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88

【银土】I Got Your Back


坂田银时睁眼看到的总是土方的背。


这么久了他一次也没朝着他睡过。坂田银时是不甘心的,有一回就掰着人肩要他转过来,结果僵持了半天就差没打起来。后来不动手了改劝的,土方就要么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不说话,要么就直接装睡着。


时间长了他倒也习惯了,有时候半夜醒了就打量起那块肉来。


土方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身体漂亮得过分,干净而温暖,肤色也浅淡洁净的,这就衬得身上那一道道的疤痕很是狰狞醒目。


深的,浅的,口子大的,口子小的,一部分还密密麻麻连着几道。看他那背已经数不出有多少道肉色发深的疤。还有些乱七八糟开口不齐的痕迹,不像刀伤,坂田银时想应该是他还是那什么捣蛋小鬼的时候自己闹腾出来的。


他逐一摸索过土方背上突起的骨节,因为蜷着睡的原因脊椎直愣愣的突着,硌着他手掌。


他觉得土方太瘦了。不是说瘦精精的那种,他身上有肉,是连续的疲劳让身体显得瘦。从背脊到腰,不光身体瘦,心也瘦。


指腹夹着茧又移到那些才刚刚接了痂的伤口上摩擦,一想到这是新的坂田银时就叹气。那些张牙舞爪的口子他身上也有,倒也能找个时间跟土方拼一下。左肩上就有挺深的一道,时不时还犯下痒提醒他,那是土方给的。


这些年他经历万事屋,从最开始的那些人到新八神乐定春,好不容易屋子里有了人,算是他想都没敢想过的最好的一张蓝图。毕竟他曾经也就是那么一想,能苟且个不用再搬的地儿。


现在蓝图走了一半,他却突然贪心了,拿了笔想挤个人进去。土方没在上头。


坂田银时觉得自己是入了魔怔。


疤也是人身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土方被他摸得痒,下意识缩了缩背。


坂田银时就抬手给他顺。他想土方平时一直绷着,随时都像张蓄势待发的弓,明明如果可以,他也是会发懒的。


比如偶尔土方休假休一整天,早上的时候那人就像第二个他,某种意义上比他还过。他坂田银时饿了是要起来补充糖分的,而土方则是少吃一顿没什么大不了派,赖死了不起来。


“喂多串,你还吃不吃早饭了?”


“吃。”


“去做啊!”


“你吃不吃?”


“要吃。”


“去做啊。”土方半眯着眼看他,就学他的口气。


后来就决定提前把面包买好,第二天窝在被子里啃就行了。但两个人一般喝了酒醉醺醺的,哪还记得到这些,大多数时候还是得自个做。


这活当然没人想承包,按规矩轮着来。有几次到坂田银时了他想赖,可怜兮兮的酝酿了半天情绪,还没开口土方就摆摆手像赶孩子一样,看都不要看他一眼。嘴上说着“去去”,然后一脚把他蹬出被窝。


他就一脸认了栽的模样爬起来,骂骂咧咧做饭的时候土方就悠然自得的趴在被子里吧嗒吧嗒抽几根烟。虽然不喜欢做饭,但他承认还挺喜欢土方这幅样子。


手掌顺着顺着便停了下来,坂田银时凑上去,下巴从后面搭在土方肩上,没滋没味的嗅人脖子。


土方醒了一点,迷迷糊糊问他干嘛。


坂田银时就就把人拖进怀里。


“没什么,睡吧。”


-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秋止木槿忆千年

(四)戏台

“绣儿,我前些时间让南街的伊人堂特别制了两个簪子,你一个,晚秋一个,成双成对的,可好?” “夫人,夫人这…这物品…绣儿受不起了,绣儿只不是一个丫鬟,怎么能和小姐用一样的簪子,不行的不行的。”绣儿捏着自己的手,忙推脱。 “你呀,就别和我客气了,你虽是晚秋的贴身丫鬟,但你俩的关系我还看不出来吗?你也是我们家的姑娘了,你也别推脱了,还劳烦你去取一趟。” “这…这…好吧,绣儿谢过夫人了……” “好啦好啦,

画未

(24)

大唐江山在一夜之间就乱了。长安、洛阳被攻陷,狼牙军占领两大都城。 曾经荣华夜不闭户,如今惨淡饥不择食。昨日霓裳羽衣华清池,今宵马嵬驿上白绫挂。叹皇亲之腐朽,哀百姓之劳苦。死伤无数,怨气冲天。 躲避开了狼牙军最直接的突袭,冷逸轩和苏清茗、曲清秋接到掌门令,对战乱地的百姓进行应有的援助。 然而行路难,兵荒马乱,偶尔也难免没有食物。 三人途经枫桦谷,在破落不堪的村子休息,冷逸轩在村子里找到零散的鸡蛋,苏

啦啦啦

(4)

换季了汗多特别是脚,求吸汗的袜子    

十四减一
想摸遍土方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