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1-13
阅读 1602

归人眷

☆3106#薛晓#
【投稿】@{uin:1611259130,nick:要AAA呀,who:1}  
【薛晓】归人眷

甜饼式ooc    一发完

背景就是晓星尘魂归为人,宋子琛能说话了,洋洋在义城门口捡了个小乞(道)丐(长)

  1

  小乞丐瞪大了眼,警惕地盯着他。

  独臂的男人冷冷一笑:“不跟我走,我就打断你的腿,拔了你的舌头,剜了你的眼睛,让你生不如死。”

  小乞丐哇地大叫一声,挥着拳头向男人冲过去。

  男人一手稳稳按着他脑袋,教他半步前进不能。

  2

  男人说要去找一个人,叫少年自个儿待在义城。

  少年等了三天三夜,没有等到他。

  少年抬头看了看月光,思忖片刻,一溜身爬起来向外跑去。

  他断了一臂,脾气还不好,天下这么大,莫叫人欺负了他。

  3

  山道上。

  黑衣道士两眼通红,一招将男人掼在地上。

  剑刃下挑,指着男人,“滚!”

  少年冲过去,挡在男人身前。

  那道士看也不看他,收剑径直离开了。

  男人凄惨一笑,月光下照得晶莹,也许是露水湿了眼角。

  4

  男人在义城一通乱砸,恶狠狠道;“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少年沉默地看着他。

  他隐约知道,男人有一个十分珍视的东西,被道士拿了去。为了取回来,男人可以丢掉性命。

  可是他断了一臂,且早先武路驳杂,如今身体不大好了。

  少年有些同情地看着他。

  5

  三更天,夜雪。

  男人还在熟睡,少年已经在外面练剑了。

  寒气使他心志坚毅,他舞剑甚是好看,像是出身名门正派,而不似被人捡回来的小乞丐。

  一招一式仿佛刻在他记忆中,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

  他心里恍惚生了点朦胧的情愫,还有些说不得的逾距。

  在那之前,他想替男人完成心愿。

  他看男人,越发可悲了。

  屋里,男人淡淡地睁着眼。

  窗子半开着,他看得见少年的身形,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他眼里充斥着看不真切的意味,冷冷的。

  像一头荒野里折了利牙的孤狼。

  一瞬间,他的目光漂远。失去了焦点,发散开来。

  倒不知他是在看雪,看人,还是看那些琢磨不透的陈年旧事了。

  6

  束冠那天,男人拎来了两坛酒。

  姑苏天子笑,据说是天底下少有的好酒。

  少年喝了一口,呛得他一阵猛咳,从喉咙辣到肚子里,整个人从内至外烧了起来。

  男人却一杯接一杯下肚,只道是美酒。

  饮完一坛,男人有些不清醒了。

  他眸子含水,眼神氤氲,轻轻地笑了。

  两颗小虎牙微微露着,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那是生机重新注入了他痼疾死沉的灵魂,在黑和白的雾气里,探出明媚的芽。

  少年喉咙发紧,背过了目光。

  此刻他觉得自己倒成了那个可怜人。

  他最后一次擦拭了剑,用布裹紧,站起了身。

  今夜,都在今夜。

  想得到什么东西,从来都要割肉放血去换。

  也许会死,谁知道呢。

  7

  他果然打不过他。

  他被他拿剑指着,他知道只要一眨眼的时间,那剑将刺进他喉咙。

  雪下的很深,干净,这方天地成了银白世界。

  不知道他的血能染红几寸雪,也许天明后,新雪连血迹也给他掩盖干净了。

  他只求他不要伤心,最好当成从未捡到过谁。

  他这一生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完成他的心愿。

  他想着那头还在沉睡的人,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雪可真白呀,风刮得很冷。

  记忆是个破了洞的锁灵囊,上一辈子的事也偏要倒灌回来。

  头很痛。

  下一刻,他睁开了眼。

  他说:“宋子琛。”

  “咣当”一声,拂雪落地。

  身量高挑的黑衣道士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

  8

  青年穿着雪白的道袍,背着叫霜华的名剑。

  他的眼睛温润明亮,眸子里含着星光。

  对面的道长盯着青年,生怕错过了一丝流光。

  青年微微笑着,温和道:“子琛,你莫要盯着我看,我会觉得你在看旁的什么小姑娘。”

  道长不以为意:“我怕再看你不见,总担心一瞥眼,就要梦醒了。”

  “今天就在此地告别吧,我要去见一人。”

  “见谁?”

  “你知道他的。”

  黑衣道长一拍桌子,腾地站起来:“他害你那么苦,你还要见他?我真恨那天没有一剑结了他性命!”

  “他前半生作恶太多,因果报应,断去一臂。”

  “他虽然性情乖戾,阴晴不定,这十几年里,却无一日不在行善。”

  “上一世恩怨,我拿命作结了。这回换我,渡他一渡。”

  青年温和笑着,坚决不让步。

  薛洋此人,作尽了恶,却未曾得到过一丝怜爱。

  我护他这次,教他此生,方不至于太苦。

  9

  青年看见他时,他正在喝茶。

  流水飘来的桃花瓣,煮着年前的初雪。

  他回想了此生,从一个弱小可怜的孤儿,到臭名昭著远近闻名的流氓,修了鬼道,遇了一人。义城里失一臂,后来又捡回来一个乞丐。

  他一生浮沉起落,得到又失去,如这杯中漂浮的片片桃花,匆匆归去。

  到今天已经几旬?少了一人,觉得时日散漫悠长。

  只是心中空落落的。

  他抬头,逆光处静静站着一个人。

  “知道回来了?”男人觉着惊喜,又忍不住要开口讽刺。

  他话未出口,忽而瞧见青年背后的霜华。

  他茫然失措,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青年温和的看着他,轻轻启口:“薛洋,我回来了。”

  10

  清风明月晓星尘,除魔歼邪,逢乱必出。

  常州张老爷对着白衣道长频频道谢,为着他除去了家中恶鬼。

  薛洋百无聊赖,单手提着降灾,斜倚在门框上,对此颇为不屑。

  道长走过去,弯身在他额角温柔地印下一吻。

  一旁宋子琛冷哼一声,抱着剑背过身去,似是眼不见心不烦。

  岁月还长,生杀都流成了细水,从荒原一路漫到田野,成了一曲失而复得的挽歌。

  何处歌阙,道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9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南宫冥月
谜の签名栏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