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216

隔壁许仙吊炸天 (1)

余墨,杭州市钱塘县人,因为有点手艺,所以在集市上卖画,这样可以每天看形形色色的美女。兴趣来了,还能提笔当场作画一副。
当然不够以画家自称,不然我也是大富大贵之人了。
其实摆摊并不能赚到什么,小摊贩的画又有几个人愿意掏银子,也许拿回去挂在家里还会招人笑话。私下我为杭州的小诗人们画点插图赚钱,以便他们交流时更好的表达诗中意境。

昨天隔壁的那间空屋子,有人来住了。我记得我还在私塾里读四书五经,跟着几个坏家伙掀女孩儿裙子的那会,隔壁那户人家姓李。当家的是个衙役,叫李公甫。后来以为办了几件大案,升迁了,一家都搬去了京城。房子一直留着,空空当当的很多年。
自我爹娘归西后,我就每天一个人,无依无靠也无牵无挂,最近在我越来越觉得回家很孤单,孤单到想去跳西湖时,我突然有了邻居,我想这是上天安排来给我解闷的人?
所以今个一早上我决定先不摆摊,发展邻里关系。关于礼节,夫子是亲身教过的,不送礼,别人为什么要给你开后门,为什么要对你好呢?是不是?我瞅着人还没有出门,翻出了一本我自创的画集(三年都没卖出去过)吹吹上面的灰,高高兴兴的去敲隔壁的门了。
当-当当当-当当。我问道:有人吗?
没人回答。
当当-当当当-当。有人吗?
当当-当当-当当。有人吗?

关于六音节的排序结果,我依次敲了一遍后,听见了脚步声在屋内向门靠近。很好,首先敲门时间代表了我的诚意。
开门是一个年纪与我相仿身着青蓝色袍子的清秀男子,清秀得有点过分,真的,一点都没有男子该有的粗糙。一个男人如此,作为姑娘我觉得我活的很邋遢。早知道,我就梳了头再出门了。
你,你好。我是住你隔壁的余墨。看你昨天刚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呵呵呵呵呵。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脸,我准备的许多客套话都淹没在喉咙里,只有用呵呵呵来结尾。
我叫许仙。

然后是一阵沉默,他笔直的站在门口一点请我进去吃个早饭的意思也没有…更不主动多说一句话。
好吧……
我递上了画集:我家里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这是我画的画,当作见面礼。
谢谢,他接过画集继续看着我面瘫。
那…我先走了,等会要出摊。
慢走,再见。

去集市的路上,我想许仙那个样估计我送他的东西最后会变成炉子里的点火折。罢了,反正我画的东西也没有人看的。
西湖边的花店开了铺子,花街的姑娘们总会在晴天里大早的来买花,去点缀青楼的色彩。
我的小摊位就一直摆在最里面的花店旁边,因为姑娘总是顺着这间开始逛,我也可以顺着看。
青楼的姑娘是大方的,不会因为要讲什么矜持而舍不得对你露个笑。
我摆摊几年,见过的姑娘不少,认识的也不少了。偶尔也会替她们画画扇子,做些好看的剪纸和风筝送她们玩赏,一来二去也有收到回礼,或许是谁多余的胭脂,会或许是我没吃过的糕点。或者姑娘跟着哪家公子晃到我摊前时,就随便指着什么画说喜欢,我就稍稍卖贵两钱银子。总之这样的交道,打得也轻松。
今天也依旧是这样,过了中午我会收摊回去继续给那些出不了名骚客们画着诗。大抵就是这么些事日复一日,所以年过二十的我也应该不会有相夫教子的那天,因为谁又愿意喜欢成天在街上抛头露面,和青楼姑娘调笑的女子。

这两日因为心情不佳,所以积累的画多了,又不能不画,毕竟那是我主要的经济来源。下午回来饭也没有吃,磨好墨就开工了,一埋头就入了夜,甚至没有发现灯里的煤油早就烧完。
将画好的纸晾起来,伸起懒腰来到窗前。
一轮圆月,亮得有些怪异,亮得有些毛骨悚然。望着熄灭很久的油灯,我打算去找隔壁许仙借点回来,心中念着件好像明白又不明白的事,哪里总有些不对劲吧。
门才开了一丝缝,就看见许仙手里拿着一捆布,神色匆匆出了门。
他晚上出门带布做甚,跟我一样去借煤油?那带布做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在意布…
许仙在巷口转了弯,朝城西走去。城西那边是金山寺啊,白天热闹但是晚上很冷清,周围一圈树林子多阴森。
咦,为什么许仙走这么远我还看得见他。
回过神来发现我竟然跟着他走出来,而且他走路根本不回头,加上我脚轻,就跟到这破林子里了。
我以前不知道林子晚上会起青烟,而这烟又把林子熏得特别阴冷,不禁一个哆嗦。我要不还是先走吧,许仙也许喜欢三更半夜来竹林织布绣花什么的,这属于很晦涩的兴趣爱好,还是不深究为妙。
转头一望,真…他娘的竹林深处啊。再看远一点的地方青烟更浓,手臂上汗毛根根竖起。总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吧。
不干净三个字终于让我响起刚看着月亮觉得不妥的地方,我的腿就开始打颤。今天初七,根本不可能满月啊啊啊……这绝对不是吉兆。
恍然背后一声狼嚎,我就吓得跪地一滚。
许仙突然回头,我该说您终于发现我跟着您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愤怒的朝我走来。
但是这种情况下,我哪有心情跟他解释我就跟着你背后飘来的。
刚那是不是狼叫?为什么会有狼,为什么今天满月?在我用问题压抑心中的恐惧时,狼声又凄厉的嚎起来。
许仙把我推开道:你躲那竹子后面去。
你要去哪?我不去,他莫非要丢我一个人在这闹鬼的竹林?
你赶紧去躲起来,最好闭上眼睛不要看。他把我往那瘦弱的竹子后面赶,我过去才发现多此一举和掩耳盗铃是形容什么的了。就是形容现在的我啊,那三根竹子根根细的只有我手腕粗,我要怎么去配合它三将自己掩护起来,许仙你逗我是吧。
许仙手指如抽筋般变换着手势,嘴巴里念着奇怪的…方言?然后指尖一抹清光,朝我指来,一圈光环在我周身闪烁几下后消失。
这是…他是个道士吗?
之后的场面太突然,我差点吓得再次跪下。一匹青狼跳出来站在许仙面前,对,用站的…他娘亲的!这是正常的狼么,站起来比许仙高了三个脑袋。然后…它说话了:许仙你我在昆仑山上的仇,今天要做个了结!
等等…等等。让我理理,妖怪才会说人话,还来找许仙报仇,他到底跟个狼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没听错这狼妖是个公的吧!
许仙的反应很淡定,就像早上见我那样面瘫:在昆仑山时我就应该除了你。

狼妖一听许仙这是小看它,哗的张开血盆大口,伸着爪子就朝许仙扑去了。其实归根结底就还是狼的动作吧,我真以为它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许仙就不同了,扯开那捆布,两道光芒闪出,一白一青,待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把剑,剑鞘上缠着青白相交的蛇纹,剑柄则是从中间分界为两并行斜纹的蛇身,直到柄段微微勾起的蛇首上系着青色剑穗。如此精美又带着点邪意的剑,许仙这男人的爱好好难琢磨啊。
拿着这把剑的许仙有如神助,狼妖虽猛,但被许仙那行云流水的剑法牢牢限制住,而且狼妖似乎有点忌讳那把剑,左突无路右破无门。那它来报个鸟仇……分明是开场就被许仙压着打。
可我没想到狼妖还留有后手,见现状捞不到好处。往后一跳对天长啸,瞬间身形暴涨,变成了…两个许仙那么大。战斗升级,狼妖速度飞增,夜幕中只听得爪子和剑刃的噼啪声,至于那一人一妖都快成了残影。我很想说狼妖毕竟是妖,幻影残象我能理解,因为我不懂妖的世界。许仙你也能这样你真的还是人吗……
即便如此,这种光景我也从没想过会看见,我读过的书没有可以用来解释这般情况的。
之后发生了一个意外,意外嘛,我觉得都是上天的恶作剧。
怪就怪这场景过分虚幻,怪许仙过分强大。狼妖加速他就加速,你们有没有想过作为凡人的我的凡眼的感受?嗯?你们这样我只能看见一团扭滚的冒着火星的糊糊啊。
在这糊的面前,那三根竹子显得碍眼得不得了。我本能的往旁边挪了一点…
嗖的一下那团糊分开了,许仙跟狼妖突然的对峙中。
狼妖耸耸鼻尖,像是在闻什么。
我一看耶又能看清楚了,就挪回竹子后面。结果他们又成了糊……
我再一挪个脚尖。
又停下来。
挪回去,成糊。
挪出开,分开。
多么匪夷所思的现象。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发现许仙的手握着拳头在抖。

我挪来挪去几次后,狼妖一猛子跳得老高,消失的无影无踪。许仙回头之际,大叫不好!
背后凉风一扫,狼妖居然从那三根竹子后面发现了我,不,是才发现了我。利爪已经离我一尺多近了。
画面太恐怖我不敢看,我低头心想完蛋了,这一抓我不脑袋开花也是穿肠破肚。
听见嗤啦的布料破碎声,哎呀我肯定中招了,直直往地上倒去。
却看见许仙不知怎么挡在我前面。我于侧面看见他胸前的衣服被挠得破烂不堪,好在没有流血,几根飘着的棉布条中,浑圆饱满的露着白花花的胸脯。
许仙你衣服破了。我说。
我知道。他回答。
许仙你胸露出来了。

哎哟害羞吗,一个男人露胸…
哎呀!男人怎么有那么大的胸!
我惊吼起来:许仙你有胸!许仙你怎么有胸!许仙你是不是阴阳人!
pia~许仙打了我一耳光。我腾空飞转三圈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我模模糊糊的看见许仙在吃包子,我说许仙给个我吃。结果他面瘫的放下包子,拿着笔在两包子尖涂了一点。拿起来比在胸前说,你吃么?
我吓得从凳子上跌下来…
醒来才发现我睡在床上,刚是梦。可那包子…他…我再也不想吃包子了…我这么想着爬起来,脸好痛。这好像不是我屋子,我屋子应该挂满了我晾着的画才对啊。那这又是哪里?
下床摸出了房门,厅内许仙在吃包子…
我觉得我的神经要断裂了:许仙你为什么在吃包子!
我为什么不能吃包子。他面瘫的看着我,放下包子。
完了这动作跟梦里的一模一样。我不能屈服,我不能接受!我瞅着旁边案台上放着笔墨纸砚,飞扑过去给他砸的稀巴烂。很好,我做到了。像完成了拯救苍生的使命那样,气喘吁吁的说:许仙,我是不会吃你的包子的,死心吧。
他还是没有理我,去厨房取了酱油出来,要沾着吃。酱油,黑色,墨水,黑色,居然要用酱油代替墨水,你休想!我再次飞扑出去,将那桌子连同包子带着酱油全部撞翻。
你有病吗?
我有病我也不会在包子上画两点按在胸前!我怒吼着,许仙,你还年轻,你不要自暴自弃,就算你自暴自弃你也不要逼人家吃你胸前的包子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没事了就回你自己家去吧。许仙吃不成包子了要赶我走,话说我为什么会在他家呢?为什么…嗯…为什么。
记忆星星点点的在我脑海中汇聚成河,翻滚入江,直奔大洋。昨夜的一切在我有意识前的一切我都记起来了。
为什么?那个问题又直径出了我口:许仙你有胸啊!你为什么有胸!你是不是…
诶,看着许仙面瘫脸露出要揍人的表情,我本能的止住了。
你…你是不是姑娘家?


  • 举报帖子
喜欢 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大明星和污助理『瓶邪段子集』

(11)

  酸奶是味道好还有助于消化,平时吴邪要到处去拍戏,长此以往肠胃不太好,所以养成每天都会喝一杯粘稠的酸奶的习惯。     酸奶很容易沾在嘴边,以前都是助理王盟会提醒他。不过这两天王盟请假,吴邪各种琐事都是张起灵操办。     于是吴邪发现今天他的经纪人很不对劲,一直盯着他看。  吴邪被看的心里发毛,照照镜子,发现自己嘴角还有几滴酸奶,顺便就直接舔走了。     吴邪眼前一暗,发现他的经纪人张起灵先

岷县“色情街”

岷县“色情街”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927be483ef7f402ca434f86887378703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8228073ef

贺州服务美女

贺州服务美女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b7b96ca0810e4ccb9d5a79ba7beee507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0ee01406b0

AL_alaskaliu
百合控,剑三百合同人作品—《姬三》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