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9-05
阅读 48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135)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各位小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238-1244】

哎,上铺那个。【1238-1244】


1238.

后来张佳乐来回跑的次数太多了,

宿舍另外俩人也会稍微劝一两句。

“你可长点心吧。以后出门前记得检查一下。”北京的哥们说

“要不然按照你这么个频率,你早晚被骂啊。”东北大哥说

不过张佳乐很淡定,觉得没什么大事。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张佳乐故作神秘的说。

然后宿舍俩人相互看了看

都觉得张佳乐应该说的是山顶洞人。

后来山顶洞人的妙计就不幸被识破了。

因为孙哲平回了趟宿舍楼。

 

1239.

当时孙哲平也是回宿舍拿东西

然后顺理成章的就被拦在了楼梯口

“哪个专业的!”宿管认真负责的问

“分析专业。”孙哲平答

“叫什么!”宿管认真负责的继续问

“孙哲平。”孙哲平继续答

然后宿管看了看登记本。

再然后宿管看了看孙哲平。

 

1240.

“你是孙哲平?”宿管怀疑的问

“是,怎么了?”孙哲平纳闷的反问

“你怎么可能是孙哲平!孙哲平不是那个,那个脑袋后面扎个辫子的男生么!”宿管愤愤不平的说

“你小小年纪怎么骗人呢!”宿管愤愤不平的继续说

然后孙哲平拿起那个登记本,翻了三页。

上面写的名字全部都是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

而且字还特别的丑。

 

1241.

后来孙哲平回去跟张佳乐说了这事

没骂没损没揍的。

“下回记得写自己名。”孙哲平轻描淡写的说

然后张佳乐纠结了一个午休。

 

1242.

“……我觉得我玩大发了。”张佳乐压力甚大的说

“咋?”东北大哥纳闷的问

“你还盼着他打你?”北京的哥们跟着纳闷的一起问

“不是,你们不觉得他要是放平时估计不揍我也得骂我么?”张佳乐心情沉重的问道

然后宿舍另外两个人想了想

觉得好像还真是。

“中午班长开会,下午上课时候你跟人态度诚恳点认个错呗。”北京的哥们出主意说

“对啊,你这事干的不地道,哥们之间再混的开,你这也得认个错。”东北大哥出主意说。

然后张佳乐点了点头,说行。

 

1243.

然后下午上课的时候张佳乐就把作业扔宿舍忘拿了

“我草草草,老师点名跟他说一声!我跑着去跑着回来!”张佳乐一边往外跑一边说

然后到了宿舍楼梯口也被顺理成章的拦了下来。

“哪专业的!”执下午班的宿管是新来的,完全不认识人的问

“分析专业101,张佳乐,快快快您让我登记一下,我着急去宿舍拿作业!拿了作业我就回教室!”张佳乐着急的说

然后宿管把登记本掏了出来

然后张佳乐把本子往后翻

翻了三页的张佳乐。

 

1244.

后来张佳乐拿完作业飞速的往教学楼跑

跑到楼下忽然一个急刹车站住了

“孙哲平!!你给老子出来!”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冲着楼上吼道。

“觉得三页的回楼登记爽吗?”孙哲平打开窗户问道

“你大爷!”张佳乐咬牙切齿的喊

“你大爷。”孙哲平气定神闲的说

然后俩人对着瞪了五分钟

再然后俩人笑了半天才停下来。


  • 举报帖子
喜欢 3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326)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

曾忆年少之一幸毋相忘

(1)

  Part 1 奈何桥上可奈何   大片大片的鲜红,弥漫了雾气,彼岸开得浓烈。 有脚步踏碎涓涓的黄泉,血色的花汁模糊了玄色的鞋面。 “你终于回来了。”桥上一位连鬃长髯,头戴方冠,身着长袍的老者将双手握于袖中,怀中抱着的笛板发出呜呜的悲鸣声。若仔细看,那笛板上篆刻着简单却是让人心惊三个字——对等王,十殿阎王中的第九殿阎王。 雾色渐渐淡开,风撩起了丝丝银发,如月光华。玉色的面庞却是邪魅,嘴角勾起的弧

画未

(7)

文慕白果然是极尽柔情之人,且说那晚后,翌日他依旧抱着曲清秋,不离半分。曲清秋醒来第一眼便见到笑地和煦的文慕白,更觉心内温暖无比,两人就那么在被褥内耳鬓厮磨,说尽甜言蜜语,饶是日上三竿也不舍得起。 只是这就苦了总是习惯早上整理药房的苏清茗。他就那么左右为难的在外头转,最后实在是觉得难以忍受了,没好气地推了一把练剑回来的冷逸轩。 “你看你师弟,温柔体贴,完全就不像你!你这人冷面冷心冷情冷……总之跟你的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