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307

【Liar-s深鸢】如影随形,护你一生安宁 (2)

2. 所谓选择困难症

 

“裙子还是裤子?”

“裙子。”

 

“红色还是黑色?”

“……白色。”

 

“banila co还是Chanel?”

“banila co.”

 

“玫瑰还是百合?”

“玫瑰……”

 

“CF还是BC?”

“CF……”


“披下来还是绑起来?”

 

我坐在沙发上,深深地叹了口气,已经记不清这是我来她家后听到的第几个选择题了。

纸鸢已经换好了我为她挑选的衣服,在我面前摆弄着那头新烫的卷发。

“剃光……”失去了耐心的我咬着牙蹦出两个字。

 

她眨了眨眼睛,自顾自地点头,“恩,绑起来,工作室的空调太让人发指了。”

 

你才是最令人发指的。

 

我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她的选择困难症,顺手给当初同意当她助理的自己一巴掌。

纸鸢的家宠——Gacha蹭到了我的手心里,是一只长得像扭蛋一样圆滚的荷兰鼠。真是有什么奇葩的饲主就有什么奇葩的宠物。

 

我挠了挠他雪白的肚皮,小家伙立马舒服地眯起了眼睛,露出一副贼舒服的表情,还时不时地发出软软的呻吟。

 

虽然说,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期望发生那种我一停车,她便能下楼上车,然后爽快出发的事情,但是,我看了看手表,从我进门到现在,一个小时过去了,而纸鸢仍然没有做好出门的准备,现在正在捣腾她衣帽间里专为各种稀奇古怪帽子而设的柜子。

 

如果她再敢拿着两顶帽子出来让我选的话,我一定选踹死她这个选项。

 

桌上的手机发出震动的声音。

“纸鸢,信息。”

“哦,你帮我看吧。”她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如果我有预知能力的话,我一定不会作死地拿起她的手机:

苏神離沫 10:54:38

纸鸢,中午吃什么,拉面还是披萨?

 

我:……

“你约了沫沫吃饭吗?”

“恩?没有啊……”

“她问你中午吃什么,拉面还是披萨?”

“哦,那大概是要我帮她决定吧。”

 

“哈,她还正常嘛?”我不禁笑出声,一个选择困难症要另一个选择困难症帮忙做决定,这真的是,让人崩溃。

然而,出乎意料地,纸鸢没想多久,便说道,“和她说,拉面,晚上吃披萨!”

我照着她的话回复了信息,“话说回来,现在还没到十一点,她就要吃午餐了吗?”

 

纸鸢发出诡异的笑声,“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什么意思,手机上便又有了一条信息,“她问你,那披萨是吃培根还是黑椒牛肉的还是水果的,等等,这不是晚上的事情嘛?”

 

“肉肉肉肉肉。”纸鸢毫不犹豫地回答,这倒很好理解,她整个就一“肉”痴汉。

我回复过去,又来一条。“披萨要多大?”

 

“最大的!”

“她说她吃不完。”

“那就买小的……”纸鸢的口气听起来似乎有点无语,没错,和我平时对她说话的口气简直一模一样。

 

就在我为这个妖孽终于可以理解我的痛的时候,消息又来了。

我的手有点颤抖。“她问你,拉面要特辣的还是变态辣的?”

“当然是变态辣,一个Hentai怎么能不吃变态辣。”

我自动忽视后半句。

 

“她问,是吃拉面还是拉条。”

“拉面!”

“她问喝什么……”

“菊花茶!”

“她让你走,说要喝翡翠柠檬。”大概是感受到我往外散发的黑气,受惊地Gacha从我膝盖上跳了下去,回到了笼子里。“她还问你,下午要不要吃哈根达斯?”

 

“吃吃吃,但是不要吃那个哈根达斯火锅!夏天的冰激凌火锅简直坑爹。”

没错,我认同。上次我们两个去吃了一次,简直就和冰激凌放酸奶里没有任何区别。

 

手机又发出震动。

 

苏神離沫 11:02:38

坐哪一辆车?

 

我倒吸一口冷气,忍住把手机摔地上的冲动。

“这么热的天,她不叫外卖吗?”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家的地址。”

纸鸢大笑起来,“我比她好点,深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爱。”

 

可爱个鬼,半斤八两。

第一次认识離沫的时候,我以为她是个正常人,现在我在心里默默划掉了这个评价,顺手给四季大大点了根蜡烛,拖着个选择困难症的熊孩子真是辛苦了。

 

纸鸢说的对,我确实太傻太天真,当我们帮她决定了一系列关于“出门要穿什么”,“头发要怎么绑”,“用什么橡皮筋绑”,“高马尾还是低马尾”(最后她的选择是披着)以及中途又忽然冒出“要不要去吃双皮奶”“其实还想吃布丁”之类的选择后,时间早就过了12点了。

 

最后,为了世界的和平,我决定把手机扔到一边,再多看一个问题,我一定会直接把那只正在乐滋滋喝水的Gacha扔出窗外,来泄愤。

 

抬头,她拿了两双高跟鞋……

我咬着牙,僵硬的手随便指了一双。“我就不理解了,你这是最新的整人方式吗?”我累瘫在沙发上,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已被这两个妖孽搞得心力交猝。

 

“什么?”纸鸢似乎不明白。

我解释道,“你帮沫沫做决定倒是一点也不犹豫,怎么到自己身上就整得跟……”我试着找一个贴切的词来形容,但最后我失败了,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十全十美地表达出我对选择困难症患者的厌恶。

 

“这个啊……”她笑得有点邪魅,突然凑到我的面前,好看的手撑着我身后的沙发背。

 

我们的距离只隔着一张纸那般邻近,她身上的味道是我刚刚选的玫瑰味香水,让人晕眩。

“你干嘛?”我充满了防备。

 

她说,“所谓选择困难症啊,可不是随便的选择都是这样的。”她的黑色指甲轻轻刮过我的脸颊,“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沫沫,但她吃什么,穿什么出门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会选择困难的……”她的唇移到我的耳边,温热的吐息喷在耳垂上,痒痒的,我不禁颤抖了一下。她发出一声轻笑,“珍贵的东西才会选择困难。”

 

“哈?”我鄙视地瞟了她一眼,“你的那些名牌确实很珍贵。”

“傻瓜……”她起身,弹了弹我的额头。“珍贵的是和你一起出门,难道你来找我之前不纠结一下该穿什么衣服吗?”

 

她似乎有点不满。

恕我直言,确实没有。

因为我家才没有那么夸张的衣帽间,而且也没有一个衣橱的化妆品。

不过,如果说出来的话,大概会开启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我选择沉默。

 

纸鸢戴好了帽子,终于整装完毕。“好了,我们可以去给萌萌的舞见拍摄了。”

 

我看着她一如既往自信、欢快到让人觉得欠揍的笑容,忽然觉得有点不甘心。

 

我甩了甩了头发,起身替她调整好有点歪斜的帽子,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似乎有点道理,我确实不在意你穿什么,你戴什么,所以可以很不耐烦地替你做决定。”

 

“呜哇,你刚刚说了很过分的话吧?”她装出一副心痛受伤的模样。

 

我学着她的样子,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因为重要的是你,有你才是比什么都有价值的事情。”

 

她别过头,拉低帽檐,“啧,明明是个助理而已。”

 

得逞的我笑了。

 

就算不看她的表情,我也知道,那个没心没肺,时常让人头疼到想要买条绳子结果了的写手大大,现在正窝囊地因为害羞而脸红一片。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5

猜你喜欢

海底月

(5)

周末快乐~看到你们支持的回复点赞,特别开心。谢谢鼓励啦。 云霄临知道剑非道要出门时很遗憾,因为名额只有一个人。“要不你去?”云霄临拒绝了。“我玩的又不少。”剑非道很莫名:“那你一脸不舍是为什么?”云霄临似乎难以启齿,最后突然抱住了剑非道,剑非道都被吓到,没有推开。眼明目聪的剑非道听到快门“咔擦”的一声,秒懂。 “我从没看到过这么爱惜学生的人。”剑非道皮笑肉不笑,话语中透露出冷漠。云霄临笑的很欢乐:

【黑苏】情敌杀

(5)

“你跟不跟我走?”黎簇拍了拍苏万的肩膀,问道。 “不用了,”苏万摇摇头,说,“一会儿雨停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好吧。”黎簇不再管他,转而开始指挥伙计们卸货。 雨还没停,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几包货塞进胖子的小铺子里。没过一会儿,就看见胖子走了出来,手里薅着一个倒霉伙计的脖领子给拎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人家没有眼力介儿,直眉楞眼地瞎放,压了他的什么镇店大佛。 “你这死孩子也是怪!给吴邪的

暗恋者

(0)

暗恋,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卑微不过的事了。 宋铮自明白这个词开始,就这样想。在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谁又会觉得,自己某一天,可能会做自己认为最是不可能的事呢。 在你第一眼望见某个人的时候,你的眼就移不开了,你会不自觉的,用目光去一寸寸的,描摹那个人侧脸的轮廓,仰头时下巴扬起的弧度,垂眼时眼睫投下的阴影,笑时眼里有光的样子。大约不算是那么朦胧的一见钟情,但是,心脏就已经开始不安分的雀跃。 宋铮啊,自从

Liar-s_白色深渊
#Liar-s# 记得城中日月,蝉鸣后又初雪,屋檐细雨 停在初见季节。 懒惰系写手,据说谢谢你,纸鸢,对不起。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