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1-12
阅读 13319

《捉刀记》(欢乐向,半文言半白话,乱入喜剧) 第三回

第三回   浓妆淡抹雌雄难辨,技压群英武冠擂台

 

 

鸟语啾啾,花香袅袅,端得是个风景绝佳的所在。萧梅燕无心赏玩这往日看惯了的物事,足下生风,好似离巢的鹰儿一般向山下赶去。众位看官你道她这是为何?

从古至今,见多了刀头血、眼中泪的强人,舐犊的意思却是较一般小家小户来得深厚可怜。一对叱咤山头、舔血嚼骨的雌雄双煞,对此宝贝娇女可谓含在口里怕化,捧在手心怕蔫。长到这大也不曾放她亲眼瞧过花花世界,成日将其闷在寨中,免不了躁气渐长。众喽啰心眼伶俐,便都将自个儿山下经历添油加醋,对她说得天花乱坠,乃至于生造出诸多无中生有之逸闻,日日但求哄她开心欢颜。故这回她打定主意,定要玩个痛快畅怀。

 

路赶至一半,西南方隐隐有歌声传来,她足下立住,凝神细听。山中百十里无人烟也是常事,萧梅燕仗着习得的轻身步法,猫儿颠足一般地欺近了去。走不到几步路,便在半截枯树桩子上见到匕首刻的隐蔽凿痕,认出了这是其他帮派的记认。好在与家里的那群没结下甚梁子,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正寻思着,左里树丛里传出“巨巨阳,巨巨阳”的鸟叫声,她心下一动,知是踩上了他人的盘子,忙撮唇学叫了两声老鸹儿的哑嗓,示意就待离开。

那歌儿却是越唱越近,来得好快。于是她使出那从小练就的好功夫,贴着旁里一棵大树游将上去。仗着人小体轻,又有密密匝匝的枝叶掩着身体,竟是藏得严严实实。居高临下,她轻轻松松看清四周伏了六七个人,手中提刀拎棍,无不摩拳擦掌。左边那个又吹出鸟叫声,既提醒她不要坏事,又警戒众人包圆收围。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丛中过,留下买路财!”开山号子一喊,贼子们全哇呀呀地冲了出来,将那肥羊围在正中恐吓一番。

萧梅燕心下本就觉得这番打劫无趣,树叶枝杈又挡得甚多看不着人影,早就不甚留心。不料一阵大笑传来,她听得一男子声音说道:“好极,好极,人家口渴了半日,你们带酒了没有?”

“带是带了,就看你喝不喝得!来啊,扒了这厮的衣饰头面,给咱卖了换酒钱!”最后一字说完便传来兵器碰撞的叮啷响声,连带呼痛喊叫的嗯啊哦声,并上若干粗俗市骂俚语。

不出顷刻,萧梅燕听到先前那小头目想来呲牙咧嘴的呼告声:“还是个硬爪子!”她好奇心大起,忍不住要拨开那树枝窥看,又怕被对方察觉了去。只听得呵呵几声朗笑,吃痛惨叫之声又多了不少,最后渐渐再也无甚声息。

她心下雪亮,知道这人是个高手,越发缩成一团,用手掩住口鼻。树下一番悉悉索索之声,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她听得一声失望叹息:“这下怎好,都是诳人家的鬼话,你们也没带甚酒水在身!”

言罢,萧梅燕便觉出树干微微一颤,尔后一丛枝叶被自下而上削去,便是在那散漫缝隙里瞧见了一双金眸。未曾料过会被找着,她心神大震,手脚登时一阵酸软,从树上摔了下去。不料那人身形高大,孔武有力,自是在半空轻轻巧巧将她接住,未等她挣扎便客客气气地放到了地上。

“小郎君,你一个人在这树上做甚?”他咦了一声。萧梅燕抬头望向那男子,一时目瞪口呆:

 

你说是男儿郎,扮得像女儿身。眉眼含笑,面若桃花;柳眉杏目,不怒自威。长发及腰有盈余,彩褂围身惹蜂蝶。白瓷酒坛挂脖间,粉臂微露肤凝脂。花簪留余香,木屐配罗袜。红缎结鬓发,金线绣丝结。辉煌明艳,如神仙妃子,艺高胆大,称英雄豪杰。身高八尺还有多,手中大太一般长。排行数第二,名号曰次郎。

 

话说这次郎太刀流落至世间,成日游山玩水,饮酒作乐。仗着一身本事,虽然装扮出挑惹眼,倒也无人敢欺他,豁达的酒友也结交了些许,不愁没有银钱。三日前乘船他沿江而上,本想去花州见识一番,谁料日半靠岸停泊时喝醉睡在林子里,一觉便误了回去的点数。同行之人他本就一个不识,也无人管带他。好在盘缠系在腰间,撇了船钱也没甚损失。

萧梅燕见这人不男不女,早三魂去了两魂;又听得他喊自己“小郎君”,慌得连声气都拿捏不准,漏了本音:“你……你叫何名,来此地作甚?”

次郎太刀笑道:“原来不是小郎君,是个小姑娘,你叫人家次郎便是。人家迷了路,不得已出手料理了这帮贼人,你可知怎生下山?”

她往四下一瞥,只见众盗趴在地上晕死过去,并无伤亡,一时无人应她。中间还有一个竟是自家斥候,想来是爹娘不放心差来盯梢的。她见次郎太刀脸色和善,并无恶意,便老实答道:“我也是要下山去的,你若不害我,带你出去也无妨。”

次郎太刀大喜,掐着她腰轻轻抱起,在空中转了两圈,俄而放下:“好极,好极!人家两日没进酒,怪想得慌,你快些带路。”

萧梅燕点头称是,过去摸了那耳目身上的信鸽。她初次出山,自是巴望他这通报少管教些。两人一路结伴而行,不出四个时辰便由小道出了山。她不愿在山脚歇息过夜,与次郎太刀一拍即合。待两人摸黑走到一座城外,已是月上三竿了。

 

且说这偏安的小城,山上虽有响马,古语云“兔子不吃窝边草”,也是做水路生意来得多。官府也因有这伙群盗,也不甚狠管重抽,每每轻轻地刮一层税去,地头上过得竟比普通人家还好些。

此时正当夜中,街上熙熙攘攘的各色情状按下不表,直叫小小的萧梅燕看得双目发直,欢喜非常。次郎太刀自去沽酒解瘾,呷了几口解馋,便说是风味平平,难以下咽。

一路兜兜转转,也到了准备歇息的时候。次郎太刀要去酒楼喝个通宵,萧梅燕虽是小女儿家,自幼看惯了家里那群浑人的粗相,也不讲究歇息。一路上她和次郎太刀相处得有趣,又喜他说的“本丸”“出阵”那些杂事,便打定主意要跟着他。

奈何人生地不熟,也不知本地酒家好坏。碰到的闲汉有推杏花楼正宗纯洌的,有说陶然亭酒名远扬的,没个准头。两人决定一切随缘,穿过宅间小巷去另条街上寻个好酒家。不料墙头一团黑影悄无声息地落下,正正压倒了路过的萧梅燕。她吃痛怒极,拽过那厮的胳膊待要发作,不料映入眼的是一张清丽柔美的小脸。这正是——

 

美目巧兮声如绵,梨花带雨见犹怜。

 

次郎太刀咦了一声,只看那身夜行衣里是锦绣衣服,足上踏的也是绣花重彩的缎子鞋面。虽是黑夜,月色下越发显得那双眸子清冽如水。度其身量,竟是个标致不得的小美人。

“小相公,我压疼了你么?”她不胜羞怯,束手站了起来。背上的包裹打得老大,倒也不甚沉重。

萧梅燕看得呆住,从未想过世间有如此乖巧可怜的女儿家,唯唯诺诺了一阵。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却又是忘了自个儿的男相装束:“不碍事,不碍事,妹妹你可曾摔着了没有?”

“你也是女孩子?”她奇道,转向次郎太刀,“这样大晚上的,你与这位大姐姐在此走动,又是何故?”

“人家是想去找好喝的酒嘛,”次郎太刀也不恼她错认,笑嘻嘻地说道,“叫我次郎就是。小美人,你怎生称呼?”

“奴家姓陆,名慕媛,”陆慕媛担忧地望了身后一眼,一咬银牙,“本……本当有一叙之情,奈何如今我着实难以在此耽搁……小姐姐,次郎哥哥,后会有期。”

“你……你是不是做活的,我可以帮你逃脱。”萧梅燕已看出她身形沉滞,步子呆板,着实是串家走巷的小贼里下九流一派。这样也能被她得手,可见上天也有运气一说。

“才不是呢,”次郎太刀往墙里一觑,笑道,“我看多半是这家的小姐偷溜出来,里面不还架着梯子么。这等装扮,怎会是蟊贼?”

陆慕媛不听则已,一听身子软了半边,生怕次郎太刀再说半句。萧梅燕见她不动不语,也是信了八分真。待得她转过身来,已是心灰意冷,消沉不已:“次郎哥哥说得很是,奴家决意须在明日之前逃脱出去,远走高飞。不然真真是人生有憾!偶然间碰到二位,却又思起为人子女之责,这,这……”

“你碰上何事?”萧梅燕问道。

“实不相瞒,家父酷爱读书,尤其钟情传奇话本,市井小说杂言一类,”陆慕媛口里说得飞快,脸上浮起两团红晕,“也不知信了什么典故,突发奇想,要为奴家办一场‘比武招亲’。家长之言既出,旁人不好拂他,张罗宣扬开去,明日正午就要开门招婿。奴家心知此事决计难成,收拾了心爱物事,今夜叛家出逃也。”

萧梅燕听得目瞪口呆,如此怪事倒是首次听闻。次郎太刀嘻嘻一笑:“这有何难?若是靠打斗判胜负,明日人家帮你便是。事成之后你大可和令尊叙上一叙,让其转心回意。”

陆慕媛回忧作喜,又由喜转忧:“家父性子极刚,怕是……怕是……”

“这有何难,”萧梅燕接道,“走一步,看一步罢,次郎武艺高强,明日正午我们一定前来助你。你快快回去罢,外面世情险恶。”

被两人这样一说,陆慕媛心意踌躇。次郎太刀酒瘾又犯,忍不住问道:“陆小美人,你也是这里的常住人家,可知道哪里有好酒卖?”

她伸手一指:“沿着走下去右拐有一家无名居,爹爹常夸那家的酒菜,训厨子时也拿来作比,你去那儿便是。”

次郎太刀大喜,萧梅燕催她快些决断。她犹豫再三,终于肯让次郎太刀抱起放到墙头,对二人道谢数回便沿着梯子爬了下去。两人找到无名居,次郎太刀痛饮一夜,不消细说。

 

 

翌日正午,萧梅燕拉着宿醉未醒的次郎太刀摸到陆宅门外,只见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陆慕媛换了一套华丽服饰,远远地见他二人来了,愁眉方才舒展。院子中间垒了一个八丈见方的擂台,上面站着一个管家样的男子,正在高声诵读条约。

“来的人好多!次郎,你喝了那么多,可别误了陆小姐的终生大事!”她心里急躁,难免语气重了几分。

“人家……嗝……放心啦!”次郎太刀似笑非笑,拖着大太刀被她拽到台前。锣声鸣响,先挤上台的两人一招一式地比划起来,很快分出胜负。

约莫比了七八组,一个彪形大汉连赢三场,惹得台下一片窃窃私语。次郎太刀打了个呵欠,摇摇晃晃拨开人群,走了上去。台下见他这身打扮,外加是个醉汉,有轰然大笑的,有张目结舌的,有喝倒彩的,有说闲话的……那大汉呵呵大笑,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推,脚下也准备了后着,想结结实实绊他一脚取乐。

不料手指还没触到他衣角,自身却飞了出去,摔出足有三丈远。次郎太刀旋开酒坛,低头呷了一口无名居买来的名酿,看也不看侧身一让。那冲来的汉子脚下刹不住,差点跌出界外。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转了身子,迎面而来的是比他还高的连鞘的大太刀,正扫中肚皮。腹中好似被人捏鼻灌了一碗五味汤,酸辣苦齐作,“哇”得一声倒栽了下去。

“不要因为人家是醉鬼就放松警惕啊,”他笑了起来,“还有谁想上来过招的?”

陆陆续续上来六七个人,都被他一一打了回去。萧梅燕提着的心渐渐落定,过了半盏茶功夫,再也无人上前挑战。那陆家父女站起身来,像是要宣定结果,怎料听得一人叫道:“慢!”

她大惊回头,只见门边站着两人。出声的是那个穿灰衣短打的男子。他手上提着一柄头里裹了皮毛的长矛,分开众人,与另一男子一道走上擂台。

“日本号!大哥!”只见次郎太刀喜不自胜,与他们围在一起说了好些话。奈何萧梅燕站在台下,听不真切。管家上前一步,福了个礼,道:“两位新来的公子,按着规矩,这场比武招亲是一对一的……”

“这是我大哥太郎太刀,还有好友日本号!都认得的,你放心便是。”次郎太刀回得有模有样。萧梅燕松了口气,却正对上陆慕媛的目光。少顷,两人自是下去了,无人再敢上台应战。次郎太刀兵不血刃赢下头魁,走到那陆老儿面前,道:“我出这一风头,纯为的是我家小主人,对上他我自是认输的,你横竖看看他为人便是。”

说罢,往台下一指,正向着男儿装束的萧梅燕。她凝神屏气,走到台上,也行了一礼,用男儿声说道:“在下仰慕陆小姐芳名,特远道而来,求见一面。”

“贤侄何须多礼,里面说话,里面说话。”那陆老儿原先便对次郎太刀的打扮形容颇有微词,一下子见到一个识大体的清俊小生,已是心下满意,就待女儿点头答应。陆慕媛按捺住欣喜之意,与父亲说了些悄悄话。

 

 

一时张灯结彩,陆老儿令管家去宣了结果,又亲自在府上设宴款待众人。太次兄弟并日本号是何等豪饮酒量,放倒了陆家老老少少不说,更赚得陆老儿亲口许诺。不仅允了陆小姐次日出门随萧梅燕拜见公婆的求请,还特特叫下人备了骡马布匹粮草金银等物,充作礼数。

事不宜迟,萧梅燕取了信鸽,草拟一笺后急急放走。次郎太刀笑说“本丸里远征也用过这个”,她无暇细问,自去与陆慕媛交待。次日醒将过来,陆家一队人马齐齐整整出门,跟着萧梅燕他们向东走去。

行了十几里,队伍拐进一条夹道。次郎太刀拨动马头,靠近了不断觑向两边的萧梅燕:“有马蹄声,他们来了。送完你这程,我也要走了的。”

“这么快?!”她大惊,“我还要邀你去其他地方玩的……”

“天下无不散之酒席,”次郎太刀大笑,“有缘自会再相见,无缘对面不相逢。”

话甫一出口,数匹骏马从两旁小道飞驰而下,前头奔来一批持刀强盗,大声呼喝鼓噪。陆家下人吓得战战兢兢,屁滚尿流,有想搭救小姐姑爷的也被乱棍撵走。

 

众位看官你道这是怎生一回事?萧梅燕见他们尽数去得干净,跳下马背,将陆慕媛扶出马车,让她骑上另一匹马。一人一骑慢慢走到为首的身前,她亲亲热热,口称“爹”“娘”,三言两语说了端由。敢情这是搬来的伏兵,做好的套局!

陆慕媛何曾见过这等阵仗?虽心里害怕,却也未曾露出惧色。萧家双盗与手下夸教了一番女儿,抚慰了一把陆小姐,谢过了次郎太刀等人,领了人马携油水回巢。萧梅燕看着陆慕媛,心下有万千言语,终究还是憋出一句:“你做那小姐束手束脚,不如跟我山上落草了吧。”

“奴家只会针线女工,读书写字,骑射只略略习过一二,怕是做不来这些。”陆慕媛轻声细语,嘴角含笑,倒也没有拒绝。

“嫁妆就是你的使费,能读能写便好,我聘你做账房。”她咯咯一笑,心情甚是舒畅,只觉得天下快乐之事唯此而已。回头与次郎太刀相视一眼,抱了一拳,翻身上马。陆慕媛朝三人低头拜谢,随即叱马跟上先行离开的萧梅燕,绝尘而去。

 

 

次郎太刀、太郎太刀和日本号三人合力催动令符,请审神者移驾过来。这段佳话随即被次郎太刀酒后搬入本丸夜话,添了许多细节演绎,自是不提。以诗说之,正是:

 

世人皆道鸳鸯好,双凰亦可比翼飞。

佳偶自有福缘佑,三尺头上有神明。

 

 

 

却说萧、陆二人奇缘既了、次郎太刀历此一事回归本丸,博多藤四郎却另有一番奇特际遇。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机敏博多生财有道,潦倒世家东山再起




注意:

本章陆慕媛、萧梅燕之名捏自《魔法少女小圆》鹿目圆,晓美焰。

隐焰圆(≧▽≦)

  • 举报帖子
喜欢 22
收藏
评论 5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2)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海间
兴趣:写文 写文Q群:658920096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