能割爱吗?”

对面显然没有料到他这么直白,看着“正在输入……”的字样,周泽楷心里不由忐忑。

前辈会不会生气?我是不是太莽撞了?这句话说得太不客气了吧?拒绝我以后,我要怎么赔罪?霸图战队会不会约我去竞技场车轮战……小回乖,就算车轮战,爸爸也一定给你搞到石不转绝版抱枕!

几秒钟,对周泽楷来说简直就是几个世纪。

还好对面跳出的信息,并不是一封战书。

“恕我直言,神秘版抱枕因为造型特殊,购买时有限制。周队突然找我要周边,昨天又在群里发出巨额红包,其中必定有原因。如果周队没有合理理由,恕我不能提供。”

周泽楷:“……”有限制?他怎么没注意到!

 

14

就在周泽楷发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张新杰下一条信息跳了出来:“周队帮人代购吗?”

周泽楷看看小小周。

抱枕有限制,一般来说,就是有点衣冠不整的意思。

小小周……

如果他说给未满周岁的孩子代购,他觉得自己会被张新杰照顾一道十字军审判。

所以他诚实回答:“自用。”就算羞耻play,张新杰这么严谨的人也不会大嘴巴说出去。

张新杰追问:“用途?”

回答哄孩子,是不是也一样会被十字军审判?

但周泽楷真心不会撒谎,所以他只能省略主语,说部分实话:“……抱着睡。”

他看着对话框里尚未发送的、自己打出的这三个字,怎么看怎么别扭。

 

轮回队长!

抱着!!

霸图前辈账号卡抱枕!!!

——睡?

 

还……还是换个说法吧……周泽楷想着,按删除。

忽然手腕被抓了一下,轻轻往下一带。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不由做了个微小的位移——

周泽楷那什么手速,眼睁睁看着发出去的信息,简直绝望了。

张新杰一定会以为他是变!态!

 

因为爸爸长时间盯屏幕,不和自己玩的周回,并不明白,自己刚才那一拽多么重要。

是的,重要。

这直接导致周泽楷大脑宕机,被“我被前辈轮到死”七个大字挤得毫无重启空间。

这间接导致一家三口团聚的进度条直接成长了30%。

 

张新杰没有再回复。

取而代之,电话。

周泽楷盯着来电人张新杰,似乎看到眼前燃起一团神圣之火。

他儿子还在看着他。

为了儿子!周泽楷一咬牙,接!

“张副队……”

“周队你好。”张新杰声音听不出喜怒,“我需要确认一件事。请问,刚才是周队亲自和我聊Q吗?”

多么完美的台阶。

这个时候,周泽楷只要装傻,或者说声开玩笑,就能解决。

但他儿子还在看着他。

 

“……是。”一阵沉默后,周泽楷小小声回答。

“真的是周队自用?”张新杰再次确认。

又一阵沉默后,周泽楷的脸都快烧起来了:“……是。”

“我听见周队那边有动静,不方便说话吗?”

周泽楷单手哄逗不知为什么忽然着急扑腾着,够他手机的小小周:“……没。”

“好像听见小孩子的声音?”

够不到手机的小小周嘴巴一扁:“呜哇——”

“小回乖……爸爸马上就好……”周泽楷顿时手忙脚乱。

周回眼泪汪汪,坚持抓手机。

“别抢手机……前辈……”让周泽楷解释什么,简直要了命,他两头为难,更组织不起语言。

还好张新杰拯救了他。

张新杰说:“我听见孩子哭了,小孩子不懂事又好奇,尽量满足他的合理要求,对于心理健康和日后成长都有好处。”

“呃……”周泽楷为难的是怎么向张新杰解释,不过既然张新杰表示要满足宝宝合理要求,那么一定能理解他的作法吧?

一向动作快于语言的周泽楷,把手机塞到宝宝耳朵边,怕宝宝拿不住,替他捧着。

“喂?”张新杰刚发出一个疑问词,就听见对面吭叽声。

周回立刻不哭了,对着手机咿咿呀呀。

父子俩离的很近,周泽楷听到手机里传来轻轻哼唱的声音。

 

张新杰,一板一眼,唱儿歌!

唱的还很好听!

 

15

张新杰唱起歌来,跟平时说话不大一样。

声音悠扬,温柔,严肃而不失活泼。

周回晃着小身子,拍着小手,摇头晃脑,好像也在跟着哼哼。

这样也行?周泽楷惊讶地看着宝宝。

忽然宝宝小脸又晴转阴,盯着手机,马上就要掉眼泪。

周泽楷一看,通话断了,敢情周回不慎碰到屏幕,挂掉了电话。

看着宝宝委屈的小脸儿,现在他是打回去请张新杰继续,还是自力更生赶紧唱起来?

周泽楷清清喉咙……等等,第一句什么词来着?

 

还好这个时候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看见来电人还是张新杰,周泽楷简直见到救星:“前辈!”

张新杰十分平静:“周队,手机给孩子。”

 

那首儿歌,张新杰来来回回,唱了不下二十遍。

旋律准确,吐字清晰。

周回小脸儿笑开了花。

宝宝危机解除。周泽楷松了口气。

“我该去食堂了,周队,再见。”张新杰最后说。

周泽楷握着隐隐发烫的手机,正要道谢,忽然听张新杰在挂断前加了一句话:“原来周队已经结婚生子了,那么绝版抱枕就当做礼物送给周队吧,希望不会引起周队伴侣的不快。”

——啊对!他原本的目的是石不转周边!周泽楷心里无声咆哮。

这么一分神,他还来不及解释自己没有结婚,对面已经挂断。

 

想想张新杰最后那句“希望不会引起周队伴侣的不快”,周泽楷觉得膝盖疼。

不过,他看看心满意足抱着手机吭叽吭叽的小小周,又涌上自豪感——自己的儿子魅力十足,竟然能征服现任荣耀第一牧师,真是比爸爸还要厉害!

宝宝将来一定是练牧师的料!

在拜方明华为师后,要不要也拜张新杰为师?

不好,这样是爬墙。

有没别的选择呢?

比如……干爹?

已经替宝宝收了十来个干爹(比如孙翔江波涛轮回经理门卫小哥)干爷爷(比如传达室王大爷食堂大厨张大爷)的周泽楷表示,干爹越多越好。

等他退役公开宝宝情况时,全联盟都可以做宝宝的干爹嘛,这样周回无论到哪里都有人疼有人爱,多棒!

周泽楷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三十二个赞。

 

“咕噜噜……”

肚子咕咕叫,把沉浸在美好想象中的周泽楷唤醒。

他看一眼表,吓了一跳。

二十遍儿歌唱起来也挺花时间,远过了平时吃早餐的时候。

周泽楷快步走向食堂。

“队长好,宝宝很乖吗?”吴启挥舞手臂,“再不来,小笼包就没有啦!”

江波涛推过一笼包子一碗粥,提议:“我抱会儿宝宝?”

“谢谢。”周泽楷把周回连腰凳一齐交给副队。

孙翔拿着一叶之秋的手枕,试图塞给周回,未果,宝宝不要。

 

轮回众人喜欢坐在一块儿吃吃喝喝,其他战队亦然。

霸图情况比较特殊,大部分如此。

例外的人,毫无疑问是他们可敬的副队。

张副队个人作风严谨,食不言寝不语,吃饭也一向准时,简直雷打不动。

只是今天竟然晚了足足十分钟。

这是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令人惊讶的事,霸图小选手差点报警。

有人神神秘秘说,远远看见张副队在天台讲电话。

让张副队耽误宝贵的就餐时间,就连韩文清、战队老板、叶神等等等等都做不到。

——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16#作者终于想起这是abo,然并卵#

 

周泽楷在食堂吃早餐的工夫,叶修挤在公交车上。

 

叶修说是上班去,主要还是找个借口往外跑。他那个职务,上下班都不用打卡,无论是上头有人的身份,还是荣耀教科书的实力,这家伙都有着充足的任性理由。

当然,最主要的,成绩说话。

首届世邀赛国家队拿了一个冠军,第二届又拿了一个,大家都在期待今年夏天来个三连冠,在世界范围建立王朝。国家收获荣誉,尝到甜头,对荣耀大力扶植,看样子至少有个五年十年的兴奋劲儿。

叶修的荣耀之路,还长得很。

当然,这是题外话。

 

电竞荣耀由国家立项,有国家拨款,联盟职工宿舍条件相当不错。

叶修的宿舍离联盟大楼很近,平时他走路上班。只不过回家一趟,叶家离联盟大楼还有段距离,坐地铁需要七站,然后步行一百米。

如果坐公交,十八站,步行八百米。

叶修裹着帽子围巾墨镜,慢悠悠经过公交站的时候,停下看了看站牌。

正好有辆车进站。

他愣了愣,忽然笑笑。

——天意啊,天意。

 

叶修排在队伍末尾,挤上了公交。

车门贴着他后背险险关上,车里散发着浓郁抑制剂的味道,令每个人都昏昏欲睡。

没办法,在空气不流通,人和人之间都能挤怀孕的艰苦条件下,万一哪个O不小心泄露信息素,哪个A没留神抑制剂过期,兽性压倒人性……这一车四五十号人,可就都遭殃了。

使用抑制剂,是控制性兴奋,减少攻击性的有效手段之一。

另一有效手段是非常强烈的足以令人昏迷的疼痛,比如狠狠踢蛋,或者攻击迷走神经导致休克。人昏过去,自然不会再做出什么动作。

当然,还有更极端的做法:腺体摘除,一劳永逸,自身不会散发任何信息素,身体也不会因为信息素的刺激而产生各种反应。

叶修在离家出走后,才出现的第二性别分化,当时他想的就是干脆摘掉腺体,把影响降到零。

要不是那个时候没有身份证,他的企图说不定就实现了。

哦,更重要的是没有钱。

 

常年注射长效抑制剂,他都快忘记自己是个A。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

活生生的,五个月大的孩子。

叶修从来没有跟哪位女性或者O做过,在清醒的时候,他无比肯定。

喝醉的话,难说。

叶修努力回想过,他喝醉在哪一天。

太久远了。

上一次醉酒,还是第一届世邀赛夺冠……吧?

一杯倒,吓坏众人,第二年就再没有人敢给他酒了。

第一届世邀赛,离现在快两年了,还有四个多月,第三届又将开始,时间过得真快啊。

叶修感叹着,把思绪从远方拉回来。

 

公共汽车晃晃荡荡,从叶家开往联盟大楼。

途中经过微草俱乐部的时候,叶修下了车。

公众场合早已实行全面禁烟,叶修摸出一支棒糖,塞进嘴里,两手揣兜,摸出自己联盟工作人员的胸卡,向传达室赵大爷登了个记,就这么大摇大摆走进了微草俱乐部。

他这张脸,现在的荣耀玩家及工作人员,无论是粉是黑,没一个不认识的。

 

训练中的王杰希收到通知,走进微草会客室,第一眼以为自己看错:

“叶修?”他惊讶。

 

17

王杰希并不因为叶修的到来而惊讶。

他惊讶的是,叶修此时的行为。

一向行动坐卧待人接物十分随意的人,就连被大人物接见,也懒得动手整整衣领的家伙,正对着会客室擦得明光锃亮的窗户,在……整理仪表?

看得出,尽管努力镇压了,头发还是有几根顽皮翘起。

不过今天没有胡茬,一根都没有,显得精神了二十多个百分点。

叶修转过身正对着他,虚胖脸加黑眼圈实属平常,神色却是难得一见的郑重其事。

“叶神怎么有空来微草指导?上面有什么精神需要劳动叶神大驾,亲自送达?”王杰希走过来,顺口问。

“大眼儿。”叶修说,“有件事,我得跟你道歉。”

“哦?”王杰希发出一个鼻音。

“我有孩子了。”

王杰希一愣:“私事啊……”

叶修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要是公事,我就进会议室而不是会客室了。”

王杰希笑了笑:“叶神好兴致,这大早晨的,直接谈私事。”

 

“你就没点反应?”

“哦,呵呵。”王杰希平淡给出反应。

“你……你算了,你也有主了。我们两个,还是……”叶修叹口气,话锋一转,“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不弄明白不甘心。”

“哦?”王杰希继续蹦单音。

“你说过,退役前不考虑感情问题,是真心的,还是驴我的?”

“现在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有啊,不弄虚的,实话实说。”叶修往前走上一步,“你有主了,什么时候?说好的退役以后呢?”

两人之间不足一拳,早超过私人空间距离界限。

叶修比王杰希稍微矮上一点儿,平时也懒懒散散看不出高度。

因此王杰希发现竟然自己被俯视时,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对方穿没穿内增高鞋子……

他这么一低头,一分神,整个人就被叶修推到窗边的墙上了。

 

上午的阳光正好洒进会客室,叶修的脸庞在光线下显得年轻些许,漆黑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王杰希微愕神情。

“叶修,你干什么。”

叶修吸吸鼻子,说:“你回答我。”

“回答你?”王杰希乐了,“凭什么回答你?”

叶修又吸吸鼻子:“凭咱俩的关系。”

“咱俩什么关系?”王杰希微微不自在,叶修的鼻尖都蹭到他后脖子了。

 

会客室属于公众场合,同样喷着抑制剂。

和叶修来时那趟公交不同之处在于,微草的抑制剂是青草味儿的,一点儿也不刺鼻。

叶修继续吸鼻子,一边说:“老王你会跟我打太极了啊。”

“不敢。”

“呵呵。”

叶修后退一步,轻轻笑了一声:“看来果然不是我多心。”

王杰希挑了挑眉:“哦?”

叶修又后退一步,靠着桌子,开始掏口袋。

 

上衣加外套有五个口袋,裤子有三个口袋,他挨个掏了一遍,把东西都拿出来,随手放在桌上。

王杰希看着他掏出来的东西。

几根花里胡哨的棒糖,一个烟盒,几张皱巴巴的蓝票子紫票子,目测不超过五十块,俩键帽,一块口香糖,一支护手霜,一串钥匙,几张餐巾纸,一小包铁观音茶叶,以及一沓卡片。

——四张名片,五张账号卡,一张工资卡,一张公交卡,一张身份证。

“啊,在这里。”

叶修满意地抽出卡片之一,递给王杰希。

 

“什么意思?”王杰希不接。

叶修回答:“就是约定俗成的意思。”

王杰希盯着他面前的卡片,这卡片他也有。

每个战队选手也都有。

每个俱乐部的正式成员都有那么一张,无人例外。

 

18#不说主语引发的人命#

“叶神什么意思?买断吗?”轮到王杰希提问了。

工资卡,也叫银|行|卡。

这样一张卡突兀送到眼前,难怪王杰希发出质疑。

叶修懒洋洋笑了:“怎么,买断你这个人很有难度?我可是有人质在手呀。”

“人质?”

“你儿子。”

“哦?这么肯定?”

“微草的抑制剂,和你信息素味道一直以来都很相似。”叶修说,“我很久没来,但还记得这个味道。”

“嗯?”

“但是离近了闻,忽然觉得相似度更高了,如果以前是百分之八十,现在就是百分之九十五。”叶修说,“相似度高,意味着敏感度低。我产生这样的感觉,当然是因为我们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降低了我对微草抑制剂气味的敏感度。”

“这么肯定?”

“原本也不是这么肯定。还有一个破绽——我说自己有孩子时,你只是发愣,根本不惊讶。如果不是掩饰太好,就是对我没感情,鉴于我对你的了解,必须不是后者。”

“但这都是你猜的。我并没有承认。”

“老王,还打太极?非要我直说刚才你腿软站不直么?”叶修指出,“标记后信息素一对一压制。”

——这下,无从抵赖。

 

王杰希扯扯嘴角:“才一天你就找到了。”

“你为此至少安排了一年半吧……辛苦你了,要不是我鼻子灵,差点被你瞒过去。”叶修直接把卡片塞进王杰希口袋里,顺势抱住对方,抱怨,“老王,你可吓死我了。昨晚我都绝望了知道吗。”

忽然间多出一个身份不明的儿子,他差点就要向王杰希跪地请罪。

在得知对方有主的时候,又很想立刻冲过去质问。

还好他智商还在。

还好他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好他从来不缺乏直面一切的勇气。

 

“呵呵。”王杰希冷笑。

“怎么?”叶修不明所以。

王杰希淡淡道:“退役前不考虑感情问题,这是你先说的吧。”

“呃……”叶修忽然灵光一现,“该不会是我退役后没找你,你以为我变心,才……”

王杰希借助身高优势,睥睨。

叶修连声叫:“哎呀误会太大了太大了!我寻思等你退役再说,结果被你误会我说话不算……总之是误会,总之,辛苦你了,老王同志!”

 

“所以,这个不是分手费?”王杰希确认。

“不是不是!工资交给太太,每个月领零花,这是我们家家规——我说大眼儿啊,咱得打个商量,别的都能凑合,我这烟钱你可别克扣。”

叶修正经不过三秒。

王杰希呵了一声。

“没消气?别啊。都说了误会,我还没追究你怎么会跟我……那啥,QJ犯法啊。”

“没QJ。”

“那就真的盗精子了?什么时候的事?”

“首届世邀赛。”

“宝宝年龄不对啊。”

“你以为拿到以后立刻就做试管么?还得一次成功?ABO生理课没上过?”王杰希鄙视了一把叶修,“人难搞,精子也和人一样难搞,一直做了十三次才搞定。”

这是叶十三的名字来源。

既简单粗暴又有纪念意义。

 

19

“生理问题我没具体研究过,”叶修表示投降,随即提出疑问,“可是老王,你当时为什么不把我直接推倒?真刀真枪干一场?”

“难度太大,你睡得跟死过去一样。套麻袋卖了都没问题。”王杰希表示自己不是受虐狂,没有理由给自己增加攻克boss的难度。

叶修汗。

“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王杰希解释,“做试管为了提高受孕率,百分之百,一击必杀。”

他似乎想起什么,哼笑:“幸亏是试管,你这小身板,十三次……呵呵。”

 “呃……”叶修黑线,“正常人一天十三次也废了好吗。”

“还是老烟枪,精子都没活力。”王杰希继续挑剔。

“你就那么笃定没活力?”别的随意,质疑男性某方面功能,没法随意。

“不然为什么会十三次才成功?嗯?体检报告要不要看?”

 

叶修咳了两声:“那什么,想出这种百分百完美的办法,你可不是这么保守谨慎的人。”

“你挺了解的啊。”

叶修拍拍脑袋:“我忽然有个细思恐极的想法。”

“说说?”

“我记得,你当时跟张新杰同一个房间?”

“完全正确。”

“如果有他的谋划,完全有能力把这么天马行空的想法付诸实现,并严格扫尾……对,提起张新杰我想起来了,十三和小周的儿子同一天生日,小周儿子喜欢牧师!所以你们两个合谋,互相打掩护——”

王杰希嘴角微微上挑:“不愧是叶神。”

“真是疯狂。”叶修感叹。

“还有什么想说的?”王杰希提问。

“呃,你们俩确定精子没有弄混对吧?我看十三长得眼睛挺对称,有没有可能是张新杰……”

“你跟张新杰过一辈子吧。”王杰希往外走,“没什么事我回去了。”

 

“别啊,”叶修看人眼色就知道王杰希憋着火儿呢,“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哦?错哪儿了?”

“不该怀疑十三。”

“就这?”

“还有?”

“我去训练了。”

“不行不行。”叶修死皮赖脸抱着王杰希不撒手。

——这是孩子他妈,还是他中意的孩子他妈,他连工资卡都上缴了,怎么还哪里不对?

 

“放手。”

“不放。”

“丢脸的是你。”

“我怕你威胁?”

“呵呵,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就不信了,你敢拖着我去微草训练室!”

……

微草俱乐部,选手们集中训练出不来,微草战队的张经理对联盟来人还是很重视的,尤其来的这位是远古大神。虽说大神找队长单独谈话,不代表他不好奇,更不代表他不能进去拿个文件打个招呼。

 

张经理准备进去拿个文件。

他走近会客室。

他听见里面传出拉拉扯扯的声音。

张经理知道王杰希的第二性别,不管怎么说,虽然王杰希快退役了,但要是现在发生意外,他哭都没处哭去。

张经理推门而入。

 

王杰希半个身子倒在桌面,脑袋微微后仰,一只手支撑在桌上,另一只手按着身前什么东西。

他下边半个身子被桌子挡着看不见,身前有什么也看不见——不,看见了。

叶修的脑袋从王杰希腰际部位,亦即从桌面水平处,冒出来。

“出去!”

会客室里面的两个声音一起喊。

 

张经理一个哆嗦,条件反射掏出随身常备的喷雾。

“呲——”

顺便说一句,因为不清楚每个人对抑制剂的抗药性,他带的不是信息素抑制喷雾。

而是万无一失的防狼喷雾。

那酸爽……

 

20

通常两个人摆出一站一蹲、脑袋和腰紧密挨着的姿势时,很容易被借位误会成某不宜在公开场合进行的运动。

会客室,毫无疑问属于公开场合。

作为劳心劳力的战队经理,为防止选手发生意外,随身携带防狼喷雾,出发点是好的。

结果是令人惊悚的——

《叶神约见队长,双方痛哭不止为哪般》

小道消息在微草俱乐部迅速传播开来。

到了老板耳朵里,已经变成“王杰希打了三次胎,被叶修始乱终弃”和“叶修打了三次胎,被王杰希始乱终弃”两种颇具竞争力的说法,不相上下地打擂台。

 

微草队员们看着队长红通通的眼睛和鼻尖,再看看叶神红通通的眼睛和鼻尖,实在不知道该说点啥。

两位都是大神级人物,究竟为了什么而潸然泪下,够脑补N个故事了。

叶修淡然自若:“来,吃菜吃菜,你们食堂的黑椒牛柳不错,清炒虾仁也挺嫩的啊。”

职业选手的手速和眼力无与伦比,转眼间黑椒牛柳里面就没有了牛柳只剩洋葱和青椒,清炒虾仁里也没了虾仁只剩黄瓜和姜片。

王杰希淡定:“你自己吃你的。”

“吃着呢吃着呢。”叶修扒了一口白饭。

 

牛柳和虾仁都在队长碗里。

这其实没什么。

问题在于,这是叶神夹给队长的。

队员们大气不敢出,想想在网游的时候,叶神连一个材料都要计较,现在这慷慨的狗腿样……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啊。

再看自家队长,八风不动,该吃吃,该喝喝,这份镇定功夫简直无人能比,不愧是我们可敬 可爱的好队长!

……

 

“吃完饭了,你怎么还不走?”王杰希赶人。

“午休啊。”

“我知道午休,这是我宿舍。”

“这是我老婆宿舍啊。”

“叶修,够了啊。”

“那我晚上来接你?”

“嗯?晚上?”

“跟咱爸妈吃个便饭。”

“咱?”

“目前是我爸妈,当然能约来你爸妈就更好了——老王啊,你爸妈那边知道你有了,怎么个反应?”

王杰希说:“他们不知道。”

“那宝宝……”

“你聪明,你去想。”王杰希甩下一句话,“我要休息了,下午还得布置战术。”

“我说老王,上午我就觉着你有点不大对劲儿,病了?”

“没。”

“那必定心里有事。”

“我没事。”

“那事儿必定在我身上,魔术师大大心思难猜,给个提示呗?”

王杰希:“呵呵。”

然后当着叶修的面,关上了宿舍门。

当然把叶修关在门外。

 

叶修站在原地想了想,没敲门,溜溜达达出了微草,直奔叶秋工作岗位。

叶秋惊呆:“什么!你找到孩子他妈了!这么快!”

叶修说:“找是找到了,但临门一脚有问题。”

“什么问题。”

“孩子他妈不打算跟我回来。”

“凭什么!”

“我要是知道,就不来了。”

“不会吧,混蛋哥哥也有向我取经的一天!”叶秋夸张地叫。

“不,因为你公司离我最近,而且你的电脑高配置,跑得快。”叶修熟练地登上企鹅,敲私聊。

“……”果然还是混蛋哥哥。


  • 举报帖子
喜欢 3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只写HE
嗯,我就是所有BE文都能HE. 冷西皮小能手. 不萌不甜不要钱.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