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888

《For one night》[银土/R18]

《For one night》[银土/R18]

author:歌绕空去

  


  土方扣上笔记本时挂钟的短针已经偏过第十格,他揉揉额角突然就不想继续进行下去了。现场勘查结束没过几天又是一起刑事案件,电视网络尽是些安抚民心的漂亮话,实际工作还没新闻舆论描绘的一半顺利。

  手头的庞杂线索和着思绪绕成一团麻,近藤勋组织的会议次数涨了很多,连冲田那小厮也没以往那么闹腾,侦查却仍旧迟迟没有进展。


  当年服完兵役,又有本科学历开后门,理所当然的接了个公务员的铁饭碗,没人们想象中的风光无限,黑眼圈倒是越来越严重了。

  有些事并不需要什么高大理由,父母早逝,兄长残疾,这个破败家庭能为自己提供的资源少之甚少。反过来想,能混到今天这步也算是上天照顾,人总归得先填饱肚子再去想些别的七里八里。


  他闭眼等视网膜上的白色光斑消去,随后拿起椅背上的外套。


  毕竟绷得过紧的弦,易断。

  

  

  夏季的雨水反复无常,十几分钟前的雷雨散去深夜本就囤积不多的最后一丝热度,空气是湿的,清凉感让搁空调房里大半天的脑子舒缓了不少。

  现在正值夜店高潮,混杂着人声的摇滚鼓点在耳边持续炸响,夜店该聚众玩儿什么,大话骰?传牙签?


  然而土方一个人,没得玩。


  

  “先生,您的龙舌兰汤力。”

  调酒师在一堆日语里夹杂了个颇为喜感的英文名词,土方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玻璃杯却没往自己这边移,一只手握过杯身。

  他的目光很自然地自下掠过指尖、手臂、颈间,直至接洽到对方全部。奇怪的人,不像是那帮混在酒吧里浪费生命的闲人,空杯透露出明显喝了不少,脸色却还是跟头发一样白。

  依人类那单调的夜视能力,昏暗中浅色的物体最碍眼了。

  沉默地注视着身旁的男人,尽管有汤力这种自虐般的药物苦水做调和,其烈酒的本性还是不变,一口下去喉管到胃部都像是被炉火点燃。

  土方脱去外套,公路疾驰才略为纾解的燥热重新聚集,看来游戏还是能进行的,属于两个成年人之间,各种意义上的。


  “两杯KILLER。”这么一来就轻松多了,他撇开刚到手的特基拉日出,“一杯给这位先生。”

  不明所以的举止成功吸引了男人的注意,他扭过头,夸张的语调不同于面部活动的稀缺,“谢谢?”

  “现在就这么说,指不定早了点。”土方顺着话继续,“在等人?”

  “如果我说是在工作呢。”

  “那你的腿上得点缀位女人才像回事,认识一下?土方十四郎。”

  “坂田银时。”


  他不介意陌生人这样的搭讪,却也不愿多说,就话论话的场面一时有点冷。所以说群众除了搞历史建设,光是对剧情起的那点推动作用就该当事人感恩戴德了。

  敲击着新送来的敞口杯,土方漫无目的地想。


  “你说的‘工作’。”他重提起先前被自己玩笑带过的话题。

  “给钱就干活,找猫找狗找人咯,比如——侦探什么的。”


  “我不怎么看小说漫画这些。”

  “看出来了。”他用手梳理了一下银发,挺给土方面子的拨弄起酒杯,“有什么事么。”

  “真如你所说,那侦探先生你的剖绘能力也许可以帮我些小忙。”

  “Brussels的壮举我可复制不来。”


  由此观之,每一小点进展都伴有大篇幅无可奈何的废话,土方听得恍惚却也不愿中断,酒液里TABASCO的成分在喉间迸裂,疼得像是中弹。

  银时的手抬起,又放下了。

  

  “这里正巧有一位,研究心理之类的供体。”

  “换个地方再研究如何,我对醉酒的供体可没有兴趣。”

  “悉听尊便。”


  感谢恰到好处的关怀,吧台边有意围着的哄闹女人们都快把掌心和乳曱房贴到自己身上,被酒精紊乱神志的人可是很难保证平素的绅士。


  “你坐在我身边会让我忍不住想起龙舌兰的另一种喝法。”男人随性把手臂搭在他的腰上,一边挡开人群,压低嗓音在他耳边道。

  “嗯?”


  “把细盐抹在你的脖子上。”


  再了然不过了,土方翘起嘴角。

  

  

  

  “需要醒酒么。”

  “没事。”

  陌生人之间的友善那叫客套,他不至于恍惚到连这点都搞不清,银时只好收紧臂膀让土方贴住自己,他的腰身很细,被衬衣包裹住的锻炼得精瘦漂亮的肌肉线条这时才通过触感传递过来。柔顺的黑发随着气息扬起又落下,搔曱刮得有些痒。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几分钟,就像离别或是重聚时恋人们都会进行的再正常不过的肢曱体触碰,银时远没有表面的镇定,内里复苏的性曱癖正叫嚣着蠢蠢欲动,理智却尤为坚韧的驳斥施虐的欲望,他只好折中了一下。


  扯住发梢迫使土方仰起头部,含曱住微微滑动的喉曱结,齿间撤离那层凉薄的肌理,再让舌曱苔缓慢且恶意地磨蹭。

  身体最脆弱结构的展露无遗寓意征服,银时轻笑一声,撩开土方被汗水纠葛着的额发,舔曱舐曱他挺直的鼻梁直至撬曱开齿关的防线,土方的舌曱头被迫与银时交缠,搅动出异常曱淫曱靡的水声。


  几次尖齿稍重咬曱合带来的刺痛制止了银时的随曱性而为,又在即将划出伤口时松开,银时的强硬顺利将土方带入状态。

  他的进曱攻还在继续,牙齿沿着颈线边凸起的静脉一点点向下,土方伸手抱住他调曱整好姿曱势,肌肤的热度顺着衣料源源不断地侵入指尖,游曱走于腹部的手缓慢向后滑动,他空出右手利落地解开土方的皮带。


  “往后。”暖湿的气流流经耳壁敲击鼓膜,过往的经验值全部归零,土方听从指示提神控制住颤曱软的双曱腿,争夺主导权控制权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下一秒,腿部的负重尽数散去,许久没有得到爱曱抚的身体难曱耐的扭动了一下,土方眯起眼睛,借着台灯暧昧暝蒙的光,那双暗红色的眼瞳就停滞在离自己再近不过的地方,鼻翼间还有沐浴乳的清香流离。

  好像原本的戏谑心态都进行不下去了,土方抚摩他的脸颊,十指曱伸曱入蓬松的银发之中,“嗯…快点……”


  银时选择用实际行动作为回应,拉开裤拉链划过性曱器曱勃曱起的轮廓,揉曱捏底端的囊曱袋,转而曱色曱情地滑曱开臀曱瓣摩曱擦湿滑的穴口。危机感交和快意攀沿着中枢神经涌入大脑,他抵住银时的胸膛抑制不住地喘曱息。

  下意识地夹曱紧腿想要遮挡下曱体的羞耻状态,而银时有力的手轻易扣住根曱部,将他的大曱腿曱分得更开,耐着性子确认酒液替这具身体的润曱滑是不是进行到位了。手指的按曱揉得到了回报,土方的面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加重的喘曱息中依稀有呻曱吟曱声泄出。


  “我要进来了哦。”同样是一句废话,银时扯动土方挺曱立的乳曱首才换来了一个白眼。


  这让银时有些不悦,故意让自己的分曱身在松曱软的穴曱口曱厮曱磨半晌,至多也只是浅浅的顶曱撞,肉曱壁的收曱缩没能改善半点。

  湛蓝色的眼瞳前蒙上一层雾气,撩曱拨曱起欲曱望的身体没有得到抚曱慰,空虚感不断袭来,土方勉强维持住的冷淡崩溃了,下唇被咬得泛白。这种下意识的象征尴尬的动作在与某人的相处中增加了不少,银时觉得自己大概光是看着这张姣好的面容就能曱射曱出来。


  在土方吸气的瞬间,银时近乎粗曱暴地顶曱入了他的体曱内,又几乎全曱根抽曱出,大幅度的抽曱插令土方挤出几滴生曱理性的眼泪,呻曱吟被搅曱和得破碎不堪,“嗯…混……啊……你慢点……哈啊……”

  银时并不满意这种受限曱颇多的体曱位,下体挤压所带至的快感也让他顾不了太多,肠曱液被性曱器的捣曱弄带出穴曱口,土方被翻曱过身体彻底压曱在床上。


  不同于银时腹曱部的触曱感,来自床单褶曱皱的刺曱激更为汹涌直接,腰曱部迎合着身曱后有节奏的加速略为晃动,银时俯身吸曱吮他的颈曱侧,同时推曱挤曱套曱弄土方的分身。这样的爱曱抚与身后的接续抽曱插让他失去安全感,任凭本曱能攥紧了身下的床单。银时的手掌附在他之上,性曱器再无保留地刺曱激曱甬曱道的敏曱感曱点,土方毫无招架之力,闷哼一声曱射曱了出来。


  感受着肠曱壁瞬间的绞曱紧,银时下曱压曱住土方的腰曱身更为用力的挺曱弄,体曱内像是被随后溢出的热流贯曱穿了,还没来得及体曱味高曱潮过后的余曱韵,身曱体另一部分的锐痛让土方瑟缩了一下。

  

  随后他听见了一声叹息。

  

  这场游戏是时候结束了,或者说相互再熟悉不过的两副身体间的交合本就不可能让这场游戏真正进行得下去。

  他自己都不太明白想要什么了,或者说自己唯一能确切拥有的大概只剩这个笨蛋了吧。所以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提一些没缘无故的要求,用这样笨拙的方式抓住他的注意力,一次又一次的宣扬占据疲于试探。

  工作缘故让不远的距离也像是异地,银时过得也不轻松,他才刚从太平洋那边回来。

  他们的生命里注定拥有彼此,却不能可悲的止步于拥有彼此,这不公平。

  

  “痛?”隔着衣料在小腹上按了按。

  土方说不出话,只好使尽力气捏了下他的手腕表示不满。

  “要你吃完两个疗程就是不听……”银时起身去翻手包。


  心脏猝然抖动了一下,土方陷入绵软的枕芯,安静的听着格外清晰的煮沸声以及铝箔破碎的窸嗦响动。


  有些迷茫而不知所措。


  但情侣这层关系足以令这些细碎的、下意识地记住与付出变得理所应当,坂田银时意外的会照顾人,而土方的经历却再三提醒自身所拥之物的弥足可贵。

  二者在冲突中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他只想将这段关系维系余年,一如宗徒铭刻心间的教条。

  

  “我就说……”

  “那你养我?”


  “胃部的暴击会让你的嘲讽能力max吗,注意设定啊土方同学。”他不打算在这个永不可能有结论的争议上损耗时间。

  “时间不够,自己也懒得弄,都是订的外卖。闭上眼睛就开始一连套的梦,没完没了,一觉睡下去比不睡还累。”土方实话实说。

  皱眉把银时递来的胶囊带着温水一颗颗吞进去,消炎药的苦味还堵在喉间不肯散去,吻曱痕发散出淡淡的刺痒,事后敏感的身体令他愈发恼火,胡乱地扯过被单往脸上盖。

  银时拿过空掉的玻璃杯,轻轻抱住缩在被单里的土方,怀里的爱人不安分的动了动,反过身子拽紧了自己浴衣的前襟。

  至少清醒后的脸色不会糟糕得吓人了吧,倦意随着逐渐平复的呼吸一阵阵释放,他用指腹触碰低垂的睫毛,最后再轻刮了一下眼脸。


  “晚安。”


  

  fin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歌绕空去
绕@歌绕空去/囤更文用 “察觉那份量之时已经从手中滑落,虽然很多次在想绝对不能再拿起。”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