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93

【银土】I Got Your Back


坂田银时睁眼看到的总是土方的背。


这么久了他一次也没朝着他睡过。坂田银时是不甘心的,有一回就掰着人肩要他转过来,结果僵持了半天就差没打起来。后来不动手了改劝的,土方就要么把脑袋蒙在被子里不说话,要么就直接装睡着。


时间长了他倒也习惯了,有时候半夜醒了就打量起那块肉来。


土方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身体漂亮得过分,干净而温暖,肤色也浅淡洁净的,这就衬得身上那一道道的疤痕很是狰狞醒目。


深的,浅的,口子大的,口子小的,一部分还密密麻麻连着几道。看他那背已经数不出有多少道肉色发深的疤。还有些乱七八糟开口不齐的痕迹,不像刀伤,坂田银时想应该是他还是那什么捣蛋小鬼的时候自己闹腾出来的。


他逐一摸索过土方背上突起的骨节,因为蜷着睡的原因脊椎直愣愣的突着,硌着他手掌。


他觉得土方太瘦了。不是说瘦精精的那种,他身上有肉,是连续的疲劳让身体显得瘦。从背脊到腰,不光身体瘦,心也瘦。


指腹夹着茧又移到那些才刚刚接了痂的伤口上摩擦,一想到这是新的坂田银时就叹气。那些张牙舞爪的口子他身上也有,倒也能找个时间跟土方拼一下。左肩上就有挺深的一道,时不时还犯下痒提醒他,那是土方给的。


这些年他经历万事屋,从最开始的那些人到新八神乐定春,好不容易屋子里有了人,算是他想都没敢想过的最好的一张蓝图。毕竟他曾经也就是那么一想,能苟且个不用再搬的地儿。


现在蓝图走了一半,他却突然贪心了,拿了笔想挤个人进去。土方没在上头。


坂田银时觉得自己是入了魔怔。


疤也是人身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土方被他摸得痒,下意识缩了缩背。


坂田银时就抬手给他顺。他想土方平时一直绷着,随时都像张蓄势待发的弓,明明如果可以,他也是会发懒的。


比如偶尔土方休假休一整天,早上的时候那人就像第二个他,某种意义上比他还过。他坂田银时饿了是要起来补充糖分的,而土方则是少吃一顿没什么大不了派,赖死了不起来。


“喂多串,你还吃不吃早饭了?”


“吃。”


“去做啊!”


“你吃不吃?”


“要吃。”


“去做啊。”土方半眯着眼看他,就学他的口气。


后来就决定提前把面包买好,第二天窝在被子里啃就行了。但两个人一般喝了酒醉醺醺的,哪还记得到这些,大多数时候还是得自个做。


这活当然没人想承包,按规矩轮着来。有几次到坂田银时了他想赖,可怜兮兮的酝酿了半天情绪,还没开口土方就摆摆手像赶孩子一样,看都不要看他一眼。嘴上说着“去去”,然后一脚把他蹬出被窝。


他就一脸认了栽的模样爬起来,骂骂咧咧做饭的时候土方就悠然自得的趴在被子里吧嗒吧嗒抽几根烟。虽然不喜欢做饭,但他承认还挺喜欢土方这幅样子。


手掌顺着顺着便停了下来,坂田银时凑上去,下巴从后面搭在土方肩上,没滋没味的嗅人脖子。


土方醒了一点,迷迷糊糊问他干嘛。


坂田银时就就把人拖进怀里。


“没什么,睡吧。”


-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韩楚】河清云庆

(4)

❀韩楚古风cp,霸图全员打酱油  ❀镖师x郡主(将军)梗,慎入  ❀地理位置不要太考究,毕竟架空,细节我会尽量仔细查资料  ❀见tag#韩楚河清云庆#  ❀以上,以后有需要的会补充预警  十三  “什么人?”楚云秀皱眉。  这地方她可没有什么熟人,更别提什么朋友。  “属下未曾见过。”传令的将士说道,“那人看上去面生,但是他自称是郡主的朋友,神情严肃应当不是玩笑。”  “可有口信?”  “那人说,

《魂牵梦引》

(8)

【008】 第七天天刚破晓吴邪就被一阵“嘭嘭——”的拍门声吵醒了,忙碌了一晚上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吴邪迷迷糊糊踱步到门口。 “小天真,这么着急找胖爷我有什么事。话说怎么刚到你这儿就觉得冷飕飕的,你干啥来?”门外的人是吴邪的朋友胖子,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张起灵幽幽的从吴邪背后冒出来。“谁?”   “这是胖子,是我朋友。”吴邪指了指胖子,又指了指背后的人。“这是张起灵。” “小哥,我们今天要出门一趟,我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十四减一
想摸遍土方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