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230

《Mr吴,您已被抢单》 第三章

正想着,屏幕上变成了电话呼叫。

 

本地的号码,应该是司机了。周围车水马龙,吴邪又往隔壁酒店方向看了一眼,车流里辨认不出个所以然,于是点了接听键。

 

过了一秒,对面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吴邪把手机拿回眼前看了下,又搁到耳边:“喂?师傅吗。”

 

电话里嗯了一声又没了动静。

 

难得遇见个这么含蓄的,吴邪只好继续道:“我在隔壁的办公楼,能不能麻烦往这边开一下。”说着顶着公文包往门外走。

 

对面说了声“好”,接着一片忙音。吴邪啧了一声,抹了抹屏幕上沾的雨水,揣起手机站到路边。

 

盯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看了一阵,还是没看到印象中的车牌号,直到路灯再次变色时,一声喇叭声忽然从吴邪背后响起。他有些意识到,立刻转身,果然见牌照浙A*Z370的黑色大众正停在路边。

 

吴邪回了回神,快步过去开门上了车。拍了拍身上的雨水,他在后座间坐下来,跟前排的司机又对了下地址。

 

对方点点头表示确认。

 

吴邪选了界面上的“已上车”,划拉着地图问:“师傅,你怎么过来的?”这段堵得这么厉害,这人不知什么时候开了过去,自己竟然完全没看见。

 

“从酒店后面过来。”

 

“那门不是不开?”吴邪不解。他们有次看外面路上太堵想绕下,看门那个戴墨镜的就不给过。

 

前排的人没应声。吴邪往前探了探,只看到一只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他不甘心地扫了下后视镜,正巧对上对方平视的目光。

 

吴邪一愣,下意识想避开,却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镜中的人黑色皮衣领口打理得十分规整,更衬得他神情淡漠。对方已经移开了视线,正在查看左侧的超车情况,吴邪盯着他的束身皮衣,心道大夏天的装这逼,丫也不嫌热。

 

不过这家伙确实有装逼的资本。一边琢磨着,他又瞄了一眼对方直挺的鼻梁。平心而论,这人长得真不赖,而且像他们开出租应该成天在外面跑,竟也没见怎么晒黑。

 

大概自身冰山属性太强?吴邪心道这人开门做生意,态度还敢冷成这样,真不怕被差评。

 

话虽然这样说,他倒喜欢这一型。有的出租司机开车自带广播,从中南海到中东,天底下没他不清楚的事儿,还有的出租车开得像过山车,坐在车里晃过来晃过去跟要飞升似的,难得摊上个这么省心的,简直感天动地。

 

而且也不知自己是面相善谈还是怎么地,出租车师傅都爱跟他搭个话。有时累了实在不想开口,又不好扫了对方兴致,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回着。

 

想着,吴邪又瞥了下对方淡定开车的身影。难得遇见个想搭话的却搭不上,这也够添堵的。

 

走神的工夫,车已经开到了市中心最拥挤的路口。

 

周围的车辆渐渐降成龟速,吴邪揣起手机,看了看窗外醒目的广告牌。最近打车软件的活动如火如荼,走哪儿都能看着宣传。不过营运资质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动静又搞得这么大,估计很快就会出状况。但那也不关他的事,有的用自然就先用着。

 

又等了两个红灯,车才从路口挤过。吴邪打量了下前面红绿灯处拥堵的长龙,开口道:“要不从左边绕一下吧。”反正再过两个信号灯解雨臣家门口那条路也正在修,估计那边堵得更厉害,有这时间还不如直接绕。

 

前面的人点点头,打了转向灯。

 

汽车平缓驶入辅道,吴邪倚在后座间,一股困意止不住地往上涌。原本他就打算回去早点睡觉,但遇上堵车也是没办法的事。打了个哈欠,他把安全带绑上,准备先眯一会儿。

 

刚阖上眼,兜里的手机嗡嗡震了起来。

 

吴邪不耐烦地掏出来,搁在耳边,是老痒的声音:“老…老吴,晚上有空没?”

 

“没正事儿就没空。”

 

“不出来浪,不像你作风啊。”

 

“有话直说。”犯困的时候吴邪一向难得扯皮,老痒今晚铁定不是找他宵夜的,他也懒得绕。

 

“这不听说你小子相亲又、又失败了,来慰问下。”话筒里的声音磕绊中带着戏谑,“要,要不要传授下经验给你。”

 

“没影的事儿。”他娘的都从哪儿打听来的,老子保密工作做得还不够?吴邪把电话换到左手,转移话题,“你丫最近是不是又遇着什么情况了?”

 

老痒最近没事就打电话烦他,他要信了丫那套说辞那才见了鬼了。总之这家伙是自己过不顺意搅得他也得陪着。吴邪捏了捏眉心,姓解的最近怎么都跑来烦他。

 

一听他这话,解子扬就刹不住车了,开始倒苦水:“还是自己干好啊,这几年油水越、越来越少了,房贷都快还不起了。你看人家柱子,那滋润的……”

 

吴邪懒得听他絮叨,“我怎么觉得你也越来越像李多海了?”当年他们国际政治老师姓李,是院里出了名的愤青,被他忽悠过的学生大多都下了海,人送艺名“李多海”。

 

老痒立刻辩解,“他是他,我是我,我情况…跟他又不一样!”

 

像他们政治学院的,一般考考公务员报报党校,下海也不是说不好,但当年经济形势不够好,老痒就觉得姓李的把同志们带偏了。吴邪当时没掺和则是觉得各人各活法,反正有些事总得有人干,别人下海上吊他管不着,自己按本专业干点儿活再自然不过。

 

吴邪想了想,“你职称还没评下来?”估计接下来又该借钱了。

 

“老吴,”解子扬态度一本正经,口齿也清晰了,“我想好了,这回真打算自己干了。”

 

车速逐渐恢复正常,吴邪看着窗外掠过的各式门面,心说你想好也没用,本金又凑不齐,“我还没找到合租的,去年攒的都交押金和房租了。”

 

“你有多少?剩、剩下的我回家里筹去。”

 

“这么着,你直接去找你叔试下。”吴邪给他指路,“回头我帮你去说。”解雨臣他爹肯定有钱,他们自家的事解决不好还总扯上他这外人,也是麻烦,不如干脆借这趟一次性搞定。

 

老痒显然有些犹豫,“我这,好几年没去二叔家了。”

 

吴邪语气坚定,“今年年份好,正合适去。”

 

“那,那成,我试试……”解子扬顿了顿,“回头你可得给我兜着点儿。”

 

吴邪心说你这亲侄子混得还不如老子,也是熊包。然而口头上还是打着保票,“没问题,回头定了时间喊我就成。”

 

对方听完又期期艾艾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吴邪看看通话时间,九分四十三秒,不堵车的话他差不多都该到家了。

 

松了松安全带,吴邪舒了口气,收起手机刚想倚回座位继续打盹,余光就瞥到前面的车尾灯一闪,紧接着被一个猛刹甩在了前排靠背上。

  • 举报帖子
喜欢 40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超蝙】绯闻男友Ⅱ

(9)

布鲁斯在短暂的晕眩之后了恢复神智,四周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在爆炸发生的一瞬间躲在了更加远离爆炸源沙发背后,屏幕所在的那面墙应该已经完全坍塌了,尘土和碎石铺满了大半的房间。他粗略的估量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左手手腕可能有点轻微骨折,右腿上有一道伤口,但是不深没伤及动脉,也不影响走动。   他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摁开照明功能,目前完全坍塌的墙面只有正面那一块,侧面的两面承重墙还有一大半仍然支撑着,这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3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5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松鼠
一只杂食大尾巴,最爱松果(^ㅅ^)ノ✪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